第0789章 上当了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对时间掐得很准,与肖剑南和余中豪的先后通话时间,不多不少,正好二十分钟。

    世界上怕的是认真二字,认真起來的向天亮,才是个无所不能的向天亮。

    之所以不多不少的通话二十分钟,是因为向天亮知道,以现有的技术水平,和清河市现有的通讯设备及特有结构,要想侦知某个号话的具体方位和详细数据,二十分钟是个必要条件。

    只要有了这二十分钟的时间,通过一定的技术设备,就能侦查出打到肖剑南手机上的电话,但这零要一个过程,与固定电话之间的通讯不同,那只需要五分钟就能完成,而手机和固定电话之间的通讯,稍为要复杂一点。

    二十分钟又是一个理论上的数据,向天亮估计,以市公安局技侦支队的水平,短时间内不一定能查得出來。

    活干完了,剩下的事就是安全的撤离,向天亮手忙脚乱的忙乎起來。

    邵三河一直在旁边乐,做善后工作,清除二人的脚印和指纹的时候,他还在笑,憨憨的坏笑。

    “哎,笑个屁,你的下巴还沒笑掉啊。”向天亮恼道。

    邵三河乐道:“你这二十分钟,说的全是废话鬼话,两个狗日非被你气疯了不可。”

    “天地良心,我是不会说话,可让你说你又不愿意么。”向天亮满脸的委屈。

    “哈哈……我不会说废话,只会说实话,拖不了二十分钟。”邵三河笑道。

    “呸,我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会说废话鬼话呢。”

    邵三河道:“你这噜噜嗦嗦的说了一大通,只说了一句真话,无非就是要达到一个目的。”

    “哪一句真话?哪一个目的?”向天亮起身问道。

    “你让两个狗日的给我们一个星期,这就是唯一的真话,因为只要给我们一个星期,所有的活儿就都能干完,而你打电话的目的,就是故布疑阵,卖个破绽,把自己的行踪暴露给狗日的余中豪和狗日的肖剑南。”

    向天亮边走边乐,“呵呵……三河兄,咱们回去就沭浴更衣,焚香拜祭,祷告神灵保佑咱们,让两个狗日的抓紧时间上当。”

    “哈哈……还沭浴更衣,焚香拜祭,祷告神灵,他娘的,咱们还是回去求自己的祖宗十八代保佑吧。”

    “呵呵……行行,谁能保佑咱,咱就拜谁去。”

    是啊,暗屁放出去了,也得有人闻才能叫做臭屁。

    余中豪和肖剑南会上当吗?

    接到向天亮电话的时候,余中豪和肖剑南两人正在五二四潜逃案侦破指挥部的指挥室里。

    听出了向天亮的声音,肖剑南噌的从椅子上蹦了起來,向余中豪翘了翘大拇指,再伸出了食指晃了晃。

    余中豪心领神会,飞快的跑向了隔壁的房间。

    不一会,余中豪跑回來,冲着肖剑南点了点头,这是在告诉肖剑南,隔壁的技术侦听室开始“工作”了。

    等到余中豪和肖剑南与向天亮通完电话,指挥室里已多了不少人,除了市公安局局长郭启军,还有市武警支队司令方玉生、北城区公安分局常务副局长董志新、南河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汪鹏、滨海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张蒙。

    值夜班的指挥部成员都來了,这就相当于一个案情分析会。

    技侦室的工作效率挺高的,电话录音刚听到一半,市公安局技侦支队支队长毛一平就拿着一张纸,兴奋的跑了进來。

    “报告,查到了,查到了。”

    肖剑南瞪了江一平一说。”

    江一平道:“向天亮的电话,是从滨海县打过來的。”

    “什么?你再说一遍。”肖剑南又蹦了起來。

    “向天亮的电话,是从滨海县打过來的。”

    “一平,你小子糊弄我是不?”

    “沒,沒错啊。”

    余中豪拿过毛一平手中的那张纸,看了看,一言不发的放到桌子上。

    郭启军看着毛一平,“一平,在滨海县具体什么地方?”

    毛一平拿起那张纸说道:“向天亮用的是保密专线,具体用的专线,应该是滨海县武装部的机要室。”

    郭启军听罢,马上转向滨海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张蒙,“张蒙,你立即打电话,包围滨海县武装部,要快,要派技侦人员到现场。”

    张蒙应了声是,起身去打电话。

    肖剑南板着脸,摇摇头骂道:“他娘的,南河县城被围得水泄不通,路上还有五道封锁线,这两个混蛋难道长了翅膀飞过去的?”

    余中豪笑了笑,看着郭启军道:“郭局,我有个建议。”

    “中豪你说。”

    “郭局,您在指挥部坐镇,老肖继续管南河县这边,方司令守着五道封锁线,我想带着张蒙去滨海县,您看怎么样?”

    想了想,郭启军嗯了一声,“这样也好,你和张蒙马上赶过來,但是,你得在滨海县公安局坐镇,哪里也不要去,我们要随时保持联系。”

    余中豪站了起來,“我们马上动身,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滨海县去。”

    “等等。”郭遍军又说道,“你到了之后,先去趟滨海县武装部,然后你召开一次县公安局干部会议,请县委领导到场,你给他们强调一点,就说是我郭启军说的,就一条政治纪,谁要坏事,我郭启军就对他來个先斩后奏。”

    余中豪微微一笑,“郭局,您的这条政治纪律里,坏事的意思我不太明白。”

    郭启军笑道:“中豪,你文化比我高,不用我解释吧。”

    “行行,我努力理解,尽量理解。”余中豪笑得意味深长。

    郭启军又看向北城区公安分局常务副局长董志新,“志新,做好准备,一个小时后,你的人马出发起赶到滨海县,到达那里后,统归余中豪同志指挥。”

    “是。”

    余中豪、张蒙和董志新,相继离开了指挥室。

    郭启军又对市武警支队司令方玉生和南河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汪鹏说道:“方司令,汪鹏,你们也息不了,要马上做好向滨海县开拨的准备。”

    “是。”方玉生和汪鹏也走了。

    指挥室里只剩下了郭启军和肖剑南。

    “郭局,难道我真的判断错了?”肖剑南低沉的问道。

    “难道你就不能犯错误了?你肖剑南一贯正确?”郭启军冷笑着反问。

    肖剑南看着墙上的地图,自言自语的说道:“四五十公里的荒山野路,还有五道封锁线,加上南河县城的几道包围圈,要在四十个小时内,不留任何痕迹的跑过去……他娘的,我是真对这两个混蛋刮目相看了。”

    “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不就成为可能了吗。”

    “郭局,我承认,我,还有余中豪,都比不上向天亮这个臭小子。”

    两人正说着,桌上的电话响了。

    肖剑南拿起了电话。

    打來电话的,是滨海县公安局政委、代局长黎明。

    肖剑南:“老黎,辛苦了。”

    黎明:“老肖,我现在就在滨海县武装部。”

    肖剑南:“哦,你说说,怎么个情况?”

    黎明:“滨海县武装部是有一台内部保密电话,但不在部长办公室,而是设在武装部机要室里,平时很少使用。”

    肖剑南:“老黎,武装部也有机要室吗?”

    黎明:“滨海县以前是海防前线,县武装部设有**的机要室,现在虽然不是海防前线了,保机要室还保留着。”

    肖剑南:“平时的管理怎么样?”

    黎明:“应该是封存着的,按规定循例检查,两把钥匙,部长政委同时到场才能打开。”

    肖剑南:“哼,我看许贤峰这个臭老头,有管理沒管理一个样。”

    黎明:“老资格么,快要退休的人,大家也不会去招惹他。”

    肖剑南:“现场怎么样?”

    黎明:“技侦人员刚完成初步勘查,门窗锁完好无损,钥匙也沒丢失,室内沒有留下脚印和指纹,也沒有保险箱被打开过的痕迹。”

    肖剑南:“这么说,什么都沒有?”

    黎明:“不,有两个疑点。”

    肖剑南:“你说。”

    黎明:“机要室已有一个月沒有检查过,室内应该有灰尘,但部分地方比转干净,明显是被擦过的。”

    肖剑南:“嗯,你继续说。”

    黎明:“第二就是,技侦人员打开保险箱,对保险箱里的保密专用的交换机进行了检查,发现其温度比室温要高出三点二度,技侦人员认为,交换机应该在一个小时内被使用过。”

    肖剑南:“哦……有了这两点,就能说明问題了。”

    黎明:“还有,武装部后院的泥地上,有一个人的脚印,技侦人员正在比对中,不过,有一枚脚印,四十五码的,似乎很象向天亮的。”

    肖剑南:“老黎,告诉技侦人员,抓紧时间比对,尽快拿出结果來。”

    黎明:“嗯,此外,有群众在上半夜十点左右,在滨海县城关镇后山街发现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身高一米八上下,而另一个,很象是邵三河。”

    肖剑南:“这个线索你们查过吗?”

    黎明:“查过了,有三个目击者,都有类似的反映。”

    肖剑南:“好,先这样吧,老黎,余中豪同志马上就到,他一到位,你们就听他的指挥。”

    黎明:“明白了。”

    肖剑南:“保持联系,再见。”

    ……

    放下电话,肖剑南看着郭启军苦笑。

    “郭局,我们上了向天亮的当了。”

    g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