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2章 回家 回家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按照预定的计划,将王大雷打晕后,邵三河开车,先來到清远路清远小区附近。

    为了制造假象,向天亮下车,故意在清远路清远小区边上漫步。

    清远路清远小区职是南河县信用社主任刘大贵的家,是案子的关联人之一。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看到自己,从而表明自己还在南河县县城。

    向天亮在清远路清远小区附近逗留了十多分钟,并且故意往路人面前走,还几次在一些地方停下來,侧身往清远小区里窥视。

    将近一米八零的个头,向天亮显得鹤立鸡群,想不给人留下印象都难。

    接着,二人又驱车在街上转悠起來。

    黑夜终于來临了。

    白色轿车停在了河边,河里停泊着不少木船,其中有一条,正是向天亮选定的。

    过了三分钟,确定这些木船上都沒有人之后。

    向天亮下了车,再把王大雷胖乎乎的身体拖下來,扛在身上,迅速的向自己选定的木船跑去。

    邵三河沒有下车,而是将车开出了几百米,扔在人行道上后,才走了回來。

    木船上,船篷下,向天亮已脱下了自己的衣服,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做好了下水的准备。

    脱下來的衣服被卷成一团捆了起來,而不能扔掉的东西,都装在了一个防水袋里。

    邵三河一边脱衣服,一边指着仍在昏迷中的王大雷,低声问道:“天亮,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个死胖子?”

    向天亮低声的乐呵道:“我点了他的睡穴,起码能让他睡上一天一夜,等他醒來的时候,咱们早就远走高飞了。”

    说着,向天亮打开身后的舱门,将王大雷的身体塞了进去。

    这是一条内河捕捞用的小渔船,所谓的船舱,其实是用來装鱼的,王大雷的身体太胖了,塞进去后,屁股还有一半露在外面。

    向天亮抡起一条腿,由上向下砸在王大雷的屁股上,才勉强关上了舱门。

    邵三河笑着问,“哎,你不会要弄死他吧?”

    “你看看,舱门是虚盖着的,空气又能流通,能死得了吗?除非他自己不想出來,否则,只要醒來后,大屁股稍微一撅,舱门就能被推开了。”

    “你选的这条船合适吗?”

    向天亮坏坏的一笑,“这条小木船的铁链条是锁在石桩上的,锁孔上还有铁锈,说明这条小木船已经好久沒被使用了。”

    一边说着,一边将防水袋递给邵三河,向天亮自己已经悄然的下了水。

    拿着两包捆好的衣服,向天亮找了个猛子,潜入河底深处,将两捆衣服藏入了河底的污泥里。

    等到向天亮回到水面上,邵三河也已经下水,两个人互视一眼,再次确认方向后,迅速的游了起來。

    回到小院子,已是晚上八点。

    向天亮和邵三河紧张的忙碌起來。

    很快的,两个人变成了全付武装的武警战士,邵三河的肩上扛着两杠一星,向天亮也不客气的把自己“升”为了中尉。

    长枪短枪也有,不过,子弹都是橡皮做的,此外,还有不少麻醉子弹,至于真子弹,是断然不能用的。

    邵三河笑道:“我说天亮啊,咱们的身份呢?”

    “省武警总队机动支队特种分队,一支神秘的部队,沒有几个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你是副队长,我是组长。”向天亮拿出一本证件,递给了邵三河。

    “我听说过这支部队,是今年年初才开始组建的,好象在中阳市的深山老林里训练,还沒有参加过实战,但是,你总得给一个他们在这里出现的理由吧。”邵三河笑道。

    向天亮振振有词,“这是军事机密,真要有人查问,就让他们问余中豪去。”

    “哈哈……你牛,有人要是查问,都由你负责回答。”

    向天亮笑着说道:“是要由我來说话,就你那一口滨海普通话,一开口就会露馅。”

    “可是,中尉同志,有步行的特种兵吗?”邵三河笑着问道。

    向天亮指了指隔壁的房间,“呵呵……那里藏着一辆报废的越野车,我这两天一直在捣鼓它,难道你沒看见吗?”

    “一辆破车啊。”

    “少校同志,只要它能走个二三十公里,就算完成任务了。”

    出发之前,最重要的是善后工作,绝不能留下任何痕迹。

    善后工作花了二十几分钟,向天亮将那辆破车开出小院子后,邵三河还用了十分钟,再次的“过”了一遍,包括那辆破车留下的轮胎印,也统统被抹去。

    小院子周围的住户不多,沒人注意到一辆军用越野车是从哪里冒出來的。

    向天亮驾着破车,慢慢的上了街道后,才长吁了一口气。

    破车破速,邵三河哈哈而笑,“天亮,还不如走路快嘛。”

    “咱们是在巡逻,当然是慢速前进。”向天亮笑道,“当然,主要还是怕它散驾趴窝。”

    “花多少钱买的?”

    “噢……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向天亮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递给了邵三河,“这是咱们逃跑以來所花费的钱和物品清单,你看一看。”

    “哎,你这是什么意思?”邵三河不解的问道。

    向天亮微微一笑,“老话说得好,亲兄弟,明算帐,你总不能让我一个人买单吧。”

    邵三河叫了起來,“我呸……我都快家破人亡了,拿什么來买单?”

    “三河兄,二十八万啊。”

    “他娘的,要钱沒有,要命也不给。”

    “呵呵……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邵三河也咧着嘴笑了,他将小纸条捏成一团,扔进了自己的嘴里。

    一路顺利。

    快到午夜零点的时候,向天亮所驾的破车,拐个弯驶离了公路。

    前方大约三公里处,就是滨海县和和南河县的交界处。

    从南河县县城到这里,不到三十公里的距离,一共遇到了七个关卡,都被向天亮牛皮哄哄的糊弄了过去。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现在,该弃车步行了。

    树林深处,向天亮和邵三河齐心合力,将那辆破车推入了一个小水塘中。

    看着在水塘里慢慢沉沒的破车,向天亮低声说道:“三河兄,咱们回家去。”

    “嗯,回家去。”邵三河挺了挺胸膛。

    向天亮戴上了红外线夜视镜,“将近三十公里的直线距离,沒有路,有的是山和沟,树和水,我们要在四个半小时内,赶在天亮之前赶到隐蔽地,你行吗?”

    “你行,我也行。”

    “出发,前方十公里处进行第一次轻装。”

    话音未落,向天亮已消失在夜色里。

    邵三河紧紧的跟了上去……

    几乎是跑着跳着前进的,向东,向着滨海县的方向……

    第一个十公里,因为身携武器,还背着一个重包,属于负重前行,而且几乎都是在山地里穿行,所以耗去了一个小时又四十分钟。

    休息五分钟,进行了全面的轻装,除了枪弹,和那些非带不可的资料,其他的东西都被埋入了地下。

    接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狂奔。

    第二个十公里,用的时间是一小时十五分钟,能在不是路的山地上跑出这样的速度,向天亮和邵三河完全可以去参加马拉松比赛了。

    海边的地区,天亮得早,尤其是现在已进入初夏的季节。

    四点三十分的时候,虽然还沒有日出,但天基本上是亮了的。

    现在是三点正,还剩下一个半小时,还需要跑完第三个十公里。

    有利条件是,剩下的十公里都是丘陵地带,比跑山路要省力多了。

    不利条件是,这剩下的十公里,不能留下自己的踪迹。

    而且,随着离滨海县城关镇越來越近,还会碰到难以预料的明哨暗卡。

    下雨了。

    这是好兆头,雨能帮助洗去一路留下的踪迹。

    “三,三河兄,你,你还能跑吗?”向天亮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和你差,差不多……”

    “呵……听你的呼吸,还,还能跑,跑五十公里。”

    “唉……还行,还能,能坚持吧……”

    “要不,再,再休息五分钟?”

    “我,我想休息,五……五个小时。”

    “呵呵……出发。”

    向天亮爬了起來,又撒开了两条大长腿跑了起來。

    “哎……等等。”

    邵三河连滚带爬的追了上去。

    滨海县的地,大多是盐碱地,对逃亡者向天亮和邵三河來说,脚下的盐碱地就是福地,因为他向留在盐碱地上的脚印,在雨水的冲刷下会很快消失。

    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在四个半小时内,跑完地形复杂的三十公里,本身就是一件难以想像的事情。

    这将使余中豪和肖剑南失去正确的判断。

    雨,越下越大了。

    下雨天,将不会有日出,天亮的时间也会被推迟。

    天助人也。

    四点二十五分。

    雨突然停了。

    东方也出现了一缕鱼肚白。

    终于,向天亮和邵三河趴在了一条公路附近的草丛里。

    这正是滨海县城关镇通往晋川镇的唯一一条公路。

    一切都那么的熟悉。

    公路那边,被烧毁的桉树林就在附近。

    那里,曾经是向天亮和邵三河战斗过的地方。

    公路上静悄悄的。

    但是,不能从公路上过。

    不能栽在终点前的最后一步。

    向天亮和邵三河互视一眼,向着公路慢慢的爬去。

    几十米外是一条穿过公路的水沟,那么,应该有一条穿过公路的涵洞……

    ♂♂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