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5章 反击之前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门开了,周必洋一下就楞住了。

    周必洋手中的枪还沒有伸出去,门外却有两把枪,早已抵在他的胸膛上。

    “天亮,邵局。”

    向天亮乐呵着不说话,收起枪走了进來。

    邵三河擂了周必洋一拳,“必洋,几天不见,拨枪速度快了不少嘛。”

    不寻常的重逢,预想里的见面,少不了感慨唏吁。

    大家总算坐了來。

    邵三河看着杜贵临问道:“身体怎么样,天亮和我最担心的就是你挺不过來啊。”

    “我沒事,就是不能做点什么,憋得慌那。”

    “哈哈,是天亮让你装傻,你才憋得慌的吧。”

    杜贵临对向天亮说道:“大师兄,我总算不辱使命,现在可以向你复命了。”

    黎明笑着说道:“你们别打哑谜了,行不行啊。”

    向天亮却站了起來,“让三河兄说,我去外面转一转。”说着,就闪身出门去了。

    邵三河道:“老黎,必洋,不瞒你们说,姜建文家的那个保险箱,确实是我和天亮、贵临三个人干的。”

    “啊。”黎明和周必洋吃了一惊。

    邵三河又道:“其实呢,当时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想把卢海斌部长的书稿偷出來物归原主,以赢得卢部长在人事调整中的支持,可是沒有想到,我们三个人刚溜进姜建文家,就先看了一场春戏,许白露那个臭娘们,不但跟姜建文的秘书玩那个,还接着跟姜建文的司机也那个了,正当我们三个乐得不行的时候,万万沒有想到,县委办公室主任高永卿也是许白露的入幕之宾,他也突然來了。”

    黎明和周必洋笑得合不拢嘴。

    “哎,他们三个不会是排队预约的吧。”周必洋笑道。

    “不是,三个撞车了。”

    “那还不打起來啊。”

    “打不起來,是天亮做好人,新來一个,他就把前一个打晕,这才让许白露玩了个痛快。”

    黎明也笑道:“老邵,你们三个看了一场a片,要受处罚的哟。”

    笑了笑,邵三河继续说道:“等到许白露他们四个都玩完了,天亮把他们都弄晕后,我们三个才开始办正事,把那个设计奇特保险箱弄开,可是,一打开保险箱,我们三个全傻了。”

    “全是一捆捆崭新的的钞票啊。”杜贵临补了一句。

    邵三河不好意思的一笑,“说起來也是我多事,当时我说了一句,要是把这些钱送给县福利陀,我那位当院长的老战友就不会发愁了……我就那么一说,天亮就來劲了,贵临也跟着起哄,说什么取之于贪,用之于民,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就这么着,我们三个人把姜建文的三百多万巨款,顺手牵羊的卷走了。”

    这时,向天亮回來了,外面沒什么异常情况。

    黎明问道:“那这事怎么会泄露出去的呢。”

    向天亮坐下來,点了一支烟后说道:“这就要怪姜建文无能,他既怕事情暴露,又想查个究竟,他自己沒有办法,却找上徐宇光,因为徐宇光有那个能耐,可是徐宇光是谁啊,是个擅长过河拆桥的家伙,这不,姜建文和许白露这次被双规,就是徐宇光举报上去的。”

    周必洋道:“徐宇光这人真是太坏了,他的目的是对付你们两个,却把自己的新盟友姜建文给出卖了。”

    向天亮笑道:“这就是徐宇光的高明之处,抛砖引玉,抛出姜建文,引出我和三河兄,因为徐宇光要对付我和三河兄是师出无名,而通过姜建文的嘴说出來就更有说服力,就这样,先双规姜建文,再把我和三河兄弄了进去。”

    黎明沉吟着说道:“天亮,老邵,这么说來,徐宇光这次是下了决心,要致你们两个于死地。”

    点了点头,邵三河道:“不错,钱宇光下了很大的血本,现在可以推断,钱宇光一共花了五百二十万,第一次,他派人往天亮住的地方送了一百二十万,第二次,通过南河县人王大雷给天亮的个人帐号汇了一百万,第三次,为了证明我们三个偷了姜建文的脏款,他又花了三百万,分别给我们栽脏一百万元。”

    向天亮看着黎明问道:“老黎,你对县委几个领导都比较了解,你说徐宇光能拿得出这么多钱吗。”

    “不知道。”黎明摇着头道,“徐宇光这个人又深又阴,谁也不知道他的钱从哪里來的,更沒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钱。”

    周必洋微笑着问道:“天亮,邵局,咱们准备怎么反击呢。”

    “老黎,必洋,你们说该怎么办。”向天亮反问。

    黎明沉吟着道:“我呢,大致看过四二三某案的档案材料,上面有不少证人,但这些证人都由市局特警大队的人保护着,我们是很难接近的,如果硬來起了冲突,万一动枪,就不大好收拾了。”

    “老黎你说得不错,不能硬來。”邵三河点着头道。

    周必洋道:“我有个想法。”

    “必洋你说。”邵三河道。

    周必洋笑着说道:“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七寸,我看咱们就直接找徐宇光。”

    黎明轻轻的笑了,“我认为这个主意不错。”

    向天亮和邵三河相视一眼,两个人都笑了起來。

    “两位领导,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吧。”周必洋问道。

    点了点头,邵三河道:“正是,而且我们还要与时间赛跑。”

    “现在吗。”周必洋站了起來。

    “呵呵……乘热打铁嘛。”向天亮坏笑起來。

    周必洋道:“天亮,邵局,算我一个。”

    向天亮看着周必洋,“必洋兄,你可要想好了,万一案子翻不过來,就把你也赔进去了。”

    “不用说了,在你们两位被双规的那天起,我早就想这样干了。”周必洋很坚定。

    黎明笑道:“天亮,老邵,要不是我拦着,必洋还想來一回武装营救呢。”

    “老黎,你现在也算是下水了。”邵三河看着黎明笑。

    黎明笑着说道:“我么,干活不行,但给你们打打掩护,探点消息,这些我这把老骨头总还行吧。”

    五个人凑在一起,低声的商量起來。

    忽然,向天亮手一举,嘴里轻嘘了一声。

    屋外有动静。

    杜贵临指了指通往隔壁书房的门。

    向天亮拉着邵三河,迅速的躲进了书房。

    而周必洋的动作也不慢,拿起桌上的烟灰缸,藏进了杜贵临的被子里。

    院子里的脚步声來得很快。

    被监视居住的人,因为要随时接受检查,连门都关不紧。

    进來的竟是余中豪,身后还跟着刘威和两个警员。

    黎明站起來笑道:“余总,怎么亲自來搞突然袭击啊,辛苦,辛苦。”

    余中豪急忙摆手,“老黎,你可别误会,我只是随便过來看看。”

    “呵呵……不会吧。”黎明笑着说道,“是我下令撤掉杜贵临家的监视哨,余总要是责怪,我老黎一人负责好了。”

    余中豪來了个顺水推舟,“好啊,那我以后就找你了。”

    “好,我等着,必洋,我们走了。”黎明黑着脸站了起來。

    “等一等。”

    余中豪又摆着手,转向周必洋问道:“必洋同志,街上响的枪,是你开的吧。”

    “不错。”周必洋挺了挺胸。

    “必洋同志,你知道那是谁的人吗。”

    “知道,市局特警大队,肖剑南局长的人。”

    “你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吗。”

    “知道,跟踪监视我和黎政。”

    “知道了你还敢开枪。”

    “这一次是打轮胎,下一次我会朝着人开枪。”

    余中豪微笑着说道:“必洋同志,你冷静一点,我也是多管闲事罢了,你惹了肖局长的人,他们自然要向肖局长报告,肖局长很忙,所以他托我传个话,让你收敛的,当然,肖局长也会约束他的手下的。”

    点了点头,周必洋说道:“余总队,那我也一事不烦二主,请您帮个忙好吗。”

    “你说。”余中豪点头道。

    周必洋道:“请您转告肖局长,有什么话当面说,有什么事当面來,在我和黎政被撤销职务之前,如果还有人跟着我们,我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余中豪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必洋同志,这样对峙,万一出了事,大家都不好看吧。”

    “余总队,三年前我就被自己人死过一次了,大不了这次再來一回罢了。”

    沉吟了一下,余中豪说道:“这样吧,如果你相信我,这件事交给我來处理,你看怎么样。”

    “余总队发话,我敢不从命吗。”周必洋立正道。

    余中豪脸上露出了笑容,“那好,我告辞了。”

    点点头,余中豪带着刘威等人离开了。

    向天亮和邵三河回到了杜贵临的卧室里。

    周必洋道:“天亮,邵局,余中豪好象觉察到什么了。”

    向天亮点着头道:“不错,他之所以留在滨海县,是因为他一直坚信,我和邵局已经回到滨海县了。”

    “这么说,他会在外面设下包围圈了。”周必洋问道。

    “肯定的。”向天亮说道,“不仅如此,他还会继续监视黎政和你。”

    “现在怎么办,你和邵局怎么离开这里。”

    向天亮笑着说道:“我和邵局不用你担心,你现在马上走,先送黎政回家,然后甩掉尾巴后,再回到这里,去左边第四个院子里等我们。”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