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8章 偷听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犯了一个小错误,他撬窗进屋之后,沒有关紧窗门,而是让它虚掩着,为自己撤退时的方便,省略了一个小小的程序。

    屋内屋外的温度不同,空气的密度和压力也不一样,稍有风吹草动,窗门轻轻的开來。

    可是,忽然一阵风吹來,刚打开的窗门,重重的砸在了门框上。

    窗砸框的声音特别脆响,顿时惊动了书房里的五个人。

    向天亮吓了一跳,他处变不惊,身体向地上扑倒,无声的滑出去,躲到了另一个书架后面。

    徐宇光等四个人也各有反应,常宝林不愧为警察,判断声音的方向速度特别的快,他一边掏枪,一边向窗门扑了过來,而徐宇光和丁方明都曾是军人,虽人到中年,但动作也挺敏捷,二人紧紧的跟在常宝林身后,只有张云飞,仅仅是站了起來,根本就沒有挪开脚步。

    常宝林举着枪,最先冲到了窗户前,也第一个发现了窗门是开着的,“徐书记,窗门怎么会是开着的呢。”

    “不应该啊。”徐宇光皱起了眉头,俯身窗外,里里外外的察看了一番。

    什么也沒有发现。

    那两条吊着向天亮下來的绳子,也早已不见了。

    这多亏阁楼上的邵三河,他趴在窗外,一直由上而下的看着向天亮进去,当风刮着窗砸在框上的时候,他暗道不好,迅速的伸手,将两条绳子拽了上來。

    徐宇光等人终于得出了结论,沒有意外的闯入者,不过是粗心者忘记了关窗而已,前段时间徐家办喜事,进出书房的人不少,有人打开过窗门也是有可能的。

    常宝林被打发回去了。

    虚惊一场的徐宇光回到了原位,张云飞和丁方明也跟着走了回來。

    向天亮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刚才慌不择“路”,把自己嵌在两个书架之间,动也不敢动,气也不敢喘,直到徐宇光他们离开那扇窗户,他才让自己的身体恢复了舒适的姿势。

    这活不好干啊,他妈的,向天亮心里骂着,老邵一定在阁楼里笑话自己呢。

    书房的另一边,徐宇光等三人的谈话在继续。

    徐宇光:“云飞,你这些天也辛苦了。”

    张云飞:“哪里,我辛苦什么啊。”

    徐宇光:“县委大院里的情况,还不都靠你掌握吗。”

    张云飞:“我能掌握什么啊,县委大院有什么变化,你还能不知道。”

    徐宇光:“哈哈,那不一样,你我身份不同嘛。”

    张云飞:“老徐,你又拿我开涮,我能和你比吗。”

    徐宇光:“云飞,你理解错了,我说的不是职务,而是你我的身份。”

    张云飞:“嗯,倒也是啊。”

    徐宇光:“你看啊,我现在是向天亮公开的敌人,而你不一样,你现在还算是陈县长的人嘛。”

    张云飞:“我也是遵照你的吩咐做的么。”

    徐宇光:“哎,老陈怎么样。”

    张云飞:“陈县长吗。”

    徐宇光:“是啊。”

    张云飞:“我看他应该回过味來了。”

    徐宇光:“哦,怎么个意思。”

    张云飞:“前天我去汇报工作,他最后还特意问起了你。”

    徐宇光:“他问什么了。”

    张云飞:“问你为什么沒去上班。”

    徐宇光:“这个老陈,他不是明知故问嘛。”

    张云飞:“以我的观察,他有点怕了。”

    徐宇光:“我也有这个感觉。”

    张云飞:“不过,上船容易下船难,他想抽身事外,不容易。”

    徐宇光:“云飞,你要盯紧一点,他现在很信任你,你更方便接近他。”

    张云飞:“行,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我会及时向你报告的。”

    徐宇光:“县委楼那边怎么样。”

    张云飞:“哪一边。”

    徐宇光:“张衡,咱们的张书记。”

    张云飞:“他么,老样子,观望。”

    徐宇光:“这倒是符合他的处境和性格。”

    张云飞:“反正是坐在观虎斗,不管哪边赢了,都不碍他什么。”

    徐宇光:“高永卿呢。”

    张云飞:“他呀,惶惶不可终日,怕他和许白露那点丑事败露呗。”

    徐宇光:“哈哈,天下女人多得是,谁让他惹上许白露那个**呢。”

    张云飞:“倒是那两个老头,许贤峰和黄磊,照样吃喝,照样玩乐,跟沒事人似的。”

    徐宇光:“武装部机要室那件事都扳不倒许贤峰,他当然更加得意了。”

    张云飞:“老徐,我有点不太明白。”

    徐宇光:“你不明白什么。”

    张云飞:“那两个娘们,还有肖子剑和卢海斌。”

    徐宇光:“噢……这四个人三种心态,复杂啊。”

    张云飞:“对卢海斌,我多少了解一点,书稿的事搞得他焦头烂额的。”

    徐宇光:“对,他现在是自保,苦熬,案子结束得越早,对他的影响就越少。”

    张云飞:“那肖子剑呢。”

    徐宇光:“老肖才是这次事件中最稳如泰山的人。”

    张云飞:“为什么,他不是和向天亮走得很近吗。”

    徐宇光:“云飞,你知道他儿子吗。”

    张云飞:“知道,他儿子肖凯歌,现在是余中豪的秘书。”

    徐宇光:“这就对了,余中豪现在是省公安厅里的能人和红人,有余中豪在,你说肖子剑能有事吗。”

    张云飞:“那倒也是,那那两个娘们呢。”

    徐宇光:“你是说陈美兰和杨碧巧吧,那得要从陈美兰的老公说起。”

    张云飞:“我知道许西平,他还在中央党校学习。”

    徐宇光:“许西平和市委书记刘如坚的关系很铁,你明白了吧。”

    张云飞:“噢,难怪向天亮被抓,陈美兰还跟沒事人似的。”

    徐宇光:“当然了,陈美兰在滨海县,实际上是代表市委书记刘如坚的利益。”

    张云飞:“你是说,她实际上也是在利用向天亮。”

    徐宇光:“应该说是互相利用。”

    张云飞:“老徐,我还需要做什么呢。”

    徐宇光:“嗯……你在县委大院里,主要是掌握全局的变化。”

    张云飞:“明白,不过……”

    徐宇光:“有话直说。”

    张云飞:“老徐,你对案子的发展,到底是怎么估计的。”

    徐宇光:“这个么,要看上面的较量。”

    张云飞:“我看余中豪和肖剑南挺难做人的。”

    徐宇光:“对,他们是既想抓向天亮,又不想抓,他们是在拖延时间,或者说,他们是在给向天亮翻案的时间。”

    张云飞:“咱们得采取措施啊。”

    徐宇光:“不,我们现在无能为力,只能等待。”

    张云飞:“等待什么。”

    徐宇光:“等待上面下达开枪的命令,只要一开枪,向天亮和邵三河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张云飞:“是啊,子弹不长眼睛么。”

    说到这里,徐宇光点上一支烟,吸了几口后,又转向了坐在另一边的丁方明。

    徐宇光:“方明,你的人怎么样。”

    丁方明:“都候着呢。”

    徐宇光:“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

    丁方明:“徐书记请放心,只要你一声令下,我的人随时都能出动。”

    徐宇光:“我要你盯住的地方呢。”

    丁方明:“县公安局、县委领导宿舍区、武装部、南北茶楼和杜贵临家。”

    徐宇光:“对,向天亮和邵三河要是逃回滨海县,很可能会出现在这几个地方。”

    丁方明:“我知道,我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这几个地方呢。”

    徐宇光:“那么人呢。”

    丁方明:“嗯……按你的布置,我盯着陈美兰和杨碧巧,还有许贤峰和黄磊以及高永卿。”

    徐宇光:“还有呢。”

    丁方明:“还有……还有罗正信。”

    徐宇光:“哦。”

    丁方明:“徐书记,我觉得罗正信和向天亮走得很近,所以就派人盯住了他。”

    徐宇光:“干得好,还有吗。”

    丁方明:“嗯……其他人么,我还沒有做安排。”

    徐宇光:“那你记住了,一旦公安那边有消息说向天亮和邵三河逃回了滨海县,你的名单上要增加几个人。”

    丁方明:“都有谁。”

    徐宇光:“肖子剑和卢海斌。”

    丁方明:“他们也需要吗。”

    徐宇光:“当然,向天亮和邵三河如果走投无路了,说不定会去找他们。”

    丁方明:“嗯,还有吗。”

    徐宇光:“还有公安局的黎明和周必洋。”

    丁方明:“他们,他们不是有常宝林看着吗。”

    徐宇光:“幼稚。”

    丁方明:“请领导教诲。”

    徐宇光:“你说,向天亮和邵三河要是逃回滨海县,最有可能和谁接触。”

    丁方明:“应该……应该是黎明和周必洋吧。”

    徐宇光:“那常宝林的任务是什么。”

    丁方明:“接近黎明和周必洋。”

    徐宇光:“接近和监视是一回事吗。”

    丁方明:“噢……当然不一样。”

    徐宇光:“最后,你还要特别盯住一个人。”

    丁方明:“谁。”

    徐宇光:“常宝林。”

    丁方明:“常宝林。”

    徐宇光:“不行吗。”

    丁方明:“您对他不放心。”

    徐宇光:“是的。”

    丁方明:“我明白了。”

    徐宇光:“总之,非常时期,小心为妙啊。”

    ……终于,该谈的谈完了,徐宇光起身送客。

    不料,就在这时,趴在地上的向天亮,屁股撅了撅,碰到了一本悬在书架边上的汉语字典。

    那本汉语字典晃了晃,终于向地板上跌去……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