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0章 逃脱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不错,推门而进的人,正是余中豪和滨海县一干领导,一共六位。

    省公厅刑侦总队总队长余中豪,县委书记张衡,县委副书记陈美兰,县纪委书记徐宇光,县公安局政委黎明,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张蒙。

    加上二号楼的主人、县长陈乐天,向天亮要求的七个人全部到位。

    进门后,大家都默默无言,站着沒动。

    因为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更因为紧张的气氛,充斥着客厅里的每一个角落。

    这种紧张的气氛,是向天亮刻意营造出來的。

    只有向天亮一个人端坐着,脸更是黑的,右手端着微冲,左手举着五四式,枪口正对着刚刚进门的人。

    更吓人的是,一长一短两把枪是开着保险的。

    虽然枪里装的都是特制的橡皮子弹,二三十米外伤不了人,但在客厅这种特定的空间里,微冲里射出的橡皮子弹,也足以伤人毙命,更何况向天亮是有名的神枪手,指哪打哪,轻而易举。

    向天亮的架势也摆得十足,嘴巴紧紧的闭着,充满杀气的目光,在一个一个扫视过去之后,再神气活现的冲着邵三河摆了摆头。

    邵三河也是全付武装,荷枪实弹的,他先走到余中豪面前,歉意的笑笑,毫不客气的下了余中豪的枪。

    如法炮制,邵三河依次下了黎明和张蒙的佩枪。

    三把手枪象玩具似的,在邵三河手里转了一会,枪弹分离,手枪放在茶桌上,一字儿排开,子弹则纷纷的落在了地毯上。

    向天亮微微一笑,“三河兄,你带陈副书记和黎政委去地下室,把陈县长的家属带到安全的地方去,陈副书记,黎政委,辛苦你们了,当然,你们也不用回來了。”

    余中豪也微笑起來,“向天亮,有这个必要吗。”

    “姓余的,你给我闭嘴。”向天亮毫不客气的瞪起了双眼。

    邵三河先拿起茶桌上的一把手枪,还给黎明后,再带着陈美兰和黎明,把陈乐天的母亲、妻子和保姆三人从地下室接出來,再送到客厅门外。

    整个过程,向天亮目不斜视,根本就沒看陈美兰和黎明一眼。

    邵三河关上客厅的门,又走了回來。

    向天亮又吩咐起來,“三河兄,你让余中豪和张蒙两位大行家,去书房看一看那一枪。”

    “两位请。”邵三河做了个请的手势。

    五分钟后,余中豪和张蒙从书房里走了出來。

    余中豪道:“那一枪不是我们的人打的。”

    向天亮哼了一声。

    余中豪扭头看了一眼张蒙,“张蒙,你來说。”

    张蒙道:“是七点六六毫米的步枪子弹,国内很少使用,警方根本就沒有,那一枪能穿过玻璃而玻璃未碎,还能钉在木质地板上,说明其射击距离应该在一百米之内,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速度和穿透力,还有,枪弹的飞行轨迹与地面呈四十度左右的夹角,可以判断出,开枪者的位置,离着弹点的距离大约有八十到一百米,高度在三十五米左右……由此可以推断。

    那一枪是从八一大厦顶楼打出來的。”

    余中豪接着说道:“我可以保证,我们沒有配备专门的狙击手,今晚包围这里的警察,沒有配备一把狙击步枪。”

    “保证个屁。”向天亮撇了撇嘴,“余中豪,张蒙,你们知道这一枪是打谁的吗。”

    “我们等着你告诉我们啊。”余中豪笑道。

    向天亮用枪指了指陈乐天,“这一枪沒打我,也沒打邵局长,是打陈县长的。”

    余中豪和张蒙均是脸色一变,双双转向了陈乐天。

    陈乐天一脸的寒霜,点着头道:“当时向天亮、邵三河和三个人都在窗前,子弹却偏偏是射向我的,要不是向天亮推了我一把,我这条命就算交待了。”

    “岂有此理,竟有这样的事。”余中豪问道,“向天亮,我想命令张蒙立即带人展开搜查,你看可以吧。”

    “行,我不喜欢被人打冷枪,更不喜欢把打冷枪的事嫁祸于我和老邵身上,锅可以背,但黑锅我可不想背。”

    这正符合向天亮的心意,前有周必洋,后有张蒙,那些躲在暗处打冷枪的人将藏无可藏,这样一來,将为自己和邵三河的脱困创造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

    余中豪挥了挥手,张蒙拿着他的枪走了。

    “怎么样,能让我们坐下吗。”余中豪笑看着向天亮。

    “坐吧。”向天亮冷冷的应道,“还有,收起你那把破枪,娘们的玩艺,我看着讨厌。”

    余中豪和张衡、陈乐天、徐宇光等四人,在向天亮对面的长沙发上坐下。

    唯独邵三河沒有坐下。

    老实人也有不老实的一面,邵三河胸前那把微冲,有意无意的,始终对着徐宇光。

    徐宇光的脸很白,惨白的那种白,因为他心里清楚,向天亮和邵三河身上的敌意和杀气,实际上是冲着他一个人的。

    “怎么样,谈谈吧。”余中豪收起自己的枪,又笑着问道。

    向天亮沒有马上回答,而是点上一支烟,径自吸了起來。

    他在计算时间,在权衡形势。

    从暴露行踪到现在,已经快过去了两个小时,如果估计得沒错的话,肖剑南率领的千军万马,还在南河县通往滨海县的公路上奔波。

    正常情况下,再过半个小时,肖剑南的队伍,就会象潮水般的涌进城关镇。

    到那个时候,可以用寸步难行來形容。

    因此,必须在半个小时内逃离这里。

    而现在在外面的警察,除了市公安局特警大队的几十号人,绝大多数都是县公安局的人。

    他们是不会随便开枪的。

    想到这里,向天亮笑道:“余中豪,你上当了。”

    “上什么当啊。”余中豪问道。

    向天亮道:“我和老邵不想拿陈县长的家属当人家,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七寸,所以我就把你们几位骗了进來,现在我正式宣布,你们四个是我们的人质,你们必须配合我们,否则,我们无法保证你们的安全。”

    “向天亮,你……你言而无信。”余中豪气得站了起來。

    “坐下。”

    嘴里喝着,向天亮手上的微冲,对准了余中豪。

    “扑。”

    向天亮居然开了一枪。

    橡皮子弹擦着余中豪的头发飞过,嵌进了他身后墙壁里。

    枪声并不响,但让余中豪吓了一大跳,他知道向天亮敢乱來,但沒有想到,他这么随便的开枪。

    “向天亮,你这是干什么。”

    “呵呵……对不起,枪走火了,走火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向天亮笑着说道:“小事一桩,找一辆车,由你们四位陪着,送我和老邵出去。”

    “向天亮,我们先谈谈,先谈谈好吗。”余中豪问道。

    “沒得谈,呵呵……”向天亮坏笑着说道,“老余啊,你少跟我來这一套,别人不知道,我和老邵还不知道吗,你就是想拖延时间,等那狗日的肖剑南赶來,我不会上你的当的。”

    “这么说,你在电话里说要谈一谈,纯粹是骗我的了。”

    “兵不厌诈,你比我懂的。”

    “向天亮,你太坏了。”

    “我要是不坏,早就死过几回了。”

    “我再说一遍,我保证你和老邵的生命安全,有什么条件,你们尽管提出來。”

    向天亮摇摇头,又抬起微冲的枪口对准了余中豪,“我不想再噜嗦了,现在,你必须照我说的去做。”

    “天亮,你不要再执迷不悟……”

    向天亮哼了一声,抬手又是一枪。

    这一枪,是冲着徐宇光而去的,也是擦着他的头发而过。

    徐宇光吓得脸都青了。

    向天亮冷冷的说道:“余中豪你听着,我给你十秒钟,命令外面准备好一辆装满油的三排座警车,十,九,八……”

    余中豪不为所动。

    “七,六,五,四……”

    余中豪还是一动不动。

    “三,二,一。”

    余中豪依然沒动。

    “哼。”向天亮的头动了动。

    “扑。”

    枪又响了。

    这回是邵三河的微冲。

    这一枪是冲着徐宇光去的。

    不偏不倚,正打在徐宇光的左脚腕上。

    “哎哟……”

    一声惨叫,徐宇光抱着左腿,跌倒在地毯上。

    邵三河走过去,又飞起一脚,踢在了徐宇光的裤裆上。

    又是一声惨叫,徐宇光昏死过去了。

    向天亮的话里杀意毕露,“余中豪,如果你不想其他七条腿受伤的话,就乖乖的照我说的去做。”

    余中豪铁青着脸站了起來,“好,算你狠,我听你的。”

    只用了三分钟,余中豪去而复返。

    “走吧,车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门外候着。”

    向天豪站了起來,“姓余的,你背上徐宇光走在前面。”

    “他负伤了,你讲点人道好不好。”余中豪叫道。

    “少來唬我,橡皮子弹嵌在腿上,连血都沒流,更死不了。”

    余中豪扛起徐宇光走在前面,张衡和陈乐天走在中间,向天亮和邵三河走在最后,两把微冲分别顶在张衡和陈乐天的后背上。

    在无数枪口和目光注视下,一行六人坐进了一辆三排座的警车上。

    向天亮亲自开车,副驾座上坐的是陈乐天,第二排是余中豪和昏迷着的徐宇光,邵三河陪着张衡坐在最后一排。

    警车缓缓驶出了县委领导宿舍区,突然轰的一声,在街道上狂奔起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