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4章 再闯徐家老宅(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把打开别人的保险箱,叫做盲人摸象。

    这可是一门技术活,而要打开牡丹牌三锁式保险箱,更是需要高超的技术和细致耐心。

    上次在姜建文家,还有邵三河和杜贵临能帮上点忙,可现在时小雨起不了什么作用,“工作”难度大多了。

    但徐宇光的保险箱一定是个宝藏,既然找到了,就打死也不能放过。

    向天亮很快就忙得满头大汗。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向天亮的两把万能钥匙,终于打开了品字形下面的两把锁。

    可是,上面的密码销,却把向天亮难住了,五位数的密码,弄來弄去的,只找到了一个数字。

    时小雨从瞌睡中醒來,看见向天亮一脸的窘相,噗的一声笑了起來。

    “你笑什么啊。”向天亮沒好气的问道。

    “我知道密码。”

    “啊……你咋不早说呢。”

    “嘻嘻,你沒问我呀。”

    “他妈的,臭娘们,你耍我啊。”

    时小雨小嘴一撇,“你骂我呀,好,你自个忙吧。”

    向天亮属狗脸的,说变就变,马上堆起了笑脸,“小雨,你快说么。”

    “我是臭娘们,帮不了你。”时小雨拿起架子來了。

    “好小雨。”

    “不好听。”

    “姑奶奶。”

    “不够真诚。”

    向天亮一把拉过时小雨,将她抱起來放在自己怀里,捧着她的小圆脸,讨好的亲起來。

    时小雨的身体很是敏感,向天亮稍一折腾,她就软乎下來,双手搂着向天亮的脖子,热烈的回应起來。

    “密码应该是我婆婆的生日。”

    “多少。”

    “十二月七日。”

    向天亮摇着头,“不会吧,一二七,只有三个数,可密码应该是五个数啊。”

    “笨蛋,十二月,咱们滨海人的老说法叫十加二,不就是一零二吗,七日,就是零七,连起來就是一零二零七。”

    “咦,你怎么知道的。”向天亮好奇的问道。

    时小雨红着脸小声道:“有一次,我偷偷听到老两口在说悄悄话,保险箱的密码是个五位数,用老两口的生日编成,上下半月轮流的使用,现在是六月上旬,用的一定是我婆婆的生日,但是,我婆婆沒有密室的钥匙,她进不來,。”

    “呵呵……太好了,太好了。”

    有时小雨配合,保险箱总算被打开了。

    果不其然,向天亮猜得沒错,保险箱里放着几十个档案袋,大部分都是县纪委立案后又被徐宇光压下來的,这些就是证据,徐宇光的罪证。

    向天亮决定來个一扫而光,带走保险箱里全部的东西。

    他脱下上衣,撕碎后结成绳,把几十个档案袋扎成了两大捆。

    “哎,你说话不算数,要全部拿走呀。”时小雨喊道。

    “废话,你以为我就是看一眼啊。”向天亮瞪了时小雨一眼,夺过了她手里的一个档案袋。

    时小雨骂道:“癞蛤蟆,你耍赖,你耍赖。”

    “呵呵……你咋知道我的外号呢,癞蛤蟆,癞蛤蟆,我不耍赖谁耍赖。”

    “大坏蛋,大坏蛋……”时小雨的两个粉拳,不住的捶打着向天亮的肩膀。

    向天亮伸手,在时小雨的胸前捏了几下,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啊,整个人都是我的了,还忸怩什么呢,以后只要听我的,你就什么事都沒有。”

    时小雨嘀咕道:“去你的,你一拍屁股走了,啥事都沒有,我可就惨了,万一被知道是我帮着你干的,我还能待得下去吗。”

    “你傻啊,演演戏,装装样,不就蒙过去了吗。”

    “演戏,我怎么演呀。”时小雨嗔了向天亮一眼。

    向天亮搂着时小雨,在她耳边低声说起來。

    听着听着,时小雨点着头笑了。

    “这能行吗。”

    “你装病,你说你不舒服,一直迷迷糊糊的睡着,啥都不知道,他们拿你沒办法的。”

    “嗯……咦……”

    “怎么了。”

    时小雨看着向天亮手上的档案袋,好奇的问道:“这个档案袋怎么沒写字呢。”

    向天亮哦了一声,掂了掂档案袋,又捏了捏道:“里面好象是些照片吧。”

    拿过档案袋,时小雨打开后,伸手拿出里面的照片,只看一眼,马上噌的红起了脸。

    向天亮也楞住了。

    上百张照片,拍的都是一个人,居然就是时小雨,而且照片里的她,几乎什么都沒穿。

    时小雨两眼发直,双手不住的颤抖着,“这……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谁干的。”

    “明摆着的事,照片放在保险箱里,肯定是你的公公徐宇光干的呗。”

    “不,不会吧……这,这怎么可能呢……他,他怎么,怎么能干这种事呢。”时小雨喃喃而道。

    向天亮看出了名堂,“小雨你看啊,这些照片的背景,都是浴室里的摆设,你看看,是哪儿的浴室。”

    “好象,好象是我新房里的浴室。”

    “那就是说,你新房里的浴室,一定被徐宇光做了手脚。”

    “老畜牲。”时小雨骂道。

    向天亮问道:“现在你不反对我把扳倒吧。”

    “嗯,我帮你。”时小雨恨恨的点着头。

    向天亮关上保险箱,提起两捆档案,“咱们离开这里,回你的房间去。”

    可是,走在前面的时小雨,刚迈出去一只脚,马上就退回了密室。

    “不,不好了,客厅里有人说话。”

    向天亮也听到了,他急忙关上了密室的门,“可能……是你家里的人从医院里回來了。”

    “怎么办……怎么办呀。”时小雨吓得花容失色了。

    “沒关系,他们不会进來的。”向天亮说道:“我估计,这个密室的钥匙只由徐宇光一个人掌握,他现在负伤了,即使回到家,也不会急着进密室來吧,他不进來,别人更不会进來。”

    “可是,他们……他们会找我去的。”

    向天亮一怔,“你刚才出來时,有沒有关好卧室的门。”

    “关好了的,我带着钥匙呢。”

    “那怕什么,只要你说睡着了,就什么问題也沒有。”

    时小雨想了想又道:“他们要是那个保镖,又找不到,不就,不就露馅了吗。”

    “嗯,这倒是个问題。”向天亮些着头道,“咱们还是得抓紧时间,尽快回到你的房间里去。”

    “怎么回去,我,我都被你害死了。”时小雨小声怨道。

    向天亮摇摇手,转着身体打量起密室的墙壁來。

    这个密室沒什么复杂,四周的墙壁上,和天花板、地板上都嵌着瓷砖,连扇暗窗都沒有。

    “哎,你看什么呀。”时小雨倚着向天亮的肩膀,低声的问道。

    “小雨,这个密室建在二楼,是在书房的最后面,你住在三楼,书房对应的就是你的卧室,你仔细想一想,这个密室的上面,应该是你卧室里的哪一个位置。”

    想了想,看了看,时小雨皱着眉头道:“这个书房是两间连通,我的卧室也是两间连通,密室既然建在书房的最后面,那对应着我卧室的,应该是……应该是我房间的浴室和起居室。”

    “噢……这就对了。”向天亮眉毛一扬,微微的笑了。

    “什么对了。”

    “呵呵……”

    “哎,都啥时候了,亏你还笑得出來。”时小雨拿手打了向天亮一下。

    向天亮笑道:“小雨,咱们有救了。”

    “怎么有救了,你快说,快说。”

    向天亮抱着时小雨亲了亲,笑着说道:“你看啊,这个密室的上面,是你的浴室,而那些你在浴室里的**照片,又是徐宇光**的,你把这两点联系起來想一想,嗯,能想出点什么來吗。”

    时小雨怔道:“你是说……你是说,从这个密室,可以通到我的浴室里去。”

    “对,一定是这样。”向天亮点着头道。

    瞧了瞧天花板上的一块块瓷砖,时小雨摇着头道:“照你这么说,从密室能通到我的浴室去,总得有个暗门吧。”

    “说对了,肯定有。”

    “我怎么沒看到呀。”

    “一定是天花板上的某一块瓷砖。”

    “那……那密室里沒有梯子,也上不去呀。”

    向天亮指着保险箱,“它就是梯子,只要搬张小凳子,从凳子上爬到保险箱的上面,不就可以用手碰到天花板了吗。”

    “噢……你是说,暗门在保险箱的上面。”

    “一定是。”

    “那你快上去看看呀。”

    时小雨的话音刚落,向天亮的身体已飞了起來,手在保险箱上搭了一下,屁股已坐在保险箱上。

    不出向天亮所料,保险箱上方的一块瓷砖,经他的手往上一顶,就被推开了。

    接着,又有相邻的三块瓷砖被相继推开。

    那就是暗门,四块瓷砖腾出的空间,正好能容一个人上下。

    向天亮的上半截身体,伸进了暗门里,过了一会,他又退出,坐回到保险箱顶上。

    “小雨,你的浴室里是不是有个柜子。”

    “是呀。”

    “装什么的。”

    “衣柜,装衣服的呗。”

    “奇了怪了,衣柜怎么会放在浴室里的呢。”

    时小雨摇着头道:“我原來也不知道,那个柜子是嵌在墙壁里的,我结婚前就有了的。”

    “这就对了,上面的暗门就在柜子里,是徐宇光早就设计好了的。”

    “这个老畜牲。”时小雨又恨恨的骂道。

    向天亮笑道:“好了,咱们上去以后再骂吧。”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