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3章 再逃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终于也发现了危险的來临。

    确切的说,危险并不是向天亮发现的,而是别墅的女主人章含告诉他的。

    章含的卧室在二楼,而向天亮溜上三楼,她是知道的,因为那本來就是她唆使的。

    但章含沒有睡着,一方面她也“需要”向天亮,另一方面,她担心向天亮太过狂野,伤了处子之身的女儿乔蕊。

    躺在床上,章含可是掐着时间的,快到午夜零点了,向天亮去三楼已过去了三个小时。

    章含不放心了,她披衣下床,准备去三楼看看,当然,更多的是,她心里有点渴望看到向天亮和乔蕊那点“事”。

    走到楼梯转弯处的时候,章含不经意的往窗外瞅了一眼,不禁大吃一惊。

    别墅外已是警车密布。

    章含惊得花容失色,慌忙跑到三楼乔蕊的卧室,顾不得欣赏床上的“美景”,找到熟睡的向天亮,拚命的摇醒了他。

    “怎,怎么了……章姐,你,你是不是……是不是一个人睡,睡不着啊。”打着哈欠擦着眼,向天亮一付懒洋洋的模样。

    “快起來呀……你,你被包围了。”章含低声急道。

    “啊”了一声,向天亮急忙趴到窗边往外窥视,“他妈的……狗日的余中豪和狗日的肖剑南,來得够快的啊。”

    “怎么办呀。”章含走到了窗边。

    向天亮眼急手快,一把将章含拽到床上,正好倒在熟睡的乔蕊身边。

    “哎,你要干么,快想办法呀。”章含娇靥含羞、玉颊晕红,以为向天亮想和她“那个”呢。

    向天亮轻轻笑道:“章姐,你别误会,快把乔蕊叫醒,记住了,千万不要靠近窗口,我先出去,你们娘俩爬着出來。”

    说完,向天亮翻身下床,蹲在楼板上穿好衣服后,猫着腰出了卧室。

    章含和乔蕊母女俩从卧室里爬出來的时候,向天亮就蹲在门边,身上已多了一长一短两把枪。

    向天亮瞅了瞅母女俩,乔蕊在黑暗中瞪了向天亮一眼,拿起粉拳捶了向天亮一下,嘴里低声骂道:“癞蛤蟆。”

    章含扯了扯乔蕊,小声说道:“傻丫头,你的要以后再说,现在警察把这里包围了,咱们先想办法把天亮送出去再说。”

    乔蕊又在向天亮身上用力拧了一下,对章含说道:“妈,你不了解他,他在读高中的时候就一肚子坏水,一定有办法的。”

    “呵呵……”向天亮坏坏的笑起來,伸手搂过乔蕊,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毕竟是我的老同桌,胖大海,还是你了解我啊,不过你可不能胡说,读高中的时候,都是你欺负我,我纯粹是个受害者。”

    “哼,你偷了我的橡皮,你吃了我的鱼片,你把我的作业本扯了一页,你还在我书包里放虫子,你还把我的一只鞋子藏到老师的讲台上,你还……你还在我打瞌睡的时候,把钢笔水洒在我的,我的内裤上……你,你坏死了。”

    “我承认,我承认。”向天亮咧嘴乐着,抱着母女俩低声说道,“我确实做了很多坏事错事,我不但和咱们章姐打洞,我还在咱们乔蕊身上打洞,让她身上多了个洞洞洞,我不对,我坏死了。”

    “天亮,别说了。”章含娇嗔着,伸手堵住了向天亮的嘴。

    “不说了,不说了,唉……还是先逃命要紧吧。”向天亮笑着说道,“本來嘛,我想在你们家再住一个晚上,和你们两个大美女一起,进行深入浅出的沟通交流,一沟二通三交四流,嘿嘿……现在看來,这个机会要等到以后再弥补喽。”

    “癞蛤蟆,大坏蛋,你还说,你还说……”乔蕊捶打着向天亮,娇羞的骂道。

    向天亮正要讨饶,外面却在这时传來了枪声,是微冲的枪声,其中还夹杂着狙击步枪的枪声。

    章含和乔蕊母女俩身体一紧,双双往向天亮的怀里挤。

    “别怕,外面是两帮人在打仗,不关我和你们的事。”向天亮安慰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章含问道。

    “这个你们不懂,我告诉你们啊,外面的警察要抓我,而且是要抓活的,所以,他们是不大可能用狙击步枪对付我的,这些躲在暗中,拿着狙击步枪想致我于死地的人,应该是徐宇光派來的,现在的枪声,就是警察在和他们交火,目的就是在抓我之前,把徐宇光派來的人赶走或消灭。”

    “噢……”章含说道,“难怪你刚才不让我靠近窗口,让我和乔蕊爬着出來,原來是怕他们打黑枪呀。”

    “对,徐宇光的人手都很黑,他们为了制造混乱,不但会冲你们开枪,还会故意朝警察开枪。”

    乔蕊侧耳听了听,“天亮,好象……好象还在打呢。”

    “不要怕,警察人多,就那几个小毛贼,不敢跟警察正面接触的。”

    章含点着头道:“难怪警察到门口了,还不冲进來抓你,原來是知道有人想浑水摸鱼呀。”

    向天亮道:“不错,现在警方把城关镇围了个水泄不通,是狗日的余中豪和狗日的肖剑南在指挥,这两个狗日的本事不咋的,加一块也比不上我,但是很惹人讨厌,象两块该死的牛皮糖一样,粘上了就不好甩,他们的狗鼻子也蛮灵光的,也怕徐宇光派來的枪手打他们的黑枪,所以,在冲进來抓我之前,是肯定要先把徐宇光派來的枪手赶走的。”

    “那……那你怎么离开呀。”章含问道。

    向天亮胸有成竹的笑了笑,“我要用狗日的余中豪和狗日的肖剑南想不到的办法离开这里。”

    章含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想起來,你让我帮你买的帆布和塑料管子,原來是有用处的。”

    向天亮笑道:“三米长两米宽的帆布,沿对角线剪开就成了两个三角形,在两个三角形的边上扎上塑料管子,再把两个三角形的长边重新扎在一起,就成了一个大三角形,你们俩想一想,那是个什么东西。”

    乔蕊道:“滑翔伞……或者,就是个降落伞。”

    向天亮道:“是滑翔伞,滑翔伞与传统的降落伞不同,它是一种飞行器,通常主要由翼型伞衣、伞绳、背带系统和操纵系统四大部分组成,为便于滑翔伞的保管、携带与运输,每具滑翔伞还配有一只背式包装袋。”

    “天亮,你用帆布和塑料管子做的……它能飞起來吗。”章含担心的问道。

    乔蕊也道:“就是么……以我说,不如向警方投降,再想办法申冤么。”

    “呵呵……胖大海啊胖大海,你说我会投降吗,读高中那三年,你们七个臭丫头合起來欺负我的时候,我几时投降过,老子的词典里,绝对不会出现投降一词。”

    正在这时,外面的枪声停了。

    向天亮一手一个,拉着章含和乔蕊回到卧室,用被单当绳子,将母女俩捆在一起,一边捆一边吩咐道:“你们俩千万记住,你们是被劫持的,你们什么也不知道,打死也是不知道。”

    嘿嘿一笑,在母女俩的脸上各亲了一口,向天亮快步向阁楼跑去……

    再说余中豪和肖剑南,此时已经站在了别墅门口,两个人的手上,手枪已换成了微冲。

    一名特警队员蹲在门边,已经用万能钥匙,打开了院门的锁。

    肖剑南冷着脸,左手一挥道:“冲进去。”

    不料,余中豪拉住了肖剑南,“等等,你看。”

    肖剑南顺着余中豪手指的方向,往夜空中看去,失声道:“滑翔伞……他,他不要命了。”

    余中豪叹道:“这小子,在大学特训时期,上天入地,水陆两栖,什么都练过啊。”

    夜空中,余中豪和肖剑南的头上,一只巨大的“鸟”,正迅速的滑翔而过。

    肯定是向天亮,只有他才会干得出來。

    余中豪和肖剑南都看傻了。

    滑翔伞本身毫无任何动力,它之所以能够飞行,除了伞衣充满空气后显出特殊的形状外全靠飞行员控制,结合大气中种种特性飞行,传统式的降落伞,即一般降落伞,在空中只能产生下降阻力,沒有升力,而滑翔伞在空中飞行过程中会产生速度和升力,而且它的速度和升力远远大过它的阻力,滑翔伞在在空中飞行时将相对的气流由翼面上下分别引开流动,阻力与对方的风力平行,重量与翼上方空气相结合,使滑翔伞产生速度前进,它利用的是空气力学的部分原理,而达到滑翔与滞空目的,其中最主要的理论是空气动力学,即滑翔伞上层与下层长度不同,当有前进速度时,空气流经滑翔伞上下表面,在不同长度的面上会产生不同的压力差,压力大的一面会往压力小的一面推挤,以滑翔伞设计的翼型做说明,当空气流经上层凸面时,因距离长流速较快压力变小,相反流经下层凹面的空气,因距离短流速较慢压力变大故而产生下方空气将翼面向上推的升力,上下层的压力差为总升力,这便是最基本的飞行原理。

    余中豪和肖剑南终于醒悟过來。

    肖剑南冲天开了两枪,“同志们,追。”拨腿就朝“大鸟”飞翔的方向追去,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