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8章 专家就是砖家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时间是最忠实的,向天亮需要的夜晚到來了,他现在还需要一个节点,行动开始的时间点。

    八点,是向天亮为自己确定的下水时间,对城关镇的地形,向天亮早已烂熟于心,不存在走错方向的问題。

    从岳老太太家下水,到目的地大川巷,图上的直线距离确实不到六百米,但要沿着河游过去,却有两千五百米之遥。

    对着地图,向天亮认真的计算过,这两千五百米的距离,用潜泳的方式完成,至少需要三十五至四十分钟的时间,再留出十分钟的时间,用于下河、上河和停顿,加起來需要大约五十分钟。

    但向天亮的下河时间是八点,整整提前一个小时出发,因为他认为把行动精确到一分两分的误差,纯属扯淡,是理论家和专家的一厢情愿。

    更何况他身上还带着一枚定时炸弹,聪明透顶的茅新,聪明到糊涂之极,因为定时炸弹是他临时做的,他把定时炸弹交给向天亮的时候,居然启动了定时器。

    这让向天亮哭笑不得,现在这枚定时炸弹就在嘀嗒嘀嗒的响着,成了名符其实的“定时炸弹”。

    身上装着这么一枚“定时炸弹”,也只有向天亮沉得住气。

    向天亮背着氧气罐,一边在深水里慢慢前游,一边心里不住的祈祷,但愿茅新的“定时炸弹”能遵守时间,否则,自己可就成冤死鬼了。

    城关镇的河流有个显著的特点,小南河是主流,其他所有的小河小汊,几乎沒有直接相通的,它们的殊途同归处是小南河。

    所以,向天亮下水后,要往北游出一段距离,先來到小南河,接着沿小南河往西潜游大约一千米,再转向南,进入那条大川巷比邻的大川河。

    小南河上有警方的巡逻艇,沿河两岸还有不少探照灯,将河面照得如同白昼。

    因此向天亮游得很慢,他要尽量放慢自己的换气速度,不让自己的产生的气泡,太多太快的出现在河面上。

    向天亮潜水的深度也不很深,他让自己的身体与水面保持着二米左右的距离,他不敢潜得太深,小南河城关段的河底不但淤泥太厚,而且沉船不少,向天亮不想被这些自然之物“牵挂”而坏了自己的大事。

    每隔一段时间,向天亮还得抬起左腕看表,这是潜水时的专用表,防水,发光,有指南针,还有秒表功能和测距器,有了它,向天亮可以随时矫正自己的方向,和调整自己前进的速度。

    在进入大川河之后,向天亮才第一次让自己路出水面,时间來到了八点三十分,身上的“定时炸弹”还在嘀嗒嘀嗒的响着,仿佛催命似的。

    还有七百米的距离,是得抓紧时间了。

    沿着大川河向南游了六百多米后,大川河朝东折了三十几度,向天亮再次冒出了水面。

    向天亮估计得不错,前方几十米处,就是他要停靠的地方,大川桥。

    大川桥上果然岗哨林立,警灯长亮。

    一座年久少修的单孔小石桥,石块之间的缝隙很大,定时炸弹上绑着一根木条,很容易的就固定在石桥的石缝上。

    大川桥是城区与城郊的分界点,跨过大川桥往南,过了上百米的街道之后,就是城关镇的南郊了。

    向天亮要登陆的地点,在大川河南岸,南岸的房子沿河而建,穿过一条十几米长的小弄堂,就到了向天亮又一个目的地,大川巷。

    还是和以前一样,大川巷里黑乎乎的,连盏路灯也沒有。

    向天亮在弄堂口停住了脚步,八点五十三分,他來得很准时。

    但是,他戴上红外线夜视镜后,发现邵三河他们还沒有赶到。

    九点,是定时炸弹爆炸的时间,向天亮心里不住的说道,希望邵三河他们不要迟到了。

    八点五十五分,一辆皮卡车缓缓驶入大川巷,在停下之后,车前灯有节奏的闪了三下。

    向天亮松了一口气,是方腾到了。

    走过去坐到副驾座上之后,向天亮先往后座上看,足足三个大旅行包,里面装的可都是翻案的希望。

    “大师兄,你的东西都在这里,我沒迟到吧。”方腾问道。

    向天亮嗯了一声,又一次抬腕看表,“别让你的破皮卡熄火。”

    “破皮卡,大师兄,这可是我千方百计才偷來的啊。”方腾笑着,踩着刹车发动了车子。

    八点五十七分,一辆警车出现,停在了大川巷口。

    是邵三河、周必洋和茅新。

    “走了。”向天亮发出了命令。

    两辆车关了所有的车灯,沿着大川路缓缓南行。

    皮卡车在前,方腾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说道:“大师兄,前方一千五百米处,是我们警方的第六道包围圈,那里由市局的人把守,他们横得很,肯定要作检查的。”

    向天亮笑道:“前方一千米处,右侧有一条废弃的道路,你知道吗。”

    “哎,那是一条通往旧军营的公路,是条断头路啊。”方腾叫道。

    “别废话,听到爆炸声后就加速前进。”

    话音刚落,后面就传了了爆炸声。

    他妈的,正好九点,茅新的定时炸弹质量不赖,向天亮右手伸出窗外,冲着后面翘起了大拇指。

    爆炸声也是一帖清醒剂,惊醒了专案指挥部里的人。

    专案指挥部设在县公安局二楼的会议室里。

    会议室里除了总指挥郭启军,还有两位坐在轮椅上,吊着胳膊的副总指挥,余中豪和肖剑南。

    余中豪和肖剑南够狼狈的,彼此都有腿伤手伤,真可谓难兄难弟,名符其实。

    但是现在,肖剑南不骂向天亮了,他在骂那些省里來的专家。

    郭启军和余中豪正在苦笑,郭启军苦笑的是,自己听信了那些专家的话,余中豪苦笑的是,那些专家就是他请來的。

    专家们提出了一个抓捕向天亮和邵三河的办法,以身高查人抓人,理由是简单和有效。

    这下倒好,从晚上八点开始,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各值勤点和巡侦组纷纷报告,发现了疑似向天亮和邵三河的人,专家建议先抓后查,郭启军同意了,不料,却一下子抓住了七十三个向天亮和六十一个邵三河,这结果让指挥部的领导们哭笑不得。

    “他娘的,专家专家,我看就是一群砖家,该被人用砖头拍死的专家,狗屁,废物,笨蛋,谁出的馊主意,让他们马上给我滚蛋。”

    肖剑南在骂,余中豪只好陪着笑,“老肖,先不要骂人好么,骂人解决不了问題嘛。”

    “老余,你给我听好了,收起你那一套狗屁理论,同时让那些狗屁专家赶快给我滚蛋。”

    “哈哈……老肖啊,我觉得,你应该骂向天亮和邵三河吧。”

    肖剑南微微一怔,“他娘的,向天亮现在和我们是敌对关系,开枪打我们是理所当然的事,我有什么好骂的。”

    “好吧,那你说现在怎么办。”余中豪笑着问道。

    “怎么办,你还有一个主意,我看也是馊的。”肖剑南沒好气的说道。

    “哦,我哪个主意又是馊的。”

    肖剑南恼道:“你搞的那个分片包干,本意不错,但效果恰得其反,你让滨海县公安局的四位领导,黎明、张蒙、方云青和周必洋,让他们四个分管四个区,他们的手下又都是滨海县公安局的,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向着邵三河的,他们能帮着我们吗,我看除了张蒙,其他人简直就是向天亮和邵三河的帮凶。”

    “嗯,你说的这点我接受,我承认是个失误。”余中豪点着头苦笑道,“我不该听个别专家的建议,而是应该让市局和三县区的警力混合编组,共同把守各个管区,现在倒好,黎明、方云青和周必洋三个人的管区,成了向天亮和邵三河的安全落脚点。”

    这时,市公安局技侦支队支队长毛一平匆匆走进了会议室。

    “刚刚接到各管区的报告,又扣留了十七个向天亮和十四个邵三河。”

    毛一平将手中的报告,递到了郭启军的手里,郭启军看了一眼叹道:“这就是向天亮的本事啊,撒豆成兵,一下子弄來这么多高个子,给我们摆了个**阵,了不起,了不起啊。”

    肖剑南瞪了毛一平一眼,“一平,把他们统统关起來,以妨碍执法的名义,一律拘留十五天。”

    “不可,不可,不可意气用事。”郭启军急忙摇手,对毛一平吩咐道,“通知下去,每个人做个笔录,然后都放了。”

    余中豪也点着头道:“郭局说得对,咱们不能随便关人,滨海县向來是民风剽悍,千万不能激起民变啊。”

    正在这时,市武警支队司令方玉生跑了进來。

    “报告总指挥,七号管区发生爆炸,大川桥被炸塌了。”

    郭启军嗖的站了起來,看着地图问道:“怎么回事。”

    方玉生摇摇头,“我们的人正在搜索,暂时还沒有后续报告。”

    “是向天亮和邵三河干的。”肖剑南自问。

    “不会又是声东击西吧。”余中豪疑道。

    郭启军哦了一声,“最合理的解释,应该是向天亮和邵三河要逃跑。”

    “可是。”肖剑南望着余中豪说道,“这小子不是被张蒙打伤了么,他还有能力逃跑吗。”

    余中豪看着地图道:“我同意郭局的判断,不过,大川路方向出去,沒什么地方适合逃跑和藏匿啊,他们会往哪里跑呢。”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