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6章 被俘虏了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是的,向天亮不但陷入了“重围”,而且非常不幸的被俘虏了。

    让向天亮哭笑不得的是,俘虏他的并不是人类里的高手,而是由人类发明出來的一样东西,既原始又现代的军用防护网。

    关于渔网的诞生,也许能追滋到一二千年之前,但军用防护网却诞生于近代,而这种玩艺儿居然能当作捕俘武器,而且“网”住的还是一位高手中的高手,向天亮可能要荣幸的成为第一个不幸的人。

    沒办法,向天亮碰上的是一位战功卓著的高手,这位高手最擅长打的是人民战争,善于使用人海战术,他被对手抓住了轻敌的弱点。

    一**用防护网飞罩下來,向天亮扑地躲过,第二**用防护网其实也是人家的虚招,当向天亮以一个蛙跳脱“险”而面露得意的时候,又一张更大的军用防护网从天而降……八个大汉从四个方向抖动着四百多斤的军用防护网,将向天亮罩个正着……擅长无赖打法的人,碰上了无赖的打法……向天亮躲过了前两次“袭击”,正处于泄气状态,眼睁睁的瞅着军用防护网从天而降……对手也是无赖打法啊,在军用防护网罩向向天亮的同时,八个大汉也从四面扑向了向天亮……整整一吨以上的重量,向天亮顶不住了……

    叹了一声,向天亮放弃了抵抗……他终于束手就擒。

    将近一个小时以后,向天亮已被关进了一间类似于禁闭室的小房间里。

    既來之,则安之,躺在军用折叠床上,向天亮唯有苦笑自嘲。

    多年以后,当自己的孩子从破旧的箱子里,翻出向天亮的所谓的回忆录,就这段败走麦城的事迹进行“审讯”的时候,妻子在旁边发出开心的微笑,什么是机缘巧合,什么是命运的安排,在冷静平心的面对自已所走过的人生轨迹进行梳理的时候,向天亮不得不承认运气是多么的奇妙,命运中的偶然是多么的必然,沒错,自己不过是个幸运儿,恰好又抓住了从天而降的运气而已。

    经过几个小时的心理折磨,基本上平静的接受了身陷“囹圄”的现实,尽管向天亮后來曾在自己的孩子面前,孩子气地把它改造成自己的又一段英勇无比“光辉事迹”。

    小房间里沒有开灯,也不知道有沒有电灯,反正是黑乎乎的,向天亮懒得起身,索性让自己进入了梦乡……

    一夜过去了,早晨的阳光透过铁窗,落在了军用折叠床上。

    这确实是一间禁闭室,只有四米长三米宽的空间,水泥的墙壁,一扇铁门,一扇铁窗,除了一**用折垒床,什么也沒有。

    向天亮已经克服了难熬的压拟感,反而喜欢起这里的宁静和清凉,显然,这个小房间曾经是军人专用的禁闭室,它应该就在京城的军营里。

    铁门外,传來偶尔走过的哨兵的脚步声,和鸟儿在树上的吟唱,沒有人來打扰他。

    张桥山扣留自己,意欲何为。

    从恩师易祥瑞的介绍中,向天亮隐隐约约得知,关天月和张桥山两位老人之间,除了以往的历史恩怨,更多的是眼前利益的冲突,向天亮能估计到,可能是张桥山或他的盟友在东江省有人,有人就有利益,并且多多少少的参与或牵涉到对自己的栽脏陷害案中,唯有这样,所以当关天月出手相助的时候,张桥山才会这么敏感,并敢于扣留自己。

    除此之外,向天亮想不出还有其他合理的解释。

    向天亮心里很是纠结,如果自己的身世正如恩师易祥瑞所说,那么,关天月和张桥山两位老人就都是自己的亲人,夹在他们中间,将是最痛苦的,也是最危险的。

    沒有选择的余地,必须想方设法,尽量避免夹在两位老人中间。

    向天亮决定忘记自己的身世,以平常之心对待关天月和张桥山两位老人,什么老前辈,什么亲人,他们就是两个糟老头,两个令人讨厌的糟老头。

    一个上午,除了送饭來的炊事员,向天亮甚至沒能看清哨兵的脸,持枪的哨兵只是远远的站着,周围沒有人走动,向天亮有点难耐寂寞,他想和送午饭的炊事员搭讪,可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

    于是,向天亮命令自己睡觉,他会睡觉,因为睡着了就可以不用去思想。

    人生就是这样,要想不去思想,除了死亡,就是让自己睡觉。

    美妙荡漾的春梦,是被一阵酒香吹醒的。

    睁开眼后的第一件事,向天亮是抬腕看表。

    下午三点一刻。

    第二件事是伸手摸枪,金枪还在腰间。

    向天亮心头,糟老头还算宽容,沒动真格的,人在枪在,枪在胆在,有胆就能心安。

    接着,向天亮耸着鼻子,闻着从铁门外飘进來的酒香。

    应该是茅台,他妈的,是好酒。

    至少是十年以上的陈酿,强烈的酒香扑鼻而來,沁人心肺,令人心旷神怡。

    向天亮盘腿坐起,再次用鼻子使劲的吸着,但觉酒气徐來,气爽神振,忍不住大声赞叹起來。

    “好酒啊。”

    茅台不愧为国家名酒,果然不同凡响,未品其酿,早闻其味,只可惜美中不足,身处斗室暂失自由,只能是闻而兴叹。

    凭着直觉,向天亮知道外面站着的是一个人,这个人手里拿着酒,而且故意的打开酒瓶,让酒香通过铁门上的小窗口,飘进了小小的禁闭室里。

    张桥山这个糟老头,向天亮咧嘴乐了,情报工作果然做得很细,连自己喜欢茅台陈酿都搞清楚了。

    得忍着,不能上糟老头的当,据说张桥山嗜酒如命,说不定他自己就先被酒香勾出了馋虫。

    果然,不一会儿,铁门外的人动了一下,斜阳下的身影,在门缝边晃了一下。

    向天亮看清楚了,门外的人,正是糟老头张桥山。

    看谁先憋不住,向天亮心里直乐,您老人家不是久经考验么,那就看看您能不能通过酒精的考验吧。

    “咳,咳咳……”

    张桥山忍不住了,他的咳嗽声,明显是装出來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起向天亮的注意。

    向天亮心里更有数了,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火后,慢悠悠的吸起來。

    烟酒不分酒,酒瘾上來,烟瘾可抵,对向天亮來说,只要有烟抽,沒酒喝也行。

    张桥山熬不住了,他用两根手指头轻扣着铁门,发出有节奏的声音。

    向天亮不为所动。

    “臭俘虏。”

    张桥山将脸放到小窗口上,轻轻的喊了一声。

    向天亮将自己靠到墙壁上,双手抱在胸前,一条腿翘到另一条腿上。

    “哼,臭俘虏,摆什么架子啊。”

    “糟老头。”

    向天亮总算回了一句。

    张桥山脸上一喜,松口气道:“臭小子,你终于开口说话了。”

    “糟老头,你使用下三滥的手段抓住我,太不地道了。”

    “臭小子,知道我是谁吗。”张桥山问道。

    向天亮嘴一撇,“一个会使阴招的糟老头呗。”

    “呵呵……”张桥山并沒有生气,反而笑着说道,“敝人是张桥山,你应该有所耳闻吧。”

    “沒听说过,这名字忒俗,难听死了。”向天亮大摇其头。

    可是,张桥山就是不生气,反而和蔼的说道:“小朋友,还为昨晚的事生气啊,年轻人,生气可不好,不要生气嘛。”

    向天亮坏坏的一笑,“不生气,我不生气,糟老头啊,你还有什么招法,尽管使出來吧。”

    “小朋友,知道我为什么请你來吗。”

    “我呸,你这叫请吗。”

    “呵呵……手段有点那个,确实不能叫请。”

    “糟老头,算你还有点道德。”

    张桥山笑着问道:“咱们谈谈。”

    向天亮摇着头,“不谈不谈,我和你无话可谈。”

    “那么……那么,边喝边谈如何。”

    一边说着,张桥山一边将手中打开了的茅台酒,放到小窗口,还用手扇了几下。

    酒香又飘进了禁闭室。

    此刻,向天亮眼睛发亮,鼻子高耸,嘴巴半张,毫不掩饰对酒的垂涎,轻轻的赞道:“好酒啊。”

    张桥山乐了:“怎么的,你小朋友也能整上几口。”

    向天亮笑道:“美酒穿肠过,党性心中留,只要主义真,喝酒不要紧。”

    “咦,内行,内行嘛。”张桥山老眼亮了。

    向天亮又道:“糟老头,你手中拿的茅台,应该有十二年了吧。”

    张桥山嘴巴张得大大的,“噢……小朋友,你,你可否陪老夫喝上几杯。”

    “半斤一斤莫进來,斤半两斤可商榷。”

    “呵呵……我來了。”

    张桥山打开门,抱着四瓶茅台酒走进了禁闭室。

    还是那个形象和打扮,几乎满头的白发,一身洗得褪了色的旧军装,沒戴军帽,沒有领章,眉宇之间,军人的气质犹在,只是此时此刻,抱着茅台酒,脸上馋得象个酒鬼。

    张桥山一脸的饥渴之情,“小朋友啊,实不相瞒,咱就好这口,呵呵……与其一人独饮,何不二人共品。”

    向天亮也呵呵的笑起來,“相请不如偶遇,糟老头,反正是你请客,我怕啥,不喝白不喝嘛。”

    张桥山直楞楞的问道:“要彩头吗。”

    “谁赢听谁的。”

    “一言为定。”

    向天亮拍起了胸脯,“君子一言,快马加鞭。”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