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6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还真别说,向天亮一付天王老子的架势,居然让高玉兰很受用,不但笑吟吟的沒有生气,而且还带头去了厨房。

    陈美兰和朱琴看出了其中的道道,含笑不语,也去厨房帮忙了。

    叶楠拉着向天亮进了书房,嘴里小声埋怨道:“天亮,你当面骂我干妈,你找死呀。”

    向天亮微笑着摇头,“叶姐你不懂,我早看出你干妈的心思了。”

    “哎,你说我干妈是什么心思。”叶楠好奇的问道。

    “第一,你干妈是大人有大量,象她这样的高官,从來沒有人敢当面骂她,我这么一骂,她只觉得新鲜,顾不上生气,第三,她要利用我,所以她不计较我的无礼,第三,她想知道我的真实背景,因为她需要借助外力为自己在东江省站稳脚跟。”

    叶楠更好奇了,低声问道:“天亮,这事确实古怪,你上午去见了她之后,她马上打电话给我,问你在京城到底有沒有特殊的关系,听她的口气,你背后一定有大靠山。”

    “这事么……”向天亮沉吟了一下,决定暂时不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别人,“叶姐,这秘密是肯定有的,现在你别问了,到适当时候我会告诉你们的。”

    叶楠哦了一声,沒有再问。

    忽然,向天亮拿着书架上的一本书,嘴里咦了一声。

    “怎么了。”叶楠把脑袋凑了过來,立即脸红了。

    原來,向天亮从书架上顺手拿的一本书,是民国版的《金瓶梅》,里面还夹着一枚精致的书签,书签上印着一幅唐伯虎点春图,书是新的,但一定被翻阅过了。

    向天亮按着书签夹着的地方,把书翻开,立即咧嘴乐了。

    这正是西门庆和潘金莲在床上颠來倒去那一页.

    “嘿嘿……”向天亮笑得忒坏。

    “你笑啥。”叶楠红着脸,伸手打了向天亮一下。

    “你这个干妈,嘿嘿……骚,相当的骚呢。”

    “呸,看本书就算骚呀。”

    “那当然,你干妈一定是骚得慌,象她这种高官女人,找男人怕出事,只能关起门來一个人骚,闷骚。”

    ”不要瞎说,不能那样想么,她也不容易,一个人生活快二十年了,连个孩子都不在身边,咱们要理解么,”

    向天亮瞅着叶楠坏笑,“你理解可以,我不需要理解。”

    “为什么,为什么我可以理解,你就不用理解了。”

    “嘿嘿……有其干女儿,必有其干妈,干女儿骚,干妈也骚,所以你当然理解了。”

    “去你的。”叶楠靠在向天亮,一对小拳头拚命的往他身上捶。

    向天亮又來了坏主意,他乘着叶楠不注意,从裤袋里拿出从地摊上买來的书,偷偷的塞到书架上,和那本民国版《金瓶梅》放在一起。

    叶楠闲不住,拉着向天亮从书房出來,又到了厨房门口。

    “干妈,您下厨可是十分难得呀,给我们做什么好吃的呢。”

    “丫头,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做。”高玉兰显得很是高兴。

    叶楠瞥了向天亮一眼,“干妈,不用顾我,只要别忘了糖醋鲤鱼就行。”她知道糖醋鲤鱼是向天亮最爱吃的菜。

    高玉兰笑道:“行,行,你身上可有两个人呢,首先得保证让你吃好。”

    陈美兰微笑着说,“玉兰姐,叶楠不喜欢吃糖醋鲤鱼,这是她为她干弟弟点的。”

    “是吗。”高玉兰扭头看了看向天亮,“干姐姐干弟弟,干的也是亲的呢。”

    “干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哈哈……你说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呗。”

    叶楠娇声嗔道:“干妈,你说什么那。”

    向天亮赶紧溜开,女人的眼睛贼得很,和叶楠走得太近,会被高玉兰看出苗头來的。

    他推开通向后院的门,却发现自己进入了一间玻璃房。

    原來,这是一间花房,长七八米,宽五六米,高也有两米多,房间里到处是鲜花,花香扑鼻,沁人心肺。

    花房中央的一只大金鱼缸很是惹,,幽蓝的荧光照着花草,几十条金鱼在里面悠然自得的游着。

    ”怎么样,我这些花还漂亮吧?”

    向天亮吓了一跳,回身一看,高玉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后。

    ”高部长,您种的花太漂亮了,可惜我叫不出名字來,”向天亮附和道。

    ”其实我也不懂花,都是托我的秘书从街上买來的,看着舒服精神就好,”

    “是,瞅着令人神旷神怡。”

    “喜欢吗,喜欢你可以拿几盆去。”

    ”不要不要,我哪敢夺您所爱啊,不过,我也喜欢这种大自然的绿色,”

    高玉兰微微一笑,忽然口气变了,“臭小子,你真不敢夺人所爱吗。”

    “高部长,您这话……这话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

    冷笑一声,高玉兰低声说道:“你刚才当众骂我,这笔帐我给你记下了。”

    向天亮一楞,随即轻笑起來,“高部长,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么。”

    “所以我先记着,咱们慢慢的算。”高玉兰道。

    “官大一级压死人,要杀要剐,您请便。”

    “哈哈……死猪不怕开水烫嘛。”高玉兰笑道。

    向天亮笑着说道:“高部长,您说得太对了,我现在就是只死猪,躺在你的组织部里,您想怎么烫就怎么烫,我豁出去了。”

    “不怕吗。”

    “不怕怕,怕也沒用么。”

    “你不怕,我不烫。”高玉兰的脸上似笑非笑,“我不跟你算这笔帐,但我倒有兴趣想和你讨论另一个问題。”

    “另一个问題,什么问題。”向天亮好奇的问道。

    高玉兰笑道:“你和她们三个的关系,是不是有些不清不楚啊。”

    “高部长,您可真会开玩笑。”向天亮有点心虚了。

    “哼,别以为我看不出來,陈美兰的丈夫在中央党校学习有小半年时间了吧,一个丈夫不在身边的女人,还这么水灵滋润,你说是为什么呢,还有那个朱琴董事长,据说她早就守了活寡,据说你和她认识快两年了,据说她的公司在滨海投资超过两个亿,全都因为是你,你看她快四十的人,嫩得象个三十不到的人,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向天亮一脸窘迫,“高部长,您说的这些问題,我可不懂,对不起,让您失望了。”

    “不懂吗,你会懂的。”

    “嘿嘿……以后当然会懂的。”

    “臭小子,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向天亮正要回话,却瞥见花房门口出现了陈美兰的身影,急忙收住了话头。

    “玉兰姐,小向,快來吃饭了。”

    餐厅里,高玉兰坐在主位,左边是陈美兰和叶楠,右边坐的是朱琴和向天亮。

    长方形的餐桌上,八菜两汤,热气缭绕,香味扑鼻。

    每个人的面前,是满满的一杯红酒。

    向天亮直咽口水,要不是有高玉兰在,他早就狼吞虎咽起來了。

    不料,主人高玉兰说道:“我有个提议,不知道大家同意不同意。”

    “玉兰姐,您的提议,我们肯定是同意的。”陈美兰微笑道。

    朱琴和叶楠也相继表示同意。

    “小向你呢。”高玉兰笑看着向天亮。

    向天亮心说要糟,这臭老娘们是冲着自己來的,“高部长,我少数服从多数。”

    “小向,你看看我们在座的四位女士,哪一位最漂亮啊。”高玉兰笑着问道。

    高玉兰这一问,四个女人的目光,顿时都瞅向了向天亮,似乎都在等待着他的答案。

    这个问題实在是不好回答,女人都十分注重自己的仪表,如果回答不好,可能就无意中得罪其中的一个,而且在座的四个女人,个个都是不好惹的主,尤其是臭老娘们。

    向天亮脑瓜子一转,呵呵的笑道:“我觉得吧,你们四个是一样的漂亮,以我的水平,实在分不出哪一位是最漂亮的。”

    陈美兰微笑着说道:“小向,你这话说得太沒水平了。”

    向天亮苦笑道:“一定要分出高下吗。”

    “当然,你要是不实事求是,我不许你喝酒。”高玉兰下命令了。

    向天亮笑道:“真的,你们四位都是美女,都是很漂亮的大美女,如果一定要分出高下的话,那就是各自的风格不同而已。”

    “有什么不同。”高玉兰和朱琴异口同声的问道。

    “陈美兰副书记,是淑女型的,外美内秀,叶楠姐,你是家庭亲情型的,温和亲近,朱董事长,你是属于那种事业型的,干练而有力。”

    高玉兰问道:“我呢。”

    “高部长么,您是贵妇型的,气质高雅逼人,当然,您也兼有事业型的特点。”

    “哈哈……你倒是一个也不得罪啊。”高玉兰笑着说道,“你也别恭维我,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老喽,一个五十岁的女人,是沒有资格使用漂亮一词的。”

    听得出,高玉兰话中有话,透着一点无奈,大家都听出來了。

    陈美兰举起酒杯忙着说道:“小向回答得也很漂亮,玉兰姐,咱们吃饭吧。”

    终于能开吃了,向天亮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大家你來我往的,酒喝得蛮欢畅,高玉兰的酒量不是一般的大,越喝精神越爽,脸发红光.她说今天破例,平时在官场上也从沒这样的喝过,今天就喝个够,醉了最好。

    女人们纷纷表示赞同,叶楠不喝酒,也在旁边跟着瞎起哄。

    向天亮瞅了高美兰一眼,心道这个臭老娘们,一定又要整什么幺蛾子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