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6章 跟踪与反跟踪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顿时精神为之一振,两眼一亮,犹如一个老猎手看到了猎物的出现。

    这是他的本能,一个在公共场所出沒的人欲要图谋不轨,很难逃过向天亮那鹰一般的眼睛。

    晚上七八点钟,正是医院住院部进出的人相对较多的时候,但向天亮一眼就看出,那个穿着斑马衫的背影,正跟踪着慢步走进住院部的高玉兰。

    高玉兰走得很慢,仿佛要故意把自己的靓丽倩影,尽量长久的留在向天亮的视野里。

    而那个“斑马衫”,是唯一一个步速与高玉兰几乎保持一致的人,这是判定一个人是否是跟踪者的条件之一。

    其次,在三十多米长的距离之内,“斑马衫”与高玉兰的间距,基本上保持在七八米,这正是晚上跟踪人的最佳距离。

    还有,这个“斑马衫”的视线,始终沒有紧盯着高玉兰的背影,但是他却能始保证,自己视线的一小部分,能够笼罩着向天亮的背影。

    不错,三要素俱备,“斑马衫”一定是个跟踪者,被跟踪的人正是高玉兰。

    向天亮下车了,他身如轻燕,如影疾走,迅速拉近了与“斑马衫”之间的距离。

    因为向天亮需要进一步的判断。

    “斑马衫”捏着公文包,穿着皮鞋,他不是小偷,因为小偷手上通常是空的,也不会笨到穿上皮鞋以阻碍自己的逃跑。

    当然,他也不是一路跟來的,向天亮很相信自己的观察力,要想一路跟着自己而不被自己发现的人,还沒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斑马衫”是个蹲守者,如果推断得不错的话,他沒有固定的跟踪目标,高玉兰不是,或者,高玉兰只是其中之一。

    边走边想,向天亮已追上了“斑马衫”,他当然不会与“斑马衫”照面,而是要和他一起走进电梯。

    在侧身跨进电梯的刹那,向天亮伸出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在“斑马衫”的公文包上轻触了一下。

    公文包里装着照相机。

    “斑马衫”三十多岁,个子不高,偏瘦,一脸文气,沉稳,目不斜视,进了电梯以后,他站在离门最近处,把自己的后背留给了其他“同行”者。

    电梯里一共有九个人。

    向天亮后來先至,身体一闪,挤到了电梯最里面的位置。

    因为高玉兰就站在这里。

    高玉兰看到向天亮,惊讶的张大了嘴,按照她的吩咐,向天亮是应该留在车里等她的。

    就在高玉兰正要开口的一刹那,向天亮早有准备,只见他“奋不顾身”,侧对着高玉兰,一把搂住她的身体,同时将自己的嘴,印到了她的两片张开的红唇上。

    高玉兰顿时惊呆了,她沒想到向天亮这么勇敢,竟在这种场合给她惊喜。

    向天亮表演得非常到位,他两腿夹着高玉兰的右大腿,左手搂紧了她的纤腰,右手弯曲着,胳膊压着她突出的双峰,手捧住了她的头,与此同时,他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找到了她她的香舌……巨大的惊喜并沒有让高玉兰崩溃,她很快的反应过來,坦然而热情的接受了这个惊喜。

    电梯在上行,其他人都朝着门的方向,即使有人回头,向天亮高大的背影,也会挡住他们的视线。

    高玉兰的身体有些颤抖,但她的回应非常强烈,她在回吻着向天亮。

    向天亮非常冷静,他趁机将嘴转到了高玉兰的右耳边,用只有她能听到的音高说道:“兰姐,你不要说话,你被人跟踪了,就是那个‘斑马衫’,所以你先不要去找王副部长,一直乘到顶楼再说……听我的,你就点个头。”

    短暂的惊愕之后,高玉兰一对大眼睛瞅着向天亮,微微的颌首。

    向天亮放开高玉兰,保持十几厘米的距离后,冲着高玉兰,又是摇头,又是微笑。

    惊喜虽然短暂,但高玉兰却沒有失落感,她羞红着脸,嫣然一笑,玉手伸出去,抓住了近在咫尺的向天亮的大帐篷。

    向天亮沒有反对,他只是身体一震,坦然接受了高玉兰的袭击,心里说,他妈的,什么叫忍辱负重,这就是忍辱负重啊。

    住院部十六层的高楼,在过了第十一层之后,只剩下了向天亮和高玉兰。

    “斑马衫”是在第十层下的,因为他不敢孤独的背对向天亮和高玉兰。

    “小向……”高玉兰含情脉脉的凝视着向天亮,双手捧着他的大帐篷不放。

    向天亮一脸严肃,微微的摇头,“高部长,我不是在开玩笑。”

    一声“高部长”,让高玉兰恢复了几分理智,但她的身体,却义务反顾的倒在向天亮的怀里。

    十六层到了,向天亮搂着高玉兰出了电梯。

    这一层是办公区,此时是黑乎乎静悄悄的。

    “兰姐,你的王副部长,是不是瞒着人住院的。”向天亮冷静的问道。

    点了点头,高玉兰已恢复了理智,“你别说了,我现在什么都明白了。”

    “但是,你还是想去看望他,对吧。”

    “嗯,我必须去面见他,因为现在在省委大院里,他是我唯一的盟友。”

    向天亮点点头,“那你去吧,我在你后面,相信我,我会帮你消除麻烦的。”

    高玉兰轻轻道:“能再吻我一下好吗。”

    向天亮不再客气,他抱着高玉兰,吻上了她两片火热的红唇。

    这一次接吻,太过长久,沒有五分钟,也至少有三分钟。

    王副部长住在十五楼。

    向天亮目送高玉兰进入病房后,自己退到了楼梯口的暗处。

    十五楼也不是病区,向天亮静等几分钟,也沒见到一个人影。

    他索性靠着楼梯扶手,点上了一支香烟。

    关于这个王副部长,向天亮有所耳闻,陈美兰在云州期间,曾向他介绍过王副部长,及高玉兰与王副部长的关系。

    王副部长名叫王青元,虽然只是正厅级的省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但其身份和地位却极其尊贵和特殊。

    据说,王青元是烈士的遗孤,其父亲曾任地下党东江省委书记达十一年之久,牺牲于一九四八年三月,其母也曾任地下党东江省委组织部长,牺牲于一九四九年五月。

    建国以后,王青元在组织的关怀下茁壮成长。

    可惜的是,王青元不是读书的料,五十年末初初中勉强毕业以后,就进入了省第一机械厂工作。

    虽然文化不高,但有组织关怀,有父母的老战友和老部下关心,王青元不急不徐的进步着,入党,提干,车间主任,分厂副厂长,分厂厂长兼党委书记,一步一个台阶,于七十年代初升到了省第一机械厂副厂长兼党委副书记,不到三十五岁就晋为了正处级。

    就在七十年代初,作为工农兵大学生的高玉兰进入省第一机械厂工作,高玉兰是王青元妻子的高中同学和好朋友,在王青元的帮助下,高玉兰得以走上了从政之路。

    改革开放以后,王青元和高玉兰同时调离省第一机械厂,王青元进入省委统战部,高玉兰调到了省建设厅。

    很快的,高玉兰一路顺风,超越王青元之后调去了苏北省工作,王青元一直待在东江省委统战部长,囿于文化水平和领导能力,他的仕途之车基本上是停滞了,八十年代初还是正处级,几年以后才晋升副厅级的副部长,在九十年代到來的时候,他才勉强当上了正厅级的常务副部长。

    王青元有优势,人脉广泛,背景深厚,但他这个省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还沒当满五年,就成了其他三位副部长虎视眈眈的目标。

    为政清廉,为人正直,严于律己,办事公道,想把王青元“拿”下并不容易。

    王青元唯一的弱点,也许就是身体的健康问題,他有糖尿病,而且还挺严重,常年靠吃药维持着自己的健康。

    但王青年一直对外隐瞒着自己的病情,因为他知道,有太多的人在打他的主意,一旦他的病情对外公开,他很可能就仕途不再。

    其实王青元的理想很朴素,希望能在现有位置上干到六十岁,然后能以副省部级的待遇退休。

    这次病情突发,王青元找了理由告了个假,悄悄住进了云州第一人民医院,院长是老朋友,大女儿大女婿又在医院工作,这里应该是最“安全”的。

    高玉兰从苏北省调回东江省,出任省委组织部部长后,王青元对他帮助颇多,高玉兰要想在东江省站稳脚跟,王青元的支持很重要……但是,最“安全”的的地方,往往是最不安全的。

    向天亮心想,王青元的糖尿病一定很严重,如果那个“斑马衫”真是冲着王青元來的,那么他带着照相机的用意就不言而喻了。

    向组织隐瞒自己的病情,也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这时,就在向天亮胡思乱想间,他听到了非常轻微的脚步声。

    脚步声是从下面的楼道里传來的。

    向天亮闪身躲了起來。

    沒错,尽管是在黑暗里,但向天亮仍然在第一时间就确认,上楼而來的人正是那个“斑马衫”。

    “斑马衫”鬼鬼祟祟的,轻手轻脚,贼头贼形,应该是在寻找他的目标。

    向天亮轻轻一笑,蹲下身体,一条腿已扫了出去……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