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7章 架子端得象大老爷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一击而中,向天亮的一腿,将“斑马衫”扫得满地打滚。

    接下來的事情就简单了。

    王青元不是沒有防备,再加上高玉兰的及时提醒,可以说早就严阵以待。

    黑暗中,从三个房间里冲出來三个人。

    沒有开灯,但那三个人中的两个拿着手电筒,很快的将昏迷的“斑马衫”拖进房间里去了。

    其中的一个人,用手电筒的光束,朝向天亮示意致谢。

    向天亮摆摆手算作回礼,倚在楼梯扶手上,又点上了一支香烟。

    不一会,灯亮了。

    高玉兰出现在门口,她正冲向天亮招手。

    向天亮走过去,高玉兰对他小声说,“王副部长想见你。”

    本來向天亮还有些犹豫,但高玉兰挽住了他的胳膊,让他不得不从。

    病床上躺着一位老人,正是省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王青元,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上十岁。

    旁边还坐着一位中年妇女,向天亮估计,她应该是王青元的老婆。

    高玉兰为双方作了介绍。

    “王部长,您好。”把“副”字去掉,代表了尊重和恭敬。

    王青元微笑着,“向天亮,果然人杰,久闻大名了。”

    “王部长您过奖了。”

    “你一眼就看出了他要图谋不轨。”王青元问道。

    向天亮微笑着说,“开始只是怀疑,我以为他是在跟踪高部长,知道您的情况后,我才确认他是针对您的。”

    看着向天亮,王青元道:“有人想拿我的病做文章,这是明摆着的,我很想听听你的看法。”

    向天亮沒有马上开口,而是看着高玉兰,高玉兰点头鼓励了他。

    “王部长,只要您的病好了,就什么问題也沒有了。”

    王青元笑了,“不错,我一直在使用一种从美国进口的特效药,可以说已形成了严重的依赖症,但这种特效药还沒到,我需要再等上一个星期。”

    “那就沒什么问題了,躲过七天,对您來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向天亮道。

    “嗯。”王青元又一次看着向天亮,顿了顿,笑着说道,“向天亮,谢谢你。”

    这是“送客令”,向天亮识趣的告辞出來。

    过了一会,高玉兰也出來了。

    向天亮陪着高玉兰,默默的离开住院部,回到奥迪车上。

    这么一次意外的折腾,把两个人“那方面”的兴致都弄沒了。

    “小向,这事还多亏了你的及时发现。”高玉兰说道,“要是被人家拍了照片,王青元的职务很可能不保,我也可能会受到省委的批评。”

    “有这么严重吗。”向天亮有些不以为然。

    高玉兰笑道:“细节决定成败,今年底明年初,省委各个部门的副职要进行全面的调整,以王青元的病情,肯定不适合担任现职,一般情况下,会被调到省政协挂个闲职,从而离开权力中心,而我呢,本來是想借他之力,却帮着他隐瞒病情,作为省委组织部长的我,会摆自己放在尴尬的地方。”

    “不说了,不说了。”向天亮发动了车子,“这是你们高层的事,我一个小兵拉子不操这份心,我还是送你回家吧。”

    高玉兰白了向天亮一眼,“我的事你也不帮了。”

    向天亮笑道:“王青元欲言又止,分明是不信任我,你以为我看不出來吗。”

    “他是他,我是我嘛。”高玉兰娇嗔一声,手伸过去打了向天亮一下。

    “兰姐,你知道我帮不了你的。”“”

    “你在联合办公区的活儿,我看你就干得不错。”

    “你少哄我了,我有几斤几两,我自己还不知道吗。”

    “那你自己说,你有几斤几两。”高玉兰笑问。

    向天亮笑了笑,“我这两下子,在基层还算管用,有时候还能如鱼得水,但省委机关深宅大院,个个都是人精,整天勾心斗角的,我的招法不灵光,不被累死,也会被活活烦死的。”

    高玉兰摇着头笑道:“我不这么认为。”

    “什么意思啊。”向天亮问道。

    高玉兰道:“我在苏北省当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时,接触过不少从基层调入机关的干部,他们也都说不适应,但我观察过你,发现你其实很善于适应机关里的工作。”

    “呵呵……”向天亮乐道,“我那都是装的,在机关里不装能混得下去吧。”

    “这恰恰说明,你很适应机关工作啊。”高玉兰笑道。

    “算了吧。”向天亮说道,“我想好了,等试点工作一结束,我立即拍拍屁股走人。”

    “硬留也留不住吗。”

    向天亮淡淡一笑,“留不住。”

    轻叹一声,高玉兰不再说话了。

    高玉兰家到了。

    向天亮不想下车,高玉兰不由分说,拉开车门把他拽了下去。

    算是半推半就吧,向天亮在心里嘲笑自己。

    等到了客厅里,两个人立即尴尬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暧昧的气息重又燃起。

    几天前的这个时候,高玉兰就是在这里,目睹了向天亮和陈美兰的激情演出。

    高玉兰噗的笑了起來。

    向天亮也跟着笑了。

    “真坏。”

    “你还沒付戏票钱呢。”

    “还讨厌我吗。”

    “本來就不讨厌。”

    高玉兰拉着向天亮在沙发上坐下,“还客气什么,那就坐下吧。”

    “这么晚了,我该回去了。”向天亮还装客气。

    “假惺惺。”

    “兰姐,这……这合适吗。”

    高玉兰盯着向天亮,“我不放你走。”

    那是直勾勾的、直可以吃人的目光。

    向天亮终于点了点头,“好吧。”

    “真的。”

    “真的。”

    高玉兰高兴的说道:“你坐着,我拿点水果去。”

    回眸一笑,向天亮看到高玉兰的脸上,荡漾着难得一见的光彩,那种只有鲜花盛开时才具有的色彩。

    让副部级领导侍候自己,这面子可大了去了,向天亮心里想着,习惯性的往沙发背上一靠,两条腿也大大咧咧的翘到了沙发上。

    冰箱就在客厅里,高玉兰背着向天亮,从冰箱里往外拿着水果。

    向天亮眯着双眼,瞅着高玉兰的背影。

    高玉兰的身材保持得不错,若是不看正面,肯定会认为是个少女,当然,要是从正面看,她也是光彩迷人,她的的臀部,相当的圆实、饱满,**是那么的修长,给人一种美的感觉,随着她的忙活,臀部一闪一闪的,两个跳动的臀部,让向天亮慢慢的高兴起來。

    “小向,真对不起,我都忘了,咱们都还沒吃晚饭呢。”高玉兰端着一盘鲜荔枝走了过來。

    “说明你不是个好女人。”向天亮笑着。

    “我给你做饭去。”

    “不吃了。”向天亮摇头。

    “喝酒吗。”

    向天亮又是摇头,“我平时很少喝酒。”

    架子端得象大老爷似的。

    高玉兰看得笑了,这说明向天亮把她当自己人了,陈美兰曾告诉过她,向天亮对一个女人越随便,就越表明他在乎这个女人。

    坐到向天亮身边,高玉兰剥了一个荔枝递了过去,向天亮伸手去接,却被高玉兰推开,亲手递到他的嘴边,向天亮不张嘴,她就不收手,向天亮张开了嘴,高玉兰将荔枝塞到了他嘴里。

    然后,高玉兰笑了。

    她看着向天亮吃,眼睛里竟泛着泪花。

    向天亮明白高玉兰的心情,笑声和泪花,应该是幸福的符号,就象一个寒夜里的人,突然看到了火光,此刻,他就是火光,她就是那寒夜里的孤零人,她需要一点温暖,需要热情去驱散她的寒意。

    “兰姐,我自己來,你也吃嘛。”

    “不,你吃。”高玉兰又剥了个荔枝,送进了向天亮的嘴里,“你就当我在讨好你,姐姐在讨好弟弟。”

    “你这是何苦呢。”

    “小向,你不懂。”

    “我知道,不就是身边沒有男人嘛。”

    ”是的,二十年了,我等于是守活寡啊,我每天都在忍受着孤寂的折磨,每到周末我度日如年,我害怕黑夜,我害怕回家,我害怕一个人的生活,小向啊,救救姐姐吧,”说着,高玉兰扑在向天亮怀里,双手一把抓住了他的大家伙。

    向天亮也被打动了,紧紧的抱着高玉兰,强忍住她在他身上的抚摸,反正大家伙早就不听他的招呼了。

    说实话,高玉兰年龄虽然大了点,但她的风韵足以让男人倾倒在她的怀里,向天亮早就动心了。

    忽然,高玉兰骑到向天亮身上,把他的头抱在了她的胸前,向天亮感觉到了她剧烈的心跳,两个柔软的玉峰裹着他的脸,憋得他喘不过气來,一股温暖的刺激让他难以忍耐,下面更是涨得难受。

    向天亮猛的掀翻了高玉兰,再结实的把她揽在了怀里,她显然是不能自已,嘴里不住的说着,“小向,疼疼我,疼疼我……”她的鼻翼在微微的喘息中煽动着,浸出了细密的汗露,本來攥紧的拳头,也在他有力的大手中酥软的伸开了……向天亮低头在她的鼻尖处吻了一下,她马上回应了一下,他又吻了一下,她又回了一下,來往反复……接着,他猛然亲到了她的唇上,她身体颤抖了一下,沒再躲避,两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主动把香舌送到了他的嘴里……那种温热,那种滑软,那种香甜,爽得向天亮的心都在颤抖了,热血在**中升腾,两手也开始了游动,摸着她那馒头一样的双峰,禁不住加重了力度……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