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4章 我是流氓我怕谁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日子过得挺快的,向天亮待在省委组织部里,已经两个星期了。

    向天亮现在也慢慢明白过來了,不让他马上返回清河市,实际上是组织对他的变相保护。

    时间可以抹去记忆,自己的事会渐渐的冷却和消逝,那时候再回去才是水到渠成。

    与此同时,向天亮也更加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机关里玄机重重,不是他能待的,或许自己的道行不够,自己的广阔天地在下面在基层。

    机关里一个萝卜一个坑,同事之间的关系不象基层的那么紧密,尤其是象向天亮这样的外來户和实力派,敬而远之是基本态度,或许,还有部分敌意的存在。

    向天亮巴不得清静,他不怕拉关系,但至少不喜欢拉关系,尤其是吃吃喝喝那类。

    当然,向天亮不是沒有谈得來的同事,他本來就是自來熟,只要是瞅着舒服,他还是能套上近乎的。

    方纯就算一个,借部长高玉兰之力,向天亮把他的老婆和孩子的户口迁到了市区,还分了一间房子,办了两年沒办成的事,十天内就搞定,向天亮和方纯由此便成了铁哥们。

    组织部三处处长王国信和四处处长戈文斌,也都和向天亮挺谈得來的,两个人分别请向天亮吃过一次饭,向天亮也回请过,但毕竟向天亮是部长的人,身份特殊了一点,交往过程中多了些相敬如宾,少了点推心置腹。

    陈小宁也是朋友,而且是很近乎的那种,她现在天天粘着向天亮,有事沒事都往上粘,当然主要是用眼睛粘,还有向天亮每天两三趟送她喂孩子的时候。

    工作不忙,忙中有闲,生活很闲,闲中有忙。

    百花组的其他女人,陆陆续续的,屁颠屁颠的,跑到云州來看向天亮了。

    “帽子”杨碧巧是带着“三寸半”王思菱和“摇篮”崔书瑶一起來的,一只狼两只虎,少不得缠着向天亮“索取”,接着是“大山”蒋玉瑛和“疯婆娘”戴文华联袂而來,这两位是吃不饱的货,少不要在向天亮身上折腾,继而是“歌唱家”黄颖和“套子”张小雅,两位医生“快刀”章含和“无底洞”贾惠兰也结伴而來,两位老同学“狐狸精”和“胖大海”乔蕊紧,随而至,就连“喇叭”乔乔和“包子”晶晶也來了,最后來的师生二人,“修枪的”林霞和“大博士”夏柳。

    由朱琴提供的秘密住宅里,可以鲜花飘香,欢聚一堂。

    臭娘们是商量好了的,每天一组报到,每组待三天就走,决不多留。

    这可苦了向天亮同志,披星戴月,披荆斩棘,那是不在话下,精耗了,人瘦了,整整十天,向天亮有八天沒有上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时间是在床上度过的,做人累,做男人更累,做个百花缠身的男人最累。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死后见阎王,阎王也羡慕。

    终于,向天亮把臭娘们打发走后,躺在床上睡了整整二十个小时。

    就这么着,向天亮待在云州快一个月了。

    生龙活虎的向天亮,又回到省委组织部联合办公区上班了。

    首先迎接向天亮的,是陈小宁幽怨的目光,还有她的那只妖手,在他身上狠狠的拧打。

    陈小宁有理由抱怨,向天亮不在,第五组的工作都压在了陈小宁身上。

    当然,还有那方面的事儿。

    向天亮陪着笑,好言好语的低声道歉,陈小宁不肯离开,还赖在向天亮的办公桌边,还象以前那样,趴在办公桌上,屁股翘得高高的,向天亮拿眼了望一下,发现大家都在埋头忙碌,便伸出手去,在陈小宁的屁股上抚摸起來。

    陈小宁身体一颤,却根本沒有躲开,反而扭着小腰往向天亮的手上凑。

    “我说姑奶奶,你别生气啊,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向天亮一边嘴劝,一边手“劝”。

    “大坏蛋,我说什么呀。”陈小宁乘机将自己的小屁股放到向天亮身上。

    向天亮讨好的说道:“小宁姐,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请你吃饭。”

    “我从不到外面吃饭。”陈小宁撇着小嘴。

    “嗯……要不,你的工作我來做,你就坐在那里息着。”向天亮的手,将陈小宁大腿上的袜子往下扯了扯,在那雪白细嫩的地方轻抚起來。

    “我不敢劳烦你向大组长。”陈小宁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那我作主,放你三天大假。”

    “我不敢息,我还想要月底的奖金呢。”

    “姑奶奶,那你自己说,到底要我怎么样啊。”向天亮的手,这时在陈小宁的私处触了一下。

    “不知道。”陈小宁的两条**一夹,把向天亮的手牢牢夹住了。

    向天亮心道,这姑奶奶真是发骚了。

    “小宁姐,下午谈,咱们下午再谈好吗。”

    “不好,今天是星期六,下午怎么谈。”

    “噢……那等我去向部长汇报以后,咱们再谈好吗。”

    “部长去京城开会了,要下周三才能回來。”

    向天亮哦了一声,心里松了一口气,大的不在小的在,倒可以躲过两面受敌的困境。

    “星期六啊,那我得赶紧工作了,小宁姐,快回到你的工作岗位上去。”

    向天亮在陈小宁的私处又抓了一下,把她的身体推开了。

    陈小宁悻悻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边。

    一个上午,向天亮的钢笔就沒离开过右手,一口气在四五十份文件和材料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快到下班时间,联合办公区里,大家纷纷的伸腰舒腿,准备回家前的热身运动。

    向天亮写了一张纸条,“我送你回家。”捏成一团扔给了陈小宁。

    陈小宁捡起纸团,先望了向天亮一眼,再打开了小纸团。

    回复到了,“我自行车修好了。”

    “我要送你回家。”向天亮坚持,男人就得坚持。

    “不用你送。”这是陈小宁的矜持。

    “非送不可。”向天亮契而不舍。

    “不用你送。”陈小宁老调重谈。

    向天亮吓唬陈小宁,“不听话就打你屁股。”

    陈小宁当然不怕,“你敢。”

    向天亮來了招绝的,“不听话我就脱你小内裤。”

    陈小宁骂了三个字,“臭流氓。”

    “流氓本來就是臭的。”向天亮自嘲。

    “你是天下第一臭流氓。”陈小宁的评价很高。

    向天亮:“你不怕臭流氓吗。”

    陈小宁:“我报警抓你。”

    向天亮:“我是流氓我怕谁,出來后我更流氓。”

    陈小宁:“我呸,判你无期,判你死刑。”

    向天亮:“姑奶奶,你够狠的。”

    陈小宁:“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向天亮:“真的吗。”

    陈小宁:“真的。”

    向天亮:“小**,你敢杀领导啊。”

    陈小宁:“臭流氓,杀的就是你。”

    向天亮:“你真舍得杀我吗。”

    陈小宁:“我大义灭亲。”

    向天亮:“咱俩亲过吗。”

    陈小宁:“呸,我替天行道。”

    向天亮:“你是黄蓉吗。”

    陈小宁:“我是小龙女,专门杀流氓。”

    向天亮:“你是小龙女,我是小杨过,正好凑一起。”

    陈小宁:“臭流氓,看剑。”

    向天亮:“完了,完了。”

    陈小宁:“你就是完了。”

    向天亮:“反正要完了,那我就最后坏一次。”

    陈小宁:“有种你就坏呗。”

    向天亮:“我要坏的人就是你。”

    陈小宁:“那我就杀了你。”

    向天亮:“你等着,我來了。”

    ……陈小宁抬头,瞅着向天亮笑,带着挑衅意味的笑。

    向天亮真的起身,拿着一份材料,向陈小宁坐的地方走了过來。

    还沒等陈小宁开口,向天亮就走到了她的面前。

    “啪”的一声,向天亮手中的材料掉到了地上,正好落在陈小宁的脚边。

    这是向天亮的预谋。

    他蹲下身子,却沒有去捡那份材料,而是大手一伸,抓住了陈小宁的双腿。

    陈小宁捂着嘴呀了一声,“小向,你,你要干么。”她不敢放声,因为几米外就有同事。

    向天亮沒有开口,另一只手腾出空來,把陈小宁的裙子掀起來了。

    沒有想到向天亮这么大胆,陈小宁做声不得,她被吓傻了。

    向天亮的动作很快很有力,陈小宁还沒反应过來,他的双手就把她那条粉红色小内裤扯下來了。

    “领导,不,不行呀。”粉红色小内裤还在小腿上,陈小宁急忙俯身,抓住了向天亮的双手。

    好女斗不过坏男,向天亮稍一用力,就把粉红色小内裤拿在了手中。

    陈小宁羞得满脸通红,拿起小拳头,捶在了向天亮的后背上。

    向天亮拿着粉红色小内裤,凑近了闻一闻,又冲着陈小宁咧嘴直乐。

    陈小宁羞得不行,急忙将裙子往下翻,一边伸手來抢粉红色小内裤,“领导,快,快还给我呀。”

    “嘿嘿……我是流氓我怕谁。”将粉红色小内裤塞进裤袋,向天亮终于捡起材料站了起來。

    陈小宁狠狠的踹了向天亮一脚,“臭流氓,快还给我。”

    “下班后在外汇商店门口等我,不见不散。”向天亮小声吩咐道,“你要是不來,我还会耍流氓,每天拿你一条内裤。”

    陈小宁彻底崩溃了。

    正在这时,三处处长王国信走了过來。

    “哟,两位真是热乎,下班了还要卿卿我我吗。”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