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5章 臭流氓 你还等什么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王国信一句玩笑话,先把陈小宁说成了大红脸,再把向天亮吓了一跳,老话说做贼心虚,向天亮刚偷了陈小宁的东西,他心里当然虚了去了。

    “老王,你下班了不回家,心里憋什么坏呢。”向天亮马上开始反击。

    王国信哈哈大笑,“小向啊,你行,你的倒打耙战术,让我无话可说。”

    向天亮拉着王国信回到自己的办公桌边,悄悄的说道:“老王,我有三次看到你下班以后,是开着车载着你们三处的李彩玲科长走的,上车地点却相当隐秘,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两个人一个住在东城一个住在西城,并不是同路吧,可这是为什么呢。”

    王国信脸色大变,“小向,你,你跟踪我。”

    “这个你放心,我不至于这么八卦。”向天亮微笑着说道,“但你是了解我的,我是警官大学毕业的,观察是我的强项,而你等李彩玲上车的地点,就在省委招待所的东墙外,我恰好住在那里,你总不能强迫我不往窗外看吧。”

    王国信稍稍松了口气,“小向啊,我可是真心和你做朋友的啊。”

    “还不相信我啊。”向天亮笑着说道,“我是组织部里的临时工,连个专用办公室都不要,是迟早要回清河市去的,我犯得着得罪你老兄吗。”

    “噢……”王国信点了点头,“你的眼睛够毒的啊。”

    向天亮摇了摇手,“这事到此为止,当我沒有看到沒有说过,你看如何。”心里却说,打铁还须自身硬,你老小子经常带着女部下出去鬼混,还敢來开人家的玩笑,小样,还反了你了。

    “那……谢了。”王国信慢慢的恢复了笑容。

    “老王你有事。”向天亮递了一支烟给王国信。

    王国信低声道:“钢厂的杨厂长托人捎來了一点东西,咱们办公室领导每人一份,你昨天不是沒來上班么,所以暂时放在我车里。”

    “杨厂长。”

    “对,人家各方面条件都够,正活动想连任一届么。”

    “可这收东西……不好吧。”向天亮犹豫了,他怕被人家给合伙耍了。

    王国信两手一摊,“说实话,我们都沒推。”

    “哦……不是钱吧。”

    “这你放心,就是烟酒和营养品之类的。”

    向天亮看着王国信,“那……那你作主吧。”

    王国信拍了拍向天亮的肩膀,拿起他放在桌上的车钥匙,笑着说道:“行,我帮你放到车上去了。”

    这才是个开始,向天亮明白,随着那二十个省属企业领导层的大换班,送礼的人会更多。

    他妈的,收了当然不好,但不收又会和其他人处不好关系,他妈的,两害相权取其轻,白收白不收。

    夹着公文包,向天亮不紧不慢的來到停车处,上车后,果然看到车后座上堆满了烟酒和营养品,粗粗一看,足有六条中华八瓶茅台,以及五六盒高档营养品,此外还有一只名表一只金戒指一台高级照相机。

    向天亮吓了一跳,这些东西加起來,至少是两万元,够花血本的啊。

    车慢慢的开到了友谊商店附近。

    陈小宁果然在那里等着。

    向天亮夹包下车,看了陈小宁一眼,径直就往友谊商店里走。

    陈小宁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來,只是她沒了小内裤,裙子又刚及膝,她怕露光,不敢快走。

    友谊商店卖的东西,都是进口的或出口转内销的,沒有外汇券是买不走的。

    向天亮拉着陈小宁到一个货架边,从公文包里拿出三千元钱和一些外汇券,递给了陈小宁,钱是朱琴临走时留下的,外汇券是高玉兰送给他的。

    陈小宁当然不要,红着脸推开了向天亮的手。

    拉过陈小宁的手,将钱和外汇券放到她手上,向天亮板着脸道:“小宁姐,你要是不收,我就不理你了。”

    “我……我不要,我,我凭什么要你的东西呀。”陈小宁垂下头嘀咕道。

    向天亮低声道:“你是我姐,我是你弟,这不行吗。”

    “什么姐弟,你就知道我欺负我。”陈小宁埋怨道。

    “呵呵……这不向你道歉了么。”向天亮陪着笑脸。

    陈小宁嗔了向天亮一眼,“真心的。”

    “当然,要不我把我的心掏出來给你看看。”

    “去。”陈小宁轻轻的笑了。

    向天亮又笑道:“再说了,我不是送给你的,是送给你宝贝儿子,我那小外甥的。”

    “嘻嘻……谁是你外甥。”陈小宁轻打了向天亮一下。

    “快去吧,买了东西,我再送你回家。”向天亮在陈小宁的小屁股上摸了一下。

    “你说,买什么呀。”陈小宁问道。

    向天亮想了想,“小孩的东西我不懂,你看着办,但你也要给自己买些衣服,总之,这些钱和外汇券都要花完,不然我不去你家了。”

    陈小宁红起了脸,瞅着向天亮问,“我……我就算了。”

    “要买,一定要买。”

    “买什么呀。”

    向天亮小声道:“买些性感的衣服,特别是外国娘们穿的内衣内裤。”

    “呸。”陈小宁啐了向天亮一口。

    说归说,嗔归嗔,陈小宁还是屁颠屁颠的去了。

    两个人满载而归。

    去陈小宁家的路上,向天亮说道:“小宁姐,后面那堆东西,是有人托王国信给我的,那个金戒指归你,酒和营养品分你一半。”

    陈小宁趴在副驾座的座背上,翻着车后座上的一大堆东西,“哇塞,这么多呀。”

    向天亮笑着说道:“下周一开始,我带你去那二十家省属企业转一圈。”

    “干么去呀。”

    “笨,收礼,发家致富呗。”

    “嘻嘻……你不怕犯错误吗。”

    “沒事,一是别人都在收,二是坚决不收钱。”

    “我也能去吗。”

    “当然,你要是不去,我才懒得去呢。”

    陈小宁趴在那里,屁股翘得高高的,车外的风一吹,她的裙子乱舞,顿时将两片屁股全露了出來。

    向天亮大饱眼福,呵呵大乐。

    陈小宁娇羞万分,急忙伸手抓裙,“臭流氓,还笑……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呵呵……小宁姐,骂领导的下场可不太好哟。”

    两个人一路说笑,打情骂俏,感情又加深了一步

    到了陈小宁家,向天亮又当起了搬运工,忙着将车里的东西往屋里搬。

    陈小宁却先把保姆打发回家,反正中午的饭菜是做好了的,保姆就成了多余人了。

    天气很热,向天亮完成搬运任务后,已经额头出汗了。

    吃过午饭,陈小宁抱着孩子说,“领导,你快去洗洗吧。”

    向天亮故作不高兴状,“还叫我领导啊。”

    陈小宁娇羞道:“那……小向,还是天亮。”

    “随便,叫弟弟最好。”

    “嗯……我叫你天亮吧。”

    “行啊。”

    陈小宁红着脸道:“我哄孩子睡觉,你快去洗个澡吧。”

    向天亮假惺惺的说道:“小宁姐,我,我还是回招待所再洗吧。”

    “你要是不愿意,以后就别來我家了。”

    说完,陈小宁抱着孩子出了餐厅。

    向天亮当然不会离开,这个周末反正沒地方可去,就在陈小宁家扎根了。

    可是,等他把自己泡在浴缸的热水里后,他才想到自己沒有衣服可换。

    他不想叫陈小宁,最后还是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陈小宁不在客厅。

    向天亮刚点上一支烟,陈小宁从卧室里出來了,“天亮,对不起呀,忘了给你拿衣服换了。”

    陈小宁穿的是刚从友谊商店买來的衣服,象换了个人似的,向天亮眼前一亮,直着双眼呆住了。

    一件半透明的蓝色衬衣,可以清楚地看见陈小宁那粉红色的罩罩,下面的超短裙也是蓝色的,粉红色的小三角内裤也隐约可见,美妙丰盈的成熟**,几乎清晰可见,她这么近距离地站在向天亮面前,他闻到了陈小宁身上传來那种熟透了的女人的体香,他真有些晕了。

    “傻样,我好看吗。”陈小宁抛了个媚眼,娇嗔着,让自己原地转了一圈。

    “好看,好看极了。”向天亮有些蠢蠢欲动了。

    “怎么个好看呀。”

    “垂涎欲滴,秀色可餐。”

    “臭流氓,狗嘴不吐象牙。”

    向天亮抓住陈小宁的胳膊,把她拉到了自己怀里。

    “天亮……”陈小宁轻呼一声,猛地抱住了向天亮的脖子,把小嘴印在了他的嘴唇上,小舌象一条小蛇一样渡了过來,和他的舌头绕在一起。

    向天亮的嘴里突然伸进來一条香香的小舌,马上让自己的舌头向那条小舌缠去,彼此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嘴唇,陈小宁的小舌在他嘴里任意的游荡起來。

    “小宁姐……”

    “天亮……抱紧我……亲我……”

    向天亮抱着陈小宁站了起來。

    大白天的在客厅里干坏事,当然是不合适的,很容易被人抓了现形。

    可惜,卧室被陈小宁占据了。

    向天亮抱着陈小宁來到了书房,将她放在书桌上,先关紧门再拉上了窗帘。

    接着,向天亮绕过去坐在椅子上,把书桌上的陈小宁转过來对着自己,再把自己的两腿分开,翘到书桌上,把陈小宁的屁股夹住了。

    然后,他冲着陈小宁坏坏的笑起來。

    陈小宁有些急了,她红着脸冲向天亮瞪眼。

    “臭流氓,你还等什么呀。”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