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6章 吃了个饱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看陈小宁一付迫切样,向天亮却满脸坏笑,反而不慌不忙了。

    “不急,不急,我还沒酝酿好情绪呢。”

    “噜嗦。”陈小宁坐在书桌上,踢了向天亮一脚。

    向天亮冲着陈小宁挤眉弄眼,“你急什么啊,反正时间多得是。”

    “愿意住在我家呀。”

    “反正我也沒个家,只要你欢迎。”

    “我不相信。”陈小宁嗔了向天亮一眼。

    向天亮微笑着说道:“真的,我决定了,这个周末都归你了,就是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这话说的,陈小宁羞红了脸,小声说道:“家里就我和孩,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

    “那,那你那个保姆呢。”向天亮笑着问。

    陈小宁摇摇头,“她是个下岗工人,白天帮我带孩子晚上回家,周末她是不用來的。”

    向天亮放心了,他把陈小宁从书桌上抱下來,把她的身体扳过去,让她趴在了书桌上,“小宁姐,你听我的,咱们慢慢的玩。”

    说着,他把她的裙子掀起來,可是她的屁股相当丰满,撅起來后把裙子撑的满满的,想掀却掀不起來,他只好又从腰带那里下手把裙子往下脱,她配合着扭了扭屁股,把裙子脱下來后,就看见粉红色内裤,把她的屁股和那神秘之处紧紧的包裹着,他仔细的欣赏着,嘴里赞道:“真是别有一番风景啊。”

    接着向天亮重新把陈小宁抱了起來,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他亲吻着她,她主动的热烈回应,同时他用手揉捏着她的美臀,她似乎平静了很多,但重重的喘息告诉他,此时的她正和他一样,共同享受着那份那份爱的抚慰和快乐。

    忽然,向天亮坏着问,“小宁姐,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吗。”

    “我知道,你想吃它们。”陈小宁坐在向天亮腿上,指着自己的胸脯笑道。

    “可以吗。”

    “嗯。”陈小宁脱下了衬衣。

    向天亮一脸的不好意思,“我,我要吃了,那我的小外甥怎么办。”

    “嘻嘻……沒关系,反正它们象泉水,喝完了还会有的。”陈小宁娇笑着说道,“來吧,我的领导,我们现在开始‘工作’了。”

    陈小宁看着向天亮,很暧昧地把“领导”和“工作”两个词加重了语气,说着就解开了罩罩。

    一刹时,一对雪白丰满的x房呈现在向天亮面前,真是美艳不可方物啊,此时的陈小宁除了下面的粉红色内裤,已经一丝、不挂了。

    向天亮的眼睛,贪婪地盯着那对丰满的x房,陈小宁的x房圆鼓鼓的,很是挺实,x晕不大,小小的x头呈粉红色,象两粒熟透了的葡萄。

    陈小宁很主动,在向天亮还沒有回过神的时候,她就把粉红的x头压在了他的嘴唇上,他一下就晕了,下意识地张开嘴把她的x头含到嘴里吸吮起來。

    那x头很软,微一吸吮,一股甘甜的x汗就涌入了嘴里。

    陈小宁轻轻的呻、吟着,她的手开始慢慢抚摩向天亮的头,就象母亲温柔地抚摩自己的孩子一般。

    向天亮坐着,陈小宁站在他面前,双手搭在他的肩上,他感觉到她的整个x房贴在脸上,很柔软,很舒服。

    他的右手也沒闲着,自然地攀上她的另外一只x房,她的身子抖了一下,他的手在她的x房上揉捏起來。

    而他的左手绕到她的背部,在她的腰部轻轻他揉摸着,并顺着她的腰向下摸到她的臀部,在她圆翘翘的屁股上揉來捏去,顺手把她的粉红色小内裤也扯掉了。

    向天亮感觉到陈小宁臀部的柔软和丰腴,捏在手里特别过瘾。

    陈小宁的呼吸变得越來越粗,嘴里轻轻发出啊啊的低吟。

    很快的,一侧的x房的x汗就被向天亮吸干了,他又转到了另外一侧,陈小宁的x房很白,让向天亮有了一种眩目的感觉,他鼻中满是她的**的香味。

    不知过了多久,向天亮依依不舍地吐出了陈小宁那早已沒有x汁的x头,两个x房已被x吸得变软了。

    当向天亮吐出陈小宁的x头时,他发现她的脸红红的,身体已有些站立不稳,他急忙伸手揽住。

    陈小宁靠在向天亮的怀里,大腿挤靠在他的下身处,他揽着她的腰,她的腰柔软而性感,手感非常舒服。

    当坐在向天亮身上的时候,她的身体火热火热的,不住的扭动着,这样,向天亮的手就相当于在抚摩她的身子了。

    瞅着陈小宁的身体,向天亮心里不住地赞叹,她的身子真是太诱人了,能搂着把玩就是福气福气啊。

    陈小宁一只手搂住着向天亮的脖子,又递上小嘴儿和他吻在了一起,直到她被他吻得脸色绯红,呼吸也有些急促,他才放开了她。

    “小宁姐,谢谢你。”

    “好喝吗。”

    “好喝。”

    “以后还想喝吗。”

    “还想。”

    “那我以后天天都让你喝。”

    “可以吗。”

    “反正宝宝也喝不完么,以前我都扔掉了,你想扔掉多浪费呀,不如让你喝了,书上不是说,提倡母乳喂养么,说明人奶是最有营养的。”

    顿了顿,向天亮又问,“哎,我和宝宝吃奶时有什么不同啊。”

    陈小宁羞红着脸韵说:“当然不一样了,宝宝吃奶时,就是吃奶,也沒什么其他的感觉,而你吃奶时,我,我总是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情。”

    说着,两个人又亲吻起來,向天亮大力地揉捏陈小宁的x房和屁股,而陈小宁的大腿,则使劲地在向天亮的下身挤蹭着。

    互相又爱抚了好长时间,二人再次分开,陈小宁的脸上更红,还带着几分羞涩。

    “小宁姐,那你和你老公,是不是很长时间沒在一起做了。”

    “还说呢,自从我怀孕六个月起,我们就不在一起过性生活了。”

    向天亮用手指捏着陈小宁的x头,“想不想啊。”

    陈小宁娇羞地低下头,“怎么不想啊,可我在家里又见不到别的男人。”

    “那你怎么想到了我。”

    “嗯……嗯……肥水不流外人田,近水楼台先得月么。”

    “呵呵……说得好,说得好,那还等什么呢。”

    陈小宁一听,两只手就忙碌起來了,在向天亮的配合下,她很快就剥光了他的衣服。

    “哇,天亮,你的xx真的好大呀。”陈小宁欢叫起來。

    她跪在地上,迫不及待的抓住了向天亮的大家伙。

    “小宁姐,它现在归你了,你要好好的待它哟。”

    向天亮双脚分开翘到书桌上,靠在椅背享受起來。

    陈小宁显然看过从地摊上买來的录像带或小册子,动作都会但不熟练,但女人在这面的智商都很高,她的动作很快就流利起來了。

    突然,陈小宁一低头,竟然把向天亮的宝贝含入了嘴里。

    “嗷”的一声,向天亮全身一颤,只觉得一种快感从下面涌向全身。

    很快的,向天亮憋不住了,他让自己爆发了一回。

    陈小宁显然沒料到向天亮在这时候爆发,她想退出,但向天亮坏笑着,根本沒给她机会。

    无可奈何,但也乐于接受,陈小宁沒想到下面沒吃到,上面却先吃了个饱。

    “坏蛋,坏蛋。”一边娇骂,一边抹嘴,陈小宁还一边拿手打着向天亮。

    向天亮呵呵笑着,“小宁姐,谁让你搞错了程序呢。”

    “坏蛋,我,我下面怎么办呀。”陈小宁使劲的动,企图让向天亮的大xx恢复过來。

    “你亲亲它啊。”

    “你要骗我,我就拿刀割了它,嘻嘻。”

    “呵呵,放心吧,我会让你吃饱的。”

    “我吃不饱怎么办。”

    “今天吃不饱,那就明天再吃呗。”

    陈小宁果然是又捏又亲。

    其实,沒过三分钟,向天亮的大xx就恢复过來了。

    这次陈小宁接受了教训,她主动的进攻了。

    向天亮也很配合,调整坐姿方便两个人的“交会对接”。

    “对接”成功了。

    向天亮和陈小宁同时啊地叫了一声,陈小宁的声音里很明显地夹着兴奋和呻、吟,她一秒钟也沒浪费的耸动起來。

    但向天亮不容陈小宁猖狂太久,他很快就反客为主,将陈小宁放到了书桌上。

    对陈小宁这样的女人,必须就地正法,让她刻骨铭心。

    陈小宁也很配合,她叉开双腿挺着下身,迎接着向天亮的狂轰滥炸。

    于是,乌黑的长发堆了一地,浑身白肉乱颤,香汗淋漓,婉转承欢,“啊……好……天,天亮……啊……好……啊……好舒服……啊……用力啊……x我……啊……领导……x,x我……啊……”

    急促的呼吸声,伴着娇滴滴的诱人的呻、吟,加上那“扑哧、扑哧”的声音,混合成一支美妙的交响乐,直刺激得向天亮热血上涌,他再也控制不住了,大吼一声,猛然的展开了最猛烈的攻击。

    陈小宁兴奋地挺着屁股,甩动着那头飘逸的秀发,快乐地叫着,“啊……天亮啊……太好了……太深了……好,好过瘾……啊……可,可舒坦死我了……啊……x,x死我吧……啊……亲老公啊……领导啊……使劲啊……x,x你的姐啊……x我的小x吧……啊……x,x死我吧……啊……”

    在陈小宁的欢叫声中,向天亮倾尽全力,让滚滚洪流长驱而入……

    偃旗息鼓,硝烟散尽,书房圣地已一片狼藉……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