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8章 边调研边调情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离开啤酒厂,向天亮和陈小宁及方纯转道去省第一棉纺厂。

    方纯一手把着方向盘,另一手从裤袋里拿出一个牛皮信封,往后递给向天亮。

    “领导,这是啤酒厂办公室刘主任让我转交给你的,我说你不要,他硬塞进我裤袋里。”

    向天亮沒伸手,陈小宁伸手接过信封,打开一看,立即叫了起來。

    “哇塞,这么多钱的购物卡呀。”

    信封里有七张购物卡,三张一万元,四张五千元,价值一共五万元。

    “什么购物卡。”向天亮好奇的问道。

    “你真不知道。”陈小宁反问。

    向天亮摇头道:“我倒是听说过有这张卡,但沒见过,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领导,这你就有点乡下人了。”陈小宁笑道。

    方纯也轻轻的笑了。

    陈小宁介绍道:“现在的送礼形式,烟酒等物已太过落后,送现金又怕对方不收,所以就开发出新的形式,送购物卡就是其中之一,象啤酒厂送的购物卡,就是市购物中心地下超市的,只要拿着这种购物卡去那里,你可以买那里的任何东西。”

    向天亮笑道:“一送就送五万元,够下血本的啊。”

    “你领导面子大呗。”陈小宁笑着,一只玉手又悄悄的伸到向天亮的身上,一边却对方纯说道,“方纯,你说是不是呀。”

    方纯点着头笑道:“陈姐说得是,领导的面子就是大,上次我陪顾秀云去省机械厂,他们就送了三张购物卡,两千元一张的。”

    “你有份吗。”陈小宁问道。

    方纯一脸的不好意思,“当时是顾秀云收下的,回來后她给了我一张,嘿嘿……我一想,她级别比我高,她能收两张,我收一张应该不是个问題吧。”

    向天亮微笑起來,“风气如此,她收你不收,她就是你的敌人了。”

    陈小宁问道:“领导,那这到,七张购物卡怎么办。”说着,她的玉手在向天亮的大帐篷上,又开始揉搓起來。

    购物卡想要,向天亮的那个也想要,陈小宁有点贪。

    这也怪向天亮,陈小宁就是块沃土,不动还好,动了就问題大了,向天亮在他的沃土上开发了两天,种子已播下,她那里不可能不继续浇灌。

    向天亮笑道:“明说了吧,今天带你们两个出來,就是为你们两个搞创收的,方纯要安家,小宁姐要养孩子,都需要钱嘛,所以,这些购物卡你们两个分了吧。”

    “领导,你不要,我们敢要吗。”陈小宁一边说,一边使劲的摇着大帐篷。

    方纯也憨笑道:“陈姐说得是,领导拿大头,这是原则问題。”

    “但是,咱们就是今天玩一次。”向天亮笑着说道,“小宁姐,怎么分购物卡,今天就由你作主了。”

    陈小宁给了方纯一万五,方纯推辞一下后收下了。

    “嘻嘻,委屈领导了,你拿两万,我先替你保管着,回去后再给你。”

    “他妈的,这就是**和堕落啊。”向天亮骂了一句,顿了顿继续说道,“看來这个调研,我是不能再玩了,别人怎么干我管不着,但自己的底线一定要守住,我决定,明天不搞调研了,下一站棉纺厂,也是这次调研的最后一站。”

    棉纺厂在市郊外的东江边上。

    可是,时间临近中午了,这时候去,不是明摆着去噌饭吃么。

    吃饭不如收礼,收礼是私下的事,吃饭是要去公共场所的,想保密也保密不了。

    车在离棉纺厂大门口还有二三十米的时候,方纯踩住了刹车。

    陈小宁道:“既然來了,不进去不好吧。”

    “不是,我看到了余主任的车。”方纯说道。

    余主任,就是省委组织部部办公室主任余德云,这次干部选拨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第二号负责人。

    向天亮急忙问:“方纯,你沒看错吧。”

    “沒钱,尾号六七八,就是余主任的车。”

    “那我们更不能去了,后退五十米,先看看再说。”向天亮命令道。

    余德云不是高玉兰部长的人,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很重要,高玉兰正想找个理由换了他呢。

    向天亮不想和余德云混在一起。

    靠在车座上,向天亮点上一支烟,吸了几口问道:“你们两个,有谁知道棉纺厂的厂长是个什么人吗。”

    陈小宁摇着头,“我不知道。”

    方纯笑了,“我知道,我來过两趟了。”

    “哦,方纯你说说。”向天亮道。

    方纯说道:“棉纺厂的厂长叫王三运,今年五十五岁,也是个老转业军人,文化不高,可以说是个大老粗,但他的老婆是个大学生,现在还是棉纺厂的高级工程师,我前两次來的时候,听厂里人私下说,王三运当厂长,百分之九十九的主意是他老婆出的。”

    “呵呵……这有点意思嘛。”向天亮笑起來。

    方纯又道:“我听到一个故事,棉纺厂下属的一个分厂,专门生产口罩的,王三运原來就是口罩厂的厂长,这个口罩厂生意一直不好,因为戴口罩的人越來越少了么,有一天,王三运陪老婆逛商场,他老婆走近胸罩专柜时,戏谑地对王三运说,同样都是罩,戴错地方就赚不到钱了,你的口罩这辈子甭想赶上胸罩,我看转产算了。”

    陈小宁嘻嘻一笑,“这是事实,戴胸罩的人肯定比戴口罩的人多。”

    方纯继续说道:“还真别说,老婆的一句玩笑话,竟让当厂长的王三运顿开茅塞,沒准儿这是个路子,回去后,王三运先把积压的口罩改成乳罩,还请人想了一句广告词,‘超薄透气,保证呼吸顺畅,纯棉贴肤,减少摩擦发痒,口罩型乳罩采用最新技术具有绿色概念,是带给女人的一次革命,’这个虚假广告打出去后,竟然极具诱惑,首批产品畅销,王三运立马下令彻底转产,不久,口罩型乳罩迅速占领了市场。”

    “嘻嘻,这还让人家乳罩厂活不活呀。”陈小宁笑道。

    方纯笑道:“可不是么,市针织总厂下属有一家专门生产乳罩的厂就倒了霉,产品滞销,乳罩厂的厂长急了,马上给有关部门写信揭发口罩厂的不正当行为,正当王三运的口罩厂把全部精力都用在生产口罩型乳罩时,市里领导就下令王三运停产整顿,但王三运就是运气好,云州市正好闹起了流感,口罩又热销了起來。”

    “呵呵……”向天亮笑道,“王三运王三运,运气就是多嘛。”

    方纯接着说道:“但是,流感一爆发,那个乳罩厂的机会也來了,马上把大批积压的乳罩,改造成口罩投向市场,他们的广告词是‘乳罩型口罩,不仅解去您的燃眉之急,而且能给您的面部造型带來丰乳般的美感,’不管这广告词是否吸引大家,至少保护生命的急需,和口罩脱销的现状,使害怕流感的人们非戴不可,乳罩厂趁机大赚了一把,这可把王三运气坏了,他打电话对乳罩厂厂长说,你他妈的揭发我,我也揭发你,反正都不是正当行为,第二天,乳罩厂厂长马上写了几句话送给王三运,王三运一看就乐了,原來那上面是这样写的,‘你是口我是头,你离我会不长寿,我是头你是口,我离你口也发愁,口头相连两皆好,你我还要闹个球,’”

    车里笑声阵阵。

    忽然,方纯道:“王三运陪余主任出來了……他们一定是去酒店吃饭。”

    向天亮乐道:“咱们不噌饭,还是老办法,十分钟之后,你们两个进去,捞一把就走。”

    “能吗,我听说王三运是个犟驴。”方纯道。

    向天亮坏坏的说,“沒关系,只要他想继续当棉纺厂的厂长,他就会心甘情愿的出血。”

    十分钟后,陈小宁和方纯下了车。

    但沒走几步,陈小宁不知道跟方纯说了什么,方纯一个人去了,而陈小宁却折了回來。

    向天亮明白了陈小宁的用意,马上苦笑起來。

    钻进车里,陈小宁就匪夷所思的脱下了自己的红色小内裤。

    向天亮骂道:“他妈的,你疯了。”

    “嘻嘻……我受不了了,突击一下嘛。”

    笑声中,陈小宁解开向天亮裤子的拉链,掏出他的大家伙,揉搓几下后,她抬起屁股,猴急的坐了上去。

    吱的一声,两个人就这么“结合”在一起了。

    陈小宁骑在向天亮身上,迅速的做起了“上下”运动。

    向天亮把着陈小宁的雪白屁股,抡起巴掌抽了一下,“小宁姐,你想被方纯來个当场抓获吗。”

    “嘻嘻……你放心……我交待方纯……让他在里面等一份材料……我,我算过了……沒有十五分钟……他出不來的……你,你加把劲么……”

    “臭娘们,那完事以后,这车上怎么收拾啊。”向天亮哭笑不得。

    “我,我带着香水……完,完事后一喷……保证,保证不留痕迹……天亮……好弟弟……求你了……给姐來点,來点狠的……啊……啊……”

    向天亮不得不打起精神,沒想到陈小宁的瘾头这么大,他只有抓紧时间速战速决了……

    还好,方纯在里面待了将近二十分钟。

    回市区的路上,陈小宁满足的睡着了,她那条红色小内裤,还在向天亮的公文包里……

    收获是巨大的,但问題也很快的随之而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