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0章 各个击破(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在向天亮的提醒下,顾秀云啊的一声,才想起來客厅里还有一个刘若菲在等候。

    “哎呀,要死了。”顾秀云娇靥如火,伸手打了向天亮一下。

    向天亮嘿嘿一笑,“要死你去死,我可不想死哦。”

    “唉,终于被你拖下水了。”顾秀云幽幽的轻叹。

    “不错,你现在上岸去,也是湿的。”向天亮笑道。

    顾秀云拿眼瞪着向天亮,“老实交代,对这一步,是不是早有预谋。”

    摇了摇头,向天亮道:“纯属无奈之举,要不是你发现了我和小宁姐的事,我才懒得理你呢。”

    顾秀云有些气恼,伸手拧住了向天亮的耳朵,“你什么意思,我不够漂亮吗。”

    “呵呵……不是,不是,因为你是敌人,所以才懒得看你的。”

    “那现在为什么又……又要这样呢。”

    向天亮得意的笑道:“原因很简单,征服敌方阵营中的女人,是最有成就感的使命。”

    “呸。”顾秀云啐了向天亮一口,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了,指着客厅方向问道,“她怎么办。”

    “你说我会怎么办呢。”

    “嘻嘻……你能再接再厉吗。”

    “呵呵……你说呢。”向天亮一脸的得意自傲。

    顾秀云伸手在向天亮那里一碰,啊的一声,低头看去,那里早已东山再起,昂首挺立。

    “真是打不垮的大将军呀。”

    十几分钟后,向天亮和顾秀云已來到了客厅。

    顾秀云冲着刘若菲嘻嘻一笑,“若菲,大姐败了,你得为我报仇哟。”

    刘若菲那一双乌黑清纯的美眸,望着向天亮那个已经高高顶起的大帐篷,芳心又羞又怕,羞的是知道自己逃不了“接班”顾秀云的命运,怕的是向天亮那里的巨大无比。

    向天亮进了书房,刘若菲有心想半推半就一番,但顾秀云一面在她耳边低声说着什么,一面用力的推着她,她只有低垂着雪白的粉颈,含羞脉脉地跟着走了进去。

    望着向天亮那坏笑的脸,刘若菲的小脸娇羞晕红,转身就想出去,可是刚一转身,就给向天亮从后面紧紧抱住了。

    刘若菲娇羞不安,一面轻轻的扭着腰象征xìng的挣扎,一面轻声而道:“别……别……这样……在……在……这里不行……”

    只听向天亮道:“别怕,除了顾姐,沒人会知道的……”

    把前戏安排在书房是必须的,因为向天亮在这里安装了录像录音设备,他要为顾秀云和刘若菲留一点“纪念”。

    刘若菲羞得垂头,不敢去看向天亮,向天亮搂着刘若菲,坐在椅子,却沒有马上“动手”,而是低声的笑问道:“刘姐,刚才我和顾姐在房间里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啊。”

    “我……我沒干什么……”

    “真沒干什么吗。”

    “真……沒……”

    “嘿嘿……不老实交代,可要受到惩罚的哟。”

    说着,向天亮的右手,忽地捏住了刘若菲的胸脯。

    “唔……我……我……”

    “快说哦。”

    “我,我听到……你和顾姐……你们……你们在那……那个……”

    “哪个‘那个’啊。”

    “就是,就是那个的……那个……”

    “你偷看了沒有。”

    “沒……沒……”

    “还不老实,我明明看到你在门边偷看來着的。”

    “嗯……我……嗯……”

    “偷看了沒有。”

    “嗯……看……看了……”

    “呵呵,这才乖嘛,快说,你想不想。”

    “我……我……”

    “想不想啊。”

    “嗯……想……想……”

    “这不就好办了嘛。”

    微笑着,向天亮放开刘若菲,让她分开双腿,靠着书桌,面对着自己,重新坐在自己的腿上。

    刘若菲全身又热又软,加上娇羞不已,哪还有力气抗拒,身体和坐姿的一系列调整,都是在向天亮的帮助下完成的。

    “刘姐,先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吧。”

    刘若菲羞羞答答的,手伸向了自己胸前的罩罩。

    向天亮看得忍俊不禁,夏天真是个好季节,沒想到两个女人因为衣服上沒有口袋,居然不约而同的都把那些纸条藏在了罩罩里。

    接过那些小纸条,向天亮看也不看的塞进了抽屉里,右手摊开伸到了刘若菲面前。

    刘若菲不解的看着向天亮。

    “还有。”向天亮端着脸。

    “沒,沒了。”

    “我不信。”

    “真,沒了。”

    “我要检查。”

    刘若菲俏脸更红了,“我……”

    “快打开,我要亲眼看看,里到底还有沒有。”

    “真的,真沒了……”

    “嘿嘿……那我只能亲自动手喽。”

    一对魔爪伸到了刘若菲身上,迅速的游走起來,另一方面,向天亮身体前倾,吻到了刘若菲的脸上。

    顿时,刘若菲被向天亮刺激得身体发抖,左躲右闪,娇啼婉转,娇羞万分……

    清纯秀丽、美貌绝sè的刘若菲,被向天亮这么一阵挑逗,不禁娇躯酸软,芳心一阵迷乱、酥麻,迷乱之中,刘若菲忽然感到胸口一凉,向天亮已解开了她上衣的扣子……刘若菲娇靥晕红如火,在被强迫挑逗起來的**煎熬下,秀美的身体娇羞不安地忸怩晃动,终于靠在向天亮的肩膀上,星眸yù醉,双颊酡红……向天亮趁机给这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宽衣解带、脱衣褪裙……向天亮脱下刘若菲的衬衣,裸露出少妇晶莹雪白的玉肤,然后,他又解开娇丽女人那娇小玲珑的罩罩,顿时,两只柔美怒耸的娇挺玉峰脱围而出,只见玉峰上那两颗娇嫩樱红的x头,一阵眩目的弹跳晃动……向天亮两只手立即捏住两只娇软坚挺的玉峰,不住的揉搓起來。

    “啊……”一声柔弱的娇吟,冲出了刘若菲的双唇,刘若菲在热火yù焰中,忽地感到一只手已经插进了自己的下面……向天亮又解下了刘若菲的裙带,把手伸进了刘若菲的大腿根中,在刘若菲的下身中摸索着、挑逗着……清纯娇羞的绝sè少妇,不堪如此狎玩逗弄,那幽暗的三角裤内chūn露初绽,泉水狂涌……刘若菲秀美清纯的娇靥晕红如火,娇羞不已,终于完全瘫软在了向天亮的怀里……刘若菲芳心娇羞,无奈地只有任由向天亮在自己雪白如凝脂的娇滑身体上抚摸,任由他在自己的下身中轻薄,而她自己,则美眸羞合,羞答答地沉浸在这美妙的刺激之中……向天亮把刘若菲的小内裤褪了下來,露出了她那令人眩目的雪白下体,那儿已是一片泥泞沼泽……

    向天亮把这千柔百顺、秀丽清纯的绝sè佳人放下,再抱起她柔若无骨、娇软如玉的身体,來到隔壁的卧室,这里还留有与顾秀云肉搏战的痕迹,但床单已经换过,向天亮把刘若菲扔到了床上,自己象只狮子一样扑了上去。

    这时,清丽脱俗的大美人刘若菲那冰肌玉骨的雪白身体,已经是片布不存,裸裎在床上的绝sè少妇,那圣洁完美的美丽女体,是那样的晶莹雪嫩,浑身玉肌雪肤光洁如丝、细滑似绸……向天亮压住刘若菲柔若无骨的jīng光玉体,刘若菲秀美的桃腮羞红如火,芳心yù醉,美眸含羞轻合……向天亮张嘴含住那怒耸玉峰上的一粒可爱红点,吮……擦……吸……舔……丽人芳心**万分,娇柔的心弦随着玉峰上那舌头的拨动而轻旋飞扬……

    向天亮冲进去了……进攻,进攻,再进攻。

    在惊涛骇浪中,清纯绝sè的大美人刘若菲开始柔柔的娇啼、轻轻地呻、吟,“啊……啊……嗯……嗯……你……啊……你……啊……啊……”

    当向天亮深深的进入,刘若菲娇更加羞涩地娇啼婉转,“……啊……你……好……大……嗯……啊……啊……你……啊……轻……啊……轻点……啊……啊……你……啊……轻……轻……一点……啊……嗯……啊……啊……你……啊……啊……你……啊……进……进……去得太……太……深……了……啊……”

    清丽绝sè的丽人娇羞承欢、含羞娇啼……刘若菲羞红着脸,娇羞无奈地挺送着雪白柔美的玉体,配合着向天亮的疯狂进攻……

    “哎……哟……呜……”在美貌清纯的绝sè少妇刘若菲一声悠扬艳媚的娇啼声中,一阵男欢女爱终于云消雨歇……

    许久,从激情中慢慢滑落下來的娇丽女人,娇靥晕红,娇羞无限,香汗淋漓,娇喘吁吁。

    向天亮从刘若菲身上翻下來,笑望着身旁这个千娇百媚、清纯绝sè的美貌尤物那娇羞晕红的美丽娇靥,sè迷迷地问道:“怎么样……舒服吗……”问得刘若菲貌美如花的绝sè丽靥晕红如火,娇羞万分,难已启齿……

    可是,充满征服感的向天亮,依然不依不饶地问:“怎么样,要不要再战三百回合啊。”

    “别……”刘若菲无奈,只有羞答答地道,“嗯……你……你……进……进去的……好……好深……”

    向天亮又坏坏的问:“那舒服吗。”

    美貌绝sè的刘若菲,娇羞无奈声如蚊鸣地道:“很……舒……舒……服……”

    说完,刘若菲娇羞无限地低垂下雪白优美的粉颈,把一具洁白耀眼、柔若无骨、一丝不挂、雪白美丽的圣洁玉体,深深的埋进向天亮的怀中……

    正在这时,客厅里突然响起了手机铃声。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