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5章 借兵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望了陌生男人一眼,第一个感觉,这个人是冲着自己來的。

    果不其然,当两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陌生人倏地伸手,朝向天亮的右肩膀拍來。

    向天亮早有准备,右肩一耸,右臂上扬,装作要在脸上挠痒的姿势,右肘却撞向了陌生人的小臂。

    一声闷响,肘臂相交,两个的身体都震了一下。

    对方的力道很大,向天亮明白,这不是无心之举,而是有意的攻击。

    來而不往非礼也。

    向天亮的右手从挠痒的姿势,突然向上向外展开,象是在伸懒腰,右手非拳非掌,向陌生人头上砸了下去。

    陌生人显然沒料到向进天亮会反击,而且反击不但出其不意,还如此的又准又狠。

    一边后退,陌生人一边伸手去挡向天亮的手臂。

    向天亮还是侧着身,根本沒有正眼去看陌生人,陌生人后退,伸手,被他彻底无视,双腿一滑紧跟而上,右手仍然顽固的向陌生人的头上落去。

    陌生人退到了墙边,已退无可退,摆开架势,双手挡向了向天亮的右手。

    不料,在向天亮的右臂要落下的时候,却忽地停止了下落。

    只见向天亮象个醉汉似的,身体忽地一个踉跄,剧烈的摇晃起來。

    在身体的摇晃中,向天亮的右手不见了,随之而出的是左手,不知道是怎么冒出來的,竟在眨眼之间,到了陌生人的右臂腋下。

    但是,向天亮的左拳只碰到陌生人的衣服,就生生的停住了。

    点到为止,见好就收,得饶人处,决不能痛下杀手。

    陌生人脸色惨白,知道向天亮是手下留情,否则自己的右臂就废了。

    “向天亮。”

    “干什么。”

    “是向天亮。”

    “干什么的。”

    向天亮背对着陌生人,说话声又冷又酷。

    “可否借一步说话。”

    “不能。”

    “有人托我带句话。”

    “说。”

    “他要买你手中的录像带。”

    “谁。”

    “对不起。”

    “谁。”

    “如果能见面,就能知道。”

    “三天后联系我。”

    “好。”

    向天亮不再开口,抬脚向楼下走去。

    陌生人冲着向天亮的背影道:“兄弟,多谢手下留情。”

    摆摆手,向天亮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

    回到联合办公区,向天亮点上一支烟,一边吸着,一边想着陌生人的出现。

    对方坐不住了。

    尽管还不知道这个“对方”是谁,但向天亮还是精神为之一振。

    沒有目标的搏弈,是件令人痛苦的事,现在对方主动的跳了出來,可谓正中向天亮下怀。

    之所以提出三天之约,是向天亮苦于缺少帮手,身边沒有值得信任的人。

    思索了一阵,向天亮拿起手机离开联合办公区,來到地下停车场自己的车里。

    來这里是为了打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因为这个电话,是打给老伙计,远在滨海县的邵三河。

    一个月过去了,官复原职的邵三河,应该重新掌控了县公安局了吧。

    电话一通,向天亮嚷了起來,“三河兄,你还好吧。”

    邵三河也很是惊喜,“天亮,是你啊。”

    “呵呵……把我给忘了吧。”

    “我忘了,你才忘了呢,是你自己乐不思蜀了吧。”

    “唉,小孩子沒娘,说來话长,一言难尽啊。”

    “哈哈,不会是万花丛中难起身吧。”

    “我呸,呸呸呸,三河兄,你怎么能诬蔑革命同志呢。”

    “沒关系沒关系,我就算你身在曹营心在汉,向天亮同志在云州流连忘返而已。”

    “呵呵……”向天亮乐呵着问道,“快说快说,你现在怎么样了,必洋兄怎么样了,咱们县里怎么样了。”

    邵三河道:“一切都很好,张蒙调到市局去了,周必洋现在是常务副局长,我们和黎政委一起,清洗了一批人,县公安局比以前更稳定,至于县常委会,徐宇光和姜建文进去后,一直沒有进行调整补充,县纪委由陈美兰副书记兼管,常务副县长一职由杨碧巧副县长代理,并列席县常委会会议……总之,现在的滨海县,陈美兰副书记虽然是第三把手,但基本上掌握了话语权。”

    向天亮笑道:“那就好那就好……他妈的,别吃了大亏,连后院都让人家给抄了。”

    “现在还差一大截啊。”

    “还差什么。”

    “你不回來,我们在市里还直不起腰來嘛。”

    向天亮又叹了一声,“沒办法,我他妈的现在是狗腿子的干活,吃人饭遭人难哟。”

    “哈哈,省委组织部大员,见官大一级,威风凛凛啊。”

    “那倒也是,可惜我不是那个命哟。”

    邵三河问道:“哎,几时回來啊。”

    “国庆节吧。”

    “能确定吗。”

    “除非我自己不愿意。”

    邵三河笑道:“那们等着你荣归故里了。”

    “呵呵……应该说我胡汉三又回來了还差不多。”

    “不管用啥词,反正就是翻身农奴把歌唱。”

    向天亮问道:“三河兄,你能离开滨海几天吗。”

    “哦,有事。”

    向天亮嗯了一声,“你能不能离开滨海几天。”

    “沒问題,有必洋在嘛。”

    “如果我要必洋也一起來呢。”

    “那也沒事,老黎政委在啊。”

    “噢……”

    邵三河道:“都是兄弟,你就说吧。”

    向天亮说道:“事情很大,有点棘手,我需要制造一个我自己不在现场的迹象,所以我想到了你们。”

    “我明白了,你为什么不去找余中豪。”邵三河问。

    “他在省厅也不容易,婆婆多,很多事情也身不由己,还是在关键的时候再把他抬出來吧。”

    邵三河又问道:“你的具体安排呢。”

    “一,你们三天内过來,二,不能让别人觉察出來你们离开了滨海县,三,到达云州后,再用公用电话打我手机,我再带你们去安全房。”

    “好,三天内,我和必洋准时到达云州。”

    通完电话,向天亮正要下车,楼梯口却出现了一个人。

    是陈小宁。

    原來,向天亮下來的时候,恰巧被陈小宁看到,她正想找个机会跟向天亮“一起”呢,她岂能白白放过,就悄悄的跟到了地下停车场,但看到向天亮坐在车里打电话,她沒敢打扰,直到向天亮关了手机,她才从楼梯口“蹦”了出來。

    钻进车内,陈小宁嘻嘻一笑,扑在向天亮身上不肯起來了。

    白花花的屁股,翘得高高的,诱人极了。

    向天亮无奈的一笑,开着车出了地下停车场。

    轿车在街上缓行。

    陈小宁一边要求去她家里,一边伸手拿出了向天亮的那个东西。

    向天亮乐道:“小宁姐,你想让我和你老公决斗吗。”

    “他带着孩子去乡下我婆婆家了,要两天后才能回來呢。”

    向天亮哦了一声,心里一动说道:“太好了,我正要借你用用。”

    “嘻嘻……说什么借不借的,你随便用就是了。”陈小宁一边“忙碌”一边笑道。

    “臭娘们,我在说正经事呢。”向天亮笑骂着,伸手在陈小宁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陈小宁这才坐起了身子,“什么事呀。”

    向天亮吩咐道:“这两天,你吃住都在我那里,我要你看完那四十多盒录像带,把上面你所认识的人,全部都记录下來。”

    “哦……行,可是两天内,恐怕看不完吧。”陈小宁点着头道。

    向天亮哦了一声,“沒办法,问題是我不认识几个人啊,这样吧,我去买两台电视两台录像机,叫顾秀云和刘若菲过去一起看。”

    听说顾秀云和刘若菲也要去,陈小宁老大的不情愿,“天亮,一定要两天内完成吗。”

    “怎么,不高兴顾秀云和刘若菲去吗。”向天亮问道。

    “嗯,你是我的。”陈小宁小声道。

    向天亮骂道:“他妈的,别忘了你是有夫之妇,你是有孩子的女人,你不能忘了你的责任。”

    陈小宁红着脸,又扑到了向天亮身上,“别生气嘛,我,我哪敢独占你呀……可是,可是,你总不能不讲个先來后到么。”

    “这还差不多。”向天亮抚摸着白花花的大屁股,笑着说道。

    陈小宁娇声道:“那你晚上总要回來陪我吧。”

    “那是当然的了。”向天亮笑着问道,“小宁姐,你的两个泉眼还有泉水吗。”

    “还说呢,为了留给你吃,我家宝宝都改喝奶粉了。”陈小宁嗔道。

    “呵呵……谢谢小宁姐喽。”

    陈小宁问道:“录像带的事很重要吗。”

    点了点头,向天亮道:“非常重要,还能关系到你能不能到高部长身边当秘书的事。”

    “对了,我正要跟你商量呢,你看我给高部长当秘书合适吗。”

    向天亮笑道:“最合适不过了,一方面,你当上秘书后,马上能提到正科级,待上三五年后离开,至少也是个副处级,另一方面,以后我回滨海县后,你如果想我,可以陪着她一起來找我,多方便啊。”

    陈小宁低声问道:“你们……你们也那个了。”

    “嗯,你不会吃醋吧。”

    陈小宁摇了摇头,“反正我也明白了,你不属于任何一个人,我只要我的那一份。”

    这时,向天亮刹住了车,他要确认后面有沒有跟踪者。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