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2章 他不该死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云州市人民路五角场,是著名的五路交汇之处,也是向天亮每次进入“安全房”的起点。

    这里街道密布,出口众多,的确是个摆脱追踪者的好地方。

    向天亮驾着越野车,在陈铁龙的提示下慢速前进。

    而后面那两辆别克轿车,仍然不离不弃的跟着。

    前面是个十字路口,陈铁龙忽地喊道:“加速通过。”

    越野车呼啸着,猛然的奔跑起來,从六十码到一百六十码,不过才六秒钟。

    在即将完成转弯的时候,向天亮通过后视镜瞥了一眼,他看到一辆大卡车突然出现,横在街道中间,那两辆别克轿车不见了。

    但是,右后方又出现了一辆黑色轿,它急吼吼的超车追了上來。

    显然,它也是跟跟踪者,对向天亮和陈铁龙这样的高手來说,这种判断并不难。

    更何况陈铁龙拿出了望远镜,近距离的认出了对方,“沒错,开车的是地下超市的保安队长。”

    “陈兄,确定了吗。”

    “确定。”

    “何不來个杀一儆百。”

    “我正是这样想的,杀人还不敢,让他去医院躺几天还是可以的。”

    说着,陈铁龙掏出了一支手枪,咔嚓一声打开了保险。

    瞄了一眼陈铁龙手中的枪,向天亮笑了。

    “陈兄,五十米的距离,你这把枪恐怕打不爆轮胎啊。”

    “拜托兄弟,缩短一半距离吧。”

    “好嘞。”

    向天亮突然猛踩刹车,竟生生的将越野车停了下來。

    陈铁龙不失时机的将上身探出车窗外,朝着后面的车连开五枪。

    “轰……”

    后面的车在街道上打滚。

    越野车又跑了起來。

    顺利到达安全房。

    向天亮沒有开车进入车库,他发现,后面跟來了一辆同样的越野车,在后面二十米处停下了。

    “兄弟,对不起啊。”

    “你的人。”

    “是,你的安全房对我來说,可以去掉安全二字了。”

    向天亮笑道:“事过境迁,别管我的闲事,咱俩还是兄弟。”

    “君子一言,万马不追。”

    向天亮下车,很快的进屋出屋,拎着一个帆布包,包里装的正是那些录像带。

    陈铁龙拿起车后座的旅行包下车,冲着向天亮挥挥手,向后面那辆越野车跑去。

    向天亮明白,陈铁龙是要带着一袋的空带子掩护自己。

    不需要说谢谢,向天亮开着车,跟上了陈铁龙的车。

    原路返回。

    在快到五角场的时候,向天亮突然发现,后面多了三辆一模一样的越野车。

    向天亮不得不佩服陈铁龙,不愧为省委书记的的带枪侍卫,一下子能同时调动五辆进口越野车,这一点他这个临时工就无法做到,他只能是单枪匹马的去走独木桥。

    比想象中的顺利。

    向天亮的车,安全到达省委大院。

    看到手拿微冲的武警,向天亮松了一口气。

    五辆越野车有两辆进入省委大院,除了向天亮,还有陈铁龙坐的那辆。

    向天亮将帆布包扔给陈铁龙,“陈兄,我把包袱交给你了。”

    “谢了。”

    “但是。”

    “兄弟,要我请客。”

    向天亮摇了摇手,“这车哪來的。”

    “军区特种大队的。”

    “好车。”

    “喜欢。”陈铁龙笑问。

    “嘿嘿……知我者,陈兄也。”

    “好吧,借你玩几天。”

    “这个……可以吗。”向天亮有些不好意思。

    “沒办法,我欠你的。”

    “为什么。”

    陈铁龙笑道:“因为我刚接到报告,你的那辆桑塔纳,在大河路被人烧毁了。”

    “啊……”向天亮傻眼了。

    正在这时,组织部方向,传來了急促的喊声。

    “不好了……有人跳楼了。”

    “快來人啊……”

    “刘副部长要跳楼了。”

    向天亮和陈铁龙都听到了。

    两个人互视一眼,双双推门下车,向组织部小楼跑去。

    组织部小楼其实不止三层,除了三层办公用的,上面还有阁楼,加上地下室半层,足有十六七米之高。

    楼外的草坪上,已有几十人翘首仰望。

    阁楼顶上,站着一位白发飘飘的老人,正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刘书友。

    向天亮一边分开人群进去,一边《天天书吧》楼上的刘书友惊讶万分,一日不见,刘书友竟满头白发,可见其绝望之极,和内心的崩溃。

    陈铁龙走到向天亮身边,“这个老家伙,自杀也不找个办法。”

    “录像带的事,和他有关吗。”向天亮问道。

    陈铁龙冷笑一声,“岂止是有关,应该是非常有关。”

    “哎,你早知道了。”

    陈铁龙低声道:“我听说,他还有其他问題,省纪委早把他给盯上了。”

    楼上有人苦劝,楼下看热闹的人越來越多,向天亮看到,几位省委领导也赶过來了。

    连省委书记李文瑞也到了。

    李文瑞绷着脸,看一眼楼上,转身朝向天亮和陈铁龙走过來。

    “你们两个还楞着干什么,快想个办法。”

    陈铁龙道:“报告书记,我们沒有办法。”

    “你们是行家,快上楼劝劝刘书友。”李文瑞挥着手。

    向天亮低声的问陈铁龙,“姓刘的该不该死。”

    “好象,好象命不该死吧。”陈铁龙说道,“你想啊,省委大院几百号人,比他官大的起码有三十位,他在组织部不过也是排行老四,他有资格在省委大院里兴风作浪吗。”

    向天亮轻轻笑了,“那咱们得让他活着,他活着,会有很多人睡不着。”

    “你有办法。”陈铁龙问。

    抬头望了望,再看几米外的梧桐树,向天亮点着头说,“我有个办法可以试试,但需要借你的肩膀一样。”

    “什么办法。”

    向天亮把嗓音压得更低,“我想逼他跳下來……”

    听完向天亮说的,陈铁龙摇着头道:“这能行吗。”

    “这叫活马当死书医。”向天亮笑了笑。

    将信将疑的陈铁龙,独自往前走了几步,正是刘书友可能的坠落点,而他身后二三米处,就是那棵枝盛叶茂的梧桐树。

    向天亮退到墙边,向陈铁龙伸出三根手指头。

    陈铁龙向着向天亮的方向走了三步。

    这样,向天亮和陈铁龙以及梧桐树,三点在一条直线上。

    陈铁龙站在这条“直线”的中间,离梧桐树四五米,离向天亮五六米。

    向天亮朝陈铁龙翘了翘大拇指,突然仰头,对着楼上长啸的一声。

    “刘书友……你这个胆下鬼……快跳啊……刘书友……你完蛋了……他妈的刘书友……你这个孬种……你这个混蛋……你在等什么啊……刘书友……胆小鬼……你跳啊……”

    向天亮的喊声,尖厉而渗人,高亢而持久。

    所有的人都被震住了。

    阁楼顶上的刘书友,凄惨的一笑,突然身体摇了摇,迎着中午的阳光跳下來了。

    无数人在惊呼。

    刘书友的身体,在地球重力的作用下,变成了自由落体。

    就在这时,向天亮也动了,快如闪电,动如脱兔。

    向天亮奔跑的方向,正是直立在草坪上的陈铁龙。

    刘书友在急速下坠,他在空中的运行轨迹,应该是一条弧线,因为他是用力跳下來的。

    向天亮猜得不错,刘书友的下坠点,应该在陈铁龙和梧桐树之间。

    眼看着刘书友的身体,已堕过了一半高度,离地面的距离只剩下七八米。

    向天亮已到陈铁龙面前。

    陈铁龙双手合掌伸了出去。

    向天亮的左脚,在陈铁龙的双掌上点了一下,身体飞了起來。

    陈铁龙大喝一声,沉腰扎成了马步。

    向天亮在长啸,右脚已踏上了陈铁龙的肩膀。

    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连呼吸都屏住了。

    除了风声,省委大院是死一般的沉寂。

    刘书友的身体,带着风声向地面砸來。

    八米,七米……六点五米,六米,五点五米,五米……向天亮的身体在飞,他借着陈铁龙的肩膀,腾空的高度达到了四米以上。

    恰到好处的碰撞。

    向天亮的身体,狠狠的撞在了下坠的刘书友的身上。

    一声惨叫,刘书友的身体,改变了下坠轨迹,被撞向了梧桐树伸出的枝杆上。

    哗哗声中,刘书友的身体变成了肉球,在枝盛茂叶的梧桐树上翻滚、跌落。

    刘书友得救了,他被卡在梧桐树的最后一个杈上,还会叫喊,只是伤得不轻。

    向天亮比刘书友惨多了。

    在撞击刘书友的一刹那,向天亮发出了自己身上的全部力量。

    全力而为的后果,是向天亮自己滞在空中。

    接着,他自己变成了自由落体,重重的砸向了地面。

    四五米的高度,本來对向天亮來说,是完全可以掌控自己的身体的。

    可惜力道用尽,人在风中,身不由己。

    倒霉的是,向天亮的左臂先砸在地上。

    一定的条件下,绿油油的草坪,也可以成为英雄的杀手。

    骨头断裂的声音,清而脆。

    向天亮痛苦的咧着嘴。

    陈铁龙第一个跑了过來,“兄弟……”

    “他妈的……老子为了救……救个糟老头……亏,亏大发了……”

    陈铁龙抱着向天亮,一边怒喊着,“救护车,救护车……”

    李文瑞也过來了,“铁龙,小向沒事吧。”

    向天亮苦着脸,痛得脸上汗水真冒,“报告书记,我……我……”

    眼一闭,头一歪,向天亮昏过去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