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3章 还有得忙啊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身负重伤,被送进了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三个小时以后,手术完毕,向天亮已躺在特护病房的床上。

    样子着实吓人,不但左手从手腕到肩膀都打着石膏,左小腿也砸成骨折,同样绑着石膏。

    根据李文瑞的指示,陈铁龙一直守在医院,直至特护病房,陈铁龙也是第一个和向天亮说话的人。

    望着向天亮,陈铁龙一脸的奇怪,“我不明白,你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你可能沒有看到。”向天亮苦着脸,“在我和刘书友相撞的一刹那,我腰上中了一梭标,我根本沒有想到省委大院里会有这样的高手,这一梭标顿时让我泄了气,所以我等于是是砸在地上的。”

    “梭标,什么梭标。”陈铁龙顿时凝重起來。

    “这是一种流传于我们清河一带的暗器,梭标其实是一种俗称,因为它的形状象个梭标,其实只有两枚绣花针那样粗细,比绣花针还要短,大约一寸多一点,尾巴上有须,能稳定飞行的轨迹,这种梭标要时沾上毒药,就是一种致命的杀人武器,但是它很轻,能发射梭标的人,一定有相当的内功。”

    “这种梭标是怎么发射的。”陈铁龙听得耸然动容。

    “很简单,它的发射工具是竹筒,竹筒可长可短,长的有两尺,短的仅三寸,功力高的人使用的竹筒越短,但它的发射方式是用嘴吹。”

    陈铁龙问道:“这枚梭标现在在哪里。”

    “医生告诉我,大概你去吃午饭的时候,省公安厅的余中豪來过,梭标被他拿走了。”

    “有余中豪出马,应该能查到梭标的主人吧。”

    向天亮微微点头,“余中豪对梭标应该不会陌生,清河习武之人甚多,用暗器伤人的事件不少,他以前可能亲自处理过。”

    “你的估计是什么。”陈铁龙问道。

    稍作思考,向天亮道:“一,难以确定是射我还是射刘书友,二,射击距离绝对不会超过二十米,三,射击的方向來自李书记所站的位置周边,以李书记为中心,不会超过半径五米的范围。”

    陈铁龙吃了一惊,“我想想……当时李书记周围站满了人,但相当一部分都是领导啊。”

    “高手在民间,这句话要改改了,省委大院果真是藏龙卧虎啊。”向天亮感叹道。

    陈铁龙微微的笑了,“你是希望我去查梭标的事。”

    “对。”向天亮点着头,“我觉得你要回省委大院去,而且是马上,因为你的任务是保护李书记的安全,因为我们谁也不知道接下來会发生什么事情。”

    陈铁龙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李书记特别交待过,你的安全就落在我的身上。”

    向天亮轻轻的笑了,眼睛斜向一边的墙上,并连着眨了两下。

    白色的墙上,一个红色的光在闪烁,在跳动。

    陈铁龙看得脱口而出,“摩尔斯密码。”

    “是的。”

    “噢……你的帮手到了。”

    向天亮笑道:“所以,你可以放心的走了,我这边你尽管放心好了。”

    “也行,我明天再來看你。”

    “噢,对了,刘书友怎么样了。”向天亮问道。

    陈铁龙笑道:“你这撞真是巧了,他除了断了五根肋骨和一个手腕以及肌肉挫伤和皮肤擦伤,要害的地方居然都完好无损,现在他也住在这一层,你们隔两个病房,你这边是我的人守卫,他那边省纪委已经接管了。”

    “这么快啊。”

    陈铁龙点头道:“这也算是防止他第二次自杀吧,跳楼事件发生后,省委召开了临时常委会议,决定由省纪委对刘书友进行调查,虽然还沒宣布双规,我想也就一二天的事吧。”

    “好啊,等着拨出萝卜带出泥吧。”向天亮又笑了。

    “那是肯定的。”陈铁龙站了起來,“那我走了,你还有什么话吗。”

    稍稍的思考了一下,向天亮说道:“一,我有一种预感,或者叫念头,反正不是很好,我希望你这段时间别离李书记左右,二,关于那枚梭标,居然沒沾毒药,这很违反常规,因为无毒的梭标是杀不死人的,所以我判断,很可能在我中标之前,发标人已经发射过一枚毒标了,只是沒射中才急忙之中发了第二标,或者是他匆忙之中拿错了梭标,忘了使用有毒的梭标,我建议你将现场仔细的搜查一遍,三,那枚梭标的射击目标应该是刘书友,目的是杀人灭口,我建议加强对刘书友的看护,四,你在追查射标人的时候可以注意这样几个细节,这个人很健壮,肺活量大,两腮肥大,作深呼吸以后心跳变幅不大,特别是最后一条,圈定嫌疑人后,可以直接用这个方法进行测试,五,尽快画出现场示意图,确定当时现场有多少少人,都是谁,每个人的具体位置,我想一旦确定了这些,嫌疑人将会自动浮出水面。”

    一边点头,陈铁龙一边笑道:“你不当警察,实在是警界巨大的损失啊,放心吧,我一定会抓住那个家伙的。”

    陈铁龙告辞走了。

    向天亮闭上眼睛,很想睡上一觉,但他睡不着。

    好兄弟邵三河和周必洋已经到了,他们就住在医院对面的宾馆里,刚才墙上的红色光点,就是邵三河和周必洋发送的信号。

    向天亮很想与邵三河和周必洋,但现在不行,自己身不由己,外面又岗哨林立,邵三河和周必洋不方便公开亮相。

    正在胡思乱想时,一阵轻盈的脚步响起,有人走进了病房。

    向天亮精神一振,马上微笑起來,“是我们敬爱的部长同志吧。”

    “你怎么知道是我。”高玉兰在病床前坐下,握住了向天亮的右手。

    还是闭着眼睛,向天亮低声道:“只要是我的女人,我都能记得住她的脚步声。”

    “是吗。”高玉兰有些感动,顿了顿问道,“小向,你的伤怎么样。”

    向天亮轻轻的一笑,“你沒问医生吗。”

    高玉兰低声道:“医生说,李书记特别吩咐,对外就说你的伤势非常严重,其实沒什么大问題,这些石膏都是故意装上去的。”

    “嘿嘿……是这样的。”

    “小向,你,你吓死我了。”高玉兰娇声低嗔,在向天亮手上拧了一下。

    向天亮低声坏笑,“放心吧,你如果需要,我马上可以生龙活虎的为你耕耘。”

    “去你的,在这里还想歪事。”高玉兰嗔道。

    向天亮故作不高兴状,“哎哎,说过了的,除了工作,别在我面前摆部长的臭架子。”

    高玉兰有些委屈,“我摆架子了吗,我沒摆嘛。”

    “嗯,还好。”向天亮笑着问道,“兰姐,说点正事听听吧。”

    “工作么,还有得忙啊。”高玉兰道:“刘书友是试点办负责人,他出了问題,你们试点办的影响肯定不少,部党委已经作出决定,由四处处长戈文斌暂时负责试点办的全面工作。”

    “呵,戈文斌是你的手下,你如愿以偿了。”向天亮笑道。

    高玉兰问道:“我还要问你呢,你不在期间,你认为你的第五组由谁负责为好。”

    “部里沒定吗。”

    “沒有,戈文斌和王国信都建议由你指定。”

    向天亮哦了一声,“兰姐,那你说我该选谁呢。”

    高玉兰看着向天亮,“第五组是你的一亩三分地,你说了算。”

    “顾秀云。”

    “她,为什么。”高玉兰有些意外。

    向天亮笑了笑,“你先说她为什么不行。”

    “她是刘书友的亲信,其他倒是无可挑惕,业务业,在第五组是首屈一指。”高玉兰道。

    向天亮笑道:“这不就行了么,刘书友有问題,并不代表顾秀云就有问題,再说了,当领导的谁沒几个亲信啊,我不就是你高玉兰的亲信吗。”

    高玉兰笑着问道:“你选顾秀云,不仅仅是因为她的业务能力吧。”

    “你说呢。”向天亮反问。

    稍作停顿,高玉兰小声问,“你把她也吃了。”

    “嗯。”

    “果然是这样。”高玉兰有些醋意了。

    向天亮不好意思的笑了,“兰姐,你刚才不是说第五组是我的一亩三分地吗,我的地盘我作主,第五组的女人,当然都要归我支配。”

    高玉兰啐了一口,“呸,你还真把自己当皇帝了。”

    “呵呵……连部长都是我的胯下之臣,何况第五组乎。”

    “这么说……这么说,除了顾秀云和陈小宁,连刘若菲也被你吃了。”

    “嗯。”

    “大坏蛋,你忙得过來吗。”

    “放心,我忙得过來,不就四块承包地嘛,不会抛荒的。”

    高玉兰幽幽道:“有了新人,忘了旧人。”

    “兰姐,你是她们的老大,大气一点嘛。”

    高玉兰红着脸道:“你不会……不会把我们四个凑在一起吧。”

    “呵呵……我就是这么想的,兰姐你不是喜欢打麻将吗,你们四个正好凑成一桌,都是自己人,正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呸……羞死人了。”

    向天亮望着高玉兰高耸的胸脯,得意的笑了。

    高玉兰无奈的笑着,好在她早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然非打翻醋缸不可。

    正在这时,有人推门而进,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