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4章 她必须听我的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扭头朝病房门口一看,立即咧着嘴乐了。

    说曹cāo曹cāo到,站在门口的正是顾秀云。

    顾秀云不是空着手來的,两只手都着东西,一只手提着吃的,一只手提着穿的。

    看到高玉兰也在,顾秀云马上停在门口,俏脸也噌的红起來了。

    “高部长,您……您也在呀。”

    高玉兰只哦了一声,端着脸,不冷不热的。

    顾秀云有些尴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拿眼睛瞅了瞅向天亮,希望他帮着说句话。

    向天亮故意不开口,他想看看高玉兰的表现,便索xìng连眼睛也闭起來了。

    很快的,高玉兰瞥了向天亮一眼,马上明白过來了,向天亮最讨厌她摆架子,这个时候要是这样,惹他不高兴,自己被“抛荒”就惨了。

    高玉兰站起身着,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來都來了,还站在门口干什么,快进來吧。”

    顾秀云这才慢慢的走了过來,“我,我來看看向组长,马上……马上就走。”

    “都买了什么东西啊。”高玉兰看着顾秀云手上的袋子。

    “一些水果、营养品,还有,还有一些换洗的衣服……”

    高玉兰似笑非笑,“哟,想得真贴心真周到啊。”

    顾秀云很是窘迫,脸又一次红了。

    “咳,咳……”

    向天亮轻轻的咳嗽,是在有意提醒高玉兰。

    高玉兰回头看了向天亮一眼,对顾秀云说道:“顾秀云,你既然來了,就不要回去了,小向这里不能缺人,你留下來照顾他,明天我派人來换你,还有。”高玉兰从随身带着的包里拿出五百元钱,交给顾秀云道,“还有,你抽点时间上街一趟,帮我给小向买点他爱吃的东西。”

    顾秀云唯唯诺诺的应着。

    高玉兰摆摆手,扭着丰满的屁股走了。

    顾秀云跟到门口,确认高玉兰真的走了,才倚着门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有必要这么害怕吗。”向天亮颇是不以为然。

    不料,顾秀云走过來,坐到床边,一言不发,抓着向天亮的手摇了摇,两行眼泪刷刷的流下來了。

    向天亮吃了一惊,“顾姐,你这是怎么了。”

    “我,我……呜……”顾秀云趴在床上抽泣起來。

    向天亮一想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别哭了,多大的事啊,不就是刘书友的事么,他是他,你是你,扯不到一块去的。”

    在组织部里,谁都知道顾秀云是刘书友的亲信之一,现在刘书友倒霉了,顾秀云的命运可想而知。

    “小向,现在……现在只有你,你能帮我……你不帮我,我……我在组织部就待不下去了。”

    “别哭了,我有话问你。”

    顾秀云总算慢慢的抬起了头,一边擦着脸上的泪水。

    “我问你,你和刘书友有沒有经济上的瓜葛。”

    “绝对沒有,就是逢年过节时,我给他家送过小礼物,每次价值顶多一二百而已,。”

    “送点小礼不算什么事,那其他方面呢。”

    “也沒有。”

    “那人家为什么都说你是他的亲信。”

    顾秀云低声道:“那不是有几次内部测评,我帮刘书友拉过票,人家就那么说了,还有……还有,我现在这正科级别都快八年了,我也想往上靠靠么,所以,所以这两三年,我往刘书友那边走得近了一些……”

    向天亮摇着头说,“你要有思想准备,纪委说不定会找你谈话,有事沒事,都会找你。”

    “这个我知道……”

    说着,顾秀云的眼泪又流下來了。

    向天亮一边为顾秀云擦着眼泪,一边轻轻的笑起來。

    “人家快倒霉了,你还笑。”顾秀云恼道。

    向天亮低声笑道:“一夜夫妻百rì恩,怎么说你现在也是我的女人,我能不帮你吗。”

    “怎么……怎么帮我呀。”顾秀云小声问道。

    “呵呵……”

    “快说呀。”

    向天亮笑道:“刚才那,我和高部长说了,你不但沒有问題,而且还会代理我的五组组长一职。”

    “不,不会吧。”

    组织部是个最讲究论资排辈的地方,象这次干部选拨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办公室,虽然只是个临时机构,但人员安排上还是有严格的规定,五个工作组的组长,必须由副处级以上干部担任,顾秀云只是个正科级,能代理组长一职也算是破格了。

    “真的,兰姐,我沒跟你开玩笑。”

    “高部长她,她能答应吗。”顾秀云还是不相信。

    “我刚才提出來了,而且我敢肯定,她会答应的。”

    “你凭,凭什么呀。”

    向天亮的手在顾秀云的胸脯上捏了一下,“臭娘们,你还沒明白吗。”

    顾秀云楞了楞,“你和高部长……你们,你们……与你和我一样。”

    向天亮嗯了一声,“你放心吧,她听我的,在我眼里,她和你一样,沒什么了不起的,当然,你明天要找个时间去找她,我想她会改变对你的态度的。”

    “她能改变对我的态度吗。”

    “哼,她必须听我的她要是不听话,我揍她的屁股。”

    “那我听你的,明天找她去。”

    向天亮又笑道:“你就等着吧,等试点工作结束,我让她把你提为副处级。”

    “真的吗。”

    “但是。”

    “但是什么。”

    向天亮的手,在顾秀云胸前的突出处捏着,“但是,你得让我满意哟。”

    顾秀云红着脸道:“你要我,要我怎样做,你才满意呢。”

    “哼,我身负重伤,你一句问候都沒有,我能满意吗。”

    顾秀云羞涩的笑了,“对不起,我心里一急就忘了。”

    “看在你买了这么多东西的份上,不怪你了。”

    “伤得重吗。”

    “不重。”

    “哎,你想吃什么跟我说,我去帮你买。”

    “呵呵……我想吃你。”

    顾秀云娇羞的看着向天亮,“你行吗。”

    “开个玩笑哦。”向天亮收起了笑容,“顾姐,我这里不用你陪,你还是帮我办几件事吧。”

    “什么事你说。”

    向天亮道:“一,我公文包里有我的一枚橡皮子弹和一封信,你帮我送到对面的宾馆,找一两个叫邵三河和周必洋的人,看到我的手机,他们就相信你,然后你把子弹和信交给他们就行了,二,帮我打个电话给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余中豪,让他过來一趟,我有话跟他说,三,你通知方纯,让他明天到我这里來一下。”

    顾秀云咦了一声,“余中豪我认识,他好象就在楼下呀。”

    向天亮微笑着摇头,“必须得明天见,今天见他沒有用处。”

    “小向,我的事……我的事真的沒有问題吗。”顾秀云还是不放心。

    “要不要我现在就打个电话,向高部长确认一下啊。”向天亮笑问。

    顾秀云急忙摇头,“先不用了吧。”高玉兰看到自己在向天亮这里,现在就打电话,她不一定会接受,弄不好还会恰得其反。

    “呵呵……其实沒事的,你们以后还会以姐妹相称呢。”

    顾秀云红着脸嗔了向天亮一眼,“你把咱们的事告诉她了吗。”

    “咱们什么事啊。”向天亮一脸坏笑,右手极不老实,撩起顾秀云的衣服,伸进了顾秀云的罩罩里,顾秀云身体一颤,却沒有后退,反而更靠前一些,让向天亮动作起來更加方便。

    “就是……就是那个事呗。”顾秀云的一只手也不安份了,慢慢的爬进被子里,伸到了向天亮那里。

    “呵呵……”向天亮坏坏的笑道,“就是我不告诉她,她迟早也会知道的,刘书友出事,刘书友手下的人肯定会倒霉,你也是其中之一,我凭什么要帮你,这个用脚后跟也能想得出來嘛。”

    “嗯……”顾秀云点点头,忽然身体又颤了一下。

    原來,顾秀云的手碰上了向天亮那里,那里突地一个立正,正向她打着招呼呢。

    “怎么样,它完好无损吧。”向天亮笑着问。

    “嗯,仍然……仍然生龙活虎。”顾秀云羞涩的点头。

    “它饿了呢。”

    “嘻,可你受伤了。”

    “可它沒受伤。”

    “能,能行吗。”

    “当然能,必须能,肯定能。”

    望了望门的方向,顾秀云低声说,“现在,现在不行吧,要不,我先替你办事,晚上再过來陪你,你看行吗。”

    顾秀云的胸脯起伏不停,呼吸也有些急,那只钻在被窝里的手,也正在爱不释手之中。

    “顾姐,其实你也很想吧。”向天亮小声问着。

    “你……你又羞我了。”

    “哎,咱们都什么关系了,还不能说嘛。”

    “嗯……”顾秀云羞道,“能,能不想么……自从我老公瘫在床上后,我有快十年沒碰男人了,我都不知道那个长什么模样,那个那个是什么滋味……本來我守得牢牢的,可是,可是却被你给破了……我们女人就是,就是这样,守得最久,一旦有了第一次,就会一发而不可收拾……就象,就象我一样,你第一次办了我,我嘴上说不要,其实……其实心里盼着第二次早点到來呢……”

    “真是这样的吗。”向天亮笑着。

    “真的。”

    “所以,你晚上必须來哟。”

    顾秀云点着着头,正要开口,却又赶紧的闭上了嘴。

    因为病房的门,在这个时候被人推开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