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5章 一事接着一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令向天亮非常意外的是,闯进病房里來的人,正是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余中豪。

    还有,省委书记李文瑞的司机兼警卫陈铁龙,也去而复还。

    更让向天亮沒有想到的是,邵三河和周必洋也來了。

    后面还有一个,狗日的,清河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肖剑南。

    向天亮的第一个感觉,这么多牛人聚到一块,是肯定出事了。

    他先向顾秀云使了个眼色,让她回避一下。

    在互相的介绍和寒喧中,向天亮微微的皱起眉头,两只眼睛也闭上了。

    肖剑南坐到床边,先捶了向天亮一拳,“哈哈……什么意思什么意思,还对我怀恨在心啊。”

    “他妈的。”向天亮开口便骂,“狗日的余中豪,狗日的肖剑南,追得我无处躲藏,到处逃跑,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肖剑南指着余中豪笑,“他官比我大,当时是他下的命令,你要报仇就找他去。”

    “哈哈,老肖啊,有你这么做人的么。”余中豪笑着坐下。

    “哼,假惺惺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向天亮睁开了眼睛。

    余中豪笑道:“行了,把我们耍得团团转,害得我们劳命伤财,你自己居然一点都沒事,你也够可以了。”

    “就是嘛。”肖剑南附和道,“沒想到你小子还会开飞机,带着邵三河和周必洋过了把瘾,现在飞机还坏在苏北省,飞机的主人却找我们市公安局索赔,现在还天天追着郭局长的屁股讨要,你说我们冤不冤啊。”

    向天亮沒好气的说道:“旧帐放一边,先说事吧,连你们两个狗日的都來了,我看准沒好事。”

    余中豪看了肖剑南一眼,再对向天亮说道:“你的狗鼻子就是灵,还真有事,而且都不是好事。”

    “他妈的,消停不了喽。”向天亮感叹着。

    肖剑南道:“天亮,我到云州來是抓一个越狱犯的,你听说过九门独客吗。”

    “九门独客,我听我爷爷说过,九门县有一户人家姓独,姓氏非常奇怪,独家是九门县最有名的武术世家,独家以形意拳闻名武林,和我们向家的旋风腿并称清河双绝。”

    肖剑南又道:“独家第七代传人单名一个客,江湖人称独行客,这个独客今年三十三岁,十年前犯抢劫罪、强奸罪、过失杀人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一年前,独客因患精神分裂症而被保外就医,半年前被西北某监狱重新收监,两个月前他越狱逃跑,逃跑时,还打死五名打伤十二名狱警。”

    向天亮听得耸然动容,“这家伙跑回清河來了。”

    肖剑南点头道:“是的,一个月前,九门县公安局三合镇派出所所长王胜,带着三名民警与独客遭遇,一番激战,独客负伤逃走,王胜等四人两死两伤,一名伤者后來也不治而亡,只有王胜活了下來,他原來就认识独客,所以,他认出与他们遭遇的正是独客。”

    向天亮哦了一声,“这家伙有这么厉害吗,他使用什么武器。”

    “他不善使用热兵器,他擅长使用这个。”余中豪拿出一枚梭标,正是从向天亮身上取出的那一枚。

    噢了一声,向天亮竟从病床上坐了起來,“你们两个的意思是,这个独客不但跑來了云州市,而且还混进了省委大院。”

    “是肯定。”肖剑南说,“就在三天前,至少有五位目击证人证明,独客混上了从清河到云州的长途汽车,所以我來云州就是为了抓捕他,在路上接到老余的电话,互相通报了相关情息后,我就直接赶到这里來了。”

    余中豪看着向天亮,“使用这种梭标的而且以此杀人伤人的人不多了,我想应该是他。”

    “这混蛋长什么模样。”向天亮问道。

    肖剑南苦笑道:“我们现在只有根据目击者提借的线索绘成的画像,西北那边的资料,被独客越狱时烧毁了。”

    “晕死。”向天亮嘟噜道。

    “我认为,有用的线索就这么几点,一,身高一米七三,二,身材不胖不瘦,三,有洁僻,打扮整齐讲究,四,高智商,是东江大学的毕业生,五,说一口流利的云州话,因为他小时候和大学时,分别在云州待过七年和四年,六,文质彬彬,言谈举止象个干部。”

    向天亮奇道:“象个干部。”

    肖剑南笑道:“据西北那边反映,这小子在服刑时,言谈举止象个干部,特别是说话,简直比干部还干部,不象正厅副厅,起码也是正处副处。”

    向天亮乐了,“他妈的,这不是神经病么。”

    “他就是个神经病。”肖剑南说道,“他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间歇性发作,在他发作的时候,他会把自己变成一个干部,所说所做都以此而行。”

    余中豪道:“天亮,这种人思维独特,举止怪异,其实最难对付啊,他出现在省委大院不是偶然的,要么他发病了,把自己想像成省委大院里的干部,要么就是被人利用,被人直接带进省委大院里去的。”

    向天亮一脸凝重,“说不定这家伙还藏在省委大院里呢,老余,危险啊。”

    “所以,我把陈铁龙同志请來,想一起听听你的看法。”余中豪道。

    “陈兄你怎么看。”向天亮问。

    陈铁龙说:“各位都是大行家,我听大家的。”

    向天亮想了想,“以我看,就先清理门户吧,现在不是刚好下班了么,你们带人把省委大院搜一遍,挖地三尺,我就不信找不出一点蛛丝马迹。”

    “办法倒是不错。”余中豪说道,“可是兴师动众的搜查省委大院,领导能同意吗。”

    “呸。”向天亮笑着骂道,“狗日的余中豪,官越做越大,胆子倒越來越小了。”

    余中豪笑道:“你说得倒轻巧,我承认,我沒你的胆子大,别人是先看人后开枪,你是开枪沒商量,都是先开枪后看人。”

    “呵呵……”向天亮笑道,“我给你两条意见,一,领导也是人,也怕死,甚至比普通人还怕死,二,让陈兄來解决这个问題,他是李书记身边的带枪侍卫,面子大得很呢。”

    陈铁龙道:“这个沒问題,我去找李书记说。”

    余中豪站了起來,“事不宜迟,老肖,我和你陪陈铁龙同志一起去。”

    向天亮忙道:“哎,你不是说还有一件不好的事吗。”

    指着邵三河和周必洋,余中豪笑道:“还有一件事,你得问三河和必洋,三河,必洋,你们先忙着,今晚是沒空了,明天晚上我作东,为你们二位和老肖接风洗尘。”

    余中豪带着肖剑南和陈铁龙走了。

    望了望邵三河和周必洋,向天亮开心的笑了,兄弟重逢,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三河兄,必洋兄,快來根烟吧。”

    邵三河递烟,周必洋点火,向天亮很快的吸起烟來。

    “还能吸烟,说明问題不大。”邵三河笑道。

    周必洋也笑,“天亮,听说你在省委大院來了回空中救人,英名远播啊。”

    “甭提了。”向天亮乐道,“省委大院不是一般人能待的,我天天盼着回滨海去呢。”

    邵三河说:“我听陈美兰副书记说,滨海县领导班子暂不作调整,就是为了等你回去,所以我想应该不会太久。”

    “先说眼前的事吧。”向天亮好奇的问道,“你们俩怎么跟两个狗日的一起來了。”

    邵三河道:“说來真是巧了,我们住在宾馆里,肖剑南是昨天來的,他的市局追捕小组也住在宾馆里,更巧的是,我们和他们居然都住在五楼,倒霉催的,我和必洋想下楼吃晚饭,居然又在电梯里撞上了肖剑南,得,他就把我们拉过來了。”

    “也好,就算是明人不做暗事吧。”向天亮道。

    邵三河问道:“天亮,你让我和必洋來的初衷,恐怕用不着我们了吧。”

    点了点头,向天亮道:“不错,本來我想暗中下手,顺藤摸瓜,玩一把大的,所以把你们两位请來帮忙,可现在这事有点大,余中豪和肖剑南都插手了,咱们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吧。”

    “可是,现在有件非常棘手的事情。”邵三河道。

    “什么事啊。”

    “你的堂弟向天行又失踪了。”

    “什么什么,他不是回去了吗。”

    周必洋道:“天亮,这事是这样的,你堂弟上次跑來云州,被你送回去后,确实也参加了高考,但是,上星期高考结束后,他就离家出走了,你二叔跑來找邵局,并且一再嘱咐我们暂时不要告诉你。”

    “臭小子,真不让人省心啊。”向天亮问道,“你们认为他又跑到云州來了。”

    周必洋说:“昨天上午,他家里打了个电话,我们查了,是从云州打过去的。”

    “噢……”向天亮道,“丢不了,也跑不远,这事我自己想办法,不劳你们两位了。”

    邵三河摇着头,“恐怕必须让我和必洋來管。”

    “怎么回事,他在滨海使坏了。”向天亮问道。

    邵三河道:“那倒沒有,但你堂弟这次出走,不是一个人,而是带着两个女同学一起的。”

    “啊。”向天亮吃惊不小。

    邵三河又道:“而且,他这两个女同学身份有些特殊。”

    “什么人啊。”

    “张衡书记的女儿和外甥女。”

    向天亮傻楞了一会,马上掀了被子要下床。

    这下轮到邵三河和周必洋楞住了。

    “天亮,原來,原來你沒受伤啊。”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