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6章 滴水不漏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其实,向天亮受伤不假,但根本沒有伤得这么严重。

    在省委大院空中救人的时候,一枚梭标突然飞來,击中了向天亮的腰部,当时他处变不乱,尽管身体失去了自我控制的能力,但他在落地的瞬间,还是头脑十分清晰冷静,将着力点集中在自己的左小臂上。

    左小臂是确实骨折了,但上臂和肩膀安然无羌,左腿一点事也沒,不过才从四五米的高度跌落在泥地上,根本不会让向天亮伤到躺在病床上的地步。

    之所以装伤,是向天亮略施小伎,想來一回引蛇出洞,如果发射梭标的人,真正的目标是向天亮,而且不甘罢手的话,他一定还会再次出手,那么,医院特护病房就是对付他的天罗地网。

    但是,堂弟向天行的事,让向天亮不得不取消在医院“守株待兔”的计划,公家的事固然重要,但私事也不能不管,更何况向天行自己跑出來还不算,把县委书记张衡的宝贝女儿和外甥女也带了出來,这就非同小可了。

    向天亮要下床,邵三河却拦住了他,“这事不用你管了。”

    “我不管,我不管能行吗,我弟弟的事我不管,我的脸往哪搁啊。”

    周必洋道:“天亮,周局和我都认为,与其咱们三个去找三人,不如让云州市公安局帮咱们找。”

    “问題是我不认识云州市公安局的人啊。”

    “邵局有个老战友,是云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

    向天亮望着邵三河苦笑,“三河兄,上次咱们被诬陷的时候,云州市公安局的特警大队参加了对咱们的追捕,要是知道要找的人是我的弟弟,他们还会帮忙吗。”

    “他们不会那么狭隘吧。”邵三河笑道。

    “这么说,倒是我狭隘了。”

    邵三河道:“我也不喜欢让人家帮忙,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人家的地盘,连招呼也不打,这不好吧。”

    “也行。”邵三河的话,向天亮不得不考虑,“三河兄,要去你和必洋兄一起去,我可不去啊。”

    邵三河笑了,“谁叫你去了,你去了也只是代表失踪者的家属而已。”

    商量定当,邵三河和周必洋起身告辞。

    向天亮自己思虑再三,最后还是决定离开医院。

    那个独客是个特殊的对手,如果自己不是他的终极目标,他压根就不会到医院里來。

    而刘书友也住在医院里,如果刘书友是独客的目标,那医院里设下的天罗地网照样可以发挥作用。

    向天亮最担心的是,独客的目标既模糊又明确,作为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如果他混进省委大院是个人行为,那么他的目标就可能是一类人,理论上说,省院大院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独客的目标,最有可能的是那些位高权重的人。

    顾秀云还在病房门口守着,看到向天亮要离开医院,吃了一惊,“领导,你的伤……你的伤怎么办。”

    向天亮仅仅是吊着左臂,走起路來健步如飞,“呵呵,你看我象受了伤的样子吗。”

    守在门外的人都來自省委保卫处,是陈铁龙派來的,大概陈铁龙早就有过吩咐,看到向天亮出走,既不意外也不阻拦,只是急忙打电话报告陈铁龙。

    所以向天亮刚坐到车上,陈铁龙的电话也到了。

    “兄弟,你沉不住气了。”

    “是啊,我改变主意了。”

    “伤沒问題吧。”

    “陈兄放心,我还有一只右手呢。”

    陈铁龙道:“书记同意了,我现在正在布置,十五分钟后对省委大院进行一次彻底的搜查。”

    “那就好,为了不让大家担心,你就说是例行安全检查吧。”

    “哈哈,你要我撒谎。”

    “善意的谎言是一种策略嘛。”

    “行,听你的,你要不要过來看看。”

    “好吧。”向天亮挂了电话。

    顾秀云还站在车外。

    向天亮发动了车子,“顾姐,你想自己回家吗。”

    顾秀云两眼一亮,“我可以去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你是负责照顾我的,今晚你哪里都不能去,我到哪里,你就必须跟到那里。”

    羞涩的一笑,顾秀云拉开车门,坐进了越野车的副驾座。

    又是一个夏日的黄昏,空气有点闷热,坐在车上兜风倒是很好的选择。

    瞥了顾秀云一眼,向天亮唠叨起來,“顾姐,陈小宁和刘若菲怎么回事,领导负伤住院也不來探望一下。”

    “送你进医院的时候,她们都去了的。”顾秀云说。

    向天亮不高兴的说道:“岂有此理,那晚上就不來陪我了。”

    顾秀云红着脸道:“本來么……我们三个人商量过了,轮流來医院照顾你,抽签的时候,我抽到了第一。”

    “噢……”向天亮坏坏的笑起來,“嘿嘿……顾姐你有把握,凭你一个人就能应付我吗。”

    “嗯……你太猛,我,我不能……”顾秀云的俏脸更红了。

    向天亮乐道:“顾姐你记住,除非明天你不想上班、不想出门、不想下床,否则就不能一个人面对着我,呵呵……”

    顾秀云朝向天亮的大帐篷瞥了眼,娇羞的说道:“我,我是心甘情愿的。”

    “真的吗。”

    “嗯,真的。”

    “臭娘们,闲着也是闲着,那你还等什么。”

    尽管前排两扇车窗都敞开着,顾秀云也沒有犹豫,身体慢慢的倒向左侧,将自己的脸埋在了向天亮的双膝上……

    为了完成释放的享受,向天亮慢慢的开着车,多绕了几条街后,才向省委大院驶了过去。

    女人就是比少女懂得多,一回生,二回熟,顾秀云尽管只是第二次这样“讨好”向天亮,但还是沒浪费向天亮的一点“贡献”,她全部的接受了,可谓滴水不漏。

    向天亮呵呵大笑,“顾姐,我看你今晚不用喝水了。”

    顾秀云匆忙的打扫战场,“饱,饱了……真多呀。”

    “哼,有沒有做到滴水不漏。”向天亮严肃的问。

    坐起來的顾秀云,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我保证……保证滴水不漏。”

    “哎,这可是世界上最高级的营养品,滋颜养术的精品哟。”

    顾秀云羞得无地自容,“谢谢领导……我,我以后……以后还要……”

    “呵呵……定量供应,凭票领取,顾姐,只要你是我的女人,你就有权享用。”

    “我还不是你的女人吗。”顾秀云娇声问道。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

    调笑声中,向天亮驾着军用越野车,绕着省委大院慢慢的转了一圈。

    警车林立,岗哨密布。

    向天亮满意的笑笑,这也是滴水不漏。

    这正是向天亮擅长的工作,在这个领城,他对自己的要求,就是滴水不漏。

    越野车上贴着通行证,向天亮直接开车进了省委大院,來到组织部楼下。

    这里如同白昼,几十名警察和保卫人员还在忙碌,在草坪上搜索有可能存在的第二枚“梭标”。

    向天亮沒让顾秀云下车,他自己下车后,倚着车门先点上了一支烟。

    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余中豪走了过來。

    余中豪先瞥了顾秀云一眼,“天亮,我就知道你在医院待不住的。”

    “沒有结果吗。”

    耸了耸肩,余中豪说道:“可能有,也可能沒有,三十个人都搜了快一个小时了,这里的草太长太密,简直象大海捞针一样。”

    “老余,让你的兄弟撤吧。”向天亮道。

    余中豪微笑,“你小子,是不是又想指挥我啊。”

    “怎么着,我不能指挥你吗。”向天亮不高兴的问。

    余中豪低声道:“一个副处指挥一个副厅,这象话吗。”

    “我呸。”向天亮骂道,“狗日的余中豪,你别给脸不给脸啊,我是省委大院的人,见官大一级,我还是省委大院里批发零售官帽的人,起码是见官大两级,他妈的,你说我够格不够格。”

    “哈哈……官迷,你就官迷吧。”

    向天亮也压低了嗓音,“狗日的,你他妈的就不能给点面子吗。”

    “噢……哈哈……行,行行。”余中豪乐不可支。

    向天亮忽地高声说道:“老余,让你的人都撤了,把灯也关了吧。”

    一边说,一边还挥着手,向天亮架子十足。

    “是。”余中豪忍住笑,大声的命令道,“同志们,大家都听向天亮同志的命令,立即关灯撤人,支援其他搜索小组。”

    很快的,灯灭人散。

    “领导,这下你的破面子有了吧。”余中豪笑着问。

    向天亮沒有回答,却反而向余中豪摆着手,换上了一张严峻的面孔。

    “老余,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就在省委大院里,他就在这里,就在附近。”

    “不会吧。”余中豪心里一凛,低声说道,“不过,我向來佩服你的感觉,你这么一说,我也被你感染了。”

    向天亮自言自语道:“我就不明白了,他为什么要射我一标呢,难道是想射刘书友,因为某种因素才射到了我的身上。”

    余中豪摇了摇头,“你别忘了你自己说的话,对于这个独客,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考量他。”

    嗯了一声,向天亮凝神四望。

    忽地,向天亮转动的身体停了下來。

    他看到了树荫里透出的一缕灯光。

    “不好。”

    叫了一声,向天亮拨腿就跑,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