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2章 专家狗屁 狗屁专家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在人际交往中,向天亮不怕领导不怕女人,最不怕的是所谓的专家。

    当初在大学的时候,向天亮的智商曾被三位专家测定为五十七,结论是沒有逻辑思维能力,不适合当jǐng察,更不能做个刑事jǐng察。

    自那以后,向天亮就对专家不太感冒,听到专家二字就起鸡皮疙瘩,见到专家不是敬而远之,就是直接无视,在向天亮的心目中,专家如同狗屁,狗屁就是专家。

    会议室里,除了领导,还有來自一线的jǐng官,而李文瑞口中说的专家一共有七位,六男一女,坐成了一排。

    肖剑南和邵三河、周必洋作为“客人”,沒有坐在会议桌边的资格,他们和几位一线jǐng官一起坐在靠墙的椅子上。

    向天亮坐在了肖剑南和邵三河之间。

    对圆桌边坐着的领导,肖剑南低声的为向天亮作了介绍。

    李文瑞的左边,是省委副书记、省长黄正忠,右边是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兼省公安厅厅长许国耀。

    此外,省委常委兼省委秘书长韩成文和省zhèngfǔ办公厅厅长邵玉海并肩坐在一起,他们的旁边是省委办公厅保卫处处长安广启和省武jǐng总队省委大院大队大队长林秋生。

    靠着向天亮这边,背对着而坐的有,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肖阳、省公安厅副厅长兼消防总队总队长郑宾、云州市公安局局长**平、云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张力宏、云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长刘国华。

    肖剑南正要介绍那几位专家,却被向天亮拦住了,“哎,专家就不用说名字了。”

    “为什么,专家啊。”肖剑南小声的笑了。

    “我呸,老子这辈子最恨专家了。”

    “臭小子,别沒大沒小哦。”

    向天亮小声问道:“狗rì的,你抓我和三河兄的时候,请來了几十个狗屁专家,他们有用吗。”

    “呵呵……那倒也是,其实吧,我也非常讨厌专家的。”肖剑南莞尔一乐。

    “不过……”向天亮的目光有些凝,“那个那个女专家,倒是挺迷人的,我对她不讨厌。”

    肖剑南乐了,“她啊,必洋老弟认识,你问他吧。”

    向天亮伸出手,绕过邵三河捅了周必洋一下,“必洋兄,那娘们谁啊。”

    周必洋笑道:“省厅的大美女李玟,预审方面的专家,现在是省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兼省jǐng校副校长,我在省里参加培训的时候,她就是我的老师。”

    “必洋兄,帮我引荐引荐。”向天亮坏笑着。

    “喜欢。”周必洋也笑。

    “哎,你们别跟我抢哟。”向天亮涎着脸道。

    肖剑南和邵三河周必洋均是窃笑不已。

    “啪,啪。”

    李文瑞吸完一支烟,重重的拍了两下桌子。

    会议室里顿时寂静了下來。

    “四个清河佬,你们在开小组会吗。”李文瑞笑着问道。

    沒人敢回答。

    但是,肖剑南和邵三河很有默契,一左一右把向天亮架了起來。

    李文瑞指着向天亮,“好,你给我过來。”

    向天亮走到了李文瑞的身边。

    “各位,他叫向天亮,这个名字想必大家不会陌生吧。”李文瑞一边说着,一边就着椅子往一边移了移,把向天亮推到正中的位置,“他是我李文瑞请來的专家,正是他首先发现了那个疯子,并几次与之遭遇,我想关于这个案子关于这个疯子,他是蛮有发言权的,现在,请他來谈谈他的看法。”

    说毕,李文瑞还做了个请的手势,如此礼遇,令在场的人为之一震。

    “各位领导,关于案情我就不重复介绍了,在这里,我想先请大家耐心听我讲个故事……大约四年半前,京城jǐng官大学在半个月之内,接连发生了女生衣服被盗事件,据后來统计,窃贼在十一个晚上里,盗走了女生晒在外面的衣服,共计五十七人次两百三十一件衣裤……这个案子当时在京城jǐng官大学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并且当作我们当时的实习课,我记得当时参与破案的老师和同学有两百多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认为是外來小偷作的案,只有我的老师和我认为,是校内某个老师或学生作的案,而且这个人有严重的心理障碍,或者是患有jīng神方面的疾病……后來案子破了,作案人真的是校内人,学校的教研室副主任,他当时处于病休状态,确实患有jīng神分裂症而且十分严重,时常有些稀奇古怪的念头,他偷那么多女生衣裤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写一篇科研论文,论文的内容,居然只是为了研究女xìngjǐng察的身材尺寸……”

    专家甲问道:“你说这个故事是想说明什么问題呢。”

    向天亮道:“我想说的是,我们现在面对的这个叫独客的人,也是一个jīng神分裂症患者,他的xìng格特征和我故事里的主角一样,作案动机也是很单纯的,他出入省委大院的目的,是为了某个人或某样东西,这是我的第一个判断。”

    专家甲又问道:“你认为他不是为了杀人而來吗。”

    向天亮道:“绝对不是。”

    专家乙问道:“那你怎么解释,他在越狱时和在清河九门县时为什么杀人伤人,又为什么两次用梭标袭击你。”

    向天亮道:“对这个独客來说,杀人伤人只是一种手段,当他认为有人妨碍了他的行动时,他就会杀人伤人。”

    专家乙说道:“对你的判断我不敢苛同,我认为他的目的就是杀人,一个杀人犯不杀人就不是杀人犯了。”

    向天亮又道:“我的第二个判断,是独客的目的还沒有达到,他还会再次或多次潜入省委大院,所以,我们不需要搞人海战术,不需要实行全城搜捕,只需要调集jīng兵强将在省委大院及其附近布控就可以了。”

    专家甲说:“无稽之谈,一个罪犯明知道有危险,明知道是天罗地网,怎么可能还会再來呢。”

    向天亮道:“这就叫铤而走险,你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度量一个jīng神分裂症患者。”

    专家丙说:“你这是守株待兔,是被动挨打,他如果十天一百天不來呢,你还要等他吗。”

    向天亮道:“他会再來的,而且很快,此外,等待也是一种战术,至少比劳命伤财的人海战术要符合实际。”

    专家乙问道:“你凭什么判断他会再次潜入省委大院,并且很快就会潜入。”

    向天亮道:“感觉。”

    专家乙问道:“是你个人的感觉吗。”

    向天亮道:“当然。”

    专家乙问道:“你今年多大年纪,你从jǐng几年了,你有多少实战经验,你是凭感觉办案的吗。”

    向天亮问道:“你不知道我不是jǐng察吗。”

    专家乙道:“不是jǐng察妄谈jǐng事,你觉得靠谱吗。”

    向天亮道:“专家先生,你一看就是个沒有多少实丑工作经验的专家,从你的脸和手可以推断,你一直从事教学工作或文字工作,而我已经历过至少七次死亡危险,我击毙过至少三十名拿枪的罪犯,因此,就你我的感觉來说,我比你强一百倍。”

    专家丙问道:“照你的说法,我们除了在省委大院及其周边设伏外,其他地方可以放开了。”

    向天亮道:“是的。”

    专家丙问道:“如果他在其他出现并作案怎么办,你能承担责任吗。”

    向天亮道:“我不是决策者,我只是提出自己的建议,专家先生,决策错误的责任,通常是要由领导负责的。”

    专家甲问道:“你还有第三个判断吗。”

    向天亮道:“我还有两个判断。”

    专家甲问道:“可否请教。”

    向天亮道:“我的第三个判断是,这个独客的目标是李书记,或者是李书记身上的某样东西。”

    专家甲问道:“你这个判断的依据是什么。”

    向天亮道:“昨天下午晚饭时分,这个独客曾潜入李书记的办公室,并在李书记的办公椅上坐了一下,注意,他只是坐了一下,什么东西都沒动,我的判断正是基于他的这个动作。”

    专家甲问道:“你认为他要干什么。”

    向天亮道:“不知道,这个问題应该问他自己。”

    专家丙问道:“你的第四个判断是什么。”

    向天亮道:“我的第四个判断是,他再次进入省委大院的唯一方式,将是乔装打扮成某个进入省委大院办事的人。”

    专家丙问道:“为什么。”

    向天亮道:“因为从现在开始,我们会堵死他其他的方式,让他别无选择。”

    专家丙问道:“你这么自信吗。”

    向天亮道:“对,我很自信,下一次,将是他的最后一次。”

    专家丙问道:“你估计几天之内他会再來。”

    向天亮道:“三天。”

    专家乙问道:“你有把握吗。”

    向天亮道:“有。”

    专家乙问道:“你敢立军令状吗。”

    向天亮道:“敢啊。”

    专家乙问道:“怎么立。”

    向天亮道:“专家先生,你有资格和我订立军令状吗。”

    专家乙道:“这个么……我们可以向领导提出建议。”

    向天亮道:“好,今天我豁出去,就和诸位专家赌上一把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