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7章 好好干啊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果然,在那雪白的墙上,有个淡淡的红手印。

    李玟走到墙边,反复仔细的看了许久,“好象,好象是血迹,似乎还有股淡淡的腥味……印在墙上的时间,应该不超过六个小时。”

    向天亮忙道:“你再看看地上和资料上有沒有血迹。”

    应了一声,李玟俯身察看起來。

    “被你说着了,资料上有血滴,刚干不久。”李玟抬头看着向天亮,“应该是他,那个疯子來过这里。”

    向天亮脸色一凝,“他妈的,我乱枪打伤他后,他果然沒有马上逃走。”

    “这该怎么解释。”李玟问道。

    “你是专家哦。”向天亮微笑。

    李玟过來,将向天亮拉了起來,“你必须回答,我在考你哟。”

    “嗯……”向天亮想了想,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手印和血迹真是那个疯子留下的话,那就有两种情况是最有可能的,一,我的橡皮子弹打中了他的动脉,他躲到这里來是为了止血治疗,二,我的橡皮子弹打中了他,但并不太重,他到这里來是为了从资料堆里找他需要的东西。”

    “他和我们要找的资料,很可能是一致的。”李玟补充道。

    向天亮笑道:“不错,咱们需要立即确定。”

    李玟点着头,“我马上打电话召人过來,你先回去息着吧。”

    结果很快就出來了。

    后勤处资料室里的血迹,正是疯子独客留下的,而且从时间上推算,正是上午被向天亮打伤后不久。

    终于对上号了。

    向天亮坐在书记办公室的沙发上,一边吃着快餐,一边看着刚送來的现场技术勘察报告。

    “我只要结果,对这个现场技术勘察报告不感兴趣。”向天亮说道。

    “你想要的是这个。”李玟递过來三个档案袋,“这里面全是书记楼的建筑设计资料,和历次整修改造的详细记录。”

    向天亮斜了李玟一眼,她就坐在他的旁边,突出的胸脯就近在咫尺。

    他拿筷子的顶端,冷不防的碰了一下她的胸脯,小声的说:“我还想要你的这个。”

    “找死呀。”李玟低声斥道。

    她不敢大声,更不敢对向天亮进行反欺负。

    因为书记正在休息间午睡,秘书莫开才在里面守着,而办公室里另一边的沙发上,还坐着余中豪和陈铁龙。

    放下筷子,向天亮沒有马上拿起档案袋,“哎,检查过档案袋了吗。”

    李玟白了向天亮一眼,“你以为我们都是外行吗。”

    向天亮讪讪的笑了笑,“问问都不行,算我多嘴了。”

    陈铁龙笑道:“兄弟你放心吧,省公安厅的技术人员检查过了,三个档案袋上都沒有那个疯子的指纹,我们推断,要么他沒來得及,要么他不是冲档案去的。”

    “而且。”余中豪补充道,“这三个档案袋封口都用胶水粘上了,相关专家检查过了,档案袋均沒有被拆开过的迹像。”

    “呵呵,难说难说,专家的话,一般都属于放屁,指纹,指纹为什么就不可以擦掉呢。”

    向天亮笑得不阴不阳,专家和放屁二词说得特别的响亮,分明在指桑骂槐。

    李玟狠狠的瞪了向天亮一眼,突然提起左脚,重重的踩在向天亮的脚背上。

    “哎哟……”

    向天亮捂着脚,夸张的叫起來,只是怕吵醒书记,不敢高声的喊。

    余中豪笑着说,“踩得好,多踩几脚更好。”

    李玟胜利的一笑,拿起快餐盒和筷子,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余中豪走了过來,“哎,你小子悠着点,会不会尊重妇女同志啊。”

    “狗日的,你重色轻友。”向天亮不满道。

    “呸。”余中豪笑骂道,“你张口狗日的,闭口狗日的,几时当我是你的朋友了。”

    “呵呵……作为人类一分子,我愿意与你交朋友。”向天亮乐道。

    “去你的。”余中豪低声说道,“她可是李书记的亲生女儿,你还是小心一点吧。”

    向天亮怪怪的瞅着余中豪,“狗日的,我发现你进了省城后,业务水平不咋的,但有两样功夫倒是见长了。”

    “我不需要你的赞美。”

    “一样是拍领导马屁的功夫,另一样是拍女人马屁的功夫。”

    “臭小子。”

    余中豪一把将向天亮推倒在沙发上。

    陈铁龙看得乐不可支。

    向天亮坐起來,凑到余中豪身边,“狗日的,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

    “你不怕我怕。”

    “你的人。”

    “嗯,我的人。”

    向天亮惊道:“他妈的,真是你的人啊。”

    “你想哪儿去了。”余中豪给了向天亮一拳,“我不像你小子,我是既沒色心,又沒色胆。”

    “啧啧,可惜了。”

    “可惜什么了。”

    向天亮很是一本正经,“这么一个秀色可餐的女人,搁着荒着,严重的浪费资源嘛。”

    余中豪听得又好气又好笑,“我说你小子,原來想报仇出气是假,贪图美色才是真的,狼子野心啊。”

    “不,我要一举两得,鱼也要,熊掌更得要。”

    余中豪不禁莞尔,“那可是带刺的玫瑰,别怪我事先沒提醒你哟。”

    “你这人,根本就沒有情商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浪,你的明白。”

    “哈,我是沒有情商,不会玩你那一套。”

    “你拜我为师,我教教你。”

    “免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又不懂了,枪不擦不亮,水不流不畅。”

    “小子,三十如虎四十如狼,那可是名符其实的虎狼啊。”

    “呵呵……本英雄是武松转世,擅长的就是打虎。”

    余中豪忍不住的笑,“打了大老虎,家里还有两只嗷嗷待哺的小老虎呢。”

    “沒说的,一网打尽呗。”

    这就是向天亮和余中豪的区别,一个颇有游戏人生的色彩,做事也算认真,但态度太过随意,有些玩世不恭,而一个却以严谨自律著称,随着级别的升高,更加的内敛更加的功利。

    余中豪能调到省厅,全仗前任厅长江云龙的提携,而现任的领导是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兼省公安厅厅长许国耀,是部里派下來的,以前沒有多少接触,余中豪正为如何相处费尽思量,而现在通过这个案子,建立与省委书记李文瑞的关系,不失为一个曲线迂回的好办法,先成为李书记的人,再借此靠近许厅长,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而对向天亮,余中豪心里是重视和感激,这小子除了嘴损一点,可谓什么都好,尤其是识大体顾大局,对朋友重情重义,仔细想來,自己这两年的升迁,居然或多或少都有他的作用,这样的朋友不能丢。

    向天亮在女人方面的事,余中豪岂能沒有耳闻,他和肖剑南邵三河他们一样,都有一个基本的态度,自己不好此道,只要不把绿帽子戴到自己头上,管他身边有多少女人。

    这次向天亮瞄上李玟,余中豪也看出來了,报复只是其中一个目的,乘机揩油也是目的。

    余中豪声色不动,心里还巴不得向天亮和李玟之间來点事,那他就可以借机利用了。

    正说着,李玟回來了,向天亮和余中豪急忙停止了说笑。

    “余总,你们在聊什么。”李玟坐下來顺口而问。

    余中豪指着向天豪,“他想來咱们总队工作,你说我同意不同意。”

    “他,还是省省吧。”李玟浅笑着。

    向天亮奇道:“我不够格吗。”

    “我看够格。”余中豪说。

    “未必。”李玟故作不屑。

    向天亮大大咧咧道:“我会不够格,让我当副总队长,也许资历不够,难以服众,但要论功劳,给我个副厅长也不为过吧。”

    这时,李文瑞从休息室出來了。

    “哟,看不出來,你小子还是个官迷嘛。”

    大家纷纷站起身來。

    “李书记,玩笑话当不真啊。”向天亮笑道。

    拿手指了指向天亮,李文瑞对身边的莫开才说道:“我记忆力不好,你帮我记着,还有你们大家,都帮我记着,三天之内抓不到那个疯子,他就是我李文瑞一辈子的司机了。”

    “书记放心,我们都记着呢。”莫开才一本正经道。

    “我们走,让他好好干活吧。”李文瑞拍了拍向天亮的肩膀,“臭小子,好好干啊,干好了,你就是英雄,干不好,你就是狗熊。”

    “报告李书记,这个时代不需要英雄了。”向天亮笑着说道。

    “不对,恰恰相反,这个时代的人太自以为是,人人都认为自己是英雄。”

    说毕,李文瑞背着手出去了。

    办公室里又只剩下了向天亮和李玟。

    关上门,拿着三个档案袋,向天亮大模大样的坐在了李文瑞的老板椅上。

    档案袋果然是密封的,封口完好无损。

    “我的姑奶奶,咱们干吧。”

    “你说什么。”李玟拧住了向天亮的耳朵。

    “姑奶奶,我沒叫错啊。”

    “哼,什么叫干。”

    “呵呵……是你爸说的,好好干啊,我不过是贯彻落实书记的重要指示嘛。”

    “乖孙子,又想欺负你姑奶吗。”

    “嘿嘿……”向天亮反手一拉,将李玟拉到了自己的双膝上,看着她的眼睛说,“想。”

    李玟只是哼了一声,双手拿过档案袋,却沒有离开向天亮的膝盖的意思。

    “我说,正经点,先办正事好不好。”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