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9章 嘴上说呸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李玟不以为然的笑道:“什么问題,你不会认为传说中的五百多公斤黄金就在这里吧,你不会认为那个疯子也知道这个传说吧,你不会认为那个疯子就是來寻找那传说中的五百多公斤黄金吧。”

    “为什么不能是这样呢。”向天亮反问着说道,“有人总看不起疯子,其实此言谬矣,我的恩师就说过,研究人的心理,只研究普通人正常人的心理是远远不够的,正常人的两边,是疯子和傻子,傻子的思维是简单的直线型,但他们执着,而疯子的思维是开放型的,他们能想到正常人所想不到的东西,他们的行为之所以往往出人意料,就是因为敢想乱想,不受世俗的约束,从这个意义上來说,人类历史上所有杰出的人,都可以归入疯子的行列。”

    李玟看着向天亮,妩媚的笑着说:“从这个意义上來说,你也是个疯子。”

    “我是疯子吗。”向天亮的右手,放到了李玟巨大的胸器上。

    这一次李玟沒有退却,仅仅是颤抖了一下,反而不易察觉的挺了挺自己的自己,嘴里小声说:“你就是个疯子,现在就是。”

    “我疯在哪里。”

    “一只手伤了,另一只手还在干坏事,疯狂之极。”

    “嗯,是有点疯……”

    两个人又吻在了一起。

    一会儿,李玟喘息着说,“你,你继续说那个疯子。”

    “嘿嘿……我这个疯子呢。”向天亮坏笑着问。

    “我……我來治你的疯病,嘻嘻,你是个疯子,我也是个疯子……”李玟扑在向天亮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摩挲着她那巨大的帐篷。

    “我看过独客在西北某监狱服刑的档案,他在服刑期间,曾被分配去照顾一个患了重病的犯人,这个犯人名叫院内三郎,是个出生在内地的rì本人,抗rì战争时期,这个院内三郎曾是rì军在东江省最大的特务头子,抗rì战争胜利后,因为他加入了我国国籍而逃过了惩罚,后一直在当时的xx党东江省zhèngfǔ工作,正是这个院内三郎,曾是建筑专业的工程师,在这个省府大楼里就负责建筑方面的工作,还担任着当时的省府大楼后勤处的负责人。”

    “唔……你这么一说,倒是,倒是把所有环节都,都联系起來了。”李玟嘀咕着,玉手伸到了向天亮的大帐篷,慢慢的揉搓起來。

    向天亮又道:“这个院内三郎在东江省待了那么长时间,直到云州解放时,都在省府大楼里待着,他很可能知道那个五百多公斤黄金的传说,而且,在西北监狱时,他和疯子独客一起待了五年,特别是最后两年,院内三郎从患病到死亡,一直都是疯子独客在照顾,院内三郎很五能把五百多公斤黄金的传说告诉了疯子独客,而疯子独客正是在院内三郎病亡一个月以后越狱的,由此可以推断,疯子独客潜入省委大院,不是为人而是为物。”

    “继续说……我,我听着呢。”李玟将向天亮摁回到老板椅上,自己两腿一分坐了上去,一双玉臂缠住向天亮的脖子,小嘴将香舌凑到向天亮的脸上游动起來。

    “这个疯子独客几次进入省委大院,主要藏匿于那些枝盛叶茂的古树上,很少进入各个小楼,而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知道的,他只进过两个地方,一个是后勤处资料室,一个就是书记办公室,特别是在书记办公室,他至少停留了十五分钟,什么东西都沒动,这充分说明,他在寻找什么东西,而且他寻找的东西是隐藏着的。”

    “唔……那,那你认为,认为传说中的五百多公斤黄金,就,就在这里吧。”李玟含含糊糊的问着,身体软乎乎的倒在了向天亮的怀里。

    向天亮道:“从这办公室的结构看,似乎很难藏住五百多公斤的黄金,建国后经过多次的整修,真要是有黄金的话,早该被发现了,但是。”

    “但是什,什么。”李玟倒在向天亮怀里,仰着头,伸出香舌吻着向天亮的下巴。

    “但是,这个办公室一定藏着秘密,藏着疯子独客感兴趣的秘密。”

    “那你把这个,这个秘密找出來呗。”李玟坐在向天亮身上扭动不已。

    果然能一心二用,一边在向天亮身上“揩油”,一边还沒有忘记本职工作。

    向天亮笑了,心里顿时有些自豪,在省委书记的办公室里,坐在省委书记坐的老板椅上,抱着省委书记的女儿,全天下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吧。

    “院内三郎,院内三郎,呵呵……这rì本人的名字,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向天亮忽地笑道。

    李玟终于停止了扭动,回到了理智当中,“这名字有什么意思吗。”

    向天亮微笑着道:“院内三郎,院内三郎,我估计他爸他妈是在院子里‘那个’的时候怀上的,所以,为了纪念‘那个’,才给他起名院内。”

    “呸,你这什么头脑呀,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李玟红着脸嗔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在院子里那个那个呢。”

    向天豪很是认真的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刚才我说过疯子的本质,rì本人就是疯子,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干的疯子,我这个说法,是有历史根据的。”

    “什么历史根据呀。”李玟受了向天亮的感染,兴趣盎然的问。

    看到李玟又顺势躺回了自己怀里,向天亮乘机将手伸进她的胸脯,缓缓的爬行着,“你先听听,rì本rì本,这rì字是什么意思。”

    “嗯……就是,就是‘那个’的意思呗。”李玟羞道。

    “所以嘛,拿‘那个’当国名,你说这rì本人想干什么,不就是想‘那个’吗。”

    “嘻嘻,rì本人是坏,国家的名字都让人笑话。”

    向天亮笑着说道:“据说,当年rì本发生内战,死了成千上万的男人,战争结束后,男人就变得稀缺了,男少女多成了个严重的社会问題,于是,他们的国王就下令,所有的男人,不论何时何地,都可以随便和任何女人‘那个’。”

    李玟忍住笑,轻轻的捶了向天亮一拳,“你就胡说八道吧,哪有,哪有和自己的母亲女儿姐妹……‘那个’……‘那个’的呀,而且,而且还能当着别人的面……”

    “嘿嘿……怎么沒有啊,rì本人那时候是奴隶制社会,国王就是个猪一样的笨蛋,下了这么一个猪一样的命令,也很正常嘛。”

    “然后呢。”李玟笑着问。

    “国王的命令下达以后,全国上下自然是到处‘那个’了,可问題也來了,因为他们有了小孩后,才发现这名字不好起,因为当时沒有说好姓名,辈份乱套,不好认亲啊。”

    “那怎么呢。”

    “疯子有疯子的想法,笨蛋有笨蛋的办法,他们后來就规定,根据当时‘那个’时的地点和方式,给每个孩子起名字。”

    “嘻嘻……比方说呢。”

    一边想,向天亮一边笑着说道:“比方说,小泉一郎,那是在泉水边‘那个’的,田中次郎,肯定是在田地里‘那个’了,松下正二,当然是在松树下‘那个’的,渡边健二,估计是在渡口‘那个’的吧……”

    “嘻嘻……还有吗。”

    “多了去了……我想想,我想想啊……雪野正男,在雪地里‘那个’,那一定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干的,河内次郎,在水里都能‘那个’,伊吹小雅,听这名字,就能想到‘那个’时的情形,伏下次郎,说的是‘那个’时的动作,多形象那……还有……还有什么御手洗,嘿嘿,说的就是‘那个’时的那个,还有叫三位、五郎、六条、七雄、八尾的,是说当时‘那个’时男人的数目吧。”

    “呸呸呸……你坏死了,你坏死了。”嘴上说呸,手上却紧抓着向天亮的大帐篷,李玟的身体又一次瘫了。

    向天亮低声笑道:“你说,咱们要是在这里‘那个’,该取个什么名字好呢,这是你父亲的办公室哟。”

    不料,李玟这时陡然变脸了,“向天亮,别跟我提父亲这个词。”

    “怎么了。”向天亮有些莫名其妙。

    李玟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向天亮一眼,离开了他的身体。

    向天亮幡然醒悟,知道自己失言了,李玟和父亲关系紧张,自己在这个时候提起父亲二字,实在是自讨沒趣。

    “姑nǎinǎi,对不起啊。”向天亮只得陪起了笑脸。

    “说案子吧。”李玟不高兴的走到沙发边坐下。

    向天亮从办公桌上捡起那个白sè罩罩,走过去递给李玟,“快戴上快戴上,你那个太大了,不戴上都露出來了。”

    李玟又是脸泛cháo红,“不许看。”转身撩衣戴罩。

    向天亮咧嘴直乐,女人都会装而且还装得傻,摸都摸过了,不许看还有意义吗。

    “现在干什么。”李玟很快将自己的衣裙整理好了。

    “拿上那三袋资料,我要去见李书记。”

    说着,向天亮率先开而出。

    李文瑞就在对门,在陈铁龙的办公室里办公。

    到了李文瑞那里,向天亮沒作什么解释,却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

    “李书记,我请您批准我,将您的整个办公室拆掉。”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