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4章 黄雀在后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李玟侧耳细听,外面果然又有动静,象阵风刮过的声音。

    她身体微微一震,伸手从腰间拨出枪來,因为原來的藏枪之处已被向天亮“破坏”了,而她的另一只手,也搭在枪上要去打开保险。

    向天亮“眼急手快”,急忙伸手捏住了李玟的双手,同时用伤未痊患的左手,顶在李玟的腰间穴位上。

    李玟顿时腰间一麻,全身发软无力,手中的枪也到了向天亮的手上。

    文件柜里寂静无声,而书记办公室里,那阵风声也嘎然而止。

    向天亮抬头窥视。

    此时此刻,办公室里多了一个人影。

    他來了。

    向天亮心里微微一凛,警戒森严,他是怎么进來的呢。

    这个瘦削的身影,向天亮见过一次,上午躺在政法楼外的三轮摩托车上,他看到过这个身影在树荫间飘过,对他來说,凡是他重视的人和东西,只需瞥上一眼,就能深深铭刻在记忆里。

    沒错,就是他。

    疯子独客。

    瘦削的身影站在五米多外,一动不动。

    向天亮看清了,他的对手也戴着红外线夜视镜。

    他在察看墙壁和天花板,和刚才那个李可林一样。

    到底他们在看什么呢。

    向天亮慢慢放开李玟,把枪交回到她的手里,并在她手臂上捏了一下,示意她不可轻举妄动。

    一个疯子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疯子的非正常思维,还有他身上携带的剧毒,经检验证实,梭标上所沾的剧毒,见血必死,暂无解药。

    忽地,瘦削的身影移动起來,朝文件柜这边踱了过來。

    黑暗中,向天亮和李玟相视一眼,同时屏住了呼吸。

    瘦削的身影在文件柜前站住了。

    近在咫尺,他甚至将一只手搭到文件柜的门上。

    向天亮和李玟不敢动弹,文件柜的两扇铁门是有缝隙的,哪怕一点点异动,都会暴露自己的行藏。

    瘦削的身影站在文件柜前许久,终于转身向另一边踱去。

    向天亮稍稍喘了一口气,从裤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枪。

    这是要行动的信号,李玟抢先一步,身体象条蛇似的,从头顶上的洞口钻了出去。

    向天亮差点沒笑出声來,李玟还真是敬业,为了抓捕罪犯,居然连罩罩和内裤也不要了。

    只可惜黑灯瞎火的,向天亮沒有欣赏春光无限的眼福。

    他不敢怠慢,怕李玟落单吃亏,忙捡起李玟的罩罩和内裤,往裤袋里一塞,单手抓着洞口,赶紧跟上了李玟。

    不一会儿,休息间通往办公室的门边,李玟拿着枪跃跃欲试。

    向天亮冲李玟点点头,伸手轻轻的拉门。

    不料就在这时,办公室里响起破门而入的声音。

    向天亮骂了句他妈的,迅速的开门而出。

    办公室里,电灯已被打开,门外冲进來的正是余中豪和肖剑南。

    自己人看着自己人,枪口都冲着对方。

    瘦削的身影不见了。

    一扇窗门敞开着,窗帘在夜风中飘荡。

    向天亮懊丧的又骂了一声,收起枪坐在了地板上。

    余中豪冲到窗口,往外看了看,“他跑了。”

    “谁让你们冲进來的。”向天亮瞪着双眼问。

    “对不起。”肖剑南不好意思的说,“我们刚下楼,就看到了那疯子,他的轻功真好,借着树枝的弹力,居然能从五米高的地方,跳到七八米外十米高的三楼,靠着三楼十几厘米宽的窗能,就能稳住身子,太厉害了,我和老余也是心急了一点,怕你们一时应付不了,就想也沒想的冲上來了。”

    余中豪点着头道:“是我和老肖的脚步声惊动了他。”

    向天亮叹道:“两位大侦探,煮熟的鸭子,让你们两位吓跑喽。”

    “我看不见得。”余中豪笑着说道,“那是个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家伙,我肯定他还会回來的。”

    向天亮点了点头,指着那面尚未被拆的墙壁说道:“幸亏我有点小小的先见之明,让陈铁龙特地留下这面墙,他刚才站在这面墙前看了好久,我想他要找的东西可能在这面墙壁里,他应该还会设法回來。”

    “这面墙也是解放前留下的老墙壁吗。”李玟问道。

    “对,是老墙。”向天亮说道,“我查过那些资料了,整个书记办公室现在隔成了三个部分,而原來是办公室和休息间两个部分,只是后來多隔出一部分作为秘书的办公室,所以,这面办公室与休息间之间的墙是面老墙。”

    肖剑南笑道:“谁都知道你小子喜欢留一手,可偏偏那个疯子不知道,还真的是撞了南墙不回头,我也赌他还会回來。”

    “他很聪明,把李可林当作诱饵,螳螂捕蝉,他玩了招黄雀在后。”余中豪说。

    “哎哎,你们先搞搞清楚,他要找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呀。”李玟说道。

    向天亮道:“他要找的东西就在天花板和墙上。”

    余中亮问道:“你认为,他要找的并不是具体的东西,而是某种虚拟的记号,而记号里又隐藏着某种特殊信息。”

    “我认为,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向天亮道,“不然的话,无法解释他要几次前來了。”

    肖剑南看着四周的墙壁,摇着头道:“真是搞不明白,墙上不过是一些砖头而己,沒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啊。”

    余中豪道:“咱们先去看看对李可林的审讯情况吧。”

    四个人离开书记办公室往楼下走。

    向天亮走在最后,看到李玟扭着屁股,步姿极不规范,忍不住在后面摸了一把。

    李玟放慢脚步,小声说:“我忘拿东西了。”

    向天亮笑而不语,只是拍了拍自己的裤袋。

    李玟伸手到向天亮的裤袋边摸了摸,又白了他一眼,“想得蛮周到的么。”

    “嘿嘿……我善于打扫战场啊。”向天亮心道,细节决定成败,我要是不周到,我还能脚踩几十条“船”吗。

    书记楼一楼小会议室,陈铁龙正在审讯那个后勤处副处长李可林。

    陈铁龙:“李可林,你说你不认识那个人。”

    李可林:“真的不认识,我以前从沒见过他。”

    陈铁龙:“他长什么模样,你描述一下。”

    李可林:“他沒和正面接触过。”

    陈铁龙:“这怎么可能呢。”

    李可林:“真的。”

    陈铁龙:“你们见过几次面。”

    李可林:“一共三次。”

    陈铁龙:“先说说第一次。”

    李可林:“五天前,我下班回家的路上,他跟踪我并劫持我,要我为他办一件事。”

    陈铁龙:“什么事。”

    李可林:“为他进出省委大院提供方便。”

    陈铁龙:“你答应了。”

    李可林:“我,我答应了。”

    陈铁龙:“为什么。”

    李可林:“我……我拿了公家一些电子配件回家,他,他以此而要挟于我。”

    陈铁龙:“当时你沒看过他的脸。”

    李可林:“沒有,他戴了个大口罩。”

    陈铁龙:“第二次呢。”

    李可林:“前天下午,他约我去茶馆,但他始终背对着我。”

    陈铁龙:“他让你干什么。”

    李可林:“让我帮他找书记楼的建筑档案,和历次整修记录,特别是书记办公室的。”

    陈铁龙:“你帮他了吗。”

    李可林:“我……我帮了。”

    陈铁龙:“怎么帮的。”

    李可林:“给了他资料室的钥匙,让他自己去找,但是,满屋子的资料,我不知道他有沒有找到。”

    陈铁龙:“第三次呢。”

    李可林:“就是今晚,我在家吃晚饭的时候,他打來电话约我出去。”

    陈铁龙:“他让你干什么。”

    李可林:“他先问我省委大院的动向,我告诉他,书记楼封闭了。”

    陈铁龙:“然后,你又告诉他,书记办公室要进行装修的事,对不对。”

    李可林:“对,他问了,我,我也说了。”

    陈铁龙:“后來呢。”

    李可林:“后來他给了我红外线夜视镜和照相机,他让我把拆除装饰后的墙壁和天花板拍下來。”

    陈铁龙:“就这么简单吗。”

    李可林:“他还说,见到墙壁砖头和天花板是紫红色的时候,就把全部的墙壁和天花板拍下來。”

    陈铁龙:“是全部吗。”

    李可林:“是的……但,但是,我刚才拍的时候,发现有一面墙还沒拆掉。”

    陈铁龙:“除此之外,他还说了些什么。”

    李可林:“沒有了。”

    陈铁龙:“李可林,你应该明白你自己的处境,全说了比只说一部分要好。”

    李可林:“我……”

    陈铁龙:“你可以不说,我不会问第二遍。”

    李可林:“我说,我说……我问过他为什么。”

    陈铁龙:“他怎么回答。”

    李可林:“他说和一笔巨大的财富有关。”

    陈铁龙:“是五百公斤黄金吧。”

    李可林:“对,他说……他说事成之后,分给我……分给我十分之一。”

    陈铁龙:“哼,你认为事成之后,他会分给你吗。”

    李可林:“陈处长,请你,请你帮帮我。”

    陈铁龙:“我帮不了你,你就等着法律來惩罚你吧。”

    ……陈铁龙走出监时审讯室,对向天亮等人说道:“事情总算有眉目了,那个疯子是來找那批黄金的。”

    “呵呵……我们的发财机会來了。”向天亮咧开了嘴。

    “怎么找呀。”李玟问道。

    向天亮神秘的眨着双眼,“稍安勿躁,此乃天机,岂能轻易泄露呢。”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