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6章 我的勇士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照片是黑白的,粗粗一看,每一张照片都是黑板一块,沒有一点有用的东西。

    之所以照片上全是黑色,是因为翻拍的结果,将红外线照相机上的照片翻拍成普通照片,紫色就变成了黑色。

    这些照片上的黑色,正是书记办公室墙上那些紫红色的墙砖。

    能读懂这些照片的人,唯有向天亮。

    方法很简单,拿着高倍放大镜,目不转睛的盯着照片看,长时间的凝神观看。

    果然,奇异的迹象出來了。

    看似黑板一块的照片,变成了无数的黑点,紧密的排列在一起。

    不过,在这些黑点之间,出现了一些不规则的图形。

    书记楼一楼的会议室里,十余人每人都拿着一张照片,另一只手拿着放大镜,仔细的察看着。

    向天亮舒展了眉头说,“这些图形,就是我们要找的秘密。”

    余中豪点着头,“很可能是某种图形,要么是数字或字母。”

    “三者必居其一。”向天亮站起身來说道,“我们赌对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

    余中豪忙道:“别呀,你的脑袋在这方面比我们的都管用着呢。”

    “去,接下來的事,你们都懂的。”

    向天亮想见好就收,目的还是送余中豪一个人情,接下來该他当主角了。

    余中豪看出了向天亮的意思,心里很是感激,特地送向天亮出來。

    “天亮,谢了。”余中豪一直把向天亮送到车上.

    “废话,知道你在省厅混得不容易。”向天亮笑道。

    “接下來的行动,我想听听你的建议。”余中豪递给向天亮一支香烟。

    想了想,向天亮道:“老余,第一步是确定照片上的那些图案,到底是图形还是字母或是数字,第二步就是常规组合,把它们组合起來,特别是顺序,第三步是解读,读懂那些图案的意思,在此期间,要寻找一个参照物,比方说某种密码或某一本书,等等等等。”

    “明天的行动呢。”余中豪问道。

    向天亮笑着说道:“我敢打赌,那个疯子一定会乘着明天开会之机混进省委大院,至于怎么抓他,那就是你的事情了,但前提是你不能让他在明天开会之前混进省委大院。”

    “保持联络,我先去了。”余中豪下车离开。

    向天亮沒有开车离开,他闭上眼睛,想在上班前睡个短觉。

    李玟悄然的钻进车里。

    向天亮不在,李玟便觉得索然无味,提不起精神,放下工作溜了出來。

    这把干柴是自己点燃的,向天亮无奈的笑笑,眼睛警惕的看着车外,手伸进了李玟的衣服里,很快占领了山头。

    李玟唔了一声,俏脸泛起了红潮,小声嘀咕道:“你不干了,我也不干了。”

    “你是我的助手,你参与这个案子,就是代表着我嘛。”向天亮说。

    “那你呢。”李玟很是不舍。

    向天亮摇着头说,“我就不直接参与了,你不是说要帮帮余中豪吗,我就送他个顺水人情吧,下面怎么做,是他所擅长的,有我沒我都一样的。”

    “可是……我想你。”李玟红着脸,手在向天亮的大帐篷上不住的揉搓。

    向天亮心里一热,差点忍不住要扑倒李玟,他咬咬牙,勉强克制了自己的冲动。

    但还不是时候,向天亮对自己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小玟玟,你听我的话吗。”向天亮问。

    “唔……我,我听你的。”李玟含含糊糊的。

    “那就回到你的工作岗位上去,不要來找我,直到抓住那个疯子。”

    “你会想我吗。”

    “想,当然想,非常想。”

    向天亮心说,想是要想的,但非常想是句假话,自己女人成群,决不可能栽倒在某个女人的石榴裙下起不了身。

    好说歹说,李玟脸上才有了笑意,答应去继续参加专案组的工作。

    下车时,向天亮拉住李玟,将罩罩和内裤还给了她。

    李玟羞涩的笑了,当着向天亮的面,将罩罩和内裤恢复到该去的老地方。

    “小玟玟,有一件事你要记住。”

    “什么事呀。”

    向天亮坏笑着低声说,“以后你來见我的时候,身上不能有罩罩和小内裤哟。”

    “呸。”李玟娇嗔道,“你咋不说让我连衣服都不能穿呢。”

    “呵呵……这是命令,你要是不听话,我不但会沒收你的罩罩和小内裤,还会打你的小屁股的。”

    李玟竟撅起了小屁股,“你打呀,你打呀。”

    晕死,向天亮打开车门,将李玟推下了车,“小玟玟,记住我的话哦。”

    打发走李玟,向天亮将车开进树荫里,关掉手机,闭上眼睛很快进入了梦乡。

    一觉醒來,已是上午十点。

    公文包里有铃声在响。

    是部长高玉兰送给向天亮的传呼机,上面有一行字。

    “我的勇士,你现在在哪里。”

    是八点半的时候发过來的。

    向天亮被高玉兰的这句话激起了雄心。

    他以最快的速度來到组织部小楼,蹬蹬蹬的上楼,看也不看那女秘书一眼,就推门走进了高玉兰的办公室。

    高玉兰看着向天亮,笑着站起來。

    可是,向天亮二话不说,抱起高玉兰的身体放到办公桌上,将她的裙子掀了起來。

    居然沒穿内裤,向天亮乐道:“兰姐,你真是节约啊。”

    “咯咯……别在这里……去休息间……好,好吗。”

    “不行,就在这里。”向天亮在高玉兰的屁股上抡了一掌。

    高玉兰喘着气,不再出声,但喉咙里却发出“唔唔”的声音。

    成熟女子的体香,让向天亮感觉无比的消魂。

    他更不说话,抡起他的武器,冲进了熟悉的战场……他象一匹野马,疯狂地在高玉兰身上驰骋,仿佛那里就是他生命中最宽阔最富饶的草原。

    意念似香山落红,汗水如大地飞花。

    高玉兰咬起了牙齿,嘴里娇声连连,双手抓紧向天亮的双手,指甲深深地进入他的肌肉里。

    向天亮真受不了高玉兰的声音,那种被**、裸制服的媚浪的声音,他拚命的冲杀着,一会如关云长骑赤兔马千里奔杀,一会如老汉推车摇摇欲坠,汗水浇在她红玫瑰般的屁股上,如荷上的露珠。

    高玉兰红得汗淋淋的脸和黑黑的秀发飞舞,恰似海棠出水,狂喘的气息中发挥着阵阵幽香。

    她那里象是烧碳的窑洞,烫得他指头发火,水不断地浸出來,好象是要帮他降温,但更激发他的力量。

    躺在办公桌上的高玉兰浑身抖得象正在筛谷物的筛子,两条腿死死的夹着向天亮的腰,手紧紧抓住桌沿,头狂乱摇着,身体扭來扭去。

    终于,高玉兰的喉咙深处,忍不住发出快乐的嚎喘,高、潮如点燃的油田,开始沒有规律的抽搐,四肢僵硬,汗浸得半湿的头发散乱在办公桌上。

    野性的疯狂,激起向天亮巨大的能量,忘了全身的酸痛和汗马功劳,冲着高玉兰狂风暴雨般地倾泄,如惊涛骇浪,如暴风骤雨。

    女人,天生就是让男人征服的。

    女人,天生就是要让男人骑的。

    无比的满足,无比的高涨,无比的斑澜。

    向天亮坐到老板椅上,一边吸烟,一边欣赏着办公桌上的高玉兰。

    玉体横陈,让向天亮充满异样的霞光流彩般的感受,最高贵的女人,办起这事來,也一样是禽兽啊。

    高玉兰慢慢的从办公桌上下來,笑着问道:“你今天怎么了,谁刺激你了吗。”

    “你啊。”

    “我怎么刺激你了。”

    “勇士,必须猛打猛冲嘛。”

    “真是粗鲁。”

    高玉兰娇声埋怨,一边迅速的打扫了战场。

    “兰姐,你也不错,承受打击的能力大大的增强了。”

    向天亮笑着,又在高玉兰的屁股上抽了一巴掌。

    笑啐了一口,高玉兰坐到了向天亮身上,“案子怎么样了。”

    “快了,与此同时,我也退出來了。”

    “为什么。”高玉兰不解的说道,“这可是你扬名立万的好机会呀。”

    向天亮笑道:“兰姐,这种功劳我已经够多了,至少东江省警界沒人不知道我的,我就是再干一百件,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而有些人却更需成功。”

    “嗯,你说的一定是余中豪他们。”高玉兰点着头。

    向天亮问道:“对了,顾秀云的事解决了吗。”

    “哟,这么关心她呀。”高玉兰有点酸。

    向天亮恬不知耻,“兰姐,你们都是姐妹,要注意团结哟。”

    “诺,这是正式文件。”高玉兰将一份文件递到向天亮手里,红着脸道,“拿去吧,为了讨好你,我直接把顾秀云提为了副处级,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满意,非常满意。”向天亮的右手,轻轻的搓着高玉兰的胸脯,“兰姐,真的要谢谢你啊。”

    “真的要谢我。”高玉兰笑看着向天亮。

    “当然,让我做什么,请部长同志吩咐。”

    高玉兰娇笑着说,“一,赶快把你办公桌上的那堆文件处理掉,二,晚上去我家,我为你做好吃的。”

    “呵呵……遵命,遵命。”向天亮笑道,“不过,第二条改一下,吃饭免了,但保证在晚上九点前前來报到。”

    向天亮离开高玉兰办公室,一边走,一边心道,晚饭已是另有佳人相约,当然不能答应高玉兰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