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6章 狙击(上)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狙击手属于杀手中的一类,他的最大特点是孤独和寂寞,他最需要的素质是冷静和速度。

    但是,向天亮临时客串狙击,却注定不会孤独。

    因为他身边有个美艳的女警察陪伴。

    在省委大院里担当狙击手,除了责任,更多的是荣耀。

    建国以來,能在省委大院里带枪行走的人颇多,但能够被赋于生杀大权的,向天亮应该是独一份。

    狙击点选在省委大院的第一高楼里。

    这是行政楼,是省政府办公厅所在地,一共七层,正对着省委大院的大门,直线距离五十米,射击距离不超过六十米。

    最佳的狙击点。

    向天亮选在七楼的一个办公室里,居高临下,太高了不符合实战的需要。

    但向天亮的选点注重的是避免误伤他人,从高点向低点射击,至少更容易击中目标。

    向天亮和李玟刚刚进入狙击点,余中豪和陈铁龙也來了。

    余中豪将两套通信耳麦递给向天亮和李玟,“两位,这是从德国进口的,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单兵通讯工具,国内还沒有生产类似的设,为了这次行动,我们省厅向军区特种大队借了十套。”

    “老余,你太孤陋寡闻了,这只是德国十年前的产品。”向天亮颇是不以为然,将手中的无线耳麦扔还给余中豪,“大材小用,这是军用无线通信耳麦,如果有足够的技术支持,通讯距离可以达到十公里,我们这里只需要一套,你还是将它用到更需要的地方去吧。”

    余中豪走到窗口,掀起窗帘往下看了看,“天亮,你的狙击点是不是选得太高了。”

    陈铁龙说,“我也认为,似乎有点犯忌。”

    “这么说吧,我怕误伤他人,所以选点越高,我的把握越大。”向天亮平静的说,“因为今天的战斗,是一场不对称战役,我不需要自我保护,不需要为自己的逃跑准备后路。”

    余中豪问道:“你左臂的伤沒问題吗。”

    向天亮拿掉吊在脖子上的纱布带,伸出左臂挥了挥,“你们认为我的左臂有问題吗。”

    余中豪笑道:“好啊,原來是装的啊。”

    “呵呵……伤是真的有伤,但不会妨碍我的行动。”向天亮笑道。

    “这我们就放心了。”陈铁龙也笑了。

    向天亮问道:“老余,陈兄,说说你们的安排吧。”

    余中豪道:“我们分成两个组,我带一个组在大门外,铁龙带一个组在大门内,每组均配备十人,其中肖剑南在我这一组,邵三河和周必洋在铁龙那一组,我们的具体安排是,等第一组发现之后,放他进來,然后里外两组前后夹击,一举将其拿下。”

    向天亮嗯了一声,“老余,那个疯子肯定经过易容乔装,面目全非,而前來参加会议的人,至少有上百人,他混在其中,可能连性别都会混淆,关键是你和你的人,能否将他认得出來。”

    余中豪说,“我在暗中安排了八位经给丰富的刑事专家,专门对每个与会者进行辨认,我认为应该沒有问題,总之,我们会暂扣每一位疑似者。”

    “专家。”向天亮冷冷一笑,“这些专家靠谱吗。”

    余中豪微笑着瞥了李玟一眼,“天亮,专家不一定都不靠谱吧。”

    李玟也是专家,而且还是省厅有名的大专家,向天亮说专家不靠谱,不等于在说李玟么。

    果然,李玟生气了,粉眼一瞪道:“向天亮,我不靠谱吗。”

    向天亮急忙陪起了笑脸,“这个……这个……你是我的助手,你当然靠谱,而且是非常的靠谱。”

    余中豪和陈铁龙相视一笑。

    李玟冲着余中豪和陈铁龙道:“笑什么笑,该干么就干么去,别在这里影响我们的工作。”

    “噢,我们走,我们走。”余中豪推了陈铁龙一下,一边走,一边回头对向天亮挤眉弄眼。

    李玟很快就把房间的门关死了。

    “他们讨厌,很讨厌。”

    李玟嘀咕着,挨着向天亮坐了下來。

    向天亮一边坏笑,一边拿起望远镜往外看。

    “你也很讨厌,最讨厌。”李玟将头靠在向天亮的肩上,轻轻的啃着,“还有它,最最最讨厌了。”李玟的一只手,盖到了向天亮的大帐篷上。

    “你讨厌它吗。”向天亮坏坏的问。

    “讨厌,讨厌。”李玟的身体一弯,钻到了向天亮的双膝上。

    向天亮哭笑不得,“我说小玟玟,你这样我还能工作吗。”

    “嘻嘻……你不是能一心二用吗,你忙你的,我忙我的呗。”

    李玟拿过无线通讯耳麦,戴到了向天亮的耳朵上。

    “他妈的,你还是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吗。”向天亮骂道。

    李玟娇声道:“我是,但在你面前不是。”

    向天亮放下望远镜,从箱子里拿出狙击步枪,架在窗台上瞄起來。

    这时,无线通讯耳麦里响起了余中豪的声音。

    余中豪:“向天亮,我是余中豪。”

    向天亮:“干什么。”

    余中豪:“我在检查通讯联络。”

    向天亮:“毛病,离下午两点还早着呢。”

    余中豪:“注意,我们的通话,其他人都听得见,指挥部的许厅长也在听。”

    向天亮:“噢,那我多说点好话,多拍拍你的马屁。”

    余中豪:“正经点,我现在是副总指挥余中豪。”

    向天亮:“是,狙击手向天亮明白。”

    余中豪:“你认为几点进入一级警戒状态。”

    向天亮:“下午两点的会议,应该提前两个小时进入一级警戒状态。”

    余中豪:“我同意,他可能会提前踩点。”

    向天亮:“只是个人看法,仅供参考。”

    余中豪:“你认为我们怎么辨认他。”

    向天亮:“我说过,现在是夏天,他在身高和体形上无法伪装。”

    余中豪:“你给我们大家说说。”

    向天亮:“首先,他可能穿着深色的衣服,以便伪装他的身形。”

    余中豪:“我们怎么应对。”

    向天亮:“在午饭前,让省委办公厅和省政府办厅发个临时通知。”

    余中豪:“什么通知。”

    向天亮:“绝对保密的通知,让参会者必须穿着白色短袖衬衫或汗衫。”

    余中豪:“为什么。”

    向天亮:“很简单,穿着白色短袖衬衫或汗衫的人,他的体形无法伪装。”

    余中豪:“哈哈,你真够贼的。”

    向天亮:“狗日的,你这是在表扬我吗。”

    余中豪:“言归正传,你继续说,继续说。”

    向天亮:“其次,凡是弯腰进入的,或穿着增高鞋的,一律先扣起來。”

    余中豪:“这会不会要扣留很多人啊。”

    向天亮:“老余,你是聪明人还是傻瓜蛋。”

    余中豪:“不如你聪明,但是,至少不是傻瓜蛋。”

    向天亮:“那我问你,今天的会议参加对象是什么人。”

    余中豪:“省委省政府直属机构的正厅级和副厅级官员。”

    向天亮:“我再问你,他们來省委大院开会的机会多不多。”

    余中豪:“嗯,他们來办事不少,但集体开会倒不是很多,一年顶多就两三次吧。”

    向天亮:“你猜,他们会以什么面貌出现在省委大院。”

    余中豪:“这个,这个,至少是衣冠楚楚吧。”

    向天亮:“很简单,就是人模狗样。”

    余中豪:“哈哈,你的形容太难听了。”

    向天亮:“所以,嗯。”

    余中豪:“你是说,前來参加会议的领导们,至少不会弯着腰,而是昂首挺胸。”

    向天亮:“对,不这样做的人,一律扣留起來。”

    余中豪:“如果他不这样做呢。”

    向天亮:“那就用第一条來找人,就是他的体形。”

    余中豪:“嗯,除了上述两条,还有其他方法吗。”

    向天亮:“当然有,但是我认为沒有必要。”

    余中豪:“为什么。”

    向天亮:“老余,那个疯子很聪明,反应极其敏感,他不会给我们很多时间的。”

    余中豪:“这倒也是。”

    向天亮:“而且,他进來的时候,身边可能有其他参加会议的人,一旦被他察觉,很可能会给别人带來伤害。”

    余中豪:“我担心的也是这一点。”

    向天亮:“老余,这可是省委大院的门口啊。”

    余中豪:“不错,一旦他手上有人质,我们很难制服他。”

    向天亮:“所以要快,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余中豪:“还好,有你这个狙击手。”

    向天亮:“你沒安排其他狙击手吧。”

    余中豪:“你所说,沒有。”

    向天亮:“那就好,我最怕别人干扰了。”

    余中豪:“有你这把枪,足够了。”

    向天亮:“你放心,一旦确定了目标,我会盯死他的。”

    余中豪:“最后一个问題,他下午会來吗。”

    向天亮:“我说的那条新闻,报纸上登出來了吗。”

    余中豪:“你不看报纸吗。”

    向天亮:“呵呵,假话连篇的报纸,我看它干么。”

    余中豪:“今天的日报上登了,省委大院东陵碑附近,昨天挖出了一百多公斤黄金。”

    向天亮:“那就好,他一定会看报纸,因为他需要掌握信息。”

    余中豪:“所以,他看到东陵碑的黄金出土的消息后,心系其他几个地方的黄金,一定会冒险前來。”

    向天亮:“他会來的,我肯定。”

    ……

    长舒了一口气,向天亮关掉了无线通讯耳麦。

    忽然,他身体一震,感觉身体的某个东西,被一张小嘴咬住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