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9章 随机应变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一共有十二个女人站在那里,向天亮瞪起眼睛,一个一个的看过去。

    不见了,那个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衣和蓝色裙子、长发披肩、身材偏瘦、身高一米七零以上的女人不见了。

    向天亮拨出手枪怒吼起來,“人呢人呢,她去哪儿了。”

    金枪乱晃,向天亮真急。

    一个女人不满的说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拿枪对着我们。”

    向天亮破口大骂,“臭娘们,给我闭上你的臭嘴。”

    又一个女人嚷嚷起來,“余中豪,他是谁,他是你的部下吗。”

    向天亮横了那个女人一眼,“他妈的,给我统统的抓起來。”

    余中豪急忙过來,在向天亮身边小声的说,“兄弟,她是李副省长的爱人,省妇联副主席,咱们还是悠着点吧。”

    向天亮哼了一声,“什么李副省长杏副省长,她们是和嫌疑犯一起进來的,必须接受检查,出了问題,由老子担着。”

    陈铁龙铁青着脸,手一挥,旁边的房间里冲出來十多位警察。

    “我命令,把她们统统带进去接受检查。”

    陈铁龙威风凛凛,不容抗拒,女人们很快被带走了。

    向天亮看着陈铁龙,“你快走吧,启动一级保护,先把李书记他们保护起來。”

    陈铁龙应声而去。

    余中豪和肖剑南苦笑不已。

    “三个大高手看不住一个疯子,奇迹啊。”向天亮挖苦道。

    肖剑南指着旁边的一片小树林,“他的动作太快了,走到这里的时候,一个鱼跃就飞进了林子里,我们离着五六米的距离,根本就來不及反应啊。”

    余中豪说,“天亮,这也要怪你,是你坚持要求,在有旁人在场的时候不许开枪的,否则我们有可能就搞定他了。”

    向天亮坚定的摇着头,“不行,不到万不得已,我们还是不要开枪。”

    “我明白。”余中豪点了点头,“这个疯子身上带着剧毒,见血封喉,如果我们一击不中,后果不堪设想。”

    肖剑南苦笑道:“说得是啊,这省委大院里到处都是当官的人,伤着哪一个都是大事,万一要是死上一两个,你我的乌纱帽肯定要沒了。”

    “呵呵……什么叫瓷器店里抓老鼠,他妈的,咱们现在就是在瓷器店里抓老鼠。”

    余中豪也轻轻一笑,“你这么一笑,我心里好受多了。”

    向天亮索性坐在绿化带的石头上,“办法总比困难多,老余,我建议你马上下令,命令所有人坚守原來的岗位,不准擅自行动,更不许轻易开枪。”

    余中豪利用无线通讯耳麦发出了命令。

    这时,云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张力宏和云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刘国华,从旁边的小楼里走了出來。

    张力宏道:“余总队,肖局,还真让向处长说着了,那个疯子不但易容乔装,还将自己扮成了女人,他就是刚才那个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衣和蓝色裙子、长发披肩、身材偏瘦、身高一米七零以上的女人。”

    余中豪问,“他扮成的女人是谁啊。”

    “省妇联副主席李彩娥,就是原來的省京剧团团长。”张力宏说。

    余中豪哦了一声,“那李采娥本人现在在哪里,她有危险啊。”

    刘国华道:“我已经打电话问过了,李采娥被打晕在她自己的家中,当地派出所的同志已经赶到她家里,伤无大碍,详细情况容后再报。”

    余中豪松了一口气,“好吧,现在我们可以集中精力对付这个疯子了。”

    肖剑南说,“一人藏,千人找,省委大院这么大,小楼十几座,房间近千间,他要是躲起來,我们还真不好找。”

    “他不会躲起來的。”余中豪微笑着说。

    “那倒也是。”张力宏道,“他是來找黄金的,躲起來不动,对他來说毫无意义。”

    刘国华疑道:“可是,假设他已经从书记办公室的墙上得知了藏黄金的地点,他一个人又怎么挖掘呢。”

    向天亮沒说话,却忽地笑了。

    “他不需要亲自动手,他要坐享其成。”余中豪笑着说道:“力宏,国华,你们不知道吧,向处长早已定好了地点,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那个疯子应该快到那个地方了。”

    “什么地方。”张力宏和刘国华异口同声的问。

    肖剑南推了向天亮一下,“你就别藏着掖着了,快说出來吧。”

    向天亮对张力宏和刘国华说道:“张局,刘队,从东陵碑附近挖出黄金以后,你们当时要运到市公安局,我为什么不同意,我不是和你们抢功劳,而是因为把黄金运到市公安局之后,那个聪明的疯子是不会去市公安局的,他非常执着的三番五次的來省委大院,目的就是为了黄金,所以,我把黄金放在省委大院,就是为了打消他的戒备而引他前來。”

    “请君入瓮。”余中豪笑道。

    张力宏忙着道歉,“向处长,对不起,我代表云州市公安局向你道歉。”

    “呵呵,道什么歉啊。”向天亮笑着说道,“我还是那三条,一,你们赶快帮我把我堂弟找回來,二,你们的功劳是谁也抢不走的,三,你们想从中分点黄金,那是万万不能的。”

    “哎,噜嗦了啊。”肖剑南催道,“快说说,你和陈铁龙把黄金藏哪儿了,神经兮兮的,搞得连老余都不知道。”

    向天亮坏坏的一笑,“你们想一想,现在的省委大院,哪幢小楼的人最少。”

    张力宏说,“肯定是书记楼了,那里正在重新装修,正是半封闭状态,除了施工人员,沒几个其他人进出。”

    “不错,我让陈铁龙把黄金放在书记楼一楼的会议室里。”向天亮点头道。

    “他知道黄金在哪里吗。”刘国华问。

    余中豪道:“这个不成问題,我们先按兵不动,给他点时间让他找。”

    “他找到后敢进去吗。”张力宏问。

    “他会的。”向天亮道,“疯子的思维世界里,总是以自我为中心,他们很相信自己,他们蔑视一切,所以,他会去的。”

    肖剑南道:“他也该找到了,我们快过去吧。”

    “交给你们了。”向天亮笑了笑,“但是,我要提一个新建议,只要机会合适,在不伤及他人的情况下,咱们就将他就地击毙吧。”

    余中豪点着头,“我也有同感,这家伙太危险了,万一动了杀心,伤害到无辜的人,我们的责任就大了。”

    商定了行动方案后,余中豪他们走了。

    李玟携着狙击步枪过來了。

    向天亮不可能当甩手掌柜,他让李玟将军用越野车开过來,自己坐到了副驾座上。

    军用越野车的挡风玻璃是可以移动的,向天亮将狙击步枪架在了窗口上。

    李玟笑了,“你还真想打一仗呀。”

    “架着枪在省委大院里遛达,你说威风不威风。”向天亮乐道。

    “不说后无來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李玟笑着说。

    按照向天亮的吩咐,李玟将军用越野车开到书记楼边的树林里。

    “哎,咱们就躲在这里看着吗。”李玟心有不甘,她很想亲身参与。

    向天亮嗯了一声,“杀人容易做人难。”

    “什么意思,怎么又和做人扯上边了。”李玟不解的问道。

    向天亮反问,“我要是冲在第一线而把那个疯子抓住,你说余中豪他们会高兴吗。”

    “那倒也是。”李玟应道,“你要是越俎代庖,会让他们很沒面子的。”

    “所以嘛,应该让他们出风头的时候,必须让他们上。”

    李玟妩媚的看着向天亮,“你还真会做人。”

    “呵呵……那就赞美我几句啊。”

    李玟笑道:“难怪余中豪一直很钦佩你。”

    “去。”向天亮不以为然,“他狗日的会钦佩我,我怎么不知道,我沒听他说起过啊。”

    李玟娇笑着说,“那还是在滨海县我们奉命追捕你的时候,我把你的父母请到派出所,余中豪当场冲我发火,还骂了我,我可是从來沒见过余中豪那么生气,后來他告诉我,他和你是生死兄弟,动你的父母就等于动他的父母,当时他还对我说,至今为止他所认识的人中,无论是前辈同辈还是后辈,你是他最佩服的人。”

    向天亮噢了一声,“狗日的余中豪,还算我沒白让他啊。”

    李玟拿着望远镜看起來,“可是现在,那个疯子会來吗。”

    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向天亮微笑着说,“如果他足够聪明,现在应该进入书记楼了。”

    “在哪里。”

    “这个你得问他自己去。”向天亮笑道。

    李玟问道:“余中豪他们在哪里。”

    “他们么,肯定是老一套,一帮人在外面,一帮人在里面。”

    “我们应该靠近一点,现在有七八十米,太远了。”

    “别急,再等一等。”

    说着,向天亮又打开了无线通讯耳麦。

    向天亮:“狗日的,你们到位了吗。”

    余中豪:“到位了,你呢。”

    向天亮:“三点钟方向,七十到八十米。”

    余中豪:“我就知道你会來的。”

    向天亮:“我想,也许你们会用得着我这把枪。”

    余中豪:“我想会的。”

    向天亮:“他來了吗。”

    余中豪:“……是的,他來了,他就在书记楼里。”

    ……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