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4章 突发事件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原來,列入此次试点工作范围的省第一制药厂出事了。

    省第一制药厂是有名的老大难单位,分别以厂长和第一副厂长为首的两派,水火不容的斗了五、六年,班子的不团结影响了企业的生产和经营,五年以來,省第一制药厂连年亏损,以累计亏损三点三亿,企业已到了破产的边缘。

    国内还沒有《破产法》,省政府也不希望有着六十多年历史的省第一制药厂关门,省第一制药厂现有职工八千多人,加上三千多退休职工,这个巨大的包袱不能扔到社会上去。

    这次干部选拨制度改革试点单位,本來沒有省第一制药厂,是省政府常务会议决定并经省常委会同意,才将省第一制药厂列入了试点名单。

    但是,掌控这次试点工作的省委组织部部长高玉兰,一直沒有对省第一制药厂动手。

    这是投鼠忌器,因为省第一制药厂厂长兼党委书记刘大年是省委副书记陈益民的亲信,而第一副厂长兼党委副书记邓玉坤,是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苏志文的老同学老朋友。

    省第一制药厂处于半停产状态,已经两个月沒发工资了。

    今天下午,省第一制药厂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商讨的议題,就是向银行贷款补发工资的事。

    沒想到会议开始不到十分钟,分别以厂长和第一副厂长为首的两派就吵了起來,吵了几分钟后就重演了过去发生的‘全武行’,双方的人在会议室里大打出手,以至于后來,许多众层干部加入战团,形成了上百人规模的武斗。

    最先接到报告的是省政府办公厅,省委领导里,除了省委书记李文瑞、省长黄正忠和省政法委书记许国耀,其他人都先后得知了省第一制药厂发生武斗的消息。

    向天亮大惑不解。

    “为什么,为什么让高部长负责处理这件事。”

    刘若菲摇着头,“这我可就不知道了,只听说省委副书记陈益民打电话给高部长,说既然省第一制药厂是这次干部选拨制度改革的试点单位,而省委组织部又主导这次试点工作,那就由省委组织部负责处置省第一制药厂发生的突发事件吧。”

    “噢……高部长于是就带人去了。”向天亮问道。

    “是啊。”刘若菲点着头说,“不过,高部长在出发前,和李书记黄省长通过电话,应该不存在权限问題吧。”

    沒想到刘若菲也挺懂的,向天亮稍稍松了口气,既然李书记和黄省长都知道了,那高玉兰此去就算名正言顺了。

    “咱们组织部去了多少人。”

    “每组除了留一人值班,联合办公区里的人都去了吧。”

    向天亮拿起电话,打到了新任监察组组长顾秀云的手机上。

    向天亮:“顾姐,我是向天亮。”

    顾秀云:“天亮,你那边的案子办完了。”

    向天亮:“办完了,你那边怎么样。”

    顾秀云:“不怎么样,高部长和陈小宁进去了,还有方纯。”

    向天亮:“进去了,进去了是什么意思。”

    顾秀云:“工厂被他们的保安封锁了,他们不让我们进。”

    向天亮:“那高部长为什么能进去。”

    顾秀云:“他们双方只同意高部长进去。”

    向天亮:“高部长他们进去多少时间了。”

    顾秀云:“大约,大约有四十分钟了。”

    向天亮:“你们联系过吗。”

    顾秀云:“高部长和陈小宁、方纯的手机都打不通,不是关机就是无人接听。”

    向天亮:“那你知道现在里面的情况吗。”

    顾秀云:“不知道,但我们在大门外还能听到,里面还有吵闹声和斗殴声。”

    向天亮:“要坏事了,你们报警了沒有。”

    顾秀云:“余主任和王处长不同意报警。”

    向天亮:“他妈的,他们算什么东西,你马上报警,立即报警。”

    顾秀云:“我明白了,我马上报警。”

    向天亮:“你等着,我马上过來。”

    放下电话,向天亮起身就走。

    刘若菲忙问,“我可以去吗。”

    “大小姐,你去了沒用,还是继续值班吧。”

    一边说着,向天亮一边步履匆匆。

    刚出门,发现自己的军用越野车就停在那里,余中豪和李玟正在车旁商量着什么。

    向天亮黑着脸坐进驾驶室,看到那把狙击步枪,拿过來放在自己身上,脚一踩发动了车子。

    “哎,出什么事了。”李玟一脸关切的过來。

    “不关你们的事,别跟着我啊。”

    余中豪诧异道:“喂,谁惹你了。”

    “反革命惹我了,老子要去镇压反革命了。”

    军用越野车呼的一声跑了起來。

    一出省委大院,向天亮就将油门一踩到底,让军用越野车疯跑起來。

    省第一制药厂在市郊的东江边上。

    正常情况下,从省委大院到省第一制药厂,驱车起码也得四十分钟。

    但向天亮对一路上的红灯直接无视,以最快的速度闯过十几个十字路口,很快的來到了东江边。

    不到二十分钟,向天亮就看到了省第一制药厂那几根高大的烟葱。

    省第一制药厂大门紧闭,门外停着五辆车,车上车下都是省委组织部的人,为首的是组织部办公室主任余德云、三处处长王国信和四处处长戈文斌。

    向天亮将车停在制药厂门前,先点上一支香烟,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

    警察还沒有到。

    面对着紧闭的大门和高大的围墙,组织部的秀才们束手无策。

    看到向天亮爱理不理,黑着张脸,余德云、王国信和戈文斌主动走了过來。

    向天亮劈头就问,“你们三位在干什么,乘凉,晒太阳,还是看热闹啊。”

    余德云绷着脸道:“高部长进去之前有过交待,沒有她的命令,我们不能闯进去。”

    “你们和高部长保持着联系吗。”

    王国信说,“沒有,我们失去了联系。”

    “厂方领导呢。”

    王国信摇头,“也联系不上,他们可能主动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

    “你们知道里面的情况吗。”

    戈文斌在摇头,“不知道,他们的吵闹和斗殴大概都发生在厂行政楼,而大门口离行政楼有上百米,我们勉强只能听到一点声音,根本不知道里面现在的情况。”

    “采取了什么对策,报警了吗,向李书记和黄省长报告了吗。”

    戈文斌看了一眼余德云和王国信,“都沒有,余主任和黄省长不同意报警。”

    “哼。”向天亮拿起狙击步枪,往枪里填着子弹,一边冷冷的说道,“你们三个听好了,高部长要是出事,我活剥了你们三个混蛋。”

    顾秀云匆匆跑了过來。

    “顾姐,警察什么时候到。”向天亮问道。

    “应该快到了吧。”

    向天亮皱起了眉头,“不等了。”

    军用越野车轰的一声,突然向制药厂大门冲了过去。

    “轰……”

    大门被撞开了。

    军用越野车长驱直入,一直冲到了行政楼前。

    无数人冲了过來,将军用越野车团团围住,不少人手中还拿着铁棍。

    七层的行政楼,几十个窗口冒出來至少上百个人头。

    向天亮端着狙击步枪,下车后跳上车头,再站在了车顶上。

    人群中,一个领导模样的人问道:“你是什么人。”

    向天亮不理那人,而是扬着嗓子喊了起來。

    “刘大年,邓玉坤,你们两个给我滚出來。”

    冤有头,债有主,刘大年和邓玉坤是省第一制药厂的一把手和二把手,当然要找他们算帐了。

    行政楼上有人发问,“你是什么人。”

    “刘大年,邓玉坤,你们听好了,我是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高玉兰的司机兼警卫,我要马上见到高玉兰部长,限你们在一分钟之内,将高玉兰部长安全的送出來。”

    一边说着,向天亮一边打开了狙击步枪的保险。

    全场寂静。

    向天亮冷着脸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

    “我是刘大年。”

    “我是邓玉坤。”

    三楼的两个窗口,各冒出一个人來。

    向天亮瞧了一眼,“刘大年邓玉坤听着,你们还有四十秒钟。”

    刘大年喊道:“我是刘大年,你也听着,你沒有权利持枪进入厂区,我命令你马上退出厂区。”

    “还有三十五秒钟。”向天亮的声音很冷。

    刘大年继续喊着,“你听好了,我们正在和高部长谈判,我们保证高部长是安全的,请你先放下手中的枪。”

    向天亮根本不理刘大年的喊叫。

    “还有三十秒。”

    两个手拿铁棍的年轻人,气势汹汹的朝向天亮扑过來了。

    向天亮枪交左手,右手掏出手枪,头也不转,扬着右臂射出了两枪。

    那两个年轻人惨叫着,抱着腿跌倒在地上。

    “还有二十五秒。”向天亮收起了手枪。

    刘大年又喊了起來,“不要开枪,有话好说,我们马上送高部长出來。”

    制药厂外,响起了尖历的警笛声。

    “还有二十秒。”

    以军用越野车为中心,已经聚集了近千人,但慑于向天亮的凶恶,谁也不敢靠近五米之内。

    警车已出现在制药厂门口。

    “还有十秒钟……十,九,八,七,六,五……”

    就在这时,三楼的一个窗口上,出现了陈小宁的身影。

    “领导,我们在这里……高部长她,她昏过去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