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6章 亲兄弟 明算帐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关掉录音笔放回包里,余中豪冲着向天亮一笑,“还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一件事。”向天亮递给余中豪一支香烟,自己也点上了一支。

    余中豪吸着烟,“我欠你的,你尽管吩咐吧。”

    向天亮低声道:“我在这次干部选拨制度改革试点中,负责的是监督方面的工作,不瞒你说,我收到了不少关于针对省第一制药厂现任领导班子的举报信,特别是一二把手刘大年和邓玉坤的。”

    哦了一声,余中豪顿时警觉起來,“好家伙,你莫非是对省第一制药厂现任领导班子早有图谋了。”

    “我,我有这个能耐吗。”向天亮神秘的一笑,“不过,这次刘大年和邓玉坤主动撞到我枪口上來,我能对他们客气吗。”

    余中豪笑道:“下手这么狠,你还嫌不够,刚才我看到了,他们命是沒丢,但余生都已经被你给废掉了。”

    “还不够,远远不够。”向天亮一脸的刚毅。

    余中豪问,“你还想干什么。”

    向天亮不对余中豪掩瞒,“拨出萝卜带出泥,趁此机会,让省第一制药厂來个天翻地覆,把刘大年和邓玉坤的人一窝端掉,全部拿下。”

    “哎,等等等等。”余中豪急忙摆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撤出去。”

    余中豪的提议,正中向天亮下怀,他看出來了,余中豪是有话要说,或者说是有事要说。

    两个彼此都有求于对方的人,总是很容易一拍即合。

    向手下交代一番,又向张力宏吩咐了几句,余中豪开着向天亮的军用越野车,载着向天亮离开了省第一制药厂。

    车沿东江边缓缓而行。

    夕阳西下,天气凉爽了不少。

    “去喝几杯。”余中豪提议。

    “自家兄弟,何必來那一套。”向天亮微笑,“再说了,我还要去医院看望高部长和两位同事呢。”

    余中豪也笑了,“倒也是,你我都不喜欢边喝边谈。”

    军用越野车停在了江边的一棵梧桐树下。

    看着鳞波闪闪的江水,余中豪忽然感叹了一句,“天亮,咱们多久沒交过心了。”

    “咦,怎么忽然象个娘们似的啊。”向天亮笑着骂道,“他妈的交什么心,你狗日的眼珠子一转,我就知道你心里在琢磨什么勾当。”

    “都不容易啊。”余中豪笑道。

    亲兄弟,明算帐,帮助是互相的,利益也应该是共享的。

    向天亮斜了余中豪一眼,“你现在和李书记搭上了关系,还不够你在省厅站稳脚跟吗。”

    余中豪嗯了一声,“但是,你小子就是看得不够深远。”

    “什么意思,别搞弯弯绕,痛快点嘛。”向天亮略带不满的说道。

    余中豪看着向天亮道:“李书记六十二岁了,用他老人家自己的话说,我只能助你三五年的时间,三五年之后,你需要靠自己或靠别人。”

    “哦,他真是这么说的。”向天亮有些诧异。

    点了点头,余中豪道:“所以,你现在要我帮你搞掉刘大年和邓玉坤,应该问題不大,但是,别忘了他们是陈副书记和苏副省长的人,三五年之后,你能保证陈副书记和苏副省长不会报复我们吗,到那时候谁又能來为我们撑腰。”

    “哟,你狗日的想得够远的嘛。”向天亮一脸坏笑。

    余中豪耸了耸双肩,“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

    向天亮问道:“那么,李书记还说了什么。”

    “他说了一句奇怪的话。”余中豪道。

    “什么话。”

    “他说,真正有实力的和有发展前途的人是你。”

    “我。”

    “对,是你向天亮。”

    “他真这么说的,不……不会吧。”

    “他是这么说的,而且显得特别的意味深长。”

    向天亮微微的笑了,“老余,对李书记的这句话,你狗日的信吗。”

    余中豪又盯着向天亮,“你小子少给我扯淡,一句话,李书记说得对不对。”

    向天亮沉吟了一下,“你相信不相信。”

    “领导无戏言,我当然相信了。”

    “所以么。”向天亮笑着说道,“既然相信了,你就心里有数好了。”

    余中豪哦了一声,“对你小子,我早就心里有数了,在你把清河市乃至滨海县闹得鸡犬不宁的时候,我心里就更加有数了。”

    “这么说吧,老余,你也别刨根问底了,反正在你需要的时候,我会是你坚强的后盾。”

    余中豪轻声问,“不想透个底给我。”

    “这怎么说呢,过几天,过几天也许你就知道了。”

    向天亮实在不愿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世,但是他知道,京城的两个臭老头,过几天会來云州,到时候以余中豪的狗鼻子,一定能嗅出的什么來的。

    “好吧。”余中豪点着头说,“现在回到你的事情上來,你准备对省第一制药厂怎么下手。”

    向天亮笑道:“很简单,一个曾经优秀的大型国有企业,我国制药行业屈指可数的龙头老大,现在落到资不抵债的停产破产困境,其领导班子必定有责任有问題,而且是严重的大问題,所以,我给你提供线索,你以最快的速度,帮我查清并足以将刘大年和邓玉坤两个小团体毁灭的罪证。”

    “这个不难。”余中豪道,“不瞒你说,我有几个线人是比较有能耐的,他们能在你要求的范围内做到。”

    “我还需要正面调查。”

    余中豪又点着头道:“这更不成问題,今天他们两派斗殴闹事,并发展到围攻省委领导,性质极其恶劣,李书记和黄省长已经把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了,我查起來可谓名正言顺。”

    “你准备怎么查。”向天亮问道。

    “今天参与闹事的人,一个不落的抓起來,我就不信撬不开他们的嘴。”

    “好主意。”向天亮又问道,“谁配合你,那个市局的张力宏副局长吗。”

    “对,他和他的人配合我。”

    “他可靠吗。”

    余中豪笑了,“他是我在读大学时的同班同学,也是最要好的朋友,也是你的学长呢。”

    搞掉省第一制药厂的刘大年和邓玉坤,并不是向天亮的目的,而是达到他真正目的的一种手段。

    “老余,要抓紧时间,我最怕的是你婆婆妈妈了。”

    余中豪笑着道:“那你说说你真正的想法吧。”

    “这还用说吗,你在省城待的时间比我长,应该能看到省委常委会里的明争暗斗,我就说说我有所了解的几位领导吧,李文瑞书记是不折不扣的老大,一言九顶,在咱们东江省是绝对的权威,老革命嘛,中央也得给他几分面子,只要他不离开东江省,东江省就是他老人家说了算。”

    余中豪嗯了一声,“这是肯定的,那其他几位呢。”

    “黄省长我虽然接触不多,但我听说他一直唯李书记马首是瞻,他想接李书记的班,所以,他是绝对支持李书记的,而你的顶头上司许国耀,和我们组织部的高部长一样,都是刚來不久,几乎沒有任何根基,他们是支持李书记的,还有两位,就是陈益民副书记和常务副省长苏志文,我看他们在跟人较劲,不敢跟李书记较劲,但陈益民副书记在跟黄省长较劲,也跟我们高部长较劲,而苏副省长的较劲对象就是黄省长。”

    余中豪点头道:“你的判断基本正确,所以,你是想帮高部长站稳脚跟。”

    “对,我是想帮高部长站稳脚跟,这从三方面展开,一,她与李书记的关系,现在可以说基本上不成问題了,二,组织部内部的掌控,现在正在进行,我想也会很快实现的,三,就是高部长与陈益民副书记的搏弈,陈益民副书记正好负责党群工作,他和高部长不对路,高部长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了。”

    余中豪笑道:“所以,你想借省第一制药厂的事,打击一下陈益民副书记。”

    “呵呵,你认为可以吗。”

    “你在下一盘大棋啊。”

    向天亮乐道:“算是泥鳅掀大浪吧。”

    “我尽力支持你吧。”

    军用越野车又开始朝市区驶去。

    这是向天亮和余中豪真正意义上的合作,用向天亮的话说,是政治上的勾结。

    余中豪手中的权力,能帮向天亮整“死”省第一制药厂的刘大年和邓玉坤。

    而向天亮能帮余中豪接近省委书记李文瑞,从而让余中豪在省城彻底站稳脚跟。

    互相的帮助是真心实意的。

    兄弟也好,朋友也罢,体制内讲究的是利益,互相利用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军用越野车在省医大附属医院门前停下。

    向天亮和余中豪进了医院。

    余中豪要先去十楼看望组织部长高玉兰,向天亮便决定先去三楼看望陈小宁和方纯。

    向天亮沒乘电梯,他嘴里叼着烟,在一楼楼梯口吸完烟后,扔掉烟头,才慢条斯理的爬起了楼梯。

    楼道里有些暗,后面传來了脚步声。

    是两个女护士。

    向天亮停下來,想让两个女护士先上。

    就在擦身而过的时候,向天亮忽然闻到了一种怪怪的味道,正朝他的脸上扑來。

    向天亮暗叫不妙,这是麻醉剂的味道。

    根本來不及反应,向天亮瞬间就失去了知觉,重重的跌倒在梯道上……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