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2章 意外之喜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马上就带着李玟母女三人去李文瑞家,实在让向天亮不敢想象。

    因为他把李玟母女三人折腾得太厉害了。

    许燕和许琳姐妹俩的小屁股,被那把不锈钢铲子揍得肿了起來,痛倒还在其次,问題是坐都不能坐,一坐就扯牙裂嘴的,一看就要穿帮。

    李玟就更不用说了,不仅小屁股被揍得有点肿,而且因为两条**被向天亮分开得太久,都有点变形了,走起路來象卓别林似的。

    向天亮怕露馅,怕李文瑞瞅出破绽,也怕李玟母女使“坏”,万一她们向李文瑞告状,自己可就惨了去了。

    但是不想去还不行,未出门时,李文瑞又來了一个电话催,老头两口子在那边等着呢。

    好在李玟母女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一家人团聚的事上,有点怯生,更有激动,似乎还沒顾上埋怨向天亮。

    不去还真不行,李玟母女三人一致要求,向天亮必须作为护花使者陪同前往。

    去就去,伸头一刀,缩头也得一刀,是祸躲不过嘛。

    匆匆的洗涮打扮一番,在向天亮的催促声中,他带着李玟母女三人出门上车。

    向天亮驾车,却前往火车站而去。

    李玟不解,“走错了吧。”

    向天亮握着方向盘微笑,“你这么多年沒去过他老人家那里,总不能空着手去么,现在这个点上,只有火车站那里的商店还开着呢。”

    李玟感激的嗯了一声,“可我们沒带钱。”

    “我包里有三千元钱,先给你爸和你阿姨买点东西。”

    “哎,都买点什么呀。”

    “你以前沒给人送过礼。”向天亮奇道。

    “嗯,我以前沒有。”

    “那好办,名烟名酒名茶,还有营养品。”

    后座的许燕说,“听说现在假货多得很。”

    向天亮笑了,“你们母女三人都穿着警服,威风凛凛,谁敢把假货卖给你们,除非他脑袋让驴给踢了。”

    说得也是,母女三人都飒爽英姿的,谁敢惹啊。

    在向天亮看來,母女三人是性感十足,尤其是李玟,春风化雨之后,颇似出水芙蓉,更显妩媚娇艳。

    不过,三个女警察走路的姿势有些特别,向天亮瞧得乐不可支。

    到了李文瑞家,李文瑞的警卫陈铁龙开门迎接。

    李玟怯怯的,眼巴巴的看着向天亮,希望他能陪着进去。

    向天亮坚决不从,李玟无奈,只好拎着东西,带着两姐妹,在陈铁龙的陪同下进去了。

    一会儿,陈铁龙出來了,走到车边冲着向天亮笑。

    “这么邪乎,笑什么啊。”

    “你行,真行。”陈铁龙无声的笑,“你帮老头子解决了一个大难題。”

    看着窗户透出的灯光,向天亮问,“里面怎么样。”

    “那还用说吗,一家人抱头痛哭,老泪纵横,感人至深。”

    向天亮点着头,“三十多年沒來往,肯定的哦。”

    “你见不得眼泪吧。”陈铁龙问道。

    向天亮嗯了一声,“我也不瞒你陈兄,我的身世更加糟糕,所以我认为我沒资格看别人泪如雨下。”

    拍拍向天亮的肩膀,陈铁龙说,“兄弟,我很同情和理解你。”

    向天亮笑着问,“陈兄,我很可怜吗。”

    陈铁龙意味深长的说,“你很惨。”

    “哎哎,什么意思嘛。”向天亮听出点什么來了。

    “你是不是欺负她们母女三人了。”

    “你看出來了。”

    “当然,折腾得不轻。”

    向天亮振振有词,“她们用绑架的形式抓了我,就不许我教训她们一下吗。”

    “哈哈,小心老头子找你算帐哟。”

    果然,陈铁龙的笑声未落,就响起了李文瑞的声音。

    “向天亮,你给我进來。”

    完了完了,向天亮顿足道:“陈兄,你得救我啊。”

    “救不了,不过我可以陪你进去。”

    陈铁龙笑着,拽住向天亮就往屋里拉。

    客厅里,除了李文瑞和李玟母女三人,还有一位年过五十的老太太,应该是李文瑞的老伴,李玟的后妈。

    “书记好,阿姨好。”向天亮不敢怠慢。

    “哼。”李文瑞老眼瞪着向天亮,“臭小子,你好大的胆子,敢欺负她们。”

    向天亮拿眼斜了李玟母女三人一眼,她们正偷着乐呢。

    “报告书记,我和她们打了一架。”

    李文瑞恼道:“你还理直气壮的样子嘛。”

    “报告书记,我以一敌三不容易,请您理解。”

    “臭小子。”李文瑞忽地微微的笑了。

    向天亮松了一口气,“书记,恭喜您老人家一家团聚。”

    “好吧。”李文瑞摆了摆手,“你先回去吧,我让铁龙送你,我这里有一份临时决议,你把她送到医院交给高部长审阅,明天上班后交给莫开才。”

    忙不迭的应着,向天亮接过档案袋,看也不敢看李玟母女三人,急忙告辞而退。

    陈铁龙边开车边笑,“兄弟,你很怕她们母女三人啊。”

    “废话,一个个鬼灵精怪的,你不怕吗。”向天亮笑道。

    “你的怕是假的,或者说是装的。”

    “哎,给我点面子好吗。”

    陈铁龙哈哈大笑,他早看出了向天亮与李玟之间的“问題”,作为朋友提个醒,听不听是另外一回事。

    夜深人少,医院里静悄悄的。

    那辆军用越野车,孤零零的停在角落里。

    向天亮目送陈铁龙驾车离去,拿着档案袋上楼。

    高玉兰住在高干病房,值班护士在隔壁,便衣警卫守在门外。

    向天亮走进病房的时候,高玉兰正在甜睡。

    但是,向天亮刚在病床前坐下,高玉兰就醒了。

    “我知道你会來的,所以我把顾秀云她们打发走了。”高玉兰看着向天亮微笑。

    “对不起,遇上点急事,所以现在才來。”

    高玉兰握住向天亮的手,“其实我沒事了,是他们硬让我住院观察。”

    “真的沒事了吗。”向天亮真诚而关切。

    “你就是我的灵丹妙药。”高玉兰的眼睛闪闪发亮。

    向天亮呵呵的笑了,“对不起,值班护士在隔壁,便衣警卫守在门外,今晚你吃不到灵丹妙药。”

    高玉兰的脸红了,“有时候,祈盼和等待也是一种幸福。”

    “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你的孩子。”向天亮试探着问。

    高玉兰缓缓摇头,脸色黯然,“算了,见面也是个吵,有意思吗。”

    向天亮赶紧转移话題,“这是书记让我带过來交给你的。”

    高玉兰沒拿手接,“我知道,应该是书记碰头会的决议,关于省第一制药厂的事。”

    “真要动手了。”向天亮问。

    “嗯,你打开看看。”

    “我,我可以看吗。”

    高玉兰微笑道:“书记让你当信使,就足以说明,他不怕你看到其中的内容。”

    拆开档案袋,向天亮拿出决议看起來,高玉兰说得沒错,是一份书记碰头会关于省第一制药厂的临时决议,在各位常委间传阅之后再交予常委会讨论通过。

    东江省委有一正三付四位书记,向天亮看到决议的最后写着,同意这个决议的只有三位。

    不同意这个决议的,正是省委副副书记陈益民。

    听了向天亮的介绍,高玉兰道:“这不奇怪,省第一制药厂厂长刘大年就是陈益民的亲信,陈益民是把省第一制药厂当作他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的。”

    “咦,要把省第一制药厂卖掉啊。”看着决议,向天亮叫了起來。

    高玉兰说,“确切的讲,应该是破产或重组,省第一制药厂已累计亏损达四点二个亿,而省第一制药厂的总资产不过才三点九个亿,事实上是资不抵债,更重要的是,省第一制药厂原有的设备已经老化,绝大部分的产品沒有销路,不采取大动作,省第一制药厂是很难起死回生的。”

    向天亮心里一动,“能让外资收购吗。”

    “你是想让朱琴的国泰集团公司來收购吧。”高玉兰笑着问道。

    “嗯。”向天亮点着头道,“朱琴一直想到云州來发展,只是沒有合适的机会,我觉得这个省第一制药厂,倒是个意外之喜。”

    高玉兰问道:“可是,收购一家资不抵债的国有企业,对国泰集团公司有价值吗。”

    “具体的我也不太懂。”向天亮道,“不过,我对省第一制药厂有一点了解,它还有两样东西是有价值的。”

    “哪两样东西。”

    向天亮说,“一是建筑,省第一制药厂的厂房,大部分都是八成新的,价值不小吧,二是土地,省第一制药厂离市区这么近,三五年后,云州市区往外拓展,省第一制药厂就成了市区,其土地价值肯定五倍十倍的往上涨。”

    高玉兰笑着说,“这么说,你是真对省第一制药厂感兴趣了。”

    “是很感兴趣。”向天亮点着头道,“不过,省第一制药厂毕竟是国内排得上号的国有企业,它能让外资收购吗,这艹中的政治意义,省委不得不考虑吧。”

    “我看不见得。”高玉兰道。

    “哦,兰姐你有办法。”

    “改革嘛,摸着石头过河,总需要有人出來第一个吃螃蟹,我们可以从侧面和暗中推动嘛。”

    向天亮笑道:“既然部长同志有意,那我就打电话,通知朱琴过來。”

    高玉兰嗯了一声,玉手慢慢伸到向天亮的大帐篷上,轻轻的说道:

    “我的英雄,你能先推动推动我吗。”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