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0章 理想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沒有答应,他让关天月和张桥山两位老人失望而去。

    其实这是向天亮早就准备好了的,说的时候毅然决然,沒有丝毫的犹豫。

    当然,向天亮对自己拒绝豪门,并由此带來的负面影响,心里并不是真正有所准备。

    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來了。

    虽然沒有后悔,但心里还是稍稍的有点惆怅,独自在省委招待所吃了晚饭,向天亮正寻思去哪里过夜,省委书记李文瑞的电话打过來了。

    原來,李文瑞也很关注这次向天亮与关天月和张桥山两位老人的“会见”。

    李文瑞还在办公室,他历來有个吃完晚饭后回办公室加班的习惯,特别是夏天的时候。

    听完向天亮的叙述,李文瑞微微的笑道:“两位老前辈啊,都七八十岁的人了,还是那个脾气,针尖对麦芒哟。”

    “书记,我可把您也拽进來了,您不会骂我吧。”向天亮轻笑着说。

    “这不算什么。”李文瑞站起來,背着双手往外走,“明年不做暗事嘛,你就是否定千遍万遍,人家也一定认为是有人指使你的。”

    这倒也是,向天亮跟在李文瑞身侧,“您帮我拿个主意啊。”

    “嗯,边走边谈。”李文瑞点着头。

    向天亮噢了一声,“莫秘书和陈铁龙呢。”

    “你來之前,我把他们打发走了。”

    “我去开车。”

    “开什么车啊,陪我走着回家。”

    向天亮犹豫了一下,“这……这不合安保规定吧。”

    “哈哈……有你这个大高手当我的保镖,我怕什么啊。”

    向天亮陪着李文瑞走出省委大院,漫步在夜色下的街道上。

    “小向,你小时候有什么理想啊。”李文瑞问道。

    “理想。”向天亮楞了一下,明明是谈眼前的事,李文瑞怎么扯起理想來了。

    李文瑞笑道:“难道你沒有理想吗。”

    “呵呵……穷人家的孩子能有什么理想,即使有也是一些平凡而朴素的想法,拿不出手呗。”

    “平凡而朴素,这不挺好的嘛。”李文瑞饶有兴致的说道,“你说说,你都有过哪些平凡而朴素的理想啊。”

    “嗯……我小时候喜欢胡思乱想,念头多了去了,五岁时听过我爸一回说书,我就想长大以后当个说书人,六岁的时候,看到我姑夫家杀猪,我就想当个屠夫,后來,我三叔开始收徒,我成了他的第一个徒弟,天天在他教导下练武,我就想当个大侠,再后來,大概在八岁那年,我第一次看到带枪的警察,就打定主意,长大以后一定要当个警察。”

    李文瑞微笑着说,“你的这个理想,本來已经实现了嘛。”

    “书记,您笑话我啊。”

    “哈哈……不敢,任何一个人的任何一个理想,都是值得尊重的。”

    向天亮问道:“书记,您小时候有什么理想呢。”

    李文瑞一边走,一边望着夜空说道:“我的理想么,跟天上有关。”

    “跟天上有关。”

    “对,我父亲是个教书匠,也是个天文爱好者,我受父亲的影响,也喜欢晚上拿着望远镜看天上的星星,所以,我的理想是长大以后当个天文学家……后來走上了革命道路,成了一个职业革命者,小时候的理想也就烟消云散喽。”

    向天亮噢了一声,“我小时候也爱看星星,但沒有想过当天文学家的事。”

    前面是个小广场,坐着很多纳凉的市民,李文瑞也拉着向天亮,盘起双腿席地而坐,抬头仰望着璀灿的夜空。

    “多美的夜空啊。”李文瑞感叹着。

    向天亮指着西北方向的天空,“书记,那是北斗星吧。”

    李文瑞点着头道:“是的,这个时候,明亮的北斗七星,总会斜斜的挂在天空的西北方,古书上说,斗柄南指,天下皆夏,古代的人们,就已注意到斗柄的指向,和季节有一定的关系,并用來判别季节时令。”

    “噢……这些道理我可不懂,我只知道那七颗星总靠得很近。”向天亮道。

    “小向,你仔细看啊……沿着北斗七星的斗把延伸,可以看到一颗颜色微红的亮星高悬,它就是有名的大角星,大角星和它附近的星组成牧夫座,形似降落伞,大角星不但亮度出众,还以它巨大的飞行速度而闻名,它的飞行速度每秒钟达到十六公里,但由于它离我们太远,我们一般察觉不出它是动的,在大角星的南面,还有一颗光芒四射的亮星,它叫角宿一,它和附近的星组成室女座,室女座中的星排列很不规则,现在还难以描述它的形状,而牧夫座的东边,有一群排列成半圆形的星座,叫北冕座,我国古代把它们想象成用绳子串在一起的珍珠,所以又叫贯索,北冕座的左边是武仙座,它的形状像只翩翩飞舞的蝴蝶,武仙星座中的星都不很明亮,并不太引人注意,但是,里面的球状星团却令人瞩目,彼此具有物理联系而聚集在一起的星群叫星团,武仙座球状星团就是很著名的一个,只要天气晴朗,沒有月光,人的肉眼都可以看到,它就像一个模糊的雾状斑点,在望远镜里,它像朵盛开的菊花,十分美丽。”

    向天亮笑道:“书记,您比那些教授和专家懂得还多啊。”

    “你小子少打岔,听我继续说……在离南边地面不太高的天空里,婉蜒排列着一个大星座,像个巨大的蝎子,它就是天蝎座,我国则把天蝎座分成房宿、心宿和尾宿,天蝎座里红色亮星叫心宿二,又叫大火,别小看这颗星,它对古代人类生活曾经起着很重要的作用,我国古代曾专门设立‘火正’的官职,利用观测大火的方位來判定季节,用以指导农业生产,‘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唐代诗人杜甫诗中说的商,就是指心宿二,参是指参宿,在猎户座,参与商此升彼落,永远不会同时出现在地平线上,而天蝎座的东面是人马座,著名的南斗六星就在这里,它的形状与北斗七星类似,一南一北,遥遥相对。”

    向天亮问道:“我听说有个天鹅座,它在哪里。”

    “你顺着银河溯流而上,可以看到一个大十字形的星座,那就是天鹅座,十字形较短的横轴,可以看作天鹅的两翼,长轴可看成天鹅的身子,这只巨大的天鹅伸着长颈,展开双翅,安详地飞翔在银河的水面上,在我国,把天鹅座叫做天津,意思是天河渡口,天鹅座最亮的星叫做天津四,银河西侧的亮星织女星和它附近的星构成天琴座,隔着银河相对的就是牛郎星,又叫河鼓二,我国民间把牛郎星和它附近的两颗小星叫做扁担星,它们属于天鹰星座,天津四、牛朗、织女在天上鼎足而立,很引人注意,据我国神话传说,每年农历七月初七晚上,牛郎和织女要渡河一会,那天晚上就由喜鹊替它们在天河上搭一座鹊桥。”

    向天亮叹道:“宇宙的奥秘真是无穷无尽啊。”

    “是啊,天文望远镜的观测告诉我们,天河既不是天上的河流,天津也不是河上的渡口,银河是由无数距离极远的恒星组成,在宇宙中,星星之间的距离是非常遥远的,速度最快的是光速,达到每秒30万公里,从织女星上的光传到我们的眼里,大约需要二十七年,织女星和牛郎星之间,传达一个无线电报,至少要花上十六年的光阴,它们要想在一夜之间渡河一会,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我们看到的星光点点,颜色各异,其实,颜色的不同表示恒星的温度差异,如心宿二表面温度只有三千度,发射红色光芒,大角星表面温度四千度左右,它的光微红带黄,而织女星的光白里透蓝,它的表面温度高达一点一万度,近年來发现的红外星,它的表面温度还不到三千度,就只能发出肉眼也看不见的红外线了,这些星星不但物理状态千差万别,体积大小也非常悬殊,像牛郎星,它的体积大约比太阳大七八倍,如果你知道太阳的体积竟是地球的一百三十万倍,那你就可想象牛郎星该是多么庞大的一个星球了,但牛郎星比起心宿二來,又是小巫见大巫,心宿二的体积比太阳体积大三千多万倍,然而,心宿二的体积虽大,密度却极小,它的密度只有水密度的百分之一,可以说是一个真空世界,而近年來发现了数百颗叫做中子星的天体,它们的直径只有一二十公里,而密度却高得惊人,竟比水的密度大几万亿倍……宇宙间物质的存在和形成真是多种多样的啊。”

    说到这里,李文瑞扭头看着向天亮问道:“小向,在你看來,是宇宙复杂,还是我们的社会复杂。”

    向天亮心道,说了半天,终于从宇宙回到地球上來了。

    “书记,宇宙是客观存在,除了已知的,我们只需探索未知的部分,而人类活动却是在不断变化的,我们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所以我认为,其实人类社会比宇宙还要复杂。”

    李文瑞又微笑起來,“那么,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谈这些吗。”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