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1章 自我定位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书记啊,您学识渊博,高瞻远瞩,就别为难我了,您兜了一个天大的圈子,我怎么知道您为什么要谈这些呢。”

    李文瑞轻轻说道:“自我定位。”

    “自我定位。”

    “对,自我定位。”李文瑞道,“人生的最大困境就是自我定位,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找到属于自己的座标,就象天上的无数颗星星,你不是说它们都是客观的存在吗,我们每个人的客观存在,就是自己的人生座标,如果你在现实世界里能找到自己的客观存在,并为此坚定不移,那么你将无往而不利。”

    “我好象有点明白了。”向天亮若有所思,“说得直白一点,您是要我确定自己的人生目标,比方说我想从政,我到底要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哈哈,你倒是挺会理想联系实际的嘛。”

    向天亮问道:“书记,那您的自我定位是什么呢。”

    “你想抖我的老底儿。”

    “呵呵,算是吧,也算学习学习么。”

    李文瑞向向天亮要了支烟,点上火吸了几口后,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么,家里虽然算是书香门第,但是因为参加革命较早,耽误了学业,并沒有受到良好的教育,建国以后又因为工作繁忙,沒有机会回到学校深造,因此,按实际來说,我现在顶多就是个初中毕业生,随着后來职务的不断升迁,就越來越感到工作起來很是吃力,力不从心。”

    “书记,您太谦虚了吧。”

    摇了摇头,李文瑞道:“主席说过,人贵有自知之明,我这个天赋不高,但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改革开放以來的十六年中,中央曾七次要调我离开东江省,前三次去外省任职,后四次是进京,其中两次是去某部委任职,另次是进入中央工作,最后一次还明确说明我进入政治局和书记处,但都被我推辞了,为什么,因为我的能力仅限于此,我了解东江,在这里也许有所作为,勉强也算得上合格,但一旦调往他处,很可能有负于中央的信任,至于进入中央工作,我就更沒有资格了。”

    向天亮钦佩的说,“书记,您真是高风亮节,不象有些人,一门心思的想往上爬,为此还不惜铤而走险。”

    李文瑞微微一笑,“我也沒有你想像的那么高尚,在我的一亩三分地上,可以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声音,但对耍弄阴谋的人,我绝对是毫不留情的。”

    “书记,您对以后的自我定位呢。”向天亮低声的问。

    “一个聪明人的问題。”李文瑞笑着说道,“我已经六十二岁,离省委下一届全会还有三年时间,不出什么意外,我还将在东江省担任一把手三年,然后我有两个选择,一是进京,担任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或全国政协副主席,一是裸退,什么也不要了,回家过自己的小日子去。”

    向天亮笑道:“后一个选择不符合组织规定,但却是您的自我定位。”

    “对,我希望在六十五岁以后,做一个普通的老百姓。”

    说着,李文瑞站了起來,拍着自己的屁股往前走去。

    向天亮紧赶两步,挽住了李文瑞的胳膊,“书记,所以您开始为三年后的退出做准备了。”

    “看出來了。”

    “嗯。”

    李文瑞哦了一声,“上层的事,你就不必过于惦记了,除非需要你出手。”

    向天亮急忙解释道:“我哪敢啊,省第一制药厂的事,我的初衷也仅仅是为了救高部长。”

    “哈哈……这事干得好,正所谓歪打而正着。”

    “沒给您添麻烦就行。”

    李文瑞问道:“你现在來猜猜,关老和张老会怎么样。”

    “离开东江回京。”向天亮不假思索的说。

    “为什么。”

    “因为他们发现,自己无意之中干扰了地方的工作,作为老同志,他们知道应该回避。”

    李文瑞点头笑道:“你果然懂一点政治,告诉你吧,他们已经动身回京了,而且是搭乘空军的同一架飞机。”

    “啊,他们居然会乘同一架飞机。”

    “哈哈……还不是因为你,是你让他们凑到了起。”

    向天亮乐道:“您可沒看取,两个老头差点打起來啊。”

    “那不过是表面现象,不足为道。”李文瑞笑道,“他们都是德高望重的革命家,他们有自己的底线,用不着你为他们的关系操心。”

    向天亮问道:“书记,那您认为,我的拒绝是对还是错。”

    李文瑞道:“小向啊,你要学会看问題不要简单的以对错去加以区分,任何事情任何问題,对的也有错,错的也有对,也就是说有利有弊。”

    “请您具体点,就事论事。”

    “哈,那就是我刚才说过的话,自我定位的问題。”

    “我的自我定位。”

    “对。”李文瑞笑着问,“你会为自己设定一个什么样的人生目标呢。”

    向天亮不好意思的笑起來,“书记,我说了,您可不许笑话我啊。”

    “我不笑话你,就我们两个人,你说嘛。”李文瑞忍着笑。

    “您说……以您的眼光,我能不能,能不能当个市委书记啊。”

    “市委书记。”

    “是啊。”

    “这是你的奋斗目标。”

    “您认为……您认为,是不是太高了。”

    “哈哈……哈哈……”

    向天亮跺了跺脚,“书记,您答应过不笑话我的么。”

    “哈哈……”李文瑞笑道,“我这是在笑话你吗,我这是在笑话你吗。”

    “您这不是笑话我吗。”

    李文瑞收敛起笑容,“这么说吧,如果你的人生目标仅仅局限于你自己所说的,那么,你可以不用借助任何外力就能达到,所以你不与关老和张老攀亲是对的,因为你现在已经是副处级了,离你的目标只差三级,以你现在的年龄,就凭你肚子里那点小聪明,熬也能熬到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去。”

    “能吗。”向天亮实话实说道,“书记,您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这个副处级是蒙出來的,实际上我党上副县长后,还沒为老百姓做一件实事呢。”

    李文瑞道:“蒙也是一种本事,在我们这个庞大的体制中,有多少人在蒙啊,据我所知,你的蒙比别人的蒙要高尚多了。”

    “呵呵……您真认为蒙也可以吗。”向天亮简直不相信,堂堂的省委书记会说出这样的话。

    李文瑞一边走,一边微微颌首,“作为一个过來人,作为一个老人,我并不反对年轻人的自我奋斗。”

    “就是为自己奋斗。”向天亮问。

    “是啊,十多亿人口的泱泱大国,难道不允许有人为自己奋斗吗,很多人沒有你我这样为人民服务的机会,那他们就应该为自己奋斗嘛。”

    向天亮笑着说,“我也这样认为,这也是解放生产力吧。”

    “嗯,就你來说,你的人生目标定得稍低了一点。”李文瑞摇着头说。

    向天亮道:“书记,我是这样想的,人生目标可以不断的修正,我刚才说的是最低的奋斗目标,在这个最低目标的基础上,能前进多少就前进多少,我不会刻意的限制自己。”

    李文瑞微微的一怔,“如此说來,你对关老和张老的态度,实际上是欲擒故纵,断而不绝吧。”

    “算,算是吧。”向天亮说道,“书记,我是这样想的,我从小生活在农村,如果与关老和张老他们那样的前辈攀上关系,我怕我应付不了,更怕我会迷失了自我。”

    “说得好。”李文瑞点着头说,“人小鬼大,我明白你的真正用意了。”

    “我,我什么用意啊。”向天亮笑着问道。

    “不要说出來。”李文瑞笑着说道,“关老和张老在党内和军内的地位崇高,只要攀上一位,你将一生受益无穷,但是,关家和张家都有些复杂,你现在就闯进去,恐怕会成为不受欢迎的人,更何况现在只是两个老头在蹦达,真正应该來找你的是你的父亲和母亲,却象消失了似的,这很不正常嘛,所以,你不必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只有当他们主动來找你的时候,你的存在和出现才变得更有意义。”

    “谢谢书记,我也是这么想的。”

    夜色深深,省委领导宿舍区到了。

    李文瑞在小区门口停住了脚步,“小向,我知道你现在最想一件事。”

    “书记,您知道我现在最想什么事啊。”向天亮惊奇的问道。

    “我猜一猜如何。”李文瑞轻轻一笑。

    “您猜。”

    “猜中了怎么办。”

    “猜不中怎么办。”向天亮调皮的反问。

    李文瑞微笑着,“那就这样,互相答应对方一件事吧。”

    “行,您请说。”

    李文瑞稍稍顿了下,“你小子啊,现在最想的一件事,就是如何离开云州离开省委组织部,尽快的回到清河市回到滨海县去。”

    向天亮一下就楞住了,“书记,您,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猜得对不对。”

    “对。”

    “哈哈……”一边笑着,李文瑞一边摆手一边走,“回去吧,咱们明天见。”

    望着李文瑞的背影,向天亮还是疑惑不解,这老头儿,是怎么知道我的心思的呢?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