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5章 事发突然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李文瑞已站在他的身后。

    慌而不乱,向天亮一边起身,一边清理着自己身上的“不当之处”。

    李文瑞沉着脸,盯了向天亮一眼,一言不发的朝书房走去。

    向天亮心里一阵发虚,不会吧,难道老头子发现了桌子底下的一幕。

    硬着头皮,向天亮跟进了书房。

    秘书莫开才也进來了,手里还拿着一张纸。

    李文瑞坐下,点上了一支烟,“开才,跟小向说说。”

    “小向,这是省委办公厅刚刚收到的传真,是你们清河市委发过來的,今天下午四点三十分左右,清河市财政局副局长乔安平,在参加完市长办公会议后,突然从市委大院的政府楼八楼跳楼自杀。”

    “乔安平,我认识他啊。”向天亮惊道。

    李文瑞哦了一声,“你们是朋友。”

    摇了摇头,向天亮道:“我们是在市党校学习时认识的,那时他还是市财政局办公室主任。”

    “人怎么样。”李文瑞似乎漫不经心的问。

    “印象不是很深刻,但在他的专业里,应该算得上是青年才俊,是市委组织部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

    “可惜,他死了。”李文瑞的声音有些冷。

    向天亮看着莫开才,“莫秘书长,乔安平为什么自杀啊。”

    “传真里沒说详细情况。”莫开才道。

    向天亮心里嘀咕起來,一个小小的副处级,至于引起省委书记这么重视吗。

    莫开才的话,很快解开了向天亮心中的疑问,“这个乔安平,是财政部前任部长的外甥,他的身份,只有少数几位领导知道,但是,他四点半出的事,京城的老部长四点五十分就知道了,而李书记现在才知道,刚才老部长从京城打來了电话,搞得李书记很是被动。”

    李文瑞皱着眉头,一个劲的吸着烟。

    向天亮陪着小心问道:“清河市那边,知道乔安平身份的人是哪几个。”

    莫开才道:“就三位,市委书记刘如坚、市长高尧和市委副书记方应德,当然,乔安平也有可能在生前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了别人。”

    向天亮挺了挺身,“书记,请您吩咐吧。”

    “聪明。”李文瑞赞道。

    莫开才说,“小向,书记想派你赶到清河去。”

    “而且是马上动身。”李文瑞补充道。

    向天亮毫不犹豫,“我可以马上赶过去。”

    莫开才继续吩咐,“你要先悄悄的过去,以最快的速度,掌握乔安平自杀的真正原因。”

    “我的身份呢。”向天亮问道。

    李文瑞打开抽屉,拿出一个蓝色的小本子,“你认为必要的时候,或者有人阻拦你的时候,你可以出示这个小本子,这个时候,你的身份将是我的私人代表,记住,它在东江省内都是有效的,希望你用不着它。”

    接过蓝色小本子,向天亮郑重的放进了口袋里,“请书记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李文瑞亲自送向天亮出來。

    “小向,我老头子对不起你了,你完成这个任务以后,可以直接回滨海县去了,可组织部这边连个欢送会也來不及举行啊。”

    “书记,您是了解我的,我不喜欢场面上的那一套。”

    “嗯。”走到门口,李文瑞放缓脚步,指着李玟母女三人的方向问道,“那她们怎么办。”

    向天亮怔了怔,“什么……什么怎么办。”

    李文瑞微笑着说,“我听陈铁龙讲,你的心理疗法对李玟很有效果,但是这只是开始,要想彻底根治李玟的心理疾病,还需要继续治疗,所以,所以我决定,她们的事我不干涉,让她们自己决定。”

    向天亮心道,听老头的口气,好象有点怪怪的么。

    “书记,这事我看……我看……”

    李文瑞摆着手,打断了向天亮的话,“先不提这事了,集中精力办你的事,高部长那边,我会替你解释的。”

    “请书记放心,我到清河后的工作,会随时向您报告。”

    李文瑞站住了,看着向天亮说道:“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两种逻辑,一是逻辑,一是我国的逻辑,在我们国家,逻辑的最大敌人,恰恰就是我国的逻辑,因为严格來讲,后者并不配称之为逻辑,其实质是反逻辑,玷污了逻辑之名,那么,我国的逻辑到底是什么玩意呢,一,凡事只问态度,不问事实,二,凡事只问动机,不问是非,三,凡事只问亲疏,不问道理……我国逻辑的第一表征,是所谓的国情论,即用国情为我国的一切症结辩护,为一切罪孽洗白,我个人认为,十多年前我们批判两个凡是,而现在要批判两个谬论,即稳定压倒一切,我国情况特殊论……当然,我国自然有其国情、有其特色,这决定了我们不能教条化,不能奉行拿來主义,但是,我国的国情与特色,不应该成为阻止我们拿來真理的借口,用一位先生的话讲,倘若真理不合国情,那么需要加以改变的是国情,而非真理,国情要适合真理,而不是真理要适合国情,很可惜,对我国逻辑的坚守者而言,这些话始终不大入耳,他们眼中,国情的阴霾,阻断了眺望真理的视线,只能惜取眼前的事物,国情,如贪腐,专权,即存在,存在即合理……我国逻辑的第二表征,就是辩证法,它与第一表征如胶似漆,互为表里,辩证法为国情论提供了论证的工具,哪怕国情再不好,辩证來看,总有好的一面,国情论则为辩证法制造了运行的语境,总而言之,辩证法的作用,一是捣糨糊,二是遮羞布,它最大的害处,在于混淆了是非善恶,因为一旦辩证起來,是中有非,非中有是,善中有恶,恶中有善……再比如,用辩证法审视官员的**,虽然违法,却润滑了体制,提高了办事效率,并不全是坏事呢……我国逻辑的第三表征是诛心,即只问动机,不问是非,须知心之为心,动机之为动机,恰在于不可测问,当然,这不是我国逻辑独有的病症,却在我国流毒尤烈,当你批评一位同志,他的支持者会立即上前围攻,质问你什么动机,是不是嫉妒,是不是借机炒作,进而上升到人格问題、立场问題……凡事不论理性论人品,不论事实论立场,结果只能是各执己见,双方之间的裂缝越來越深,达成共识的可能性越來越微弱……我国逻辑的第四表征,是附会,以小带大,牵强附会,鸡蛋里挑骨,无风也能掀起风浪……我国逻辑的第五表征,是混淆,从混淆公私,混淆道德与制度,到混淆是非,混淆善恶……”

    长篇大论,滔滔不绝,向天亮听得云山雾罩。

    “书记,您,您说的……我,我听不明白啊。”

    拍了拍向天亮的肩膀,李文瑞微笑着说,“沒关系,听说你记忆力超强,你先记着,以后慢慢理解领会嘛。”

    “书记,我走了。”

    “嗯,让铁龙送你一程吧。”李文瑞挥着手。

    虽然心中有些惆怅,但向天亮还是坐进了车里,这等于和女人们不辞而别,实在是太匆忙了。

    有必要这样做吗,向天亮心存疑惑。

    陈铁龙开车送的向天亮。

    “陈兄,那辆军用越野车不借给我了。”

    “不行,那辆军用越野车目标太大。”陈铁龙笑着说道,“你启程以后,我这边还要帮你制造假象,让别人以为你还在云州。”

    “我的东西都不能带走吗。”

    “不能。”陈铁龙道。

    “我的天。”

    陈铁龙笑着说,“我去过你在省委招待所的房间,有什么啊,几件破衣服而已。”

    “你开车送我去。”

    陈铁龙乐了,“你想得倒美,零零零一,这是省委书记的车啊,你也敢坐吗。”

    向天亮摇着头说,“有必要搞得这么紧张和神秘吗。”

    “兄弟,你别小看这件事啊。”

    向天亮很是不以为然,“不就是一个官二代嘛。”

    “那个乔安平不光是老部长的外甥,其实很不简单,里面的名堂多得很,你到清河就知道了。”

    笑了笑,向天亮道:“书记抓我的差,这个差抓得真妙。”

    “哈哈,你想到妙处了。”陈铁龙笑问道。

    向天亮笑道:“省委书记的私人代表,这牌子多响亮啊,看他们以后敢不敢再欺负我。”

    “欺负你,哈哈,你欺负他们还差不多。”陈铁龙大笑。

    “呵呵……这次回去,见了朋友还不知该怎么说呢。”

    陈铁龙说:“最好别见他们,在你办好这件事之前。”

    “他们,他们是谁。”向天亮问道。

    “清河的三驾马车,市委书记刘如坚、市长高尧和市委副书记方应德。”

    “我有点明白了。”向天亮点着头,“但是,这恐怕有点难。”

    陈铁龙刹住了车,“兄弟,查清是谁把乔安平的死讯率先捅到京城,这很重要。”

    前面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

    “那是给我准备的。”

    “嗯,车上有你需要的东西。”

    “那么,我走了”

    “祝你一路顺风。”

    两只右手握在了一起。

    短暂的沉默。

    很快的,黑色桑塔纳轿车在马路上飞奔起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