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6章 书记很生气 后果很严重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从省城云州到清河市,是崭新的高速公路。

    第一次在高速公路上开车,向天亮经过最初的适应,很快就飚到了一百二十码。

    夜色深深,路灯闪烁,向天亮的思绪有些纷乱起來。

    如此的出行,似曾相识。

    当初从清河市调到滨海县工作,从滨海县驾着水上飞机出逃,再从京城离开,还有现在,都是晚上,都是神神秘秘,匆匆忙忙。

    下雨了,毛毛雨,随着风迎面而來,扑在挡风玻璃上。

    向天亮精神一振,打开刮水器后,点上一支烟。

    手机响了。

    是省公安厅刑侦总队长余中豪的电话。

    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又是狗日的,向天亮咧着嘴乐了。

    向天亮很敏感,他马上判断出,余中豪很可能也正在赶往清河。

    果然,余中豪开口便说,“听说清河出事了吗。”

    “狗日的,什么叫出事了。”向天亮开始琢磨欺骗余中豪的话。

    “市财政局有个乔安平,刚提拨不久的副局长,今天下午在市委大院跳楼自杀了。”

    向天亮故作惊讶,“乔安平,我认识啊,一起在市党校待过……哎,他怎么想不开了。”

    余中豪说,“蹊跷,许厅长让我跑一趟清河。”

    “让你去清河干什么。”

    “乔安平的死因啊。”

    “恐怕不止吧。”

    “当然,到底是他杀还是自杀,在此基础上,再确认死因。”

    向天亮索性装傻到底,“这个乔安平很重要吗,还要省厅派人下去确认。”

    余中豪轻声一叹,“这么说吧,咱们清河市藏龙卧虎,我也是刚知道的,这个乔安平來头不小,听许厅长说,省委书记李文瑞亲自下了命令。”

    “噢……”向天亮道,“中豪,这么说來,你这是一趟苦差使啊。”

    “天亮,你这也这样认为吗。”余中豪问道。

    向天亮笑了笑,“这只是我的感觉而已。”

    稍稍停顿,余中豪又说,“我出发前,去省委招待所找你,你不在。”

    向天亮一怔,“你找我,找我干么。”

    “你别紧张,也沒什么事,就是想找你聊几句吧。”

    “呵呵……我紧张什么啊,我是说,你找不到我的。”

    “你不在云州市。”余中豪有些诧异。

    向天亮笑了,“你紧张什么啊。”

    余中豪警觉起來,“哎,你不会……你不会也在去清河的路上吧。”

    向天亮呵呵的笑骂着,“狗日的,你神经病啊。”

    “快说实话,你要骗我,小心我揍你小子。”

    “他妈的,你打得过我吗。”向天亮笑着说道,“告诉你吧,我在省委组织部里也负责的是苦差使,我手头有七个考察对象,都是这次要提拨的候选人,对他们的内查外调就够让我头疼的了,我哪还有心思去关心清河发生的破事啊。”

    “好吧,我要赶路了,再见。”

    向天亮也关掉了手机。

    雨下得有些密了,向天亮不得不放缓了车速。

    后面传來了警笛声。

    向天亮将车转到慢车道上。

    五辆警车呼啸而过。

    向天亮微微一笑,如果刚才沒看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余中豪和他的部下,其中一辆还是技术侦查人员的特种车辆。

    在高速公路的服务区,向天亮将车停下,冒雨换上了假车牌。

    清河正处于非常时期,挂着外地牌特别是省城车牌,非被警察盯上不可。

    高速公路的高速二字当之无愧,午夜刚过,向天亮就进入了清河市区。

    雨夜中的清河市,更显迷茫和沉静。

    进入收费处,向天亮先看到的是收费窗口上装着的摄像探头。

    这难不倒向天亮。

    他戴上一付宽边平光眼镜,眯起双眼歪起嘴,对着后视镜,确认自己变得面目全非后,才将车徐徐驶向收费窗口。

    出了收费处就是市区,向天亮长舒了一口气。

    十年河东十年河,清河,老子又回來了。

    雨越下越大了。

    黑色桑塔纳轿车在市区的大街小巷里穿梭。

    终于,车停在了一个独立的四合院门前。

    这个四合院的主人,是清河市公安局政委周台安。

    老朋友周台安,向天亮微微的笑了。

    不知道周台安在家里还是在单位,向天亮沒有用自己的手机,而是从陈铁龙为他准备的包里,拿出一只崭新的翻盖手机,这个手机的号码,应该是清河这边的。

    周台安果然还在局里加班,听到向天亮的声音,顿时吃了一惊。

    “你在哪里。”

    “清河市滨海路府前街六十六号。”向天亮说。

    “我家。”

    “嗯。”

    “明白了,我马上回來。”

    二十多分钟后。

    周台安家的书房里,坐着两个男人。

    “老周,你还好吧。”

    “老样子。”周台安微笑着,“就象你常说的那样,我只要老老实实的做个老好人,就沒有人能够折腾我。”

    向天亮笑道:“但是,你其实并不老实,是你的通风报信,才让我从市纪委调查组那里顺利逃脱。”

    周台安狡黠的笑了,“证据,请拿出证据來。”

    “呵呵……”

    “哎,你怎么样。”周台安问。

    “你自己看嘛。”向天亮摊着双手。

    “什么时候回來啊。”

    向天亮微笑道:“这次回來,就不准备回去了。”

    “真的,回滨海吗。”

    “嗯,算是官复原职吧。”

    “好啊,你总算回來了。”

    向天亮看着周台安,“老周,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突然來吧。”

    嗯了一声,周台安道:“在你之前半个多小时,余中豪和他的人已经到了。”

    “我在路上看到了,我让他先到的。”向天亮笑道。

    周台安诧道:“你们是一明一暗。”

    “也对也不对。”向天亮道,“一明一暗沒错,但我和余中豪不是一路的,他代表官方,我代表私人。”

    “私人,是乔安平的家属吗。”

    向天亮摇了摇头,“不是。”

    周台安问道:“听说这个乔安平很有背景,你知道吗。”

    “是的,我也是出发前才知道的。”向天亮点着头。

    “那你代表的是谁。”周台安盯着向天亮。

    “李老板。”向天亮轻轻说道。

    “李书记。”周台安吃了一惊,李老板是个特殊称呼,是东江省干部们在私下里对省委书记李文瑞的尊称。

    向天亮点着头道:“乔安平的背景有点复杂,在清河市,他的身份只限于三个人知道,就是市委书记刘如坚、市长高尧和市委副书记方应德,据我所知,乔安平还沒结婚,是一个人生活,但是,他在昨天下午四点三十分跳楼自杀,二十分钟后,京城就知道了,而李书记却在两个小时后才得到消息,这明显是把李书记置于尴尬的境地嘛。”

    “所以,李书记把派來了。”

    “嗯,书记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周台安沉默了一会,“难怪啊,市委那帮领导,个个紧张万分啊。”

    “老周,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人都來了,这还用得着说吗。”周台安笑了。

    这时,向天亮的手机响了。

    向天亮看了一眼手机显示屏,马上脸色一凝。

    來电显示,是省委书记李文瑞家的固定电话。

    向天亮:“书记,我是向天亮。”

    李文瑞:“到了吗。”

    向天亮:“十分钟前到的。”

    李文瑞:“这么慢。”

    向天亮:“书记,我是马不停蹄,够快的了。”

    李文瑞:“哼,高速公路是让你用來游山玩水的吗。”

    向天亮:“我在路上看到余中豪的车队,所以就让了他们。”

    李文瑞:“哦……省公安厅的人啊。”

    向天亮:“他们也是您派來的吗。”

    李文瑞:“书记临时碰头会上的决定。”

    向天亮:“那么……那么我该继续吗。”

    李文瑞:“当然继续,你甭想偷懒。”

    向天亮:“您放心吧。”

    李文瑞:“要快,少跟我婆婆妈妈的。”

    向天亮:“明白……您,您还不休息吗。”

    李文瑞:“京城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我睡得着吗。”

    向天亮:“怎么回事,这个乔安平这么厉害啊。”

    李文瑞:“嗯,我也是刚知道,他的未婚妻,是一位副委员长的孙女。”

    向天亮:“哦,越來越麻烦了。”

    李文瑞:“这位副委员长明天会飞來云州,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向天亮:“我知道。”

    李文瑞:“而且,乔安平是副委员长亲自挑中的孙女婿,本來打算一年以后就把乔安平调回京城完婚的。”

    向天亮:“是这样啊。”

    李文瑞:“乔安平在咱们东江省工作,实际上是下來锻炼镀金的,现在倒好,人给整沒了。”

    向天亮:“这个……这个会影响您吧。”

    李文瑞:“影响肯定有,但也用不着大惊小怪,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嘛,但是不管怎么说,人死了,总得给人家家属一个说法吧。”

    向天亮:“我明白了,书记,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李文瑞:“你打算怎么做。”

    向天亮:“不管其他,先确定是自杀还是他杀。”

    李文瑞:“然后呢。”

    向天亮:“然后再确定死因背后的原因。”

    李文瑞:“嗯,你大胆的去查,不管涉及到谁,有问題的都给我揪出來。”

    向天亮:“是,我保证一查到底。”

    李文瑞:“我等你的消息了。”

    关掉手机,向天亮看着周台安。

    “老周,咱们可以开始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