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8章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借着远处传來的微弱灯光,向天亮看到了,这两位“同行”还是他的老熟人。

    清河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肖剑南和局预审处处长张蒙。

    这个张蒙正是滨海县公安局的那个副局长张蒙,紧跟肖剑南并被调到市局后,总算从副科级升到了正科级。

    正所谓同行相知,站在暗处的向天亮,看出了肖剑南和张蒙的企图。

    肖剑南和张蒙的动作非常敏捷灵活,走到围墙边,搭人梯,翻墙头,双双消失在向天亮的视野里。

    向天亮微微一笑,不错不错,张蒙调到市局后,水涨船高,长本事了,至少翻墙的功夫就大有进步么。

    肖剑南和张蒙的意外出现,让向天亮改变了原有的行动计划。

    他不紧不慢的向那辆别克轿车走去。

    飘泼大雨,掩盖了向天亮的身影和脚步声。

    不错,向天亮趴在车窗上,确认车里沒人。

    这是肖剑南一贯的风格,每每行动时不给自己准备后援和后路,也喜欢单枪匹马,独來独往,今天能带着张蒙出來,算是破天荒的事了。

    向天亮迅速的行动起來,他以最快的速度,通过那条不到两米宽的弄堂,跑到自己的车边,从车里拿出一个黑皮包挂在胸前,又跑了回來。

    他打开了别克轿车驾驶室的门,但沒敢将头伸进去,因为他身上全是雨水,怕留下水迹让肖剑南发现。

    黑皮包里有几瓶罐装气体,象药瓶一样大小,向天亮拿出一罐,挂在车门里的把手上。

    然后是如法炮制,同样的一罐气体,挂到了副驾座门的把手上。

    确认无误,确认周围沒人,向天亮跑回街对面,重新站回到那棵梧桐树的后边。

    现在需要的只是耐心等待。

    这个时候,这种天气,鬼鬼祟祟,肖剑南和张蒙干的肯定不是好事。

    不是好事,必有非法之获。

    向天亮继续想着,根据周台安的介绍,肖剑南和张蒙很可能正是为了那些录像带而來。

    嘿嘿,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有肖剑南和张蒙在辛苦,今晚就难得的來一回不劳而获吧。

    以肖剑南和张蒙的身手,其实用不着向天亮等待太久,更何况市委大院并不是很大,对肖剑南和张蒙來说是熟门熟路。

    市委大院其实分为两个部分,隔着一条小街,一边是市委,一边是市政府。

    肖剑南和张蒙进的是市委这边,是老式建筑,围墙也是几十年前修建的,肖剑南和张蒙不去出事的市政府那边而潜入市委,应该是事前侦知、有备而來。

    向天亮又在看表。

    肖剑南和张蒙进去已经七分半钟了。

    两个笨蛋,向天亮嘴里骂着,七分半钟,足够完成一次规模不大的战术行动了,还能包括战后的打扫战场。

    终于,围墙上出现了人影。

    向天亮又是咧嘴一乐,他妈的真是笨啊,进去时应该鬼鬼祟祟,出來时不管得手与否,当然是堂而皇之的从大门口走着出來,有必要这么辛苦这么狼狈吗。

    肖剑南和张蒙翻墙而回,向别克轿车走去,样子倒还从容。

    这就是说,要么行动目标已经达成,要么是虽然行动目标沒有达成,但也至少沒被对手发现。

    向天亮定了定神,做好了冲刺的准备。

    肖剑南和张蒙一左一右,分别走向了别克轿车的两边

    两个人几乎在同时,去拉驾驶室和副驾座的车门。

    但是,又几乎在同时,两扇车门同时打开的刹那,两个人的身体突然一凝,双双瘫倒在地上。

    向天亮的身体,象箭似的蹦了出去。

    那两罐气体发挥作用了。

    这种气体无色无味,能让人在短时间内失去知觉,向天亮和陈铁龙这些参加过特训的人都会使用。

    向天亮一秒钟也沒耽搁,他看准了张蒙背着的那个军用防水包,一把夺了过來转身就跑。

    必须抓紧时间,因为这种气体在相对封闭的空间里,也只有二三分钟的功效,更何况现在是开放的环境,风急雨大,恐怕只有几十秒的作用。

    跑进小弄堂后,向天亮才放缓了脚步。

    一想到肖剑南清醒后气急败坏的模样,向天亮就忍不住的乐,一边开车一边大笑,还差点把车开到了城中河里。

    在家等候的周台安,沒想到向天亮这么快就去而复返。

    “得手了吗。”

    “呵呵……我说老周,你这话讲得不太文明哟。”

    “我的天,还真是录像带啊。”周台安接过军用防水包,用手摸了摸,笑着说道,“你快去浴室冲一冲,我的衣服在柜子里,你随便找一件将就将就,我去拿录放机,我儿子的房间里正好有一台多功能的,是从地摊市场上淘來的好东西。”

    等向天亮从浴室來到书房,周台安已做好了准备工作。

    “老周,你的宝贝女儿和宝贝儿子呢。”

    “现在放暑假,都去乡下外婆家了。”

    “我嫂子呢。”

    周台安瞪了向天亮一眼,“装傻,我老婆干什么去了,你能不知道。”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向天亮叫道,“我说老周,你老婆不在家,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周台安笑着问道:“你知道你嫂子是干什么的吗。”

    “妇产科大夫呗。”

    周台安又问,“妇产科大夫是干什么的。”

    “接生婆呗,我奶奶以前就是个接生婆,我就是她老人家接生的。”

    “那我再问你,知道你嫂子请了长假是为什么吗。”

    “我怎么知道啊。”

    周台安笑道:“你小子,真他娘的不开窍,你到处播种,却只播不收,总得有人帮你一把吧。”

    “噢……你是说,你是说……是为了我清清姐。”向天亮总算有点开窍了。

    “还有你那个李姐李亚娟。”周台安笑着说,“你小子也不想想,别的妇女同志还好办,可柳清清和李亚娟都是单身,她们腆着个大肚子算怎么回事,所以,她们得躲起來,可躲起來万一生有事怎么办,柳老师來我家一说,我们两口子一商量,就决定让你嫂子以去外地进修学习的名义请个长假,专门照看柳清清和李亚娟。”

    向天亮不好意思的笑了,“老周,对不起,给你们家添麻烦了。”

    “她们整天的念叼你,你也该看看她们了。”周台安微笑道。

    “对了,她们躲在什么地方。”

    周台安道:“放心吧,她们住在你那个在滨海县城的百花楼里,非常的安全。”

    “不过……她们,她们离那个日子,不是,不是还有两个月吗。”

    “亏你还记得,算是有点良心。”周台安道,“据你嫂子讲,柳清清和李亚娟都是高龄产妇,尤其是李亚娟,在这期间,她们的反应很大,为了安全,你嫂子现在是寸步不离。”

    “老周,谢谢你,谢谢嫂子。”

    “你我之间,就不用说谢了。”周台安笑着摆了摆手,“对了,你搞到这些录像带,有沒有被人发现。”

    “呵呵……其实我根本就沒有进市委大院。”

    “不会吧,那你的录像带是从哪里來的。”

    向天亮一边乐,一边把经过说了一遍。

    “我的天,典型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周台安叹道,“也就是你,敢对肖剑南下手,敢从他手里抢东西,要是他知道是你干的,非跟你拚命不可。”

    向天亮微微的一怔,“我倒是不怕他找我拚命,不过,我不希望他这么快就知道我來了。”

    “你的那一套路数和手法,他应该了然于胸吧。”周台安面有忧色。

    “但是,刚才我根本就沒有动手,再说了,雨下得这么大,他就是把警犬调來也找不到我啊。”

    周台安指了指外面,“你的车……不会暴露吧。”

    “放心,停在离你家几条街之外,挂着清河车牌,车里什么也沒有,即使被肖剑南发现,他也搞不出什么名堂,更怀疑不到你的头上去。”

    正说着,向天亮的手机响了起來。

    是他在省城用的那个号码。

    看着手机显示屏,向天亮楞住了。

    周台安俯身过來一看,马上笑了,“这不是肖剑南的手机号码么,我说什么來着,肖剑南是属狗的,他吃了这么大的亏,第一个就会想到是你。”

    向天亮:“……谁,谁啊。”

    肖剑南:“我。”

    向天亮:“狗日的……是,是你啊。”

    肖剑南:“对,肖剑南。”

    向天亮:“什,什么事……啊,都这么晚了,你狗日的,寻心找骂是吧。”

    肖剑南:“睡了。”

    向天亮:“他妈的,天都快亮了,我不睡干吗。”

    肖剑南:“你小子,不在云州是吧。”

    向天亮:“咦,你怎么知道的。”

    肖剑南:“跟我装蒜是不是。”

    向天亮:“噢……我想起來了,你们清河出事了。”

    肖剑南:“你知道。”

    向天亮:“余中豪告诉我的,他不是去清河了吗。”

    肖剑南:“你在哪里。”

    向天亮:“我需要向你汇报吗。”

    肖剑南:“我再问一遍,你现在在哪里。”

    向天亮:“在床上,正做美梦,被你狗日的吵醒了呗。”

    肖剑南:“……你,沒在清河。”

    向天亮:“什么意思。”

    肖剑南:“我怀疑你现在就在清河。”

    向天亮:“狗日的,你好大的胆子么,敢查问省委组织部领导的行踪。”

    肖剑南:“我呸,你算狗屁领导。”

    向天亮:“他妈的,你狗日的等着,老子非揍烂你的屁股不可。”

    ……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