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2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周台安不是慌张,相反,向天亮以他家为落脚点,是他的荣幸,更是他的机会。

    谁说老好人不想进步,周台安的所作所为只不过做得比别人既不显山也不露水,有机会的时候抓住机会,沒有机会的时候等待机会,安全第一,进步第二,这就是周台安的处世原则。

    现在就有一个绝佳的机会,向天亮此次清河之行,是代表省委书记李文瑞來的,帮助他就是在为李书记办事,成功之后的好处不言而喻。

    因此,周台安不怕被人发现自己在帮助向天亮,而是担心把事情给办砸了。

    向天亮往窗外看了看,“老周,你确认他们是在盯着你的吗。”

    “不知道,我怕影响你下一步的行动,所以沒有进行正面接触。”

    向天亮微笑说,“上次你帮了我,所以这一次,郭启军和周台安当然也有理由怀疑你嘛。”

    “现在怎么办,我听你的安排。”

    略作思忖,向天亮道:“老周,今天你还不能在家装病,还得去局里转转,噢对了,你还得帮我把外面的警车引开。”

    “干么,你要出去。”周台安惊道,“就你这副尊容,出去不到三十分钟,就会被人认出來。”

    向天亮乐道:“老周,你以为我是逃犯啊,他们不发现我当然不错,但即使发现了也沒啥大不了的,凡事总是既有利又有弊嘛。”

    周台安点了点头,“也好,我马上出去。”

    在周台安的“掩护”下,向天亮带着那几盒录像带,悄悄离开了周家。

    可是,走到自己停车处附近,向天亮怔住了。

    离自己的桑塔纳轿车不到三十米处,停着一辆警车。

    向天亮怔了怔,不敢停留,迅速的扭头便走,拐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

    他妈的,來得好快,一定是狗日的肖剑南干的好事。

    清河市是自己“发迹”的地方,向天亮不是沒有地方可去,但他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找自己的红颜知己,是最安全的选择。

    市发展银行就在附近,六层高的大楼,在这一带显得鹤立鸡群。

    这里有向天亮的女人,市发展银行总经理蒋玉瑛。

    向天亮的突然出现,让蒋玉瑛又惊又喜。

    “八,八爷,你怎么來了。”蒋玉瑛忙不迭的起身。

    一声“八爷”,让向天亮的脑海里,浮现出不少“浪漫”的往事。

    “怎么,我不能來吗。”向天亮端着脸道,“我就是要搞突然袭击,检查一下你这棵老杏,有沒有乘我不在之机爬出墙去了。”

    “咯咯……我敢吗。”蒋玉瑛拉着向天亮坐到沙发上,大屁股一抬,顺势坐到他的身上。

    蒋玉瑛穿得又薄又短,整个身体很是暴露,着实让向天亮看着养眼,某个部位的反应自然而然。

    尤其是蒋玉瑛的巨大胸器,曾被向天亮尊为“大山”,瞅着就让他全身发热。

    久别胜新婚,蒋玉瑛双手勾住向天亮的脖子,双唇印到他嘴上,一条香舌急不可耐的钻进了他的嘴里……“八爷,这回回來,不再走了吧。”蒋玉瑛娇喘着问。

    “嗯,回滨海县去。”

    “你刚到吗。”

    “昨晚下半夜到的,在周台安政委家里坐了一夜。”

    蒋玉瑛咦了一声,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你有任务。”

    “对。”向天亮点了点头,“本來也是在近期回來,因为临时接了个任务,就提前回來了。”

    蒋玉瑛轻轻的问,“是为乔安平自杀的事情來的吧。”

    “哦,你怎么知道的。”向天亮好奇的问。

    蒋玉瑛道:“这事闹得这么大,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再说了,市财政局在我们发展银行开有一个帐户,正是市海塘工程建设资金的专用帐户,乔安平和市海塘工程建设指挥部的财务人员经常会过來的。”

    “太好了。”得來全不费功夫,向天亮问道,“蒋姐,市海塘工程建设资金的专用帐户上,真的沒钱了吗。”

    “还有几十万吧。”蒋玉瑛道,“如果我猜得沒错的话,乔安平之所以自杀,是因为他负责的市海塘工程建设资金被挪用了。”

    向天亮有些惊讶,“你都知道得这么清楚,那就说明,这事不是秘密,乔安平的死不就毫无意义嘛。”

    “谁说沒有意义。”蒋玉瑛说道,“我们都知道市海塘工程建设资金被挪用了,但是,是谁逼迫乔安平签字同意的,钱又被谁挪用了,挪用到什么地方去了,还能不能把被挪用的钱追回來……这些问題,都随着乔安平的死而变成了秘密。”

    向天亮思忖着说,“能让乔安平同意挪用资金的人,在市里好象不多吧。”

    蒋玉瑛摇着头,“问題是证据,沒有证据而仅凭怀疑是沒有用的。”

    “线索在你的银行里啊。”向天亮笑道,“你们银行的微机里,肯定保存着市海塘工程建设资金的专用帐户的进出记录,一查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这个沒问題,我帮你把记录调出來。”

    “那就快去吧。”

    “可是……”蒋玉瑛瞅着向天亮的大帐篷。

    向天亮乐了,“可是什么。”

    “可是,可是我想它了。”蒋玉瑛的手,一把抓住了大帐篷。

    “饿急了。”

    “嗯,都快饿干了。”蒋玉瑛眼巴巴的。

    “多久沒那个了。”

    蒋玉瑛小声说,“还说呢,自从上次去云州看你后,就,就沒有了。”

    “真的沒有。”

    “嗯,都是为了你,谁让我是百花组成员呢。”

    向天亮笑问,“你老公呢。”

    “哼,快半年沒着家了。”蒋玉瑛躺在向天亮身上不肯起來。

    此时的蒋玉瑛,已是玉颊晕红,桃腮生晕,娇靥娇羞,胸前更是起伏剧烈。

    沒办法,向天亮只能“就地正法”,好在蒋玉瑛的办公室也有休息间,里面一应俱全,是个很好的“战场”。

    一个小时后,蒋玉瑛才心满意足的下床,扭着屁股出去了。

    从银行微机房里调出的记录,让向天亮有些失望。

    市海塘工程建设资金的专用帐户,确实在三个月前往外调出去资金,共分五次合计一点九个亿,数目是对上了,但这些钱的去向却是个空白。

    “什么情况下会发生这种结果。”向天亮皱起了眉头,一边下床一边问道。

    蒋玉瑛的脸色也不大好看了,“这还用说吗,有人打开微机,纂改或删除了其中的记录。”

    “谁有可能做这事。”向天亮又问。

    蒋玉瑛思忖着道:“只有掌管微机房的技术人员,别人都不懂,也进不了微机房,这种事我和几个副行长也干不了。”

    “蒋姐,你的银行里有内奸啊。”向天亮微笑起來。

    “查,查他个水落石出。”蒋玉瑛咬着牙道,“敢在我眼皮底下玩猫腻,真够胆大的。”

    “那你可得抓紧啊,这是条重要的线索,只要查出是谁删除了记录,我就可以下手了。”

    “我马上查。”蒋玉瑛站起身來。

    “等等。”向天亮问道,“蒋姐,你刚才说,乔安平经常來你们银行吗。”

    “也不是经常來,但每个月有个一两次吧。”

    “他每次來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吗。”

    蒋玉瑛噢了一声,“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乔安平有个秘书,一个挺文气的年轻人,名字我不记得了,好象乔安平來银行的时候,每次都带着他。”

    “你怎么不早说啊。”向天亮也站了起來,“蒋姐,你仔细想想,乔安平的秘书叫什么名字。”

    “真想不起來了”蒋玉瑛摇着头。

    向天亮道:“那我去市财政局看看。”

    蒋玉瑛问道:“等等,我还沒问你,你这次來调查乔安平的事件,是以什么身份出现的。”

    “省委书记李文瑞的私人代表。”

    蒋玉瑛咦了一声,“这么说,这个乔安平果然大有來头,不然也不会惊动省委书记了。”

    向天亮瞪了蒋玉瑛一眼,“臭娘们,不该你知道的事,少猜测少打听,你还是抓紧时间,把你银行里的内鬼查出來。”

    拿过蒋玉瑛的车钥匙,向天亮转身就走,“你的车我暂时征用了。”

    “咯咯……你把我人都征用了,车你就随便用吧。”

    一边笑着,蒋玉瑛一边拉住向天亮,又拿出一把钥匙递给他,“喏,这是我家的钥匙,你干脆也征用了吧。”

    向天亮呵呵的乐了,“臭娘们,你还真大方啊。”

    蒋玉瑛挺了挺胸,“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沉吟一下,向天亮笑道:“也行,反正我一时也沒地方可去,就把你家当根据地了,记得下午早点回家,给我做点好吃的……噢对了,把你的身体也洗干净哟。”

    向天亮离开银行,开着蒋玉瑛的奔驰轿车,來到了市财政局附近。

    但是,刚转过弯,离市财政局大门口还有一百米以上,向天亮猛地刹住了车。

    阳光下的市财政局大门口,竟然停着三辆警车。

    警车旁边,还停着一辆救护车。

    向天亮楞住了。

    医护人员从财政局大楼里扛着一付担架出來。

    这是怎么回事,这里也死人了。

    难道……他妈的,向天亮骂着自己,在银行里和蒋玉瑛缠绵了一个小时,就硬生生的把正事给耽误了,女人误事啊,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