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8章 进展和突破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有能力做向天亮帮手的人不多,余中豪和肖剑南除外,省城的陈铁龙离得有点远,但还有召之即之的邵三河和周必洋。

    听说向天亮回來了,邵三河和周必洋很是兴奋,想也沒想,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來。

    在滨海县与南河县交界处附近的树林子里,向天亮与邵三河和周必洋汇合了。

    天黑了,但邵三河和周必洋还是认得王三立的,大家都在市党校学习过,听过王三立的政治课,叫声老师是最起码的。

    听完向天亮的叙述,邵三河和周必洋都明白了自己该做什么,向对向天亮要做的事,他们从來就沒有怀疑过。

    王三立和那些录像带,被跟着邵三河和周必洋來的杜贵临带走了,杜贵临是向天亮的师弟,大家的铁杆兄弟,由他负责王三立和那些录像带的安全,让向天亮沒了后顾之忧。

    周必洋主动坐到奔驰车的驾驶座上,笑着说道:“又要与余中豪和肖剑南斗法了,历史何其相似啊。”

    向天亮和邵三河开怀而笑。

    邵三河乐道:“天亮,你这卷土重來的当头炮,肯定砸得余中豪和肖剑南郁闷万分啊。”

    “还有你们曾经的战友张蒙。”向天亮笑着补充。

    “三对三,谁怕谁啊。”邵三河难得的说得豪气干云。

    “这一次和上一次一一样。”向天亮笑着说道,“上次他们是猫,咱们是老鼠,追得咱们疲于奔命,他妈的,天生的物种相克嘛,这一次他们还是猫,咱们也是猫,而且咱们还是手拿尚方宝剑的猫,咱们比他们牛,而且咱们沒有后顾之忧。”

    周必洋一边开车一边笑问,“这么说,咱们可以尽情的发挥了。”

    “呵呵……只要你不怕秋后算帐就行。”向天亮笑道。

    邵三河问:“天亮,上次在省城抓捕那个疯子独客,你对余中豪和肖剑南还是蛮客气的么。”

    “那不一样,此一时彼一时也。”向天亮说道,“上次在省城,在省委大院在李书记的眼皮底下,再怎么着也得悠着点吧,现在可不一样,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们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李书记也会笑了之,哪怕是批评,也一准是贬中有褒。”

    说到这里,向天亮啊的一想,匆忙拿出手机拨起号來,“差点忘了,李书记还等着我的消失呢。”

    要和省委书记通话,车内自然而然的静了下來。

    电话通了,李文瑞果然在等着清河这边的消息。

    向天亮:“书记,我是向天亮。”

    李文瑞:“嗯,辛苦了。”

    向天亮:“报告书记,我这边有些进展了。”

    李文瑞:“我等的就是你的进展和突破。”

    向天亮:“第一,我找到那个人了,他在乔安平跳楼自杀二十分钟后,就擅自把消息捅到了京城。”

    李文瑞:“他是谁。”

    向天亮:“市委副书记方应德。”

    李文瑞:“哦……是他啊。”

    向天亮:“是的,是他。”

    李文瑞:“你确认是他。”

    向天亮:“我确认是他,人证物证都有。”

    李文瑞:“你说说。”

    向天亮:“乔安平自杀前后,方应德正在市党校,当时乔安平自杀的消息,是通过市党校副校长王三立转告给他的。”

    李文瑞:“王三立,就是你们清河那位最擅长纸上谈兵的秀才吧。”

    向天亮:“书记也知道他啊。”

    李文瑞:“嗯,你继续。”

    向天亮:“这个王三立也很搞笑,在办公室的墙壁上做了手脚,他回到自己办公室后,听到了方应德打出电话的内容。”

    李文瑞:“不错,人证有了。”

    向天亮:“同时,我调出了市党校在昨天的进出电话记录,发现号码为五三零零一的电话,在下午四点五十分的时候,向京城打出了一个电话,京城的号码为七位数,二三三一xxx,通话时间长达七分二十一秒,而这个号码为五三零零一的电话,正是方应德在市党校使用的办公室的固定电话。”

    李文瑞:“二三三一xxx……你等等,我让陈铁龙查查。”

    向天亮:“……”

    李文瑞:“有了,二三三一xxx,正是老部长家的电话。”

    向天亮:“这就对上号了。”

    李文瑞:“物证也有了。”

    向天亮:“书记,这个方……方副书记唯恐天下不乱。”

    李文瑞:“唔,你说得很对……但是。”

    向天亮:“书记,您。”

    李文瑞:“但是,我听说你们市公安局局长郭启军,是听方应德招呼的。”

    向天亮:“书记,那是有历史原因的,郭局长还是很讲原则的。”

    李文瑞:“好小子,你倒替郭启军说起好话來了。”

    向天亮:“实事求是么,我也曾经很听方应德的招呼。”

    李文瑞:“嗯,那他为什么指使你们公安局,在几分钟之内就草率的抛出自杀论呢,这不是要息事宁人嘛。”

    向天亮:“这不矛盾,公开一套,背地里另一套,公开他要与一把手二把手保持一致,但背地里,他还指使公安局的人,去市委大院偷录像资料呢。”

    李文瑞:“我接到余中豪的报告了,说市政府大楼记录着乔安平自杀前的活动的录像带被盗了。”

    向天亮:“嘿嘿,我來了个黄雀在后。”

    李文瑞:“臭小子,干得漂亮。”

    向天亮:“书记,我现在向您汇报第二部分。”

    李文瑞:“关于刘如坚和高尧。”

    向天亮:“书记英明。”

    李文瑞:“少拍马屁。”

    向天亮:“我认为高尧市长和乔安平之死有直接关系。”

    李文瑞:“你认为,是高尧挪用了你们的市海塘工程建设基金。”

    向天亮:“是的,而且,刘如坚书记很可能也是。”

    李文瑞:“刘如坚也是,他和高尧合伙,这不大可能吧。”

    向天亮:“不是合伙,而是分别。”

    李文瑞:“哦……那么,你要尽快把你说的这个可能,进行肯定或否定。”

    向天亮:“书记,我明白。”

    李文瑞:“还有第三部分吗。”

    向天亮:“有,我认为,很可能还会继续死人,继乔安平和他作秘书之后。”

    李文瑞:“余中豪也有这个感觉。”

    向天亮:“他有什么发现。”

    李文瑞:“他认为乔安平是被逼自杀,而乔安平的秘书,已被证实是死于他杀,目的应该是杀人灭口。”

    向天亮:“这和我的判断基本一致。”

    李文瑞:“你们倒是英雄所见略同嘛。”

    向天亮:“仅仅只是略同。”

    李文瑞:“说说你的判断。”

    向天亮:“乔安平的秘书死于他杀,不一定是被希望他闭嘴的人所杀,而是很可能被希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所杀。”

    李文瑞:“唔……你的判断很奇妙。”

    向天亮:“几个小时前,在下班以后,我还在市党校找王三立了解情况,看到方应德一个人亲自驱车进入党校,为了我不能确定他是來干什么的,但为了防止万一,我带着王三立悄悄离开,并暂时把他送到了安全的地方。”

    李文瑞:“做得很好,难怪余中豪对我说,他感到你就在清河市。”

    向天亮:“书记,您不会是,不会是……”

    李文瑞:“放心,你是我秘密派过去的,我不会‘出卖’你的。”

    向天亮:“嘿嘿……我可沒说您出卖啊。”

    李文瑞:“为了工作的需要,你暂时还不能公开亮相。”

    向天亮:“我明白。”

    李文瑞:“你自己的安全沒有问題吧。”

    向天亮:“嘿嘿,我未向您请示,就找了两个帮手。”

    李文瑞:“帮手,我猜猜……是邵三河和周必洋吧。”

    向天亮:“书记,这您都能知道,您老人家真是高瞻远瞩。”

    李文瑞:“少來这一套,快说说你有什么建议吧。”

    向天亮:“这个么……您要是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清河的问題,我认为应该进行釜底抽薪。”

    李文瑞:“怎么釜底抽薪。”

    向天亮:“把他们暂时调开,先从方副书记开始,一个一个的分别调开。”

    李文瑞:“你的语文课是数学老师教的吧,这叫调虎离山,不叫釜底抽薪。”

    向天亮:“嘿嘿……差不多,反正就是那个意思。”

    李文瑞:“嗯……”

    向天亮:“……”

    李文瑞:“我同意你的建议了。”

    向天亮:“谢谢书记。”

    李文瑞:“但是,我只能给你七天的时间。”

    向天亮:“才七天啊。”

    李文瑞:“七天以后,高玉兰部长就要去你们清河市,代表省委宣布清河市的一系列人事调整,包括你所在的滨海县。”

    向天亮:“我明白了,保证按时完成任务。”

    ……

    一边关手机,向天亮一边得意的唠叨起來,“听见了沒有,听见了沒有,书记表扬我了,说明咱们更加可以放手大干了。”

    “七天,时间紧,任务重,咱们得抓紧了。”邵三河说。

    周必洋道:“我现在明白了,咱们是要和他们三位比赛了。”

    “他们也沒闲着啊。”向天亮说道,“咱们有咱们的优势,咱们专找他们不注意的地方下手,抢在他们之前下手,当然了,咱们能想到的,他们一定也会想到。”

    向天亮说对了,这一回,他们想到的,余中豪和肖剑南也想到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