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3章 好哥们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邵三河不笨,稍稍一想,就有点明白了向天亮的用意。

    向天亮是要回去“拯救”他的朋友了。

    “不安全吧。”邵三河略有担心,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三驾马车。

    向天亮笑着摇头,“只要你们和战利品是安全的,我就是安全的,我仅仅只是一个搅局者,微不足道,现在是李书记为首的省委在掌控大局。”

    黎明走了过來,“天亮,你真要回去吗。”

    “黎政(委)辛苦。”向天亮握住黎明伸过來的手,“我现在的岗位在清河,要是我不回去,非挨李书记的骂不可。”

    “我接到李书记的电话了,李书记还特意问了我的名字。”黎明低声说道,声音里还带有激动的情绪。

    “可惜,可惜了。”向天亮忽然说。

    “可惜什么。”邵三河问。

    向天亮坏笑着道:“三河兄,咱们黎政承蒙天恩,上峰垂青,很有飞黄腾达的迹像,可惜让爹娘早生他几年,年龄到点了,空欢喜一场喽。”

    邵三河哈哈大笑。

    “狗嘴,狗嘴不吐象牙。”黎明打了向天亮一拳。

    笑声中,向天亮挥了挥手,掉转车头重回清河。

    这也算是一招回马枪,向天亮以小人之心度大人之腹,猜测李文瑞知道后一定赞赏有加。

    果然,奔驰车刚进入市区,李文瑞就打來了电话。

    向天亮:“书记,您沒休息啊。”

    李文瑞:“你让陈铁龙把我叫起來,我还能睡得着吗。”

    向天亮:“对不起。”

    李文瑞:“我刚接到邵三河报告,他们已经出发了。”

    向天亮:“噢……”

    李文瑞:“听邵三河说,你又回清河去了。”

    向天亮:“是的,我已经进入清河市区了。”

    李文瑞:“哦,你想公开自己的身份吗。”

    向天亮:“报告书记,我已经暴露了,沒有必要再鬼鬼祟祟。”

    李文瑞:“哈哈……好一个鬼鬼祟祟,你真的是鬼鬼祟祟的吗。”

    向天亮:“嘿嘿,我觉得我有点。”

    李文瑞:“而且还有憋屈,对不对。”

    向天亮:“是。”

    李文瑞:“在动物界,夹着尾巴的比晃着尾巴的活得要长。”

    向天亮:“谢谢书记教诲。”

    李文瑞:“你们清河那三位,就是不会夹着尾巴做人。”

    向天亮:“哪,哪三位啊。”

    李文瑞:“明知故问,不就是你们说的清河三驾马车嘛。”

    向天亮:“书记,他们三个,三个看來都问題不小……”

    李文瑞:“嗯,基本情况,我都差不多知道了。”

    向天亮:“那么,我这么一搅局,会不会有点乱啊。”

    李文瑞:“那是肯定的,更何况,我已下令,让他们三个今天一起來省里汇报工作。”

    向天亮:“噢,我明白了。”

    李文瑞:“今天上午,省委工作组将进驻你们清河。”

    向天亮:“这么快啊。”

    李文瑞:“省委工作组组长是高玉兰同志,同时,她还会负责你们清河市领导班子的调整工作。”

    向天亮:“那,那我的事呢。”

    李文瑞:“不就是官复原职么,先帮高玉兰同志把工作做好。”

    向天亮:“是。”

    李文瑞:“你要绝对保证高玉兰同志的安全。”

    向天亮:“我保证。”

    李文瑞:“说说吧,你回清河本來的想法。”

    向天亮:“我是想……我是想清河有点乱,我待在那里,可以帮你多掌握点情况。”

    李文瑞:“你想向你那些好哥们通风报信,让他们赶紧割断与三驾马车的关系吧。”

    向天亮:“书记,我……”

    李文瑞:“哼,想法不错,可惜出于私心,企图以此來赢得人心。”

    向天亮:“书记,您,您把我想歪了。”

    李文瑞:“你少來这一套。”

    向天亮:“我,我错了。”

    李文瑞:“你现在吃的是政治饭,就少玩你的那套江湖义气。”

    向天亮:“是,是。”

    李文瑞:“这样吧,你哪里也不要去,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

    向天亮:“待,待哪儿啊。”

    李文瑞:“等高玉兰同志到了以后,你当他的司机兼警卫,直到她回省城。”

    向天亮:“这……”

    李文瑞:“这任务不重要吗。”

    向天亮:“重要,重要。”

    李文瑞:“就这样吧”

    ……关了手机,向天亮苦笑不已,老头有点臭,真臭,这不是卸磨杀驴吗。

    一句表扬的话都沒有,这也罢了,居然让我堂堂一个副县长去当司机兼警卫。

    冤那,这找谁说理去啊。

    向天亮沒能继续苦笑。

    因为前面的路上,停着一辆警车,警车前站着两个警察。

    是狗日的余中豪和肖剑南,向天亮马上得意起來,咧着嘴乐了。

    余中豪和肖剑南默默的钻进奔驰轿车。

    肖剑南抢先一步,坐到副驾座上后,狠狠的给了向天亮一拳。

    “他娘的,又让你臭小子赢了一回。”

    向天亮嘿嘿一乐,“我也不想啊,可公私面前,我从來都是先公后私甚至是公而忘私的嘛。”

    余中豪一点都不生气,“还是李书记英明,把我派來是虚晃一枪,而真正干活的却是你向天亮。”

    一边开车,向天亮一边瞥了肖剑南一眼,“这不明摆着的么,李书记是对清河的公安系统不放心,派你余中豪來,就是为了牵制郭启军局长,还有你肖剑南。”

    “这只是你小子的猜测吧。”肖剑南吃了一惊。

    向天亮冷笑着说,“老肖,郭局长和方副书记走得太近,你以为李书记不知道吗。”

    “这个有什么问題吗。”

    “老余沒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肖剑南扭头看向余中豪。

    余中豪摇摇头,“你别看我,我知道的不比你多。”

    肖剑南又打了向天亮一拳,“你就别卖关子了。”

    “老肖,你先说说乔安平和他秘书的死亡。”向天亮道。

    “乔安平确实是自杀,当然,可能是被逼自杀,他自杀的原因,要将整个事件联系起來进行分析,而乔安平的秘书,被谋杀是确凿无疑的,我们正在追捕凶手,但另外我们有个巨大的收获,就是乔安平留下的笔记本,乔安平把笔记本交给他的秘书保管,也许他的秘书就因些而被杀,好在我们找到了乔安平留下的笔记本。”

    向天亮微笑着说,“如果笔记本里记载着市海塘工程建设资金被挪用的事,那我承认,你们的收获确实配得上巨大二字。”

    肖剑南点着头道:“正是,一共三笔,一点九个亿,其中刘书记两次,一点一亿,高市长是一次,八千万元,笔记本上还记着那两个银行帐号的所有人,郭局长和周政委决定分别率人北上南下,争取尽快的把钱追回來。”

    向天亮问道:“老肖,你找的是物证,我找的是人证,咱们算是殊途同归,刘书记和高市长的问題是笃定了,我问你,你知道方应德副书记的问題吗。”

    “方副书记,他有什么问題啊。”肖剑南疑道。

    向天亮哼了一声,“乔安平在下午四点三十分跳楼自杀,方应德在四点五十分就把消息捅到了京城,而省委是六点以后接到报告的,更有甚者,李书记知道乔安平的事,居然是京城那边反馈下來的,搞得李书记十分被动,你说这是不是一个问題。”

    肖剑南又吃了一惊,“你说的是真的。”

    “他是唯恐清河不乱,在背后再多点一把火呢。”向天亮道,“他是在市党校给京城方面打的电话,党校副校长王三立听到了他的电话,我也拿到了京城那边的电话号码,这不难对质吧。”

    肖剑南呆了半晌,“真要是这样,那,那方副书记也完蛋了。”

    余中豪说,“关于这个方应德,我一直就沒有好感,天亮说得对,他就是一个政客。”

    向天亮放慢了车速,“这么说吧,三驾马车将不复存在,清河要变天了。”

    “你有消息了。”余中豪问。

    “嗯,我刚和李书记通完电话,今天上午,三驾马车统统去省里汇报工作,与此同时,省委组织部长高玉兰同志率省委工作组到达清河。”

    真的要变天了,车里一阵沉默。

    向天亮踩了刹车,奔驰车在清河江边停了下來。

    夏天日长,天亮得早,才不到凌晨四点,东方竟有了鱼肚白。

    三个人都靠着车窗吸着烟。

    向天亮说,“老肖,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好哥们,所以我要提醒你,这次你也许受到的冲击不大,毕竟你在市公安局是三把手嘛,但郭局长就不好说了,他和方应德走得太近,不受影响的几率很少。”

    “天亮说得对。”余中豪点着头道,“李书记这次肯定要对清河市的领导班子进行一次大手术,除了三驾马车,市常委会里的其他人肯定也会有人被调整,郭局长应该早作打算。”

    “怎么打算。”肖剑南苦笑着问。

    余中豪道:“追钱的事你去,先让郭局长留下來再说嘛。”

    “老余说得对。”向天亮道,“在风口浪尖的时刻,郭局长不能离开,这样,等高部长來了,也有当面解释的机会嘛。”

    肖剑南轻轻一叹,“也只能这样了,我去和郭局说。”

    告别余中豪和肖剑南,向天亮驱车向蒋玉瑛家奔去。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