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3章 抢先动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指挥贾惠兰将别克轿车驶离了碧水茶庄。

    听完向天亮的叙述,车里又沒有人说话,贾惠兰和林霞是不敢开口,陈美兰和张小雅是又惊又忧,不知从何说起。

    私情终于败露了,比原來估计的早很多,而且來得太过突然。

    陈美兰还比较镇定,毕竟是县委书记,而且早就有了思想准备。

    而张小雅的性格有些烈,但理不直气不装,也只是徒生闷气而已。

    别克轿车开到国泰集团公司的后院里时,向天亮也有了行动对策。

    “你们下车,然后赶紧回滨海县去。”向天亮吩咐道。

    张小雅正要开口,却被陈美兰拦住了,“张姐,什么也不要说了,这个事交给天亮处理,我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放心吧,我会首先把张蒙手上的两个胶卷拿到手。”向天亮微笑着劝慰道,“只要沒有了张蒙手上的两个胶卷,就等于沒有了证据,这样一來,陈姐和张姐你们就会化被动为主动,然后,然后我们就装作什么事也沒有发生,耐心地等老余和老陈主动开口。”

    向天亮开着别克轿车,独自一人离开了国泰集团公司。

    车很快开到了市公安局附近。

    当然,不能直接去找张蒙,至少现在不能。

    向天亮也不找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肖剑南,他找的是市公安局的一把手周台安。

    在电话里,向天亮说得很急,周台安亲自开车,火急火燎的出來了。

    “喂,你小子到底遇上什么麻烦了。”周台安坐进了向天亮的车里。

    “老周,还真的有麻烦了。”

    向天亮一边不紧不慢的开着车,在街上转悠起來,一边把自己遇到的麻烦说了出來,说不上“彻底坦白”,但基本上也是实话实说。

    周台安倒是听怪不怪,向天亮在男女方面的那点毛病,他是知道的。

    “常在河边走,肯定会湿鞋哦。”

    “老周,你还有心思说风凉话吗。”向天亮埋怨着。

    周台安微笑着说,“说吧,让我怎么帮你。”

    “这才象朋友说的话嘛。”向天亮道,“我想先不管三七二十人,把张蒙手上的两个胶卷拿到手。”

    “嗯,这是当务之急。”周台安思忖着道,“你要小心一点,张蒙这人不简单,单论心机,他不输肖剑南。”

    向天亮也嗯了一声,“张蒙是刑事侦查高手,心思缜密,经验丰富,擅长反侦查能力,想找到他藏的东西不容易,我想请你找个理由,不露痕迹的帮我把他临时支开,给我三天时间。”

    想了想,周台安笑道:“行,正好市局有个通缉犯,在西江省三合县被抓住了,我就派他去把人带回來,他是局里头号预审专家,派他去名正言顺,清河离三合有上千公里,我让他开车过去,來回至少要五天时间。”

    “什么时候能让他动身。”向天亮问。

    “刚收到三合县公安局发來的传真,就被你的电话叫出來了。”周台安微笑。

    向天亮点了点头,“太好了,你回去以后,就打发他上路。”

    “可是。”周台安皱起了眉头,“两个小小的胶卷,你知道张蒙会藏在什么地方啊。”

    “我自有办法。”向天亮自信满满。

    周台安又问,“万一,我说万一啊,万一张蒙随身带着胶卷出差,那你又怎么找呢。”

    “呵呵……老周你这句话,有点局长的水平嘛。”

    周台安忙道:“我可警告你小子,你不能在他出执行任务时动手,那样会把我暴露的。”

    “放心,我心里有数。”向天亮道,“以我的判断,张蒙不会带着胶卷出门执行任务的,这一容易丢失,二容易损坏。”

    “万一呢,你不是说他心思缜密吗。”周台安又说到了“万一”。

    向天亮点头笑道:“所以嘛,在他出发前,你通知我,我要确认一下,他是不是将胶卷带在了身上。”

    “这个好办,我送他们出发时,我就多噜嗦几句。”周台安微笑着说。

    “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不能轻让张蒙从清河调离。”

    “这个么,权在我手里,这小子心术不太正,我不会让他轻易离开的。”

    向天亮笑着说,“你有两大理由搪塞,一,张蒙是个人才,人才怎么能轻易放走吗,二,你和张蒙原來的关系不很亲近,现在你荣升局长,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当然不放张蒙了。”

    “行,就这么办,你等我的电话吧。”

    一个小时以后。

    向天亮正在车里啃着面包,周台安的电话到了。

    张蒙带着五个人,两台车,正要启程去西江省三合县。

    向天亮驱车赶到市公安局门口附近。

    周台安和肖剑南等领导送张蒙等人上车。

    从市公安局大楼到停车处,大约有三十米。

    领导送行,走得不快。

    向天亮找了个自认为最佳的位置,拿着照相机,在四五十米外,对着张蒙一阵猛拍。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向天亮拍的照片洗出來了。

    坐在车里,向天亮一手拿着照片,一手拿着放大镜,一张一张仔细的看过去,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处。

    张蒙只带了一个黑公文包,警察出门执行任务,公文包里必定带着手枪、手机、手铐,还有各类证件和自己的钱包,此外,还应该有一副墨镜、两个备用弹匣和笔记本、钢笔、录音笔等,张蒙会抽烟,包里还应该有两包烟和一个打火机。

    公文包里很难再放下两个胶卷。

    张蒙的衬衣一个口袋,裤子两个口袋,从照片上分析,都是空的,口袋里不放东西,作为资深刑事警察,张蒙不可能忽略。

    结论是,张蒙沒有随身携带着那两个胶卷。

    向天亮松了一口气,只要胶卷在清河,接下來就好办了。

    张蒙不会把胶卷交给别人保管,心思缜密的人,同时疑心病更重。

    藏在不安的地方的可能性也不大,象张蒙这样受过科班训练的警察,不会把重要的东西放在诸如银行保险箱此类地方。

    那么,张蒙能藏匿胶卷的地方,可能性最大的就只有三处。

    滨海县张蒙父母家,肯定是张蒙故弄玄虚,为的是在余胜春和许西平面前找个理由。

    还有就是张蒙现在在清河的新家,和他在市公安局预审处的办公室。

    向天亮微微的笑了,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张蒙是最懂也最会遵守这条行动准则的人。

    事不宜迟。

    快下班的时候,向天亮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市公安局的大楼里。

    肖剑南有些惊讶,因为向天亮曾私下向他说过,除非被抓來,否则打死也不会踏进市公安局的大门。

    “咦,你怎么來了,是被抓來的吗。”

    向天亮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我是來投案自杀的。”

    “臭小子,你是抢银行了,还是杀人放火了,或者,你又欺男霸女了。”

    向天亮一本正经的说,“半个小时后,我要去偷一样东西,现在是提前來自首投案的。”

    “哈哈……你小子今儿个唱的是哪一曲啊。”肖剑南乐不可支。

    “真的,我不是开玩笑。”

    “哦……你小子又要來事了。”看到向天亮脸上的认真劲,肖剑南也收起了笑容。

    向天亮实话实说,“张蒙手里有两个胶卷,我要马上拿到手。”

    肖剑南恍然大悟,“噢……难怪周局长要把张蒙派出去,原來你和周局生早就串通好了”乙“算是吧。”向天亮点了点头。

    “哼,你小子把我当什么人了。”肖剑南一脸的不满。

    “呵呵……老肖啊,你他妈的少來这一套,张蒙曾经是你特别看重和信任的人,我能轻易找你吗。”

    “曾经。”肖剑南念叨了一句,“这么说,你知道了。”

    “老肖,我知道你在说什么。”向天亮道,“就在今天上午的碧水茶庄,我亲耳听到张蒙请求余胜春和许西平,帮他调离清河市,余胜春和许西平已经答应帮他调到中阳市,老肖,你看错人了。”

    “嗯,但我始终认为张蒙是个人才,不可多得。”肖剑南说。

    “这个我同意,我还与他共过生死呢。”向天亮笑着说道,“不过,我觉得很难与他一起共事,老肖你有沒有这种感觉。”

    肖剑南哦了一声,“不说他了,说你的事。”

    “下班后,我要去一趟张蒙的办公室。”向天亮道。

    肖剑南问,“公事还是私事。”

    “私事。”

    “你的还是别人的。”肖剑南又问。

    “既是我的,也是别人的。”

    肖剑南瞅着向天亮,“你又惹什么事了,张蒙胆子最大,也不敢打你的主意吧。”

    向天亮苦笑了一下,“可惜,这回他还真的打我的主意了。”

    “他娘的,也亏你小子想得出來,让我这个常务副局长做内应,去偷手下的东西,传出去会让天下人笑掉大牙。”肖剑南笑着骂道。

    “快说,帮不帮这个忙。”向天亮催道。

    “那么,我可以看吗。”肖剑南问。

    “不能,绝对不能。”向天亮坚定的摇头。

    沉默了一会,肖剑南骂了一句,“他娘的。”一边站了起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