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4章 鸿门宴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算定肖剑南会帮自己,除了卖点面子给自己,主要还是肖剑南现在有点讨厌张蒙了。

    下班之后,市公安局办公楼人去楼空。

    肖剑南陪着向天亮到了预审处,看看走廊上沒人,肖剑南拿过向天亮手上的万能钥匙,伸手就要去张蒙办公室的门。

    向天亮拦住了肖剑南的手,“老肖,我敢跟你打赌,我比你更了解张蒙。”

    “比方说。”肖剑南指了指门,脸带诧异。

    “嗯。”向天亮朝张蒙办公室呶了呶嘴。

    肖剑南俯身在门缝上察看起來。

    很快,肖剑南在门缝上发现了两条一指宽的纸条。

    肖剑南一脸愕然,好个张蒙,居然在公安局里玩这一套。

    门开了,向天亮又拦着肖剑南,一边从包里拿出白手套,一边笑道:“老肖,别忘了我们要进的是痕迹专家的办公室,我劝你还是不要留下自己的指纹。”

    肖剑南楞了楞,一边摇头,一边还是戴上了手套。

    不由得张蒙不信,办公室里有一股怪味,别人不知道,内行人肖剑南却一闻便知。

    这种气体如果存在于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那么这个空间里的每一寸地方,很容易会留下别人的痕迹,比如说指纹。

    办公室里摆设不多,布置简单,挺整洁的。

    肖剑南指着办公桌说,“除非是藏在抽屉里,否则,我看不出其他有能藏东西的地方。”

    “我看不一定。”向天亮指着书架。

    “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两个胶卷。”

    “那还是你说的可能性要大一点。”

    一边说着,肖剑南一边在书架上找起來。

    果不其然,当肖剑南翻开一本英文词典,发现书里已被掏空,里面赫然放着两个胶卷。

    向天亮眼急手快,一把抢过了两个胶卷。

    “什么名堂啊,搞得神神秘秘的。”肖剑南嘀咕道。

    向天亮不理肖剑南,从包里拿出放大镜,对着胶卷检查起來。

    沒错,真是张蒙提到过的那两个胶卷。

    “老肖,谢你了。”

    “废话。”

    “要不,我请你喝酒。”

    “免了,你的酒向來不好喝。”

    向天亮咧嘴一乐,正要转身,却忽地停住了身体。

    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向天亮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肖剑南也怔住了,都是内行人,一个眼神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肖剑南拿过椅子,跳到椅子上,再单脚一点站到椅背上,身体一跃而起。

    等到肖剑南身体落下,手上多了个摄像探头,“他娘的,探头还在工作,我们被发现了。”

    “张蒙张蒙,一点也不蒙啊。”向天亮笑道。

    “哎,我说我们被发现了。”肖剑南打了向天亮一拳。

    向天亮得意的耸耸双肩,“东西在手,发现了也沒事。”

    肖剑南扔掉摄像探头,拉着向天亮往外就走,“你小子,不坦白交代,我决不放过你。”

    “其实也沒什么大事。”坐到车里,向天亮轻描淡写的说道,“张蒙是个有心人,在滨海县的时候,他就收集我的黑材料。”

    “哈哈,他敢打你的主意,这不自找麻烦吗。”肖剑南大笑不已。

    “哎,我要走了。”向天亮道,“有件事我要提醒你,张蒙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他现在正在办理调动手续,是放他走还是留住他,你自己惦量吧。”

    向天亮将肖剑南赶下车,自个儿开车就走。

    拿到了胶卷,向天亮放心了,起码沒有了证据,余胜春和许西平就拿自己沒办法。

    一边开车一边得意,向天亮准备打道回府。

    但是,车还沒开出多远,包里的手机响了。

    是陈美兰打來的电话。

    向天亮:“陈姐,你有什么吩咐啊。”

    陈美兰:“我沒什么吩咐,但我家那位有吩吩。”

    向天亮:“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陈美兰:“老许要请你吃饭,特意委托我打电话给你。”

    向天亮:“咦,老许请我吃饭,怎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啊。”

    陈美兰:“因为他请吃饭的地点是我家里,我也得参加呀。”

    向天亮:“你和张姐她们不是回滨海了么。”

    陈美兰:“我们在国泰集团公司玩到现在,刚准备回滨海呢。”

    向天亮:“这么说,你也答应了。”

    陈美兰:“是呀,老许知道你在清河,我总不能说你不在清河吧。”

    向天亮:“鸿门宴。”

    陈美兰:“很可能是。”

    向天亮:“那你说,我是该去还是不该去。”

    陈美兰:“你不去,难道让我一个人面对老许呀。”

    向天亮:“噢,看來我是得去,我要随时准备英雄救美呢。”

    陈美兰:“贫,谁让你救了,这是在我家,老许在名义上还是我的老公。”

    向天亮:“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许老许碰你。”

    陈美兰:“霸道。”

    向天亮:“我说得不对吗。”

    陈美兰:“嘻嘻……你说得对。”

    向天亮:“那么,几点的晚饭啊。”

    陈美兰:“六点半,老许亲自买菜亲自下厨。”

    向天亮:“咦,老许有点反常啊。”

    陈美兰:“我也是这么想的。”

    向天亮:“你现在在哪里。”

    陈美兰:“张姐家。”

    向天亮:“她也沒回滨海。”

    陈美兰:“不但如此,老许还邀请了余胜春和张姐两口子。”

    向天亮:“我的天……那肯定是鸿门宴了。”

    陈美兰:“所以,你更得去了,我和张姐有危险,你得保护我们哟。”

    向天亮:“我当然要去,非去不可。”

    陈美兰:“你去了,我和张姐就放心了。”

    向天亮:“不过,这事得琢磨琢磨,老余和老许一定会耍花样的。”

    陈美兰:“你是说,他和老余有可能会摊牌。”

    向天亮:“摊牌不可怕,就怕他们用别的手段。”

    陈美兰:“什么手段。”

    向天亮:“用技术手段呗。”

    陈美兰:“不,不会吧。”

    向天亮:“害人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陈美兰:“你是专业人士,还怕被两个业余的耍了呀。”

    向天亮:“我怕什么,告诉你吧,胶卷我拿到了。”

    陈美兰:“真的,这么快呀。”

    向天亮:“我是谁啊,跟我玩,那个张蒙还得练半辈子。”

    陈美兰:“你想过沒有,万一张蒙还有备份呢。”

    向天亮:“不会有备份,我唯一担心的是他洗过照片。”

    陈美兰:“那怎么办。”

    向天亮:“不用怕这个。”

    陈美兰:“哪怕什么。”

    向天亮:“我怕老余和老许已经知道,我已经把胶卷拿走了。”

    陈美兰:“啊,这怎么可能呢。”

    向天亮:“张蒙把胶卷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同时还在办公室里装了监控录像。”

    陈美兰:“这个张蒙还这么鬼呀。”

    向天亮:“问題的严重还在于,我去拿胶卷的时候,监控录像是开着的。”

    陈美兰:“这么说,他会发现你拿走了胶卷。”

    向天亮:“对,张蒙虽然出差了,但很可能他委托别人掌握着监控录像,这样,张蒙也能在第一时间得知,从而把消息告诉老余和老许。”

    陈美兰:“所以,你今晚赴约,是打算老余和老许已经知道了。”

    向天亮:“是啊,老余和老许知道我拿走了胶卷,就失去了与你和张姐摊牌的资本,他们就会用其他办法。”

    陈美兰:“有道理,还真是个鸿门宴。”

    向天亮:“所以,我得耍点小段,以备不时之需。”

    陈美兰:“你又要使坏吗。”

    向天亮:“你要是心疼你家老许,我可以不使用坏招损招。”

    陈美兰:“谁心疼他了,我是心疼你。”

    向天亮:“真心疼我吗。”

    陈美兰:“你这么辛苦,我当然心疼了。”

    向天亮:“呵呵……这才是我的女人应该说的话。”

    陈美兰:“嘻嘻……男人,有什么就吩咐吧。”

    向天亮:“你听好了,第一,现在还不到六点,你和张姐马上就去。”

    陈美兰:“提前去。”

    向天亮:“废话,那是你的家,想去就去,有什么提前不提前的。”

    陈美兰:“我们去了以后干什么。”

    向天亮:“你悄悄的把你家儿子卧室的窗户打开。”

    陈美兰:“你,你要干么。”

    向天亮:“你别问了,照着我说的做就行了,我会从你儿子卧室的窗户进來,先做一件重要的事。”

    陈美兰:“还有呢。”

    向天亮:“第二,你转告老许,我会晚两个小时去你们家赴约,所以请他们先吃着。”

    陈美兰:“这又是为什么呀。”

    向天亮:“我还有其他事要办嘛。”

    陈美兰:“嗯,还有吗。”

    向天亮:“第三,会在你们吃饭期间,有人送來一盒录音磁带。”

    陈美兰:“什么内容。”

    向天亮:“老余和老许在碧水茶庄说的话。”

    陈美兰:“明白了,然后呢。”

    向天亮:“当场放给老余和老许,必须让他们听。”

    陈美兰:“噢,接着我和张姐应该发发飚。”

    向天亮:“聪明,聪明。”

    陈美兰:“那你什么时候到。”

    向天亮:“呵呵……等你们闹得差不多了,我自然就会出现了。”

    陈美兰:“嘻嘻……遵命遵命,我和张姐马上过去。”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