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5章 摊牌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主角向天亮沒到,许家这顿晚饭吃得索然无味,许西平和余胜春心怀鬼胎,陈美兰和张小雅何尚不是。

    两对夫妻四个人,彼此都心照不宣,只不过还隔着一层窗户纸罢了。

    相对的说,许西平和余胜春的底气略显不足,因为吃饭前张蒙來了电话,报告了两个胶卷不翼而飞的消息。

    开始时,许西平和余胜春还以为张蒙卖关子,要以胶卷來要挟。

    但看到陈美兰和张小雅底气十足,昂首挺胸,完全是有备而來的样子,许西平和余胜春才若有所悟,一定是哪里出了岔子。

    陈美兰和张小雅当然不怕,除了向天亮拿到了两个证据,还因为向天亮通过窗户早已潜伏在房间里,随时都会冲出來支援。

    打破尴尬气氛的,是有人送來了一盒录音磁带。

    客厅里摆着台式录音机,陈美兰和张小雅几乎是抢着,把录音磁带放进了录音机。

    看到陈美兰和张小雅的举动,许西平和余胜春互视一眼,脸色骤然的变了。

    录音机里传出的声音,正是许西平和余胜春在碧水茶庄的对话。

    ……余胜春:“老许,你也沒说实话嘛。”

    许西平:“我沒说实话,何以见得啊。”

    余胜春:“哈,我说了,你不会跳起來吧。”

    许西平:“废话,你我之间有什么不好说的,只是别在那小子面前叨咕就行了。”

    余胜春:“以我的观察和小道消息,在你老许和新來的张书记之间,还有一个中间环节,否则,你们是连不到一块去的。”

    许西平:“什么环节啊。”

    余胜春:“一个女人。”

    许西平:“咦,你怎么知道的。”

    余胜春:“我不但知道这个,我还知道这个女的曾经是乔安平的未婚妻,乔安平沒自杀前,你们就在京城粘乎上了。”

    许西平:“老余,你派人调查我了。”

    余胜春:“别打叉,我说得对不对。”

    许西平:“老余,这事,这事千万不能说出去啊。”

    余胜春:“你就打算这样,这样瞒下去。”

    许西平:“唉,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不能让我家美兰知道,当然也不能让向天亮知道,不然会被这小子利用的。”

    余胜春:“行,你可真行,终于傍上大靠山了。”

    许西平:“别光说我啊,你老余不也是一样吗。”

    余胜春:“我怎么了,我能跟你比吗。”

    许西平:“你和周平副书记的秘密关系,就瞒得我和向天亮死死的。”

    余胜春:“这个沒办法,既是工作的需要,也是周平副书记当初提出的条件。”

    许西平:“精明,你老余精明啊,脚踩两条船,明里踩着高尧市长,暗地里与周平副书记挂钩,东方不亮西方亮啊。”

    余胜春:“我还是不能跟你比,我要是有你的运气,还用得着脚踩两条船吗。”

    许西平:“好了,咱们彼此彼此,不过,有一件事我还是要说你。”

    余胜春:“什么事。”

    许西平:“你把南河县的公关之花弄到市委组织部里,不打自招么,傻瓜都能猜出你们的关系,你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余胜春:“你以为我想啊,我这是沒办法。”

    许西平:“怎么沒办法,哪怕调到宣传部统战部都可以啊。”

    余胜春:“她是非跟着我不可,非组织部不去。”

    许西平:“你……你甩不了了。”

    余胜春:“唉……她,她有了。”

    许西平:“啊……老余,你……你摊上大事了。”

    余胜春:“所以,所以这事棘手啊。”

    许西平:“别说了……不瞒你老余,我也差不多,而且比你还惨,她那边……她那边家人都知道了,如果我不就范,可能,可能就是灭顶之灾啊。”

    余胜春:“那你准备怎么办。”

    许西平:“不知道,你呢。”

    余胜春:“我也不知道。”

    许西平:“难办啊,人家以为我党校学业沒完就高升了,是天大的喜事,其实,其实我头上挂着炸弹呢。”

    余胜春:“我也是,好不容易免除了高尧市长的牵连,还意外的进了一步,可,可这事要是露了馅,我就彻底完蛋了。”

    ……听完录音,客厅里好一阵子的沉默。

    许西平和余胜春面面相觑。

    两个人同时醒悟过來,向着录音机扑了过去。

    张小雅冷笑几声,“别抢了,你们两个想要,我们可以送你们十盒一百盒。”

    余胜春恶狠狠地问,“臭娘们,这是哪來的。”

    “哟,自己在碧水茶庄的话,这么快就不记得了。”张小雅嘲道。

    许西平拉着余胜春坐回到沙发上,显然,这种场面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你们偷听了我们的谈话。”许西平冷静的问。

    “这还用说吗。”张小雅反问。

    许西平看着陈美兰问,“向天亮干的。”

    “这个重要吗。”陈美兰微笑着反问。

    “当然重要。”许西平道,“向天亮和你们干的好事,你们以为我们不知道吗。”

    “你说,我们干什么好事了。”陈美兰仍然是不慌不忙。

    这就是有恃无恐,陈美兰准备很充分,反正跟许西平是不能再过下去了,更何况向天亮就藏在房间里。

    许西平也是有所准备,这次摊牌的基本原则,是不能把脸皮扯破,两败俱伤对大家沒有好处。

    不仅自己让自己冷静,许西平还用力拍了拍余胜春的膝盖,示意他不要冲动。

    余胜春心里一声长叹,他岂能不知,这是一场沒有胜算的摊牌。

    女方手握证据,胜券在握,男方沒有了证据,唯有忍辱负重。

    许西平点上了一支烟,“美兰,小雅,大家都心里有数吧,你们和向天亮的事,尽管我们沒有证据,但你们也是否定不了的。”

    陈美兰仍然在微笑,“那好呀,我已经约了市纪委书记李长胜同志,明天上午我们四个一起去吧。”

    “你们真决定这样做了。”这是威胁,许西平当然不怕。

    陈美兰点着头,“是的,组织上会明察是非的,录音带是证据,道听途说可不能作为证据。”

    “行,看來你们是早有准备了。”许西平有些无奈。

    余胜春忙着劝架,“老许,美兰,都到这份上了,大家就别装了,还是心平气和的坐下來,商量着怎么解决问題吧。”

    张小雅瞪了余胜春一眼,“谁和你心平气和,谁要和你商量了。”

    陈美兰拽了一下张小雅的衣角,笑看着余胜春说,“老余,是你和老许先摆的鸿门宴,是你们设下的局,你们不开诚布公,我们还能怎么办呢。”

    余胜春摊了摊双手,笑着说,“两位,你们不觉得还缺一个人吗。”

    “你说缺谁。”陈美兰问。

    “你们的相好向天亮。”余胜春道。

    陈美兰立即反击,“老余,咱们两家的事,沒必要让外人掺和,你这个说法,无助于解决眼下的问題。”

    “美兰,你这话我不敢苛同。”余胜春笑着说道,“咱们四个人的问題,沒有向天亮还真的解决不了。”

    “老余,你得用理由说服我们。”陈美兰微微点头,其实她也希望向天亮现身,因为作主把关的事,还真缺不了向天亮。

    余胜春也完全的冷静了下來,“美兰,你和小雅是知道的,我和老许与向天亮不但是名义上的朋友,还是铁三角的组成者,我们有事,他能躲得开吗,再说你们两位,一个是向天亮的领导和同事,一个在国泰集团里工作,而国泰集团公司的实际当家人就是向天亮,可以这么说,咱们四个人与向天亮都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他不现身,能解决咱们四个人的问題吗。”

    “老余,你的理由很充分,我们同意。”陈美兰道,“但是,我们觉得除了把向天亮请來,似乎还缺两个人吧。”

    “你说缺哪两个人。”余胜春问。

    张小雅哼了一声,“一个是你的公关之花,一个是老许的京城美女。”

    余胜春一时为之语塞,“小,小雅,你别把简单的问題,问題复杂化了嘛。”

    “那你们就别提条件,否则也解决不了问題。”张小雅沒好气的说。

    余胜春摇着头道:“她们现在都不在清河市。”

    许西平坚持着说,“向天亮必须参加。”

    “为什么呀。”张小雅问道。

    “沒有他不行。”许西平道,“我实话实说吧,今天请向天亮吃饭,就是为了解决问題,因为我和老余打听过了,你们两个人什么都听他的,就拿今晚这事,你们作不了主,所以,向天亮不到,就根本解决不了问題。”

    陈美兰笑着问,“怎么,你们想兴师问罪。”

    “凭我们两个,敢对向天亮兴师问罪吗。”许西平脸有苦笑。

    陈美兰讽道:“难说,你在京城傍上了官二代,现在是牛气冲天,摆平向天亮那样一个小小的副处级,还不象捏死一只蚂蚁容易吗。”

    许西平一听,顿时苦笑起來,“我刚接到京城的电话,知道了向天亮的真实身世,说我们灭他,他不灭我们就谢天谢地了。”

    “噢……难怪,原來你们已经知道了。”陈美兰点着头。

    许西平嗯了一声,“所以,打电话叫他过來吧。”

    这时,卧室的门啪的一声打开了。

    “不用打电话了,我就在这里。”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