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9章 低调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在向天亮的的授意下,滨海县公安局掀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人事风暴。

    目的很清楚,排斥异己,乘机将包括张蒙嫡系在内的异己分子。

    理由是相当的充分,市公安局正在进行较大规模的人事调整,滨海县公安局响应市局的行动,既理所当然,又天经地义。

    公安系统属于相对特殊的部门,旁人不好指点什么。

    就连县长陈乐天都沒有过问。

    这一天,向天亮终于出现在陈乐天的办公室里,“领导,我向你汇报工作來了。”

    陈乐天非常客气,不但起身迎接,而且还递烟倒茶,热情得象是下级迎接上级,“天亮啊,听说你有个大手笔,我很期待哟。”

    这也难怪,尽管陈乐天在市里投靠了新任市委组织部长余春,但陈乐天在县里相对比较孤立,不但在常委会里是少数派,就是县政府里,陈乐天也快成孤家寡人了。

    夹着尾巴过日子,明智的人都知道如何为人处事,向天亮这样的刺头只能捧不能压。

    “领导,这是今冬明春我县农业工作的两个规划,一是引水工程,二是土壤改良,请你审阅指正。”向天亮递上了两份规划书,“为了抓紧时问,请你尽快的列入县政府议事日程。”

    “这个计划很好嘛。”陈乐天翻阅着向天亮递來的规划书,笑着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其他的我都支持,但我沒办法帮你弄钱。”

    “钱我來想办法,我要的是县委县政府的政策支持。”

    一边说着,向天亮一边站了起來。

    “好啊,政策我给你。”陈乐天叫道,“怎么,你刚來就要走。”

    “领导有什么指示吗。”

    “坐下说嘛。”

    向天亮坐回到沙发上,客气的说道:“请领导指示。”

    “谈不上什么指示。”陈乐天摆了摆手,“知道重建三县区综合市场的事了吗。”

    “听说了。”

    “你怎么看。”陈乐天问道。

    向天亮摇头,“领导,这事我一点都不了解,不敢乱说啊。”

    不在自己份内的事,决不随便表态,向天亮学精了。

    更何况,即使自己要表态要发力,完全可以通过陈美兰和杨碧巧去表现出來。

    陈乐天的话里,明显有试探的意味,“综合市场的事,主要分两个部分,市场本身是定了的,我们单方不好作出什么改变,而另一部分,就是市场附近的开发范围,是由各县区分别自行决定的,据我所知,北城区划出了三百亩土地,南河县却只划拨出一百亩土地,而咱们滨海县还沒作出决定。”

    向天亮哦了一声,“最初的协议里沒有规定吗。”

    “只是设定了一个最低范围,规定三个县区各划拨一百亩。”陈乐天道。

    向天亮微笑道:“领导,这种事么,你拿个主意出來就行了吧。”

    三县区交界地区是荒芜之地,离最近的居民点有近二十公里,至少一二十年内沒有利用价值,多划少划,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陈乐天摇着头,“天亮,看來你是真不了解啊。”

    “哦,领导你透露透露么。”

    陈乐天卖了个关子,“你是分管农业的,土地的使用也在你的管理范围之内,等你了解情况后我们再商量吧。”

    “行,回去后我马上了解。”向天亮应道。

    陈乐天一边微笑,一边点头,“天亮,我这里还有一件事。”

    “请领导明示。”

    “县公安局正在搞人事调整,你知道不知道。”陈乐天笑看着向天亮。

    向天亮早有准备,回答得很快,“我听说了,但这几天都在搞我的两个农业方面的规划,所以沒有细问。”

    “天亮啊,我接到了一些老干部的反映。”

    “有点过了。”

    “嗯。”

    向天亮含笑而问,“领导,要不我提醒一下邵三河。”

    陈乐天微微颌首,“你和老邵谈,比我谈更有效果嘛。”

    向天亮满口答应,可从陈乐天办公室出來,心里就骂开了,他妈的,谈什么谈,公安局搞人事调整,就是老子提议的,老子能打老子自己耳光吗。

    陈乐天的话,向天亮不会放在心上的,客气一点是当作耳旁风,不客气的话,就当陈乐天放了一个响屁而已。

    向天亮有自己的政治哲学,说白了就是斗争,就象赌局,赢就赢了,输了就接着玩。

    政治是残酷的,无关道德。

    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该低调时就必须出手。

    公安局是自己的根据地、大本营、当然不容他人染指。

    一边胡思乱想,向天亮一边在九楼的走廊上慢步。

    手机响了。

    是新來的副县长陈瑞青打來的。

    向天亮抬起头,不禁哑然失笑,原來他正站在陈瑞青的办公室门前。

    陈瑞青是向天亮在党校时的同室同学,本來应该是熟人面前好说话,向天亮应该主动上门。

    但是,向天亮又一次过门不入。

    原因很简单,陈瑞青居然是许西平的人,也就是说,他是许西平安排到滨海县,特意來监控陈美兰的。

    向天亮决定继续“抻”着陈瑞青。

    回到自己办公室,向天亮坐下來,点上烟,吸了半根,才拿起电话打了回去。

    向天亮:“陈县长,你好,我是向天亮。”

    陈瑞青:“天亮老弟,你什么意思啊,不记得我这个老同学了。”

    向天亮:“不敢不敢。”

    陈瑞青:“那你说,是不是不欢迎我來滨海县工作啊。”

    向天亮:“呵呵……陈兄你多虑了。”

    陈瑞青:“一个多月了,躲着不见我,你怎么解释。”

    向天亮:“陈兄啊,我自从上次出事后,就打定了主意,从此夹着尾巴过日子。”

    陈瑞青:“这和我有关系吗。”

    向天亮:“不瞒你说,陈县长那里,我也是刚去见过。”

    陈瑞青:“哦。”

    向天亮:“你懂的,理解万岁哟,。”

    陈瑞青:“天亮,有必要这么低调吗。”

    向天亮:“陈兄,我吃亏就吃在太高调了。”

    陈瑞青:“这个倒也是啊,不过,愚兄初到滨海,你有义务帮帮我吧。”

    向天亮:“那是,那是,不过,县委那边几位新來的,我还沒去过呢。”

    陈瑞青:“哦,是吗。”

    向天亮:“嗯。”

    陈瑞青:“你这也太低调了吧。”

    向天亮:“沒办法,我想过几天安生日子哦。”

    陈瑞青:“忙吗。”

    向天亮:“我正在搞今冬明春的水利工程规划,这本來是上半年完成的工作。”

    陈瑞青:“哟,这真的够你忙的。”

    向天亮:“陈兄,实在对不起。”

    陈瑞青:“自已人,客气话就免了。”

    向天亮:“你我都不喜欢喝酒,这样,过几天我请你喝茶,权当给陈兄赔罪了。”

    陈瑞青:“好啊,不过,我得向你自报家门,否则你会骂死我的。”

    向天亮:“陈兄你说。”

    陈瑞青:“嗯……知道这次我为什么能得到提拨吗。”

    向天亮:“不知道,也正想知道。”

    陈瑞青:“沒人跟你说过吗。”

    向天亮:“说实话,沒人跟我说过,当然,我也沒有主动打听。”

    陈瑞青:“本來沒有我的机会,是市委临时决定的。”

    向天亮:“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应该是有人推荐了你。”

    陈瑞青:“是的,是许副市长。”

    向天亮:“许西平。”

    陈瑞青:“对。”

    向天亮:“噢,我明白了。”

    陈瑞青:“你明白什么了。”

    向天亮:“你是许副市长的人呗。”

    陈瑞青:“但是,我很为难。”

    向天亮:“什么话,从正科到副处,有什么好为难的。”

    陈瑞青:“你真不知道。”

    向天亮:“什么。”

    陈瑞青:“许副市长安排我到你们滨海县,是有个人目的的。”

    向天亮:“呵呵……陈兄,这个可以说吗。”

    陈瑞青:“沒什么不能说的,以免引起你的误会嘛。”

    向天亮:“和我有关。”

    陈瑞青:“嗯,直接有关。”

    向天亮:“噢,是针对我的啊。”

    陈瑞青:“可以这么说吧。”

    向天亮:“陈兄,那你是怎么想的。”

    陈瑞青:“许副市长对我有提携之恩,我不能负他。”

    向天亮:“理解理解,换做我,也会象你那样做的。”

    陈瑞青:“但是,我也不会与你为敌的。”

    向天亮:“陈兄,你夹在中间,这有点难办啊。”

    陈瑞青:“所以,我说我很为难。”

    向天亮:“那么,陈兄准备怎么办。”

    陈瑞青:“我想知你谈一谈。”

    向天亮:“可以,但是……”

    陈瑞青:“但是什么。”

    向天亮:“低调。”

    陈瑞青:“嗯,你安排吧。”

    向天亮:“陈兄,谢谢你还把我当兄弟。”

    陈瑞青:“我不是为你,我是为了自己。”

    向天亮:“为自己也沒错嘛。”

    陈瑞青:“我不想成为第二个乔安平。”

    向天亮:“陈,陈兄,你说什么。”

    陈瑞青:“我说,我不想成为第二个乔安平。”

    向天亮:“这……陈兄,你知道乔安平的事。”

    陈瑞青:“嗯,从党校出來后,我一直与他保持着联系。”

    向天亮:“……陈兄,我要马上见你。”

    陈瑞青:“你安排,我随时可到。”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