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旧瓶装新酒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国泰集团公司的新财务总监不是别人,正是向天亮在市建设局政研室时的老部下徐爱君。

    当初的市建设局政研室,不过是个正科级单位,但出于对向天亮的重视或忌惮,局里不少领导都把自己的人往政研室里塞。

    徐爱君就是其中之一,是派來监控向天亮及其同党的。

    但徐爱君很快被向天亮识破了。

    向天亮有个铁的原则,“女俘虏”不能杀不能放,漂亮的“女俘虏”更是不能。

    徐爱君很漂亮,向天亮当时并沒有将其收归门下,但徐爱君很快就与陈美兰和杨碧巧等人结成了好姐妹。

    而徐爱君这次能辞去公职來国泰集团公司上班,一是陈美兰杨碧巧的动员和召唤,二是国泰集团公司的高薪待遇,一年十几万的薪水,抵得上在建设局十年的工资了。

    当然,徐爱君义无反顾的來到国泰集团公司,更是因为当初她对向天亮的“承诺”,向天亮有令,她要是敢不來,是会被打屁股的。

    看到推门进來的是向天亮,徐爱君条件反shè的站起來,俏脸噌的红了起來。

    “向,向副县长,你,你來了……”

    向天亮笑着踱了过去,坐在了徐爱君刚才的椅子上,“徐姐,你叫我什么啊。”

    “对,对不起,八爷。”

    “我听不清啊。”

    “八爷。”徐爱君红着脸又叫了一声。

    向天亮满意的笑笑,嗯了一声,顺手打开了办公桌的抽屉。

    抽屉里放着一包中华香烟和一个打火机。

    “咦,徐姐你会抽烟。”向天亮好奇的问。

    徐爱君羞道:“这是,这是为八爷准备的呢。”

    “噢……是吗。”

    徐爱君乖巧的拿烟递烟点烟,动作不熟练,但够虔诚的。

    一边吸着烟,向天亮一边拿眼瞅着近在咫尺的徐爱君。

    都三十七岁的人了,身材还是那么的苗条,一条rǔ白sè的连衣裙,恰到好处的衬托出身上的曲线。

    快九个月沒见着了,向天亮有点眼热加心热,那个特别敏感的帐篷,顿时噌的膨胀起來。

    “啧啧,真好看。”

    说着,向天亮抬腿一勾,徐爱君会意的挪到向天亮的双腿之间,背对办公桌,面朝向天亮,娇羞的垂下了头。

    shè向天亮的双腿一抬,分翘到办公桌上,正好将徐爱君夹在中间。

    “知道我要來吗。”

    “嗯,朱姐说,你今晚要來……让我们,让我们等着你……”

    “那么,你愿意吗。”

    “愿,愿意……”

    向天亮笑道:“可是,看你傻站着的样子,不象是愿意的样子嘛。”

    徐爱君的脸又红了起來,犹豫了好一会,才将自己的身体慢慢的靠到向天亮的两条大腿之间。

    “徐姐,來了多长时间了。”

    “快两个月了。”

    “家里都安排好了吗。”

    “嗯,不影响我在这里的工作的。”

    “那,你真是心甘情愿來这里的。”

    “是。”

    向天亮忽地笑了,“徐姐,还记得当初你对我的承诺吗。”

    “记得,记得……”

    “当初你是怎么说的啊。”

    徐爱君红着脸说,“永远,永远不背叛你,你让我干什么,我,我就干什么……”

    “嗯,记得还一字不错,那现在还算数吗。”

    “算,算数……”

    “呵呵……”向天亮笑着问道,“徐姐,你知道咱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吗。”

    “什么,什么关系呀。”徐爱君小嘴问着,双手慢慢的动起來,由远及近的靠近了向天亮的大帐篷,然后,紧紧的包围起來了。

    “你那个地方呢,装过别人的酒,就象个旧瓶。”向天亮伸手撩起徐爱君的裙子,一把将她的小内裤扯了下來,“就是这里,是个旧瓶,装过别人的酒的瓶子,呵呵……”徐爱君娇羞万分,身体不住的颤抖起來,“而我的酒呢,从來沒流到过你的瓶子,现在我问你,咱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八爷……”

    “快说。”

    “不知道……”

    “不回答,我可是要揍你的小屁股的哦。”向天亮的手,象征xìng的在徐爱君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是,是新旧,新旧结合……”徐爱君哪敢不回答,她的小屁股,在市建设局政研室是被向天亮揍过的。

    “不好听,不好听。”向天亮摇着头,一边启发道,“你是旧瓶,我是新酒,嗯,该叫什么呢。”

    “旧瓶,旧瓶和新酒。”

    向天亮还是摇头,“也不好听,这个‘和’字不鲜明,难以突出两者之间的关系嘛。”

    “那,那就叫……叫旧瓶装新酒……”

    “旧瓶装新酒,这个好,这个好,呵呵……”向天亮放下双腿,一把将徐爱君抱了起來,“徐姐,那你这个旧瓶,愿意装我的新酒吗。”

    “八爷……”徐爱君被撩拨起來了,丁香小舌主动的伸出,在向天亮的耳边轻吻起來,“八爷,你,你想装就,就装吧。”

    “可是,我有个规矩,装过我的酒的瓶子,不能再装别人的酒哦。”

    “谨遵八爷之命。”

    向天亮嘿嘿的笑着,抱着徐爱君走到沙发边,将她扔到沙发上,自己飞快的扑了上去……一个多小时后,向天亮走出财务总监办公室,又进了对门的人事部经理办公室。

    人事部经理是三十四岁的陈琳,她也曾是向天亮的部下,和徐爱君的经历几乎是一样的。

    如法炮制,继续进行旧瓶装新酒活动,人事部经理的办公室里,奏响了最美妙的交响乐……这又是另一番景象,陈琳的身体更为娇小,xìng格却很是奔放,而且年初的时候就离了婚,孩子也判给了老公,用她自己的话说,无牵无挂,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激情过后,她的一对玉臂还缠着向天亮的脖子不放。

    “八爷……你真厉害呀……”

    “琳姐,你一定是饿了好久吧。”向天亮笑着,在陈琳雪白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下。

    “嗯,为了你,我都熬了半年了。”陈琳意犹未尽,语带委屈。

    向天亮叼上了一支烟,“傻不傻,就两小时的车程,你就不能自己來找我吗。”

    “这个么……是我自己咎由自取。”陈琳拿过打火机,为向天亮嘴边的香烟点上了火,“我以前帮别人监视你,打你的小报告,所以我向美兰姐请求调过來时,她一直沒答应,说要考验我,这一考验,就考验了我小半年。”

    “呵呵……”向天亮咧着嘴乐道,“他妈的,现在也不晚嘛,瞧你刚才那sāo劲,一点也不象徐姐,人家那叫含羞答答,半推半就,你这是疯子上树,满地落叶。”

    “咯咯……八爷你喜欢哪一种风格呀。”

    “都喜欢,都喜欢……只要你保保持自己的风格,我就喜欢哦。”

    良园虽好,不是久留之地,隔壁还有一个公关部经理于曼青在等候,向天亮只得放开恋恋不舍的陈琳,打起jīng神离开了人事部经理办公室,留下的是满地狼籍。

    于曼青沒当过向天亮的部下,但她也当过卧底,曾被市建设局副局长陈文运派到财务处,监控当时的处长陈美兰和副处长杨碧巧。

    与徐爱君和陈琳不同,于曼青只有二十五岁,已婚但沒有孩子,少妇风韵毕露无遗,尤其是她穿着白sè的吊带衫,小胸脯尖尖的,令人遐想无限,下面的那条红裙子超短超短,两条长腿几乎全部无遮无拦,稍稍弯腰,就将里面那条粉红sè小内裤暴露了出來。

    抱着于曼青,向天亮坐到沙发上,笑着问道:“于姐,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应该是最不愿意离开市建设局的那一位吧。”

    “八爷,你是怎么知道的。”于曼青红着脸问。

    “我是猜的。”

    “嗯,我本來不想离开市建设局,而且还要我辞去公职,老实说,我是不愿意。”

    向天亮又问,“那你为什么又來了呢。”

    “嘻……市建设局八楼所有的姐妹都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还待得住吗。”

    “哟,这么说,你现在还是不甘心啊。”向天亮的右手,扯掉于曼青的吊带衫,在她雪白的身体上抚摸起來。

    “也不是呢。”于曼青不躲不闪只是唔了一声,小胸脯反而挺得更高。

    “那我猜猜啊。”向天亮笑着说道,“如果我亲自让你來,你一定毫不犹豫的过來,对不对。”

    “不是的了。”于曼青羞道。

    “是不是。”向天亮的手抓住了于曼青胸前的一个小山包。

    “是,是……”

    四片火热的嘴唇凑在了一起……两个身体也倒在了沙发上……“嘿嘿……于姐啊,徐姐和琳姐是旧瓶装新酒,你可是新瓶装新酒,要好好努力哟。”

    “啊……别……”于曼青轻轻的叫唤着,“八爷,八爷……我等了你仨,仨个月了……使劲,使劲捣吧……哟……八爷……八爷你……你好狠……好狠呀……”

    “嘿嘿……sāo娘们,老子干死你……干死你……”

    新瓶装新酒,更让向天亮來劲,沙发也被他的疯狂,在办公室的地板上滑动起來。

    夜深人静,战过之后,更是万籁俱寂。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梦中的向天亮。

    “天亮,快出來,黄颖她们……她们出事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