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冲突骤起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连衣服都沒穿,光着膀子跑到了走廊上。

    黄颖和去机场接她的张小雅、夏柳,真的出事了。

    走廊上,站着朱琴、徐爱君和陈琳三个人。

    “朱姐,不要慌,慢慢说來,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刚接到夏柳打來的电话,她说……她说她们在南河县境内,离咱们滨海县交界处大约还有三公里的地方,她们的车受到不明身份的人的袭击,她们想摆脱不明身份者的袭击,便加速逃离,但在两县交界处附近,却被南河县交jǐng大队扣住……夏柳的电话说到这里就突然中断,我再打回去时,夏柳的手机已经关机,再打黄颖和张小雅的手机,同样都是关机。”

    向天亮皱起了眉头,看了看手表,已是快下半夜一点钟了“朱姐,我马上赶过去看看,你们分头打电话,告诉陈美兰、邵三河和方云青,让他们尽快的行动起來。”

    五分钟后,向天亮已跑到自己的车边。

    桑塔纳轿车怒吼着,向西一路狂奔。

    新修的公路,又在下半夜,可以跑到一百五十码以上,以前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只要二十多分钟,就能赶到两县交界处的界桥上。

    情况有点蹊跷,所谓的身份不明者,是从哪里冒出來的呢。

    更奇怪的是,被不明身份者追击还能打电话,而在遇上交jǐng大队后,却反而失去了联系。

    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串联起來,向天亮觉得不简单,其中有不可分割的联系。

    桑塔纳轿车停在了界桥上。

    界桥的西边属于南河县。

    此时,界桥的西边正停着两辆jǐng车。

    jǐng车边站着五个jǐng察,其中一个拿着jǐng示牌,冲着向天亮的方向,做着禁止通行的手势。

    向天亮沒有下车,而是按着车喇叭叫个不停。

    终于,一个jǐng察大大咧咧的走了过來。

    是交jǐng,南河县交jǐng大队的人。

    “干什么,干什么,你是干什么的。”

    向天亮冷冷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封路。”

    这是滨海县通往外地的唯一陆上公路,任何情况下,封路都是不允许的。

    “把你的驾驶证拿出來。”交jǐng敲着车门喝道。

    “我沒有驾驶证,我只有这个。”

    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交jǐng的脑门上。

    向天亮握着枪走下车來。

    “你是,你是……”交jǐng怂了,身体在发抖。

    另外四个交jǐng都楞住了。

    “我是向天亮。”向天亮的枪,还是不离那个交jǐng的脑门,“我只问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时正龙,南河县交jǐng大队三中队中队长。”

    向天亮:“你有资格封路吗。”

    时正龙:“沒,沒有。”

    向天亮:“谁让你封路的。”

    时正龙:“不是我们县局的命令。”

    向天亮:“听不见吗,我是问,谁让你封路的。”

    时正龙:“北城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缉毒中队。”

    向天亮:“北城区公安分局有资格命令你封路吗。”

    时正龙:“沒,沒有。”

    向天亮:“那为什么要封路。”

    时正龙:“他们说,他们说接到举报,有一辆來自滨海县的奥迪轿车,车上有三个女人,可能携带毒品,要从南河县进入滨海县,他们请求我们予以配合。”

    向天亮:“你封路前请示了领导吗。”

    时正龙:“沒有。”

    向天亮:“为什么。”

    时正龙:“因为是在下半夜,又只有两个小时,所以沒有请示。”

    向天亮:“你们拦住了那辆奥迪车沒有。”

    时正龙:“拦住了。”

    向天亮:“那辆奥迪车现在在哪里。”

    时正龙:“离这里一公里处,北城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缉毒中队的人正在检查。”

    向天亮:“认识我吗。”

    时正龙:“认识,认识。”

    向天亮:“马上带我去。”

    时正龙:“这个,这个……”

    向天亮:“我说过了,我不喜欢重复。”

    ……挡在界桥上的两辆jǐng车让开了。

    不过,向天亮的桑塔纳还沒启动,他的后援就赶到了。

    是滨海县公安局副局长方云青。

    简单的交谈几句后,方云青说,“向副县长,这事交给我了。”

    “先把人带回來再说。”这是向天亮的最低要求,但他沒说这个“人”是自己人,还是包括其他的人。

    说话间,从滨海县方向,陆续赶來了七八辆jǐng车。

    方云青带头,滨海公安局的人马直扑一公里外的出事地点。

    以时正龙为首的五个交jǐng,站在界桥上呆若木鸡,有心想离开,但向天亮手中的枪还在晃着,显然是不让他们马上就走。

    “向,向副县长,我们……我们可以走了吗。”

    向天亮瞟了时正风一眼,“时中队长,你知道奥迪车上的人是谁吗。”

    “不,不知道。”

    “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

    “唉,看來你摊上大事了。”向天亮叹息着又问,“那你知道国泰集团公司吗。”

    时正风小心翼翼的应道:“知道,知道,我市乃至我省最大的外资企业。”

    “国泰集团公司现在创造的税收,占我们滨海县的百分之二十七点七,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时正风又结巴了,“向,向副县长,你是说……你是说奥迪车上,是国泰集团公司的人。”

    “时中队长,我非常荣幸的告诉你,车上的三个女同志,都是国泰集团公司的领导,一位是著名的归国华侨、清河市政协常委、国泰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黄颖女士,一位是市政协委员、市著名越剧演员、国泰集团公司行政部经理张小雅,她也是你们南河县前任县委书记、现任市委常委兼市委组织部长余胜chūn的妻子,还有一位,是国泰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兼滨海分公司经理、我市第一位女博士、全国会计师协会理事夏柳。”

    “向副县长,我……我不知道啊。”时正风的脸变白了,真的摊上大事了,奥迪车上的三个女人,哪一个都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交jǐng中队长惹得起的。

    向天亮终于收起了枪,“时中队长,你需要帮助吗。”

    时正风慌忙说道:“向副县长,我你要帮帮我,我们是被北城区分局的人给骗了。”

    “这个不是问題,我给你一个建议,你带你的人,跟着我去滨海县,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向邵三河局长解释清楚,只要邵局长肯放你一马,你就不会有问題了。”

    “这,这合适吗。”

    向天亮虎着脸道:“国泰集团公司是公安局的重点保护对象,现在国泰集团公司的领导层被你们这样折腾,邵三河局长能轻易放过你们吗。”

    “可是……可是,邵局长能放过我们吗。”

    “这就要看你们配合不配合了。”向天亮道,“你们应该知道我和邵三河局长的关系吧,不要怕,我会跟他打招呼的,你们只是上当受骗,也是受害者嘛。”

    时正风将信将疑,还在犹豫间,从滨海方向又开來了几辆jǐng车。

    说曹cāo,曹cāo到,邵三河到了。

    四辆jǐng车,三辆车上满是荷枪实弹的jǐng察。

    第一辆和第二辆jǐng车沒停,呼的穿过界桥,消失在南河县境内。

    邵三河从第三辆jǐng车上下來,朝向天亮这边走了过來。

    时正风欠着腰迎上去,“邵局长,这是误会,这是误会。”

    “哼。”邵三河瞪了时正风一眼,吓得时正风赶紧退了开去。

    邵三河坐到向天亮的车上后,车窗玻璃立即摇了上去。

    “天亮,情况我已基本了解了。”邵三河说。

    向天亮淡淡的说道:“这是个yīn谋。”

    “沒错,很可能与那个综合市场的竞争有关。”

    向天亮点点头,“更可能与许西平和张小雅有关。”

    邵三河问道:“你说怎么办。”

    “把这些人统统带回去。”

    “把事情弄大。”邵三河问。

    “知我者,三河兄也。”向天亮笑了。

    邵三河也笑起來,“那就是说,今天上午的县常委会,你要发飚了。”

    “三河兄,你别说出來嘛。”向天亮笑着说道,“关于那个三县区联办的综合市场,我一直想搞明白,是谁提出恢复的,其目的是什么,因为那个地方根本不适合办市场,即使办起來了,也只是捣鼓一些走私品,创造不出有用的价值。”

    “嗯,我也奇怪啊,那么一个鬼地方,市场办起來之后,会有人去吗。”

    向天亮又是咧着嘴乐了,“他妈的,想把我们卖了,还要让我们帮着数钱,天下有这样的便宜事么。”

    正说着,从南河县方向,一队jǐng车开过來了。

    其中还有一辆车,正是国泰集团公司的奥迪车。

    一辆jǐng车上,方云青的上半身伸在车外,“邵局,一切ok。”

    邵三河下了车,站在界桥上挥手喝道:“全体都有了,收队。”

    向天亮放心了,因为他看到奥迪车上,黄颖、张小雅和夏柳都在向他招手。

    “三河兄,天亮以后,你就等着北城区分局和南河县公安局的人來领他们的笨蛋吧。”向天亮乐道。

    邵三河憨笑道:“用你的话说,真他妈的晦气,老子还得管他们饭呢。”

    笑声中,向天亮掉转车头,“班师回朝”。

    桑塔纳轿车沒开出去多远,手机就响了起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