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反击的理由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电话是市公局局长周台安打來的。

    向天亮:“老周,对不起,把你老人家给惊动了。”

    周台安:“深更半夜的,你们还让不让人活了。”

    向天亮:“呵呵……三个手下打架,你睡得着吗。”

    周台安:“我刚听值班的报告,你和邵三河把北城分局和南河局的人抓了。”

    向天亮:“有这回事,就在十几分钟前。”

    周台安:“还是在南河县境内。”

    向天亮:“老兄啊,你不会偏听偏信吧。”

    周台安:“我还沒老糊涂,你小子做事,总是出人意料,却又有惊无险。”

    向天亮:“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一定事先得到风声了。”

    周台安:“那倒不是,北城分局那边,眼看要露馅了,才将事情报告了我。”

    向天亮:“噢,戏刚开场,就想着收拾残局了。”

    周台安:“天亮,这事不简单,牵动上上下下,你我可要小心了。”

    向天亮:“知道,他们要打压我们滨海县了。”

    周台安:“这是终极目的,对付国泰集团公司,实际上就是冲着你去的。”

    向天亮:“哼,我正想松松筋骨呢,让他们來吧。”

    周台安:“但是,这回你们要首先对付北城分局和南河局,一对二啊。”

    向天亮:“他们以多欺少。”

    周台安:“更何况,南河县是你们滨海县进出的必经之路。”

    向天亮:“南河县那帮混蛋交jǐng,居然封路了。”

    周台安:“哦,他们竟敢封路,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向天亮:“你放心吧,他们封路的证据,我已经拿到了。”

    周台安:“好,这事我得管,这还了得,滨海是海防前线,市jǐng备区有规定,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封路。”

    向天亮:“所以,南河局理亏在先,他们沒什么好说的,要想领人,必须先向我们道歉。”

    周台安:“北城分局呢。”

    向天亮:“始作俑者,必须严惩。”

    周台安:“嗯……你有把握吗。”

    向天亮:“怎么,老周你有想法了。”

    周台安:“北城分局么,牛气哄哄的,郭启军当家的时候就不太听市局的招呼。”

    向天亮:“我明白了,这事交给我,但你要先做一件事。”

    周台安:“你说,什么事。”

    向天亮:“天亮以后,有人一定会让來滨海摆平这件事,你想个办法,上午别來下午來。”

    周台安:“哈哈……行行,你帮我出个主意吧。”

    向天亮:“你老兄十多年未犯的头晕病突然犯了。”

    周台安:“你厉害,我十多年前犯过的小毛病,都被你抖搂出來了。”

    向天亮:“呵呵……总而言之,你上午别來下午來。”

    周台安:“好,说定了,我熬到下午再來。”

    ……回到滨海县城,向天亮根本沒时间休息,而是直接去了医院。

    病房里,三张病床上躺着黄颖、张小雅和夏柳。

    滨海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jǐng察正在做笔录。

    副局长方云青坐在病房门口。

    “天亮,事情已经基本上搞清楚了。”

    向天亮哦了一声,递给了方云青一支香烟,“她们沒受伤吧。”

    “那倒沒有,但突然來这么一下,肯定要受到惊吓,我让她们住院观察一二天。”

    点了点头,向天亮问道:“老方,北城分局那帮混蛋,到底想干什么啊。”

    “目的不清楚,但行动够坏的。”方云青说道,“国泰集团公司的黄总是从中阳市经南河县回滨海,根本不经过北城区,而北城区分局的人,不但越界行动事先不通知南河局,而且不穿jǐng服不开jǐng察,偷偷的埋伏在离界桥十公里的南河县境内,当黄总她们的车开过來的时候,突然从公路两边的树林里跳出來,当时黄总的车是停了,但北城区分局的人根本就沒亮自己的身份,象一群劫道的土匪,黄总她们当然要抢道逃跑了,正好南河局交jǐng大队三中队在界桥附近巡逻,见有三辆车追逐一辆车,就把黄总她们堵住了,据黄总她们说,北城区分局的人说接到举报,黄总她们所乘的奥迪车上藏有毒品,他们要进行检查,黄总她们请他们出示证件亮明身份,并出示搜查证,但北城区分局的人却沒有,反而强行砸车,并收了黄总她们的手机……我带人赶到的时候,北城区分局的人已经搜查完毕,车上并沒有他们所说的毒品,可是,北城区分局的人还要带走黄总她们,说让黄总她们去局里继续接受调查。”

    “老方,你沒跟他们干起來吧。”向天亮笑着问道。

    方云青微笑道:“他们七个人,我带了十几个人,干赢了也是以多干少,咱们滨海局不干这种事,他们不是说接到举报吗,好啊,我们也是接到举报,有人在公路上企图拦路抢劫,我们就是來围剿他们的,哈哈……反正他们都打扮得象土匪似的,我先拿下带回來再说。”

    “呵呵……老方你果然姜是老的辣啊。”向天亮大笑着,“老方,那么你是怎么看这件事的。”

    方云青沉吟着反问道:“天亮,你能不能告诉我,黄总这次出差是为了什么吗。”

    向天亮微微一笑,“老方,你问到点子上了,黄总这次出差,是为了调查那两家公司,三元贸易公司和天星投资公司的來历和背景。”

    “难怪,北城区分局的人把奥迪车搜查得那么彻底。”方云青点着头说道,“不过,我不认为他们想搜什么东西,因为那沒有必要,真正的目的还是jǐng告和搔扰,也就是冲着国泰集团公司去的。”

    “老方,你说得很对,联想到他们派人在国泰集团公司门前蹲点监视,他们的目的已经很清楚了。”

    方云青道:“从现在开始,我已经加强对国泰集团公司的保护措施了。”

    “还是内紧外松吧,等事情明朗化后,咱们再下猛药。”

    “行,就这么办。”

    向天亮在医院里安慰了三个女人后,又在方云青的陪同下來到了公安局。

    对北城区分局的人进行询问的地点居然在审讯室,而且是邵三河亲力亲为。

    方云青陪着向天亮在监控室坐下。

    “这个人叫蒋方周,是北城区分局缉私缉毒中队的副队长。”方云青指着审讯室说。

    向天亮戴上耳机,冷笑着说,“jǐng匪混淆,这年头让人越來越看不明白了。”

    “我认识这个蒋方周,还真有点匪里匪气的,是北城区公安分局局长宣浩峰的表外甥。”

    向天亮笑了,“宣浩峰的表外甥,好吧好吧,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年初的时候,向天亮就曾在一次冲突中拿枪顶着宣浩峰的脑门,沒想到现在又要碰面了。

    ……蒋方周:“邵局长,请你别误会,我们真的是在执行任务。”

    邵三河:“只要你说出是谁下的任务,你可以立即离开。”

    蒋方周:“你懂的,这是机密,我不能说。”

    邵三河:“那沒有办法,你沒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你沒办法离开这里。”

    蒋方周:“我们是北城区分局缉私缉毒中队的,你们不能限制我们的人身zìyóu。”

    邵三河:“我们接到举报,在界桥附近有人拦路抢劫,蒋方周,我想到是你。”

    蒋方周:“邵,邵局长,你可不能胡……不能乱说啊。”

    邵三河:“是吗,拦住车后,你们向被检查人亮明身份沒有。”

    蒋方周:“这个……沒有。”

    邵三河:“为什么沒有。”

    蒋方周:“出于案情保密的需要,这个不能说。”

    邵三河:“你不说也可以,你的同伴们,嘴巴不一定比你严实。”

    蒋方周:“邵局长,我要和我们宣局长联系。”

    邵三河:“我知你宣局长是你的表舅,但是你的要求我不同意。”

    蒋方周:“你这样做,不怕破坏两个局之间的关系吗。”

    邵三河:“少來这一套,你们敢拦路抢劫我们滨海县的公民,如果当时我在场,我会当场击毙你。”

    蒋方周:“我们不是拦路抢劫。”

    邵三河:“那你们在干什么,绑架,杀人。”

    蒋方周:“我再说一遍,我们在执行任务。”

    邵三河:“什么任务。”

    蒋方周:“有人举报,奥迪车上藏着毒品。”

    邵三河:“谁举报的。”

    蒋方周:“保密。”

    邵三河:“谁下达的任务。”

    蒋方周:“这是机密。”

    邵三河:“蒋方周,你真想自己扛着吗。”

    蒋方周:“邵局长,我要马上向宣局长报告。”

    邵三河:“臭小子,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蒋方周:“邵局长,我要打电话……”

    ……邵三河离开审讯室來到了监控室,“这小子嘴硬。”

    “那就让他多吃点苦头。”向天亮笑着说。

    方云青笑道:“这事我去办,我们有一间房子,蚊子比人多一百倍。”

    三个人相视而乐。

    方云青走后,邵三河道:“沒关系,这小子不招,他的同伴可都招了。”

    “哦,怎么说的。”向天亮问。

    邵三河点着头说,“正是北城区公安分局局长宣浩峰亲自下达的任务。”

    向天亮一听,咧了咧嘴笑了,“好吧,我们找到反击的理由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