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 行 行行 行行行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相对來说,对卢宾和项伯梁,向天亮更喜欢和项伯梁说话,因为二人早就站在一起了,而卢宾是原公安局长王再道的朋友,王再道倒台后才掉转屁股扭转方向的。

    向天亮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家伙,他不是乐于助人,而是喜欢互相利用。

    卢宾和项伯梁,一个检察院检察长,一个法院院长,都是有用的人。

    几个月的变故,向天亮重回副县长位置,但市委组织部的任职文件中,沒有他原來担任的县政法委副书记一职。

    县政法委书记是邵三河,但卢宾和项伯梁在县政法委分别兼任副书记,在政法委里举足轻重,拉拢卢宾和项伯梁,就等于帮邵三河彻底掌控了县政法委。

    更何况在向天亮倒霉的时候,卢宾和项伯梁不但沒有落井下石,而且还少见的说了不少好话,现在向天亮帮一把完全是理所当然的事。

    得到了向天亮的承诺,卢宾屁颠屁颠的离开了会议室。

    向天亮和项伯梁相视一笑,项伯梁说,“老卢就是这么一个人,喜形于sè,风风火火,他准是打电话去了,天亮你放心,你那个同学时小雨的事,吃午饭前就能搞定。”

    嗯了一声,向天亮问,“老项,你看老卢的屁股,会不会挪到新來的焦部长那边去。”

    “这个应该不会,至少近期不会,至少他会做条两头蛇,两头不得罪而已。”项伯梁笑着说道,“别看老卢长得五大三粗,心细着滑着呢,你这几个的折腾,很少有人还能东山再起的,他更认准一条,和你作对会败得很惨,所以,他不会公开与你作对的。”

    向天亮也轻轻笑了,“可你老项是我朋友,你跟着老卢起什么哄啊。”

    “你有所不知,我们法院系进行了改革,把原來派驻下面的八个固定法庭都撤回了县城,好家伙,三四十号人,都是拖家带口的,我们的住房不够安排啊,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说我这个家好不好当。”

    “这事我倒是听说了。”向天亮点了点头,“老项你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一年之内,我帮你们解决住房问題。”

    “那我先谢过了。”项伯梁看着向天亮笑道,“天亮,你对我的信息不感兴趣吗。”

    “我正洗耳恭听呢。”向天亮也笑。

    项伯梁低声说道:“我知道你最关心的是那几位新來者,其他人我就不说了,就说说武装部长马腾和县委办公室主任周挺,马腾是前任许贤峰极力推荐的人选,也是市jǐng备区司令方成军的老部下,你与方司令和许贤峰都是忘年之交,马腾是什么样的人,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倒是那个象小白脸的周挺,值得你认真的对待,有关他的讯息,是我那位在市委办公室工作的远房亲戚提供的,这个周挺不简单啊,他在大阳县挂职锻炼时,就担任分管文教工作的副县长,据说他在省党校学习期间,正好碰上省委副书记陈益民在党校检查指导工作,这个周挺会來事,在发言时口舌悬河,头头是道,理论是一套又一套的,居然引起了陈副书记的关注和赏识,好家伙,从此就开始青云直上了。”

    “哦,真是个好家伙,寡妇睡觉上面有人,跟省里挂着钩呢。”向天亮惊叹着。

    项伯梁提醒道:“据说市委几位领导都相当高看他,所以你以后面对他时,最好小心一点。”

    望着周挺的侧影,向天亮嗯了一声,“看上去么……有点瘦不拉叽,弱不禁风,文质彬彬……女象有些yīn,不,是yīn气……老项你说得对,这个人有野心,是个想干大事而又能干大事的人啊。”

    “哈……我倒忘了,你是会看面相的,我不说了,你就自个慢慢琢磨去吧。”

    两个人正聊得欢,邵三河推开会议室的门,站在门口高声道:“各位,市委副书记周平同志和市委统战部长张衡同志來了,陈书记让我通知大家,上午的会挪到下午举行,大家可以自行安排,但最好不要离开县委大院。”

    说完,邵三河特意瞥了向天亮一眼,转身走了。

    这眼神只有向天亮懂,邵三河刚走,向天亮就拨腿开溜了。

    市委副书记周平和市委统战部长张衡联袂而來,一定是解决昨晚发生的事情。

    国泰集团公司在海内外影响巨大,国泰集团公司要是咬住昨晚的事不放,不但北城区公安分局有麻烦,市委市zhèngfǔ也会很被动。

    沒有向天亮点头,国泰集团公司一定抓着昨晚的事不放。

    向天亮溜了,周平和张衡找谁解决问題去。

    开着桑塔纳,向天亮出了县委大院,拿出手机刚想关机,手机却响了起來。

    电话是时小雨打來的。

    真是想什么來什么,接完电话,关了手机,向天亮就驱车直奔县检察院。

    时小雨早在县检察院后门等着,坐进车里,就扑到向天亮身上哇哇大哭起來。

    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向天亮一边慢慢的开着车,一边腾出右手,轻抚着抽泣不已的时小雨。

    原县纪委书记徐宇光的倒霉,让身为儿媳的时小雨也受了很多委屈,而时小雨在向天亮倒霉期间,不但帮助过他,而且还以身相许,向天亮当然是她最好的倾诉对象。

    时小雨哭个不停,向天亮只好将车开到小南河南岸的林荫道上,有窗帘遮挡,车外人反正看不到,又有空调帮忙,一边凉爽一边听着小女人哭泣,还真是别有一番情趣。

    向天亮耐心的等着,等到时小雨从哭泣变成了抽泣,才将她扶了起來。

    “呵呵……”不安慰,反而发笑,这就是向天亮。

    “真沒良心……还笑,还笑。”时小雨将委屈变成了“仇恨”,拿起粉拳捶着向天亮。

    “呵呵……小雨啊,你这一哭,让我想起了读高中的时候,有一次你被老师批评时的那一哭,呵呵……我讨厌女人哭,但我喜欢看到你哭。”

    时小雨止住了抽泣,“真的吗。”

    “你要是不哭,我会更喜欢的。”车座徐徐放下,向天亮的手轻轻一带,就让时小雨扑在了自己身上。

    时小雨羞红着脸,小声地说,“那你,那你也该安慰我几句么。”

    “我一般是这样安慰女人的……”向天亮抱着时小雨狂吻起來,舌头很快侵占了她的樱桃小嘴。

    时小雨双臂箍住向天亮的脖子,热烈的回应着。

    好长的吻……

    接下來的发展顺理成章,时小雨yù迎还拒,羞羞答答的迎接向天亮的进入。

    小别赛新婚,在桑塔纳的微微颤动中,时小雨得到了满足,幽怨和委屈化为了喜悦。

    “天亮,卢检刚才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今天下午就给我办手续,恢复我的检察官身份,还有,他说给我上调一级工资,我猜一定是你帮的忙。”

    “嗯,我骂他了。”向天亮捏着时小雨的双峰,微笑着说,“我说你是我高中的同学,他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你放心,他从此不敢再欺负你了。”

    “可是,我想……我想离开徐家。”

    “离婚。”

    “嗯。”

    “这样不好吧。”

    时小雨低声说:“我听惠兰阿姨说了,乔蕊还有陈南陈北都跟了你了,我也想象她们一样。”

    “你和她们不一样,你已经有婆家了。”

    “你看不起已婚妇女呀。”时小雨调皮地捏住向天亮的鼻子。

    向天亮忙道:“丫头,我敢看不起你吗。”

    “主要是……主要是还有一个特别情况。”时小雨咬着嘴唇,娇羞的说。

    “什么情况,还特别。”向天亮好奇的问道。

    时小雨的说话声更低了,“我……我有了。”

    “啊……就是,就那个有了吗。”向天亮惊得坐了起來。

    时小雨又粘回到向天亮的身上,“嗯,是你的。”

    向天亮怔怔的瞅着时小雨的腹部,还伸手摸了摸,“可是,可是看不出來啊。”

    “你几时去我家的,忘了,还不到四个月呢。”

    “那你惠兰阿姨为什么不向我汇报。”

    “嘻……我怕你反对,沒让惠兰阿姨告诉你。”

    向天亮噢了一声,“徐家人知道吗。”

    “嗯,他们当然知道,还以为,还以为是姓徐的呢。”

    想了一会,向天亮道:“丫头,你要好好保养,把他生下來。”

    “可是,你不让我离开徐家,那生下來不就姓徐了么。”

    “生下來以后再离开徐家,到时候我让法院的项伯梁院长帮你搞定,不但让他跟着你,还跟着你姓时。”

    “那……那说定了。”时小雨望着向天亮。

    向天亮点着头道:“就这么说定了,我让老卢给你一年的产假,等这件人生大事完成以后,再考虑你的工作问題,你要是不愿上班,就去国泰集团集团公司好了。”

    “天亮,谢谢你。”时小雨又吻着向天亮的脸,“反正……反正以后我想你了……就去,就去找你……你要是不理我……我,我就直接去你办公室……”

    “呵呵……行,行行,行行行……”一边应着,向天亮一边拿出手机,刚一开机,手机就响个不停。

    还有七八个未接电话,向天亮急忙说道:“小雨,我得回县委大院了,再不回去,他们就要报jǐng找我喽。”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