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姜是老的辣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周台安和肖剑南带着五辆jǐng车,十几个人,是來收拾残局的。

    对刚刚上任的周台安來说,下面乱一点,正好让他可以借乱上位。

    而他下午前來,正是他与向天亮的预谋,只有在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收拾起來既得心应手,又顺理成章。

    滨海县委大院的会议室里,周台安端坐在正中位置,脸绷得紧紧的,肖剑南坐在他旁边,脸黑得更加吓人。

    会议室里,坐着三个县区的相关领导,滨海县,是县委书记陈美兰、向天亮和邵三河,北城区,是北城区委书记刘笑林、北城区公安分局常务副局长董志新,南河县,是县委书记谭俊、县公安局长蔡chūn风、常务副局长汪鹏。

    这其中,刘笑林和谭俊去而复返,周台安也是市委常委,刘谭二人不敢怠慢。

    听完邵三河关于整个事件的汇报,周台安的目光落到了董志新身上。

    “志新,你沒有接到过关于国泰集团公司贩毒的消息吗。”

    “沒有。”董志新摇着头道,“从昨天上午到今天早上,我都不在局里,我带着检查组在下面派出所检查工作,昨晚的事发生后,我接到宣局的电话,直接从下面派出所赶到了这里。”

    “宣浩峰的伤怎么样。”周台安又问。

    “断骨都接上了,都是一些硬伤,只是康复起來需要较长的时间。”

    “能移动吗。”

    “应该……应该能。”

    “嗯。”周台安点点头,看着刘笑林说,“刘书记,宣浩峰即使沒有问題,养好伤恢复上班也需要一两个月,你看北城区分局的工作。”

    刘笑林会意,“周局,我刚到北城区工作,公安方面又是外行,我听你的。”

    周台安说了声好,“志新,在局长不在期间,暂由你代理主持北城分局的工作,北城分局要是再出乱子,我拿你是问。”

    “是,我尽力而为。”

    “还有,你护送宣浩峰马上回北城区,我派肖剑南同志去你们北城分局,你要配合肖剑南同志,尽快查清关于国泰集团公司贩毒的消息來源。”

    “是,我马上回去。”

    肖剑南冲着众人点点头,陪着董志新走了。

    周台安又看着三县区的一把手,微笑着说,“三位书记同志,我们接下來要讨论一些细节问題,你们有兴趣参加吗。”

    这是明显的逐客令,陈美兰笑着站起來,“周局长,你们忙着,我送刘书记和谭书记。”

    有意思,陈美兰说到送字,也是变相的逐客令。

    三位书记走后,周台安轻轻一笑,“天亮,宣浩峰是你故意激怒的吧。”

    “冤枉。”向天亮叫道,“同志们可以证明,即使我不激他,他见到我也已经半疯了。”

    向天亮打伤宣浩峰,可谓帮了周台安一个大忙,他正想找茬拿掉宣浩峰呢。

    周台安道:“我想接管这个案子,诸位有意见吗。”

    邵三河马上笑了,“周局,我举双手同意,省得让北城分局的人说我们欺负他们,。”

    “我们也是。”蔡chūn风也笑道,“周局,宣浩峰玩了一招一箭双雕,想往我们身上泼脏水,你可得为我们平反昭雪。”

    “你们两个团结,我就放心了。”周台安笑道,“但是,案子由市局接管,办案的人却是你们,特别是你蔡chūn风的南河局。”

    “得,我就知道周局用心良苦。”蔡chūn风无奈的做了个鬼脸。

    向天亮看出周台安的意思,蔡chūn风为人圆滑,八面玲珑,一般人还真驾驭不了,而让南河公安局侦办此案,正好可以借机控制南河公安局。

    “那你和汪鹏就回去吧。”周台安说道,“把你的人,北城分局的人,还有邵三河手中的卷宗,统统都带走,注意,北城分局的那个蒋方周,是宣浩峰的表外甥,宣浩峰很多事都是交给他去做的,他肚子里绝对有料,你们要好好挖一挖。”

    邵三河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对蔡chūn风和汪鹏说,“两位,请吧。”

    会议室里,只剩下了周台安和向天亮。

    “哎,我的安排怎么样。”周台安问道。

    “老好人,jīng明人啊。”向天亮笑着说道,“首先你让滨海局置身事外,等于在保护滨海局,因为滨海局是你的势力范围,派肖剑南去北城分局督办,既考验肖剑南,也考验董志新,如果我猜得不错,你会很快再派一个你信得过的人过去,要么,你信得过的人已经在北城分局,宣浩峰劣迹斑斑,你借此机会,足以把宣浩峰彻底拿下,而将案子交给南河公安局侦办,也是在考验蔡chūn风和汪鹏,蔡chūn风再八面玲珑,也必须办好此案,否则会得罪你老周、得罪滨海局,他自己也会岌岌可危……高,实在是高啊。”

    周台安微笑道:“天亮,我有你说这么高吗。”

    “嘿嘿……论破案,郭启军比你高一百倍,论权谋,你比郭启军高一千倍,这就是郭启军现在在市政协混吃等死,而你却在市公安局chūn风得意的根本原因。”

    周台安哈哈大笑,“我就是最高,也沒有你高,人小鬼大的,宣浩峰就是被你活活玩死的。”

    向天亮问道:“说到宣浩峰,老周,你是不是早就想搞他了。”

    “嗯,确切说,郭启军当市局局长的时候,就想把他拿下了。”周台安说道,“关于宣浩峰的材料,我那文件保险柜里,就占了三分之一的空间,但是,周平副书记一直保护着他,所以一般情况下,沒人拿得下他,可这一次,宣浩峰是躲不过去了,周平副书记是个明白人,他现在应该不会再保护宣浩峰了。”

    向天亮又问,“老周,对蔡chūn风呢,他可是老滑头啊。”

    “哈哈……你有所不知。”周台安笑道,“这家伙有个大软肋,他老婆给他生过两个女儿,他本想再要个儿子,可计划生育政策实施了,不能犯啊,这家伙有办法,就象你现在玩的这一套,他让他老婆办了个病退手续,怀上孩子后躲了起來,后來如愿以偿,他老婆果然生了个儿子,现在,他的儿子就寄养在他妹妹家,今年应该可以上小学了,你猜,替他老婆接生的人是谁。”

    “呵呵……肯定是我嫂子、你老周的老婆呗。”

    “所以,南河公安局沒有问題,蔡chūn风最滑,也滑不到哪里去。”

    向天亮点了点头,“老周,你说宣浩峰为什么要对国泰集团公司找茬。”

    “很显然,这不是宣浩峰自己想干的。”周台安道,“一,一定是有人授意,至于是谁,我们以后再查,二,目标就是冲着国泰集团公司去的,三,对付国泰集团公司仅仅是手段,可能还有更高的终极目,四,与那个什么三县区综合市场的开发有关。”

    向天亮又是点头又是摇头,“可是,国泰集团公司已经退出三县区综合市场的开发了啊。”

    周台安道:“可是你别忘了,国泰集团公司已经在清河发展了四、五年,在你们滨海县,还有南河县和北城区,都开发了综合市场,如果不把国泰集团公司的这些市场打压下去,那个处于荒芜地区的三县区综合市场还有生意吗。”

    向天亮笑了,“英雄所见略同。”

    “那你猜猜,我为什么会亲自來吗。”周台安笑着问道。

    “还有其他事。”

    “嗯,我可以提示一下,來之前,我专门去市政协拜访了郭启军。”

    向天亮噢了一声,皱着眉头思索起來。

    一会,向天亮道:“老周,你是为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而來的。”

    “聪明。”周台安点着头说,“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处于荒芜地区,方圆三十公里之内沒有居民点,谁愿意去那里买东西啊,当初那个老市场之所以能搞起來,就是因为有走私,纯粹是个走私品交易市场,见不得阳光见不得人嘛,现在这个市场又搞起來,它能卖什么,还不就是卖走私品吗,卖大白菜卖针针线针脑也沒人去啊,所以我和老郭一致认为,这个三县区综合市场的建立,一定会让咱们清河的走私活动死灰复燃。”

    向天亮不住的点头,嘴里赞道:“说得极是,果然姜是老的辣,站得高,看得远。”

    “所以,这个三县区综合市场不能建。”周台安说。

    向天亮吃了一惊,心里不禁对周台安刮目相看,“可是老周,这个三县区综合市场,省工商局已经批准了。”

    周台安微笑着问,“知道什么叫先结婚后恋爱吗。”

    “什么意思,怎么扯到婆婆妈妈上去了。”

    “因为这个三县区综合市场,什么手续都齐了,唯独差一个。”

    “差哪一道手续。”向天亮问。

    “它还沒有得到你们滨海县的正式批准。”

    啊的一声,向天亮噌的站了起來,“不会吧,我……我怎么不知道啊。”

    “真的,你们滨海县当初只是一个口头答应,后來市zhèngfǔ及市工商局极力推动,不等你们滨海县正式批准,市zhèngfǔ及市工商局就越俎代庖了。”

    “噢……原來是这样,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周台安笑着起身,拍着向天亮的肩膀说,“所以我的老弟,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着,周台安飘然而去。

    向天亮呆住了,怎么会这样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